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極短 徹底腦殘產物

※ 不是警告:應該是劇終後的某一天 / 甜選E / 虐(?)選A


中文部分只循環倒數兩分鐘。


BGM:這樣你還要愛我嗎 - a MEI

            Tessellate - Ellie Goulding


"連我的惡夢也愛著。"

"Go alone my flower, and keep my whole lovely you."

"Wild green stones alone my lover, and keep us on my heart."








【 Zero To Zillion 】







        妳非常喜歡自己映射在那雙瞳孔裡的模樣。

 

        屬於她的那雙瞳孔,它們在物理上是一對、兩個,但在妳眼裡,它們就只是也只能是同一個它──同一個跌落就再不復返的深邃黑洞,一旦失足墜底,被完整包容著找不到出口,就僅能心甘情願地委身其中沉淪陷溺,妳知道的,卻全然無法抵抗。

 

        那似乎只有一個原因,妳知道的,也承認過。

 

        但在風平浪靜的日子裡,偶爾,妳會懷疑。

 

        於細碎繁瑣得如例行公事的每個日常節點,妳謹慎試探;於共同節奏上一齊踏出的每一步,妳不住好奇;於世間萬物俱亡似的深夜之中,妳側著身子靜靜觀察──自己是否被愛著,又是否真正愛著身旁吞吐勻稱呼吸的女人。

 

        妳愛著的是一個人類,或者一塊被潛意識嚮往的美麗樣板?

 

        妳是一個人類,或者從年少時開始強迫自己成為的強大模型?

 

        「……Sameen……」

 

        除去澱落晦暗再無其它的室內,每次頸邊脈搏幾乎要被指節力道穿透時,在死亡線前迷惘地掙扎著、窒息著、咧嘴笑著,妳總艱難呼喚身上的她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在模糊著支離破碎的潰敗中,企圖透過自己眼底的混濁不堪去看專屬她的清晰透徹。

 

        一支澄明水晶鑿成的利箭,一條永不停止前進的直線。

 

        曾經親口留下的簡短話語,闡述著的,肯定是妳義無反顧地愛著的她的模樣,亦是妳唯一能夠安穩歇息的寧靜家園,毫無疑問。

 

        ──但若她為妳止步?

 

        「Root、妳……不太好?」在妳粗暴咬住她的肩頭,讓勢頭像要啃出鮮血的動作最終同快感與汗水一起消弭於癱軟之後,她皺著眉撫觸自己剛在妳身上留下的星點紅痕,那舉措與口吻過度溫柔,所以妳閉上眼,搖搖頭。「那就告訴我,如果妳不好。」

 

        「妳不會想知道的。」


        眼皮底下黯然一片,妳覺得很難開口,告訴她,自己本應強壯的心臟為何如此脆弱,而那些對現況和己身的誠實質疑,又將在肆意流淌的溫柔上扯裂何等傷口。尚未做好準備,妳不敢,但猶豫啃嚙著心智,妳是想說。

 

        「……別擅自猜測,妳沒自己想像中聰明。」吐息淺而悠長,像壓抑不願坦承的喟嘆,她躺落妳的身側,半晌,妳以為她已經睡去,卻出乎意料地被強硬擁過,直到偎上赤裸溫熱的柔軟肌膚,聽見她隱隱失了節拍的心跳頻率,妳竟感到慌張。「現在已經不是以前了,我想知道,告訴我。」

 

        確實不是以前了。妳和她。確實不再是過往模樣,畢竟踐踏過所有蔓生惡意,與直通死亡門前的荊棘之路,妳們留下的血太多,無論是誰都絕不可能回到過去,然而就是這點使妳深感恐懼,因為妳怎麼可能知道空泛難期的未來──

 

        「有時候、我覺得……我並不是真的愛妳,妳也不是。」

 

        如同此刻,妳已無能知曉她將對這種脆弱蒼白的告解吐露何種答案。

 

