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正劇向 / 來自協議論點 / 快樂超級OOC / 真的很亂

※ 不是警告:後續的後續 / 但還是算番外 / 歡樂無質量 / 大家都很鬧

                     一千零一種重新談戀愛的方法 / 就是要鬧!


其實寫好很久了,不過一直塞在資料夾深處因為覺得好長,番外要分兩次發也太煩了,但是這個完全天下太平根本可以普天同慶放煙火放一整年的日子如果不灑糖到底要幹嘛!?

今天已經被太空機長(對她們根本轉行開火箭啦)餵糖餵到直接胖五百KG,所以我要來散播肥胖散播愛!


上篇:24 Hours: Before The Last Day (上)

下篇:24 Hours: After 8760 (下)

EXTRA:24 Hours: BlackOut (Extra)


BGM:Goodness Gracious - Ellie Goulding


"Swore upon the sun I'd save you for a rainy day."

"Callin' you up just to keep crawlin' into your arms."

"I wanna hold you close I just never wanna hold you tight."








【 24 Hours: Your Arms 】 (上)







        Sameen Shaw望著手機出神已經三十分鐘。

 

        The Machine覺得自己是有點看不下去。

 

        『咳嗯、咳嗯嗯嗯──』身為一名老闆,身為一台美國境內碩果僅存的超級無敵人工智能體,她確實挺關心自己的好朋友兼跑腿員兼專業特工兼好朋友的愛人。『Shaw,怎麼了?螢幕上有什麼值得妳盯半個小時的東西嗎?』

 

        她悠哉看著Shaw先是猛一仰頭四處張望後才皺起眉頭,「搞什麼?我在一堆樹中間,根本沒有監視器,妳是怎麼……」很快意識到是手機的前置鏡頭出賣了自己,便立刻將擱在桌上的手機蓋到背面,這舉動卻讓The Machine笑了出來。

 

        「現在妳的臉更清楚了。」

 

        主要鏡頭畫素更高呢。

 

        「Harold沒教過妳要尊重員工隱私嗎?別亂入侵我手機。」沒好氣的Shaw乾脆用手掌蓋住後鏡頭。這下她笑得更加大聲,但也不能怪她,畢竟跟Root相處久了總會耳濡目染。「笑什麼笑?妳這笑聲有夠像Root,她真把妳教壞了。」

 

        被說中了,她很有良心地良心不安了一下:「抱歉,但妳知道我只是關心嘛──說起來,妳這幾天總是盯著手機,今天也這樣,該不會是在等Root打給妳吧?」

 

        透過一個在Shaw附近做體操的大叔插在腰際的手機,她可是把那張愣著僵硬了足足三秒的臉盡收眼底,證據太過明顯,再經過嚴密計算後的結果是她的推測全然無誤。至於道德問題,她只是借個鏡頭用用,完全沒有偷看大叔手機裡那些無聊的外遇照片也沒有試圖把它們傳送出去,她認為自己的道德感根本無可質疑。

 

        「等她電話?拜託,誰接她電話誰倒楣。」

 

        「可我看妳很想她的樣子。」

 

        「……喂!別太囂張,上回她說什麼狗屁協議的事,我還沒找妳算帳。」她視線範圍裡的避開問題的Shaw氣呼呼地翻了個白眼,接著嘆完氣五秒後又一個。「我好不容易才讓她留下來,妳跟她要敢再耍什麼花招,我們走著瞧。」

 

        有鑑於Root和Shaw認識以來後者翻過的白眼數,The Machine有時還是挺好奇Root究竟喜歡上了Shaw哪一點。雖然說來很不好意思,但她必須說自己對白眼這種人類行為的研究實在不甚透徹,或許白眼也有分迷人跟討人厭吧?

