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正劇向 / 來自協議論點 / 快樂超級OOC / 真的很亂

※ 不是警告:後續的後續 / 但還是算番外 / 終於


明天開始重新上課,想到就胃痛,來走一個自癒路線。

(電梯不知不覺也變太長了吧)


上篇:24 Hours: Before The Last Day (上)

下篇:24 Hours: After 8760 (下)

EXTRA:24 Hours: BlackOut (Extra)

              24 Hours: Your Arms (Extra/上)


BGM:Stay Awake - Ellie Goulding feat. Madeon

            Goodness Gracious - Ellie Goulding

            L-O-V-E - Joss Stone / Michael Buble (XD)


"Take my fate in your hands."

"We don't have to wait 'til the morning, the sun will never go down."

"And we'll be this way forever."








【 24 Hours: Your Arms 】 (下)







        「妳知道嗎?我覺得我們應該訂一些條款,譬如不能隨口敷衍好朋友那種。」

 

        「除非妳能保證Shaw絕對不把我的任何一個廠房、分部或伺服器炸得粉身碎骨,還保證她不會繼續砸手機了,否則我們之間不可能產生任何條款,抱歉囉。」

 

        Root露出甚為理解的表情:「好吧,這些我都不能保證,所以妳當然可以不合作,但就該換我放炸彈了,回紐約就放。」然後看見螢幕上即將完工的臉部模型翻了個白眼。她得說The Machine把眼睛的藍色調得非常美麗,像盛夏海灘遠方的海平線般璀璨耀眼,但正因為如此,翻起白眼來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今天是另一個Shaw沒出現而她找不到Shaw又無事可做的日子,也是另一個要求The Machine提供資訊而The Machine敷衍萬分地拒絕她的日子。一般而言她總有事情能做,譬如好好休息或與法國政府安全部門最不安全的地方打個交道,但整體情況在Shaw來到巴黎之後開始混亂,至少她的心緒如此。

 

        顯然Shaw說七樓無法擋住愛情不是在開玩笑或隨便挑句台詞回應,因為前天凌晨Shaw又從窗戶闖進來,帶了份挑戰牙齒強度的超大牛排卻動也沒動只是抱了上來;昨天半夜則拎了一包三年都用不完的電池在她剛結束淋浴時出現,說是電擊器跟吹風機肯定需要,依然只是抱了她一下就走了。


        突然覺得自己頭上可能貼了個寫著「抱枕」的標籤,當下頭髮還在滴水的她僵立原地,在掛著兩輪深重黑眼圈的Shaw離開之後才看向浴室。到底哪個年代的吹風機需要用電池?

 

        總而言之,數日以來總只能跟反常的Shaw短暫相會,真的跟良好互動扯不上邊,理所當然也讓她的心情跟良好這字毫無關聯。

 

        「看來妳的復原情況不如想像良好,大腦還可能有點退化。」臉部模型從一半開始張嘴並做出言語口型,而Root高高挑起眉,因為面前頂著淡金色柔軟長髮、有一對湛藍大眼和白嫩雙頰的女孩正露出挑釁眼神:「如果妳真想找她,半個小時內就能得到地理位置,根本不需要我,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被動了?」

 

        「……這裡是法國,妳知道。」手指在鍵盤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Root沉吟著,真的開始思考自己不主動去找Shaw的原因。「這裡行動總是不比在美國方便。」

 

        「是嗎?真的?何不承認妳其實挺享受驚喜?」臉頰上浮現些許雀斑,一會兒又被抹掉,故意模仿她說話的The Machine似乎在考慮是否要把自己塑造成喜歡運動的陽光形象。「或者……妳出於某些原因不願意自己去找她,非得要透過我?」

 

        Root張嘴想說話但半個字都扔不出來,眼前的女孩則開心地笑了,那表情是標準的「妳看妳看我就說吧」,而現在她開始有點後悔慫恿The Machine為自己打造一個形象的事了,因為她親愛的好朋友的表情實在非常欠扁。

 

        「好吧,妳贏了,或許我是該主動去找她。」

 

        「這就對了,Shaw這麼努力在追妳,妳也該給點回應嘛。」

 