        「是嗎。」

 

        平平淡淡,她始終輕輕按在妳背上似正安撫的掌心離開了,妳以為她會同於往日順從己心選擇無視問題,讓一切像無理取鬧才刮起的細碎毛邊混著黏稠鮮血被盡皆割去,捨棄後便能當作從未存在。但又一次出乎意料,她仍安靜,妳枕著的那隻手臂卻動了動,而後指尖落進妳的髮絲,柔柔地、穩穩地理梳著。

 

        是時,滾燙帶著刺癢灼熱就那樣張揚地鑽扭著爬上眼眶,妳知道就要難以遏制便奮力咬緊牙關,左手五指牢牢緊扣被汗水浸溼的被單,可她空著的那隻手覆住了它,它則抓到機會,讓蓄滿其中的強烈不安隨著指節一路向上,越過前臂肩頭頸項直至後腦死命扣住。


        讓妳患上依存症的、讓妳如此執著貪戀的,究竟是什麼?


        妳又是什麼?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還能繼續待在這裡嗎?妳能接受嗎?」代表脆弱的液體終究滲透最後防線,染上震顫不止的睫毛,滑落,妳不知道它落在哪,是她的身上抑或純白被褥?「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就不過是假象,最後一定──」

 

        ──妳真的懂得愛嗎?

 

        「……妳想要我給什麼答案?」

 

        她問,以吻去妳軟弱淚水的唇。

 

        「真正的答案。」

 

        從那一瞬間開始計算,所有秒針分針時針全數以光速前進,它們在她的刻意沉默裡百轉千迴,在鐘面上盛大燃燒著快轉彷彿就要步進下一世紀,妳順從等待,但隨幾個世紀過去,下意識勾起嘴角露出笑容,那是因為妳深知她不會承認。

 

        那麼、或許,按照妳們一路摸索過來的無聲默契,妳就能讓自己繼續愛她──一塊曾經被Root確認過自己深愛且嚮往的美麗樣板──至少妳就能繼續愛她,可以安然待下不被遺棄,也或者在被遺棄時,不感覺痛。

 

        一當這種思想浮上意識表面,妳咬住唇,羞愧得不敢將她直視:妳對能夠去愛這個真實存在的女人懷抱深切渴求,亦對此感到無以名狀的恐慌驚懼,妳要她是那樣生硬的樣板,妳希望她愛妳卻又不要,或許妳這一生都學不會愛,依舊是龐大的矛盾綜合體。

 

        「妳不會想知道的。」

 

        而她如此回應了妳。

 

        「……為什麼?」

 

        妳早該知道。

 

        「結論是,妳想待多久都可以。」在妳的五官上灑下一個個堪稱細膩的溫柔親吻,她的聲音卻似聲帶被猛烈撕扯過般變得粗啞,就在真誠保證遞入耳中的這個剎那,妳竟感覺自己願意就此死去。「而答案……我不認為妳想聽這種答案,但如果妳真想知道,我會說。」

 

        「──我想知道。」

 

        乾澀笑聲之後,妳沒有等待太久。

 

        「妳能在任何時候殺了我,無須任何算計與理由,只要舉起槍,扣下扳機。」她讓妳的手覆於她的臉上,她凝望著妳,依然是不合常理的清晰透徹,妳於是回望那份足以毀滅無妄猜測的真實,無意識地拉下手背烙印親吻。「我不知道妳看見的是什麼樣子的我,但是……每一次惡夢之後,醒來時,我只想看到妳。」

 

        也只願意看到妳。妳聽見她如此輕語。


        如此堅定。

 

        「如果我也這麼想,那是不是代表──」

 

        發現線索的妳急切開口,卻被柔軟唇瓣打斷,「妳會找到答案,妳沒自己想像中笨。」掌心在背脊上一次次順過,她說,嘴角泛出幾不可見的笑意。「如果妳哪一天想離開了,我不會干涉,只是在這之前,妳可以……跟我、待在一起。」