 

        Shaw的白眼肯定被歸類在迷人那一邊。嗯哼,至少Root會這樣歸類。

 

        「沒事的,現在跟那時候比起來都算太平盛世了,對吧?」喔,又一個白眼。說真的偶爾她會擔心Shaw的眼睛翻不回來,畢竟水晶體不算個強壯構造。「所以,既然不是在等電話,想說說難得的休假日妳為什麼要待在公園裡盯著手機看嗎?」

 

        「不要。」

 

        噢!噢噢噢、她真的真的被Shaw只用零點三二秒就拒絕自己的行為傷透了心──或者說是核心機群受損更為精確。

 

        「嘿、別這樣,說一下嘛。」

 

        「嘿?老天,為什麼誰不學偏偏學Root?妳們都一個樣,光說廢話就能說死人。」當Shaw板著臉站起身來時,她換了個視角,從大叔跳到旁邊一個將手機立起的學生那裡。「妳自己都說是休假日了就離我遠點,要吵去吵她。」

 

        她偷偷笑了下,因為實際上其中一部份的她已經跟Root聊了好一陣子。她的代行者兼好朋友兼超級工程師兼好朋友的愛人聽起來比之前好上許多,她們的話題除了Sameen和Shaw以外就是Sameen Shaw,還有一些關於停電夜的事情,但她沒敢說那天的全區停電是自己搞的,畢竟說出來絕對得挨兩人份的罵,她才不要。

 

        至於搞停電的原因,嗯、首先是她知道那兩人之間一直很不對勁,其次是那天半夜下著暴雨又颳風打雷的,那些小說都寫這種時候來個停電最棒了,突發事件中的突發事件最適合談心!為此她還特地廢掉所有電子設備和小型發電機,以免那兩人太快找到光源,現在看來目的八成算圓滿達成了。

 

        畢竟她欠這兩個女人不少,總歸是得想法子幫幫忙,再說順手關燈做環保嘛。

 

        「Shaw,別再逃避問題囉,妳就是在等她打給妳吧?」

 

        「妳這傢伙──我──」情緒甚是良好的她透過鏡頭看著Shaw咬牙切齒地把手機掐得緊緊的,讓她有點擔心它的安危。「沒有,她人在法國幹嘛打給我?妳的腦子不是大到佔了幾十個廠房嗎?不考慮用一下?」

 

        「為什麼在法國就不能打給妳?需要我提醒妳有跨國電話這種事嗎?很簡單的?」

 

        「……閉嘴。」

 

        「等等、讓我猜猜,難道是因為Root已經去了一個星期卻都沒有主動聯絡妳……」一個計算結果閃過主要思緒,她覺得自己如果有實體的話肯定把眉毛高高挑起來了,附帶一個在Shaw眼裡絕對非常奸詐的微笑:「妳在考慮要不要打電話給她?但又不想讓自己顯得太心急才猶豫──」

 

        她親眼看見Shaw把手機摔到樹幹上了。

 

        可是Shaw沒反駁。

 

        「喔哦,妳這個星期摔爛的第七支手機。」

 

        說起來她實在不想扣Shaw薪水啦,她們都知道這個女人就是脾氣差,但一天一支真的有點誇張對不對?而且Root還得在法國待上一個星期左右,所以,她是不是該買張機票讓Shaw去法國更省錢一點……或該說省點零件?

 

        「妳又從哪裡看到了?能不能行行好就放過──」

 

        「當然不行。」身為權衡利弊界的首席專家,她老早就計算完畢:「我幫妳買好機票了,三個小時後去機場,會有人把證件跟機票給妳。」

 

        Shaw瞬間一臉癡呆:「去哪?」

 

        「可以喝紅酒喝到飽的地方?」

 

        「我、妳……幹嘛?什麼時候我也得解決跨國任務了?」

 

        她謹慎思考了幾秒,決定此時自己要跟Shaw一樣翻個超級大白眼:「放長假,Shaw,妳知道手機裡的部分零件採用稀有金屬製造,再讓妳這樣摔下去,我會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地球,雖然搭乘飛機同樣會排放一定量的溫室氣體,但是──」

