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第一人稱 / 很亂

※ 不是警告:單篇 / 可以安心食用 / 時間點約401-405前


找情緒,還有東西想塞,但塞不下,沒怎麼修。

提示在哪裡,絕對難不倒你。

附帶一提這首好聽到暫時把我拉出Ellie女神的無限循環了超感人。


BGM:Do I Wanna Know - Arctic Monkeys


"Sad to see you go."

"Do I wanna know? If this feeling flows both ways."

"Crawlin' back to you."








【 Knowing 】







        如果妳問我是否喜歡那些日子,我將說出一切。

 

        「我恨透了」。

 

        因為我知道妳喜歡謊言。




///

 

 

 

        有時候我們就是不知道事情如何開始的,對吧?

 

        我們經常毫無理由地相信視線範圍裡的一切──眼見為憑,彷彿輕而易舉──畢竟沒有什麼事物能夠騙過我或妳的雙眼。

 

        像那只被妳無意間推下地板因而碎裂成或大或小透明破片的酒杯,不久之前還染著一點暗暗的、模糊著浮動的紅。嘿、真的是不小心的?我想是的,因為妳看起來醉得不輕,我則相信妳眼底那些跟灑落滿地液體同一色系的深重迷霧。

 

        瞳眸、雙唇、傷口。

 

        在沙發邊上縮得小小的妳是紅色的。

 

        我看見了,我相信。

 

        「Sameen,玻璃刺到我的腳了,好痛。」

 

        就連吐出的氣息都帶著一點艷紅,像極每次魔術般落進妳掌握的悲慘蘋果,也像那支妳從我包裡摸走的唇膏,它還剩多少?而我有時候真想知道妳究竟食用了多少人工色素,這聽起來真是荒唐透頂,但事實的確如此,我總無法忽視那些染進妳體內而又由妳逸散出來的色彩,即使妳更應該是黑色的,像妳最為鍾愛的那件皮衣。

 

        深沉、邪惡,半夜三點的一團混亂。

 

        一團讓人不願伸手觸摸唯恐探進就將徹底消弭的漆黑柔軟。

 

        「……所以呢?」

 

        可是妳就在這裡。自我忘了拒絕的第一晚開始,每回都從暗夜裡輕鬆自如地出現,也許帶著傷也許沒有,闖進來,偷偷摸摸卻又光明正大地出現在這裡,那是因為妳清楚我總能知道妳來了,然後我會讓妳待在這裡,就這裡。所以呢?有時候我真想知道妳有沒有學過給別人留選擇的餘地。

 

        又或者有沒有學過不把別人的選擇全部扔棄只留下妳想要的那個。

 

        「幫我,拜託,我看不清楚了。」

 

        混雜昏沉與任性的甜膩話語從空中恍惚飄過,微噘著嘴的妳向另一側的我伸出腳掌,顯然妳並不想管我是否同意,如今大剌剌地擱到我腿上的腳就是最佳證明。我覺得妳真的醉了,因為我看見了,但又不這麼覺得,因為一個不清醒的人才說不出這種經過算計的請求。

 

        反正妳知道我終究會同意,對吧?即使被拒絕也無所謂,對吧?妳不在意的事情太多了,當然包括它們與我,而我能怎麼辦?讓妳搖頭晃腦地嘗試自己挖出那些尖銳破片?或者讓妳就著這隻悲慘的腳上床睡覺、隔天踏進短靴將它逐漸養成身體裡的一部份?

 

        所以,除了把它抬到眼前仔細檢視、除了拿出刀刃與鑷夾把它從細小紅點中取出,我還能怎麼辦?也不能怎麼辦,反正妳總會知道。

 

        「說起來,妳喝醉的時候會打電話給誰?」

 

        突如其來的問句,毫無意義,無聊。騙局一樣,用過度高明的無辜柔弱包裝屬於妳的低劣本質,塗上黏膩糖漿的它們輕飄飄的,碰觸了、纏繞了卻不過片刻就會自顧自地逃逸無蹤,一點都不真實。從第一次開始便是如此,我清楚得很,比妳自己更加清楚。

 

        「……我不會喝醉,也不打電話。」

 

        所以,我不會看妳。像矇住眼。我只要能夠確實掌握的物品。


        像我的槍、我的食物,或這隻悲慘腳掌。

 

        「騙人,妳喝醉過、也打給我過。」

 

        閉上雙眼,我握著刀刃,嘗試穩定一陣想把它直接捅進沙發的情緒。這並不困難。我是說在恣意妄為的妳出現以前,這不困難,因為我自始至終不懂什麼情緒,憤怒以外的它們本不存在屬於我的軀殼或臟器之中,可如果哪天我擁有它們,它們大概會跟我一樣很討厭妳,討厭那些溫柔得擾人的惡意微笑,討厭黑裡刺目的紅。