        「……啊?」

 

        「不是這樣嗎?妳看,從妳回來以後她可是守在妳身邊好幾個月,始終沒有放棄呢。」The Machine的神情很快就變得正經嚴肅,Root卻有種自己在那雙眼底看見愛心圖案的感覺,於是難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天啊愛心還在。「甚至還追到法國來了,每天來找妳一定也是在等妳的反應,這就是愛!」

 

        手指僵在鍵盤上,Root沉默三秒。

 

        「妳最近看了什麼書?」

 

        「我把近兩百年內可供數位閱讀觀覽的愛情經典文學與電影都看完了。」

 

        得到答案同時感到額側亂七八糟痛了一把,硬是忍住沒翻白眼,Root啪地一聲蓋上電腦螢幕並起身套上皮衣,難得決定忽視還在耳裡絮絮叨叨著所謂愛情經典共通公式的少女。儘管這段日子以來她正逐漸克服心理障礙,卻依舊感覺自己與Shaw之間仍存在一道看不見的牆,可一直沒能找到問題所在……或許真如The Machine所說,她該好好給出回應……大概先從找到Shaw開始?

 

        想著總之先出門再說,她便抓起手槍與手機塞進腰後,但手機就在瞬間響了起來──她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道自己何時設定了鈴聲,但現在手上的小小方塊正在大唱〈L.O.V.E〉,沒錯,就是那首老掉牙卻甜得不可思議的經典老歌。

 

        肯定是那個剛宣稱自己看完一大堆愛情經典文學的少女搞的鬼。她真心誠意地無言以對,坐到床邊歪頭看著已知的不明來電,一時間好氣又好笑,索性不接,直到”Love was made for me and you”這句都唱到第三次才接起電話。

 

        她搶先開口:「我的腳真的斷掉了。」

 

        「……那就糟了,因為我需要妳來接我。」

 

        話筒那端的背景音摻雜大量喧囂,其中佔最大部分的是警車鳴笛,但Shaw的聲音在她耳裡聽來依然冷靜。在短暫思索空檔中已大步踏出房間並往樓下奔去,她告訴自己現在急著去接Shaw只因為這裡是巴黎而非紐約,如果那個用假身分到處跑的女人被逮進警局,事態會很麻煩,僅此而已。

 

        「給我她的地理位置跟移動路徑,我沒時間找了。」在停車場中隨便撬開一台大概能甩掉法國警方的車鑽了進去,她扯出線路試圖發動引擎的同時高聲喊道,接著便把收到定位資訊的手機扔上儀表板擺著。「哦、國境之外愛莫能助?看來妳對她的愛超越國境了?」

 

        「……要是她進了警局,我必須花更多資源交涉保她出來,這純粹只是權衡利弊的結果。」The Machine過上一會才低聲說道,聽來像不甘不願的嘟嚷。「對我來說,侵入安全系統畢竟比刑事交涉簡單太多。」

 

        「妳這下算是合格了,口是心非的部分。」她緊盯螢幕上高速移動的小紅點,立刻以Shaw的行車習慣擬定可能交會點。此時已在大路上奔馳的漆黑跑車仍離紅點十幾公里遠,她咬著唇。「不過,現在是怎麼回事?刑事交涉?妳到底是叫她來度假還是進行任務?」

 

        越發沸騰的焦灼感受不斷自胃底湧上,她用力甩甩頭試圖保持冷靜。如果只是幾輛警車,過去曾前往許多國家進行任務的前特工小姐肯定能夠全身而退,但方才卻向她求援了,顯然情況連自認萬能的Shaw都不樂觀,可究竟是搞出什麼事?