 

        「停!安靜,我去就是,不摔手機了,只要妳閉嘴。」

 

        「哦、其實妳很想去吧?妳知道通常人類第一件答應的事都……」

 

        「妳敢再講,我就把紐約的手機店全給燒了。」

 

        唉,這年頭老闆真難當,她的員工則一點幽默感都沒有。真不敢想當初Harold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花了多少心力才把那幾個人馴服?雖然不太情願,但還是識相地安靜下來的她透過鏡頭望著Shaw快步離開公園的背影,深深嘆了口氣。

 

        不過……好吧,Shaw的確挺可愛的,這是她與她相處這麼久以來的結論。因為Shaw一天到晚嫌她跟Root吵,老是左一句威脅右一句恐嚇要她倆乖乖閉嘴,但實際上又什麼都不會做──何況真不想聽的話把耳機拔掉不就成了?

 

        事實是Shaw根本就太喜歡她們了。

 

        嗯,她記得日本人說這是什麼來著?

 

        傲嬌?




///

 

 

 

        差點睡著的Root被腿上突如其來的震動嚇了一跳。

 

        來到法國後東奔西跑的一個星期裡,她帶著做為工具的手機從未響過,所以這會兒是有點擔心她的小傢伙和好朋友是否出了什麼事,但身在一個難以隨意離席的飯局場合,現下只能直接把來電切斷。

 

        唉唉唉。好無聊。唉唉唉。她努力忍耐直接把他們全綁起來逐一訊問的衝動。

 

        為什麼這些政要可以無趣成這副德性?

 

        正當快睡著的瞬間手機又震動了,她悄悄翻了個白眼,還想是誰這麼不識時務猛打電話便低頭查看,結果是無法顯示號碼的不明來電。很好。她決定給自己一個打發時間的額外任務,就是在離開飯局後找到這個法國無聊份子然後把他撕成碎片。

 

        就在她決定後不久,飯局相當湊巧地因為其中一人有事而提早結束,當下她心情為之一振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畢竟需要的情報已經到手,走出宴會廳後便可以拋棄拗口的古老貴族姓氏和身上不方便到極點的長裙,還有什麼比這更感人?

 

        原本她是這麼想的,但一走出宴會廳就呆住了。

 

        狂風暴雨。

 

        無言瞪著雷電交加的沉重夜空,她想自己或許得改改條件──如果現在有個人好心地來接忘記安排車輛的她就更感人了,要是那個人還撐著傘來接她上車的話肯定能上本年度感人肺腑排行榜第一名。

 

        不過,可惜的是不可能,因為這裡是巴黎而非紐約。為此無奈地嘆口氣,她開始思考冒雨出行的可能性,但自己現在身著礙事長裙,腳上踩著能刺死人的超高細跟鞋,實在不適合在雨中瘋狂奔跑,何況這地方偏僻得很,真要跑也不知道該跑去哪。

 

        「嗨,妳的司機曠職了?我送妳吧?」

 

        她順著搭上自己左肩的手往回看,是方才飯局裡一名相對有趣些的男士,但很抱歉的是他沒有趣或重要到能讓她記住名字。算了,名字或其它的可以上車後再找。她只考慮三秒,便立刻決定現在自己只想保持乾燥離開這個地方。

 

        「我想是的,如果方便的話……」

 

        但一把雨傘的尖端冷不防捅上那隻仍在她肩上的手。

 

        被打斷的她錯愕地眨眨眼,因視線內的奇怪景象疑惑回身,接著傻住,眼睜睜看著完全不該在此時此地出現的人擺著嫌惡表情用雨傘尖端戳戳戳地把那隻手給戳下去。

 

        「不勞費心,我──我的主人對風流份子不感興趣。」

 

        ……主人?風流份子?啊?