        極其短暫的停頓刺痛了妳。

 

        那竟像請求,渺小卑微。

 

        妳無論如何都不容許自己思考,就在心底無聲應答。

 

        「如果我離開了,妳會難過嗎?」

 

        她的額心抵上妳的,卻良久不語,於是時間流逝突然就變得很慢很慢,直到永遠規律勻稱的呼吸將妳感染,讓意識逐漸渙散消失,入眠的前一刻,妳想這問題真的太像孩子,天真幼稚且對自己過於殘酷。答案那麼明顯,不是嗎?

 

        因為她──

 

        「是妳教會我的,妳該知道答案。」

 

        ……已經變了?

 

        恍惚地,妳在意識徹底遠離的瞬間,點點頭,隱約望見遠方無機質般的無垢純白緩慢融化,而於溢轉流光中相依佇立的那對背影寧靜美好,使妳再壓不住那份盼望,更使妳希冀自己還可以在這裡待上很久很久。

 

        「睡吧,別擔心。」

 

        是的,她在這裡,超越妳想像或以為的任何形式,她就在這裡。妳明白她願意承諾的便會盡其所能達成,所以真的無需擔心,現在,只要偎著安定脈搏沉進純粹夢境,那麼醒來時,所有疑問都將煙消雲散,妳將因為自己在那雙瞳孔中深受熱愛的倒影重新愛上這個人。

 

        必得如此,不是嗎?


        「我們會找到答案的。」


        她正以愛向妳解釋關於愛的一切,而妳終將學會。


        妳會的。

 

        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一──

 

        ──永無止盡。






【END】

- - - - -


或許一覺醒來,那些沒來由的困惑都還在原地待著,但不可思議地,就是會覺得沒關係。

因為知道那個人會接住自己的所有疑問,像一切理所當然。

而生命還那麼長,沒有什麼好著急的。

畢竟疑問產生的前提,就是已經存在的愛。


總覺得,每天都會重新愛上對方一次,聽起來挺浪漫的。

如果每次都能從零到近乎無限之數,那麼這份盛大歸根究柢從未削減分毫。


「這樣你還要愛我嗎?」

看似擁有選擇,其實也沒得選。




Tessellate 歌詞:

Wild green stones alone my lover
你是我獨一無二的翠綠玉石

Bite chunks out of me
You're a shark and I'm swimming
My heart still thumps as I bleed
And all your friends come sniffing
我被啃下血肉
你是鯊魚而我在此泅泳
我心淌血卻仍強烈鼓動
你的朋友們全都來了

Triangles are my favorite shape
Three points where two lines meet
Toe to toe, back to back, let's go, my love; it's very late
'Til morning comes, let's tessellate
三角形是我最喜歡的形狀
兩條線在三點相交
腳趾與背相互緊靠,別再等待
親愛的,夜已深沉
讓我們交纏融合直至黎明

Go alone my flower
And keep my whole lovely you
Wild green stones alone my lover
And keep us on my heart
獨自去吧,我的花朵
保持你完整的迷人模樣
你是我獨一無二的翠綠玉石
且讓我們留存心上

Three guns and one goes off
One's empty, one's not quick enough
One burn, one red, one grin
Search the graves while the camera spins
有三把槍,一把沉靜無聲
一把空了,還有一把不夠快
其一正在燃燒,另一流淌著血
還有一個燦然而笑
在墳上搜索著當相機旋轉無盡

Chunks of you will sink down to seals
Blubber rich in mourning, they'll nosh you up
They'll nosh the love away but it's fair to say
You will still haunt me
屬於你的血肉將下沉直到海底
哀悼裡飽含鯨脂,他們將毫不猶豫將你吞噬
他們將毫不猶豫將這份愛吞噬殆盡
但公平地說,你當然會繼續困擾著我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