 

        「嘿、這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被擅自轉接的頻道裡傳來Shaw的聲音,Root嚥下繼續追問的衝動,並不回應,只是又將油門踩得更重些,持續以最快速度朝紅點前進。

 

        她曾獨自前往許多國家進行任務,即使是在最艱難、最不想離開紐約時亦同,照理說對身處異地這事應當已經習慣,此時卻突然覺得自己徹底受夠法國了,如果可以的話,她後半生都不想再踏上這塊土地。

 

        很難說這是因為法國亦或因為Shaw的出現,真的很難。就在她分神嘗試釐清自己內心的不適感受時,擬定的可能交會點即將成為現實,轉瞬她所駕駛的跑車已越過Shaw那台Benz一段距離。她無言地望著後視鏡裡的笨重廂型車。都不知道土地還能改變一個人對車種的愛好,難怪甩不掉那票仍在後頭緊追不捨的警察。

 

        擴音器傳來憤怒吼聲:「前方車輛立刻停下!最後警告!」接著彷彿要證明所言不虛一般,兩聲指向性非常明顯的槍響在空中炸開,Shaw則滿臉不屑地將頭探出車窗外並順便回敬兩槍。

 

        「抱歉,我聽不懂法文!」

 

        對簡直不要命的挑釁嘆口氣,「前面路口右轉後升速,跳過來。」有點無奈卻又覺得這行為理所當然的Root將手搭上右側車門開關。

 

        離前方路口只剩兩百公尺遠,她稍微降速後轉進外側車道,而已開到跑車旁的Shaw保持直行和速度後打開車門,一言不發的她只是跟著壓下開關。車與車的距離近到兩扇於強風中不斷搖動的車門幾乎相碰,一手緊抓車框上緣的Shaw看來略帶猶豫,嘴唇不斷歙動似正喃喃自語。

 

        「妳說什麼?」時速七十公里帶來的強風徹底刮去聽覺,沒能聽清的Root朝那側大聲喊道,接著又搖搖頭:「有話過來再說,只剩五秒!」

 

        「如果我叫妳先走,妳會走嗎?」

 

        差點因此用力踩下油門,「那妳為什麼要叫我來?我不會走!別浪費時間!」專注於保持與旁車相同速度的Root暴躁得幾乎想要大吼,Shaw卻莫名其妙地衝她咧嘴而笑,接著便鬆開抓住車框的手,一下就撞進車裡。

 

        「真有趣,像在拍電影,第一次做這種事。」在碰上面色嚴肅的駕駛之前就拉住上方握把穩住姿勢,Shaw很快帶上車門,往後頭瞥了眼仍以一定速度直線前進的廂型車後才轉向Root:「呃、那個,謝了。接著去這個地方。」

 

        任神情冷靜的Shaw在手機上點按著改變目的地,Root毫無回應,僅是目不轉睛地直視前方,加速到近乎臨界值卻精準拐入一個又一個路口,直到再也聽不見尖銳警笛後好一陣子,她依路線轉上高速公路時才朝身邊瞥過一眼。

 

        「妳到底為什麼來這裡?剛剛是怎麼回事?」

 

        「……我第一天就說了,來度假。」存於語氣中的異常冰冷使Shaw皺了下眉,雙手不自覺就攥上安全帶。「至於那個,他們臨檢說我酒駕,我懶得多說就跑了。」

 

        「妳有合法證件,也根本沒喝酒,不需要跑。」

 

        謊言氣球被北極冰山一擊戳破,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的Shaw跟著安靜,僅是拿出手機並打開地圖設定相同路線。像是要掩飾情緒般,靠上車門假裝觀望窗外夜色的她斷斷續續哼著歌,實際上卻緊盯螢幕不放。

 

        跑車在二十分鐘後煞停於一座佔地寬廣的廠房前方,感覺得救的Shaw立刻解下安全帶打開車門,但很快便發現駕駛小姐沒有任何動作,雙手也仍搭在方向盤上,似乎一等她下車就會掉頭離開。她緊握手機,忍住摔爛它的衝動,僅僅嘆了口氣。

 

        「妳還沒回答問題。」

 

        正要開口卻被搶先,Shaw搖搖頭:「快點,我們沒時間了。」

 

        「沒時間?我們?」音調瞬間高了幾階,已經懶得遮掩眼中憤怒的Root終於看向那個俯在車門邊滿臉焦慮不安的女人:「不,我無論如何都必須知道妳來這裡的真正目的,在這之前我不會跟妳去任何地方。」

 

        閉上眼、深深吸氣,睜開眼後Shaw直接走到另一側去拉開車門。

 

        她為她解開安全帶,握住她的手。

 