 

        疑惑程度直接向上跳三級,Root突然覺得自己該承認這世上有些事還是會詭異得超乎常理,譬如她方才許下的心願竟然成真了,又譬如……某人口中吐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詞彙。說真的,太平日子裡玩玩角色扮演是挺有趣,但這種、呃、主僕關係的類型她倒從沒想過就是了。

 

        但無論如何,帶著傘與車空降巴黎的Sameen Shaw同時也空降她內心感人肺腑排行榜第一名了。

 

        ──她的Sameen居然出現了!

 

        先轉過身對那位好心男士道過歉,在內心歡呼的她連忙回頭看向仍滿臉敵意的Shaw:「Sameen,妳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這件事應該是我自己……」

 

        「又妳自己,什麼時候才要改掉這習慣?」接到一個嚴厲瞪視後便乖乖閉嘴,Root只好扯扯正打開傘的Shaw的袖子。哦、她的女人穿起西裝可真不是普通好看。「那傢伙大概連天氣都算準了,就是要我這時間來接妳。」

 

        「她?讓妳過來只為了這個?」

 

        「……她說放我長假,卻買了機票逼我來這裡度假,根本沒得選。」Shaw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地低下頭,撇撇嘴。「還有,妳幹嘛都不接我電話?」

 

        原來「那些」不明來電者是Shaw。拿出手機瞥了一眼,Root聳聳肩,稍感可惜,看來她不能把撕碎法國無聊份子當閒暇娛樂了。

 

        「剛剛不適合接電話,對不起嘛。」總覺得Shaw那句話有點像在埋怨,Root回應著忍不住勾起嘴角,正要拿過傘卻發現她抓得很緊,像是怎麼也不願意放棄傘的控制權。「就這麼點路妳也不讓我拿傘?」

 

        門口離停車場不過二十幾步路遠,她是真覺得該讓自己負責撐傘。畢竟上回讓Shaw撐傘的下場太過令人印象深刻──最後她的頭髮被傘緣和傘骨勾成鳥巢,始作俑者還在一旁笑得半死──而現在她倆的身高差距大概來到二十公分,這次要真讓Shaw撐傘的話她連路都不必看了。

 

        大概是被這麼一說開始猶豫起來,Shaw抬頭望望她又低頭看看高跟鞋,不甘願的神情一下就摻上惱怒,所以她毫不懷疑下一秒那個女人會叫自己把腳上鞋子給脫了。說真的要脫也是可以,她不在乎,反正周遭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但Shaw會這麼說嗎?

 

        結果Shaw是把傘交給她了,卻轉身背對她,雙膝微曲。

 

        ──她嚇得差點把傘給丟了。

 

        「上來。」

 

        瞬間超想阻止這個腦細胞不知道去哪了的女人,但最終支支吾吾半天腦袋一片空白,無話可說,她只好乖乖抓著傘攀上Shaw的背,讓她揹著她一步步踏過石板地與泥濘草地。短暫途中她想起初回紐約時自己突發奇想在大雪裡做的無聊要求,Shaw也照單全收了。

 

        也不只那次。太多了。她調整傘面角度,盡可能讓揹著自己的女人別淋到雨。

 

        偶爾被溺愛的感覺是有那麼一點點不錯,她偷笑著便將溫暖頸項摟得更緊。不過,大概也跟Shaw肯定要掌握些什麼的性格有關吧?她想。要是不能控制雨傘,就至少要掌控……呃、如果Shaw把自己當成一種交通工具,那現在的確是在完全掌控之下。

 

        「腳受傷了還穿這麼高的鞋子,妳是想把自己拐成殘廢?」

 

        直至把她扔到副駕駛座上後Shaw才不悅地瞥過一眼低聲開口,而她雖然無辜地眨著眼為自己辯解是飯局所需,心底可是大吃一驚。畢竟在雪地那次,還能解釋成是Shaw因為她「死而復生」剛回紐約比較激動,但這回不過是受了點小傷就能得到這種待遇?無論是The Machine說她受傷或是Shaw自己發現了,這行為都很不尋常。