 

        討厭得讓我只能說謊。

 

        「一次打錯電話就能讓妳這麼得意?」

 

        「不只一次,至少有十次。」

 

        不明所以,但我確定自己討厭該死的妳更甚過往任何一刻。或許我就該放妳自個抱著腳掌發出可憐兮兮的難受低語,接著,不過多久妳就將垂頭喪氣地放棄解救它,讓它於疼痛中緩慢而確實地扎進皮膚底層、扎進神經、扎進血管順著血液流通最終刺進心臟,把它養成屬於妳的一部份。

 

        可是太晚了,最可惜的是我已經結束作業還把那隻腳扔回妳自個身上了。要上藥就自己上吧,畢竟打破酒杯的是妳,蠢到踩下去的也是妳,我實在沒有任何義務幫到底,這種顯而易見的事實應該不需提醒。

 

        好吧,但我還是拿出藥膏丟給妳了。

 

        「為什麼,Sameen。」

 

        有時候我們就是不知道事情如何開始的。即使親眼見證、就算親身經歷,我們──或者說我,依然什麼都不明白。既然如此何必提出問題?反正妳肯定知道我不會回答,不存在的事物不可能成為答案,對吧?

 

        「大概我的手機裡只有妳的號碼,這種答案聽起來怎麼樣?」

 

        其實我不知道。

 

        「……如果想要我去見妳,或者想要我留下來……可以不用老是打來都不出聲,妳得記住自己還有聲帶,Sweetie,而且運作得相當良好。」

 

        我也不想知道。

 

        「我記得,這就是我現在還會待在這裡跟妳說廢話的唯一原因,但誰說我是想打給妳了?只有妳的號碼不代表我想打給妳。」

 

        或許真的想扎進妳心臟的是我。

 

        「是嗎?不想打何不刪掉呢?很簡單的,要我教妳怎麼做嗎?」

 

        或許在妳扔棄所有選項以前我便只有一個選擇。

 

        「……刪了也沒用,妳還不是會自己把號碼再存進去。」

 

        我真想知道嗎?我不想知道嗎?

 

        「哦,妳真聰明。」

 

        反正妳總會知道。




///

 

 

 

        如果妳問我是否喜歡那些日子,我將隻字不提。

 

        「我深愛它」。

 

        因為我知道妳承受不了。




///

 

 

 

        有時候我們就是不知道事情如何開始的,對吧?

 

        如果誰說出這種話,我一定會指著他狠狠嘲笑直至喘不過氣──大概幾年前的我一定會。因為在決定論的世界觀中沒有任何事情無法掌握,即使是廣袤宇宙也不過是根據因果律而註定發生的一連串事件,所有結果皆能追溯向上找到原因,那無知便不曾存在。

 

        就像我一揮手把桌邊酒杯打落使它碎成滿地狼狽是結果,希望安靜的、討厭的妳從無趣到底的電視螢幕上移開視線則是原因;就像我讓腳掌刺進些許細小破片是結果,希望絕大部分時刻都以惱怒眼神望來的妳能將我觸碰則是原因。

 

        就這麼簡單。

 

        「Sameen,玻璃刺到我的腳了,好痛。」

 

        但是,妳知道嗎?原因只是另一個結果,原因之下總還有原因,它們接連不斷地循環著生生不息。所以,妳知道嗎?從未對此多做過問的妳讓我非常不滿。

 

        真抱歉,都忘了這是幾年後,這也讓我對自己非常不滿。

 

        指針從十二走向三,拎著酒瓶飲下大半威士忌的妳依然清醒,只喝過兩杯的我卻搶在妳之前感到暈眩茫然,於是妳在我的視線範圍裡頭慢慢化為一片方正純白,決定論與因果律,妳知道嗎?顯然妳不可能知道,因為妳怎麼可能知道?妳一定覺得如果有個顏色被允許代表自己,絕對該是如槍管或黑洞般深不見底的夜,但偏不是。

 

        手術房裡的強烈燈光、初雪般的絨布手套、漫出槍口的空虛煙霧。

 

        妳是它們,它們是妳。

 

        「……所以呢?」

 

        天、從不覺得詢問即將發生的注定結果是一件可笑至極的事嗎?我真的想這麼問妳,但是真的沒有。妳知道嗎?因為我故意踩上那些破片,所以被扎到腳了,因為此時此刻妳就在我的身邊,所以必須為我解決這事,妳知道嗎?我想妳知道的,又或許並不明白。