        「上直升機後妳會知道一切,我保證。」




///

 

 

 

        Root覺得自己真的──

 

        好吧,她真的不太能形容此刻心情,但跟目前所處高度有點像。

 

        總之她最後妥協了,跟著Shaw進到偌大廠房裡頭,等待房頂打開後便登上唯一一架直升機。她氣惱的差勁臉色始終如一,倒是坐在駕駛座上的Shaw反常地多話起來,一會說自己已經好幾年沒開直升機了,一會又說原本計畫不該如此。

 

        「計畫?」

 

        「嗯,本來是明天才該找妳的,至少有晚餐,但現在只能湊和一下了,那台車甩不開他們。」推動滑桿使機體緩慢升空,Shaw悄悄瞥了她一眼,她則在短暫時間裡抓住那雙眼底一閃而逝的隱約歉意。「附帶一提,除非妳想體驗法國監獄,否則我們得在通緝發布前離開巴黎。」

 

        她聳聳肩,在螺旋槳造成的龐大噪音中沒有回應。

 

        這周以來總在奇怪時間出現的、行為極度異常的Shaw,全然不符合喜好的廂型車,被警方追捕卻不願說出真正理由……她在腦中將線索排成一列相互連接,認為這些確實經過計劃,更顯然是Shaw來此的主要目的,但為什麼?

 

        於高空前進後約過去十分鐘,身為巴黎主要地標之一的艾菲爾鐵塔乍然出現在視線範圍中,雖不清楚但依稀可見,引得來到巴黎後根本沒有閒暇欣賞景色的她傾身向前。而不久前突然安靜下來的Shaw放慢前進速度並輕咳兩聲,她轉頭,只看到顯露些許彆扭的側臉。

 

        「雖然這裡不怎麼樣……總之妳看鐵塔就好了,那是目的地。」當Shaw伸手指向因距離逐漸縮短而越顯龐大的鐵塔,她不自覺點點頭,低頭時才發現握在Shaw左手的手機畫面不甚尋常。「呃、Root,聽說通常只有跨年才有,但那是給所有人看的,不過今天,是只給妳的──」

 

        眼見Shaw要按下空白螢幕上的唯一按鈕,她立刻望向鐵塔。

 

        徹底出乎意料。

 

        ──規模盛大的璀璨煙火就在眼前轟然綻放。

 

        被打上各式色彩的漆黑夜幕頓時因此光亮無比,一時被震懾住的她完全無法言語,僅能瞪大雙眼,讓所有閃爍刺激佔據視線範圍──而就在最後一發煙火炸上鐵塔頂空時,正好十時整,整座鐵塔亮起星星點點的熾白燈光,竟像把星空複製進去,她就這麼看著,甚至忘了闔上嘴。

 

        「是只給妳看的煙火」。


        ──只給她的。

 

        那句沒說完的話持續在腦裡打轉,燦爛色彩仍留在視網膜上,她過上許久才能開口:「妳……這是給我的?我是說、為什麼?不,妳來到這裡之後都在準備這個?我在作夢?我不知道妳還會……」

 

        就在答案完全揭曉的此刻,彷彿所有問題都成了廢話,於是難得支支吾吾連句話都說不好的她索性閉嘴。

 

        顯然Shaw不與她同住是需要保密,而為了偷偷在鐵塔上安裝煙火只能夜半出沒,那台廂型車應該是用以載運那堆稍有不慎便會炸死自己的危險物品……至於稍早被追捕又說沒時間,八成是由於行蹤敗露不得不逃,因為,如果法國警方辦事效率夠高就可能讓Shaw功虧一簣……


        自死神手中逃出生天並回到紐約後的回憶一次湧上,本該感動不已的此刻,心臟卻狠狠疼痛起來,她沉默著根本不知如何是好──身旁女人的溫柔與情感顯而易見到The Machine都嚷著要列入學習範本,無論她那時多麼自私都靜靜守著,而她們在那個夜裡好不容易尋到破口之後情況卻沒多大進展,可Shaw依舊沒有放棄,甚至做了如此耗費心力的事,僅僅為了這短暫的幾十秒……一個驚喜、一個禮物,但看看她至今都在幹什麼?

 

        她承諾過一切會變好的。

 

        卻沒有做到。

 

        「這是現實,而我當然不會裝煙火,但有個妳很喜歡的女孩會,她給我設計圖還幫忙找了助手。」直視前方的Shaw突然開口,於旋翼造成的龐大聲響中音量很低,幾乎讓她錯過。「妳知道,她跟Finch一樣喜歡擔那些無謂的心,她想幫忙,所以……」

 

        她抓住Shaw的外套,才發現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於是她鬆手,轉而緊緊握住自己手腕。

 

        「妳不需要勉強自己,Sameen,我已經答應過不會離開,只是……」或許是此刻終於明白先前出現於Shaw臉上的彆扭和異常舉動所為何來,她感覺一陣悶滯隨痛楚絞進心底,越發沉重。「我還不值得妳為我做這些,可能以後也……」

 

        當攥得死緊的手被輕輕握住、拉起,她仍低著頭,只是悄悄瞥了Shaw一眼,接著就閉上眼不敢再看,因為此刻的Shaw的表情她完全無法招架。

 

        「妳要我跟以前一樣對妳,然後妳會回來,所以我就這麼做了,像以前老在奇怪的時間跑去找妳,或搶台直升機。」熟悉的平靜口吻中卻帶了點無辜,Shaw輕聲說道,沒有放開手,還像孩子般晃了兩下。這真的把她給逗笑了。「但除了這些以外,總還想做點別的……只是這樣,不勉強,也沒有值得與否的問題,是我自己想這麼做。」

 

        「妳的『做點別的』實際上可不是一點而已……」不用想都知道在巴黎最大地標之一偷偷裝煙火多麻煩多耗時,而她竟然一直生Shaw的氣。雖然也不能說是她的錯,但還是她的錯。Root抿起唇,決定趁Shaw尚未鬆手問出困擾自己好多天的問題:「雖然現在問這有點……但是,Shaw,我想知道,妳為什麼就不肯老老實實地抱我呢?」

 

        語畢瞬間,Shaw怔了怔,隨即放手還撇過頭去,原本握著操縱桿的手則更緊了點。這副景象稍嫌難以置信,猛然以為自己恍神的Root不甚確定剛才瞥見的是不是幻覺,於是眨眨眼,又眨眨眼,在確認所見為真後不禁露出微笑。

 

        畢竟紅亮焰火早落地了。

 

        「妳說我們能直接飛回家嗎,Sweetie?」

 

        所以,暫且不管那些亂七八糟的情緒,是該換她給出一點溫柔體貼了。

 

      「……妳在開玩笑嗎?看這油表,很快我們就會因為油量過低掉進北大西洋餵魚。」儘管口吻真稱不上友善,但在話語中嗅見熟悉氣味的Shaw的嘴角卻悄悄勾起。「就算飛過去了還沒被擊墜,家裡後院也停不下一架直升機。」

 

        Root聳肩,稍微靠過去一些:「如果是跟妳一起掉進海裡就完全可以接受,再說紐約有很多高樓能夠降落,相信那個送設計圖的女孩不介意再幫次忙。」

 

        「老天,妳不只沒有挑時機的能力,連調情的內容都退化了?」

 

        「別抱怨了,妳根本喜歡這樣。」

 

        「……妳很吵,我現在真的想直接衝進海裡了。」

 

        嘟嚷著些無關緊要的話語,用力扭轉操縱桿的Shaw掉頭駛向城市另一端,而Root安靜凝視那張臊紅越發明顯的臉頰,最後傾身向前。

 

        「這時候不是該說我愛妳嗎?」

 

        結果Shaw用盡全力推開她的臉。

 

        「我才不想掉進海裡!」




///

 

 

 

        「Sameen,妳特地來法國找我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夜半,返回紐約的班機上,翻著雜誌卻半個字沒看進眼裡的Root趁Shaw靠在身上就要入睡時輕聲問道。Shaw的眼皮輕顫了下,雙唇歙動但並未發出聲音,不過一、兩分鐘時間,Root便聽見均勻且規律的呼吸聲。

 