 

        妳不明白。偶爾我會訝異於妳的懶散怠惰,即使妳的生活看來堅定自律得出人意表,卻同時單調無趣得令人感嘆,沒有變化,只有悲哀得讓人受不了的框架──為什麼總是需要提示才願意走出下一步呢?但妳其實比自己所想像得更加明白,答案是我總會給出妳想要的答案。妳太清楚。

 

        甚至有些過頭了。

 

        「幫我,拜託,我看不清楚了。」

 

        如同此刻我會擺出哪種模樣與表情並不顧妳的意願就將腳伸去擱上,而妳的冰冷神情將無所變化得一如面部神經從未存在,但妳大概會想著我喝醉了,於是讓柔軟雙手無可奈何地捧起我的腳掌仔細察看,接著,在粗厚指繭擦過皮膚表層過後以鐵灰利刃精確地劃開一些微小傷口,再使用鑷夾把那本不應存在人體裡頭的破片取出。

 

        看嘛。妳的雙眼比它們還要銳利,為何絕大部份時候都拒絕使用呢?卻又在此時此刻讓白色從眼裡毫無顧忌地透著溢滿手掌觸上我的傷口?結果是結果在妳身上無可避免地成了我的問題。

 

        而原因是妳向來不願透露任何一點屬於妳或我的秘密,包括我們的,顯而易見,可是妳知道嗎?我知道妳一定不知道:假使真對洩漏秘密無有意願就不該如此專注凝視,好似世界都要迎接末日,妳竟只剩下這件值得關心的事,剩下我。雖然,抱歉,我忘了妳說妳沒有心,就像忘了現在是幾年後一樣。

 

        我真的忘了。

 

        「說起來,妳喝醉的時候會打電話給誰?」

 

        現在面對蹲坐到桌邊尚未被破片染指地上的妳,我刻意晃晃腳掌,突然很是好奇箇中原因。但是我不知道嗎?真的不知道立刻使勁按住它的妳會在迷茫渾沌之際打電話給誰嗎?決定論與因果律在妳身上將如何運行?妳會一如既往假裝自己一無所知嗎?

 

        我想妳肯定會的。妳將懶散地假裝妳不知道漆黑色澤已從身上被我褪去,越過混濁得不生界線的灰往所有色彩源頭靠攏,假裝從未發現自己在我眼裡已成為哪種顏色,妳會為我們這麼做的,這樣一來,承受難以承受的一切就輕鬆多了,當然。

 

        因為、所以──妳會在注定發生的對話結果後以此解釋一切嗎?我知道妳肯定不會,即使知道如何解釋也做不到,首先的問題就是妳根本懶得解釋。

 

        「……我不會喝醉,也不打電話。」

 

        看吧。

 

        「騙人,妳喝醉過、也打給我過。」

 

        扛出蓄意的赤裸謊言如此輕易方便,妳太清楚讓我戳破它同樣簡單得不費吹灰之力。當我看著妳蹙起眉頭閉上雙眼就開始推測。或許妳在試圖穩定自己以為不存在的情緒,或許某個部份的妳正用力詢問自己為何吐出這種愚蠢謊言,但妳當然知道事實,難道存在任何相反的可能性嗎?

 

        「一次打錯電話就能讓妳這麼得意?」

 

        顯然不。因為妳還將繼續下去。

 

        「不只一次,至少有十次。」

 

        將工具扔往桌面讓它們碰撞著發出清脆響聲,接著把我的腳扔回沙發上的妳露出僵硬的嫌惡笑容,最後以洩憤般的力道把藥膏扔到我身上。妳總這麼做,就像樂此不疲地拋出一個又一個明顯悖於真相的荒謬謊言,事實是妳不要這個對話甚至這一夜就此結束,妳喜歡自己的舒適圈裡有我,並且深知這點。

 

        總是需要提示才願意踏出下一步的妳是我的原因,而將永遠為妳給出正確答案的我是妳的結果。

 

        幾年後的現在的我並不明瞭這一點。

 

        不過,真的嗎?