        向機組人員要來毯子為Shaw披上,她打了個哈欠便放下雜誌,畢竟航程還長,也應該睡個覺。可就在闔眼後不久,倚在身上的重量突然輕了些許,她敏銳地感到一道視線正望著自己,至於方向,自然是Shaw那一側。

 

        「我只是……有點想家了。」

 

        當她聽見Shaw小小聲地說道,差點反射開口「但這裡是法國」,然而一想起那個夜裡Shaw所說的話,她瞬間就懂了。說真的,她不是沒想過這原因,畢竟連The Machine都看得出來,或許她只是希望親耳聽見。

 

        「只是像以前一樣,想見妳的時候就去找妳。」

 

        然後Shaw就像有讀心術一樣這麼說了。

 

        「但我不想讓妳覺得……我在催促妳快點好起來或其它的,所以,現在這樣就夠了。」送入耳中的嗓音輕柔得過份,她忍不住皺皺鼻子,而後感覺到毯子被仔細謹慎地披到身上,便連忙假裝睡熟了將頭別到另一邊。「只是像以前一樣,只是……我承諾過會解決的,就會去嘗試。」

 

        這些放在Shaw身上就溫暖又浪漫得不可思議的話語卻非常誠摯踏實,但她開始懷疑The Machine把那幾百本所謂愛情經典文學也全塞進Shaw腦裡了。

 

        「那幾天我只想確定妳好好的,沒有少隻手或斷條腿,所以什麼都沒做……我不想留下失控餘地,否則煙火大概不能如期裝完,然後……」

 

        因為不想失控就避開所有親暱接觸?甚至連擁抱都得限制距離?老天,Shaw的新技能大概是讓她無法決定自己該笑還是該哭。她略為懊惱地想。像現在,她的嘴唇扭來扭去就是沒能定個往上或往下的方向。

 

        「妳還要裝睡嗎?」

 

        ……固有技能則是總能看穿她在裝睡。




///

 

 

 

        經過漫長航程,再搭上好陣子的車後她們終於回到家,一待車輛停下,Root就像被磁鐵吸住一樣立刻打開車門往外狂奔,甚至連行李都沒有拿。而眼睜睜望著她衝進大門還將其砰地一聲關上的Shaw雖然不解,但仍在乖乖付帳並捎上所有行李後走近大門。

 

        習慣性要從口袋拿出鑰匙的Shaw卻發現它消失無蹤,正低頭找著,門就開了。

 

        一抬頭,映入眼簾的是張開雙臂笑得燦爛的Root。

 

        面對數月以來第一次的極度反常情況,瞬間不知該如何反應的Shaw只是維持站立姿態傻愣在行李箱中間,表情僵硬呆滯如同看到世界上最為詭譎的景象活生生在眼前上演,於是Root噗哧一聲笑了,像拿她沒辦法似地,伸手將她扯進懷裡用力擁住。

 

        像要緊緊綁住她一樣。

 

        「有件事我確定妳在勉強自己,Sweetie,那就是這段時間總把自己當安全帶。」毫無顧忌地把梳理整齊的瀏海蹭得亂七八糟,Root終於感覺到懷裡的身軀稍微放鬆了些。「抱緊一點,妳不會勒死我的,就算失控也無所謂。」

 

        那雙手臂遲疑片刻才挪動些許,如同需要確定自己是否真的獲得允許,而Root並不催促,只是安靜等候,直到手指攀上她的背脊,直到有力手臂真正擁住了她並逐漸收緊,最終成為過往習慣的力道,這才撥開Shaw被蹭得散亂的瀏海。

 

        她低頭凝視著她。

 

        沒來由地,Root想著這場景真的很奇怪,但其實又還好,因為……有個自己非常在乎的人於漫長等候後,還鍥而不捨地一直敲著門,無論如何彆扭也努力學會誠實、給出真摯,更以所有可能方式試圖讓她開門──正是那個表面上最容易不耐煩的Shaw耐心地給了她一切。

 

        一步一步,走在前方的Shaw履行了承諾,她不能一直落後。

 