 

        「為什麼,Sameen。」

 

        有時候我們就是不知道事情如何開始的。即使決定論與因果律在妳與我之間反覆相合咬嚙,天經地義似地不斷糾纏循環,然而我怎麼可能知道一切是如何開始的?因為妳總假裝自己一無所知,所以我便為妳一再詢問,甚至問得都忘記真正原因了──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大概我的手機裡只有妳的號碼,這種答案聽起來怎麼樣?」

 

        所以妳知道的。

 

        「……如果想要我去見妳,或者想要我留下來……可以不用老是打來都不出聲,妳得記住自己還有聲帶,Sweetie,而且運作得相當良好。」

 

        因為我也知道。

 

        「我記得,這就是我現在還會待在這裡跟妳說廢話的唯一原因,但誰說我是想打給妳了?只有妳的號碼不代表我想打給妳。」

 

        或許我將為了體貼入微的謊言一次又一次地爬回妳身邊。

 

        「是嗎?不想打何不刪掉呢?很簡單的,要我教妳怎麼做嗎?」

 

        或許我將為了難能可貴的誠實一次又一次地離開妳身邊。

 

        「……刪了也沒用,妳還不是會自己把號碼再存進去。」

 

        其實我不知道,但又何妨呢。

 

        「哦,妳真聰明。」

 

        反正妳總會知道。

 

 

 

 

 

 【END】

 - - - - -

knowing

    (a.) 心照不宣的,會意的。自以為無所不知的。


原先想的時間點大概是三季末,但想想401-405前更好

一個我都知道但我假裝不知道反正妳會知道那就好了。

一個我都知道但因為妳假裝不知道所以我也裝做不知道但到最後真的不知道了。

彆扭地讓自己一無所知,那是因為把權力都雙手奉上。

想想405/407的台詞總合起來就是「我知道了」。


還發現同專輯裡有首歌叫做Why'd You Only Call Me When You're High

好像在呼應。本來想拿來寫Root的段落,但太逗又太傷就算了。

D這首的幾句真的很無奈,可是愛過頭了沒辦法,不管多可悲還是要死命爬回去

Do I wanna know跟Sad to see you go這兩句輕柔得有夠難過

感覺一直被糖做成的針戳...OTL


歌詞:

Have you got colour in your cheeks?
你曾經羞紅雙頰嗎?
Do you ever get that fear that you can't shift
是否曾有無法擺脫的恐懼
The type that sticks around like summat in your teeth?
跟齒縫中的殘渣一樣惱人
Are there some aces up your sleeve?
你還留有一手吧?
Have you no idea that you're in deep?
你還不知道你已無法回頭嗎?
I dreamt about you nearly every night this week
這星期裡我幾乎每晚都夢見你
How many secrets can you keep?
你能守住多少秘密?
'Cause there's this tune I found that makes me think of you somehow
這旋律不知為何讓我想起你
and I play it on repeat until I fall asleep
我重複播放直至沉睡
Spilling drinks on my settee
還把飲料灑在沙發上

(Do I wanna know)
(我真的想知道嗎?)
If this feeling flows both ways?
這份感情是雙向的嗎?
(Sad to see you go)
(捨不得讓你離開)
Was sort of hoping that you'd stay
其實有點希望你能留下
(Baby we both know)
(寶貝我們都懂)
That the nights were mainly made for saying things that you can't say tomorrow day
夜晚只是用來傾訴明日說不出口的心事
Crawling back to you
掙紮著爬回你身邊

Ever thought of calling when you've had a few?
至少你在喝醉的時候會想打電話給我吧?
'Cause I always do
因為我總是這麼想的
Maybe I'm too busy being yours to fall for somebody new
可能我忙著成為你的, 才一直無法屬於他人
Now I've thought it through
現在我想清楚了...
Crawling back to you
掙紮著爬回你身邊

So have you got the guts?
所以你下定決心了嗎?
Been wondering if your heart's still open and if so I wanna know what time it shuts
一直猜想你的心是否還開著,而又是何時會關閉
Simmer down and pucker up
閉上你的嘴,為我噘起唇吧
I'm sorry to interrupt. It's just I'm constantly on the cusp of trying to kiss you
很抱歉打斷你,但我現在只想要吻你
I don't know if you feel the same as I do
我不曉得你的感受是否與我相同
But we could be together if you wanted to
但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再一起

(Do I wanna know?)
(我真的想知道嗎?)
If this feeling flows both ways?
這分思念是雙向的嗎?
(Sad to see you go)
(捨不得看你離開) 
Was sort of hoping that you'd stay
其實有點希望你能留下
(Baby we both know)
(寶貝我們都懂)
That the nights were mainly made for saying things that you can't say tomorrow day
夜晚只是用來傾訴明日說不出口的心事
Crawling back to you
掙紮著爬回你身邊

(Do I wanna know?)
(我真的想知道嗎?)
Too busy being yours to fall
太想被你佔有,無法...
(Sad to see you go)
(捨不得看你離開)
Ever thought of calling darling?
想過打電話給我嗎,親愛的?
(Do I wanna know?)
(我真的想知道嗎?)
Do you want me crawling back to you?
你希望我回到你身邊嗎

 




评论(2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