        並非強迫自己偽裝成痊癒模樣,而是當四目相對之時,那雙漆黑眸中的她的倒影已經不再被任何黏膩沉重氣息纏繞──如同那夜的決定般突如其來,卻再堅定不過──或許做再多的自我說服、過上再多時間都比不上一場意外,她想,才記起她們是彼此生命裡最重要的意外。

 

        無須求證,Shaw早已為她證明一切。

 

        現在,她只想要讓她回家,除此之外都再不重要。

 

        「我們回家了。」

 

        望著向來銳利沉靜的眼底泛起幾不可見的淺薄氤氳,根本不顧兩人還站在大門前,她沒耐住衝動就吻上Shaw,而這次得到了一個足以令人窒息的回吻。

 

        「Root……妳回來了?」

 

        「雖然不想勉強妳,但這時候不應該說『我回來了』嗎?」

 

        這一次,已不存在極端危險與秘密的平靜日子裡,一切握著的、擁著的、吻著的都再真切不過,沒有任何虛幻成份,所有想要的全在懷裡。由此感覺到溫熱的安適踏實,低低地,Shaw笑了出聲,Root則感覺自己的唇被狠狠咬住,跟著笑了。

 

        直至今日,始終跟在Shaw身後的她終於能夠走向前去與其並肩同行,也真的知道了,所謂的家與歸屬,那無論何時都會張開雙臂將自己納入懷中的,不僅僅是一間房子、一個地方,更是一個只要願意便能永遠擁有的代名詞。

 

        一點也不遙遠,近在咫尺。


        「──我回來了,Root。」

 

        無論身在何處都能觸及,只要去到彼此身邊。

 

        「歡迎回家,Sameen。」

 

        再無疑問。

 

        這次,她牽著她的手,一起踏進了那扇門。


        「Bear,我們回來囉。」






【END】

- - - - -

時間、意外與一個始終都在的重要的人,還有一點點勇氣。

從「我」變成「我們」,不管過程如何,都值得珍惜。


總是在聽快歌的時候腦袋邏輯會大跳躍,但自己總覺得哪裡怪怪又看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放棄。老實說最一開始寫這篇的時候是沒有想要交代任何問題,因為歌很可愛嘛,所以純粹只是想讓Shaw像個想討抱抱的孩子然後忙個半死,讓Root滿腦子問號然後氣得半死XDDDDDDDD

原先的構想是雖然Shaw看起來一點也不在乎Root,但其實一直就在她的所在地附近晃來晃去各種想刷存在感卻又刷不到,可是這樣好像有點像stalker,而且還超白目的,加上視角問題實在很難寫,最後就變這樣了哈哈哈哈哈

應該是不會再有番外,概念都寫得差不多了,而且再下去大概真的會變成到處放閃光XD


好漫長的二十四小時啊ˊwˋ


Stay Awake歌詞

Take my fate in your hands,
We've got a lot that hasn’t even began
Something is calling us,
We’re breaking free,
I’m curious,
I need to see.
將我的命運交付到你手中
我們甚至在一切還未開始前就已得到許多
有股力量正召喚著讓我們即將自由
這讓我好奇不已,需要親眼看見

Like a flash before our eyes,
We're already into the night,
And if it feels like we’re dreaming,
Believe it, believe it.
如同一道閃光劃過我們眼前
我們已進入夜晚
而如果這一切像是夢境
相信它吧!

We don't have to wait 'til the morning,
The sun will never go down.
And we’ll be this way forever,
We've got to take it now,
Just stay awake, stay awake,
You can follow us to paradise,
Just stay awake, stay awake.
無須等到清晨來臨,因為太陽永不落下
而我們將就這樣直到永遠
我們必須把握現在啊
只要醒著、只要醒著
你能跟隨我們直到天堂

When we dance side-by-side
While our reflections make our bodies collide.
So full of energy, nothing to hide,
No need to sleep, we come alive,
And if we’re gonna take this ride,
We can go wherever we like
And if it feels like we’re dreaming,
Believe it, believe it.
當我們並肩共舞
當我們的鏡像與彼此相互碰撞
充滿力量也無須隱藏
我們不需任何休息就獲得重生
而如果我們踏上這段旅程
就能到達所有想去的地方
而如果這一切像是夢境
相信它吧!


评论(17)
热度(85)
  1.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