 

        ……糟糕,偶爾被溺愛的感覺似乎有點好過頭了。實在壓不下揚起的嘴角,她只好裝作沒事地轉頭看向窗外。還有還有,說是要度假的Shaw卻來接她了,顯然這個假期是要跟她一起過──

 

        「到了,下車,走路小心點。」

 

        聽出對方並未準備下車的她愣了會兒:「妳不一起上來嗎?」

 

        然後第一次覺得Shaw笑得比自己更邪惡。

 

        「我是來度假的,可沒說要跟妳一起。」




///

 

 

 

連結:下半


我不知道哪裡敏感了啦挑不出來T________T






【TBC】

- - - - -

劇本原句

O Romeo, Romeo, wherefore art thou Romeo?

Deny thy father, and refuse thy name;

Or, if thou wilt not, be but sworn my love,

And I'll no longer be a Capulet.

啊!羅密歐,羅密歐!為何你是羅密歐?否認你的父親,放棄你的姓氏;如果你不肯,那麼你只消發誓作我的愛人,我便不再是一個卡帕萊特家的人。


For stony limits cannot hold love out.

石頭圍成的藩籬擋不住愛。


- - - - -


(忍不住放個船長們的放閃圖 <3<3<3<3<3<3<3<3<3)


這篇會出現完全就只是因為歌詞開頭那句"I lost the signal and put you away",雖然女神的MV一如既往看不懂在幹嘛,但是歌甜到我鼻血流三升然後一路好走,啪啪啪地就寫出來了。

雖然寫得白癡白癡的,但基本上是一個兩人一起的復原過程。

從Before the last day的陷溺掙扎,到After8760的必須割捨然後前進卻失而復得,再到Blackout終於有了坦誠相對、衝突溝通的機會--雖然說是最終了,但總覺得還不夠,因為事情哪有那麼簡單,我始終認為一切病症(對,就是病症)都是需要時間與支持才能復原的。

anyway,希望看得開心啦XDDDDDDDD


Hope to see you next timeeeeeeeeeee!


歌詞

I lost the signal and put you away
我失去訊號只好放你鴿子
Swore upon the sun I'd save you for a rainy day
對太陽發誓我會為你擋下風吹雨打
Loosen the noose & let go of the rope
解開束縛,放手去愛
I know if it's never coming back it has to go
我知道如果愛情禁不住考驗,就不必去強求

I keep callin' your name, keep callin' your name
我不停地呼喚你的名字,呼喚你的名字
I wanna hold you close but I never wanna feel ashamed
我想把距離拉近一點但我並不覺得害羞
So I keep callin' at night, keep callin' at night
在黑夜裡不停地呼喚著你,不停地呼喚著你
I wanna hold you close I just never wanna hold you tight
我想把距離拉近一點,卻並不想抱得太緊

Goodness gracious I can't seem to stop
天啊!我無法停下腳步
Callin' you, Callin' you up just to keep crawlin' into your arms
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只想一再投入你的懷抱
Goodness gracious I can't seem to stop
天啊!我無法抑制對你的愛
Callin' you, Callin' you up just to keep crawlin' into your arms
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只想一再投入你的懷抱

I found the weakness & put it to play
我找到感情弱點盡情釋放情感壓力
Swore upon the stars I'd keep you til the night was day
對天上星斗發誓,我會與你共度美好夜晚
Shake my head dizzy so I'll never know
搖晃我的腦袋直到暈眩,才能忘掉這一切
You said if you're never comin' back you have to go
你說過,萬一你不再愛我,就必須離開我

I keep callin' your name, keep callin' your name
我不停地呼喚你的名字,呼喚你的名字
I wanna hold you close but I never wanna feel ashamed
我想把距離拉近一點但我並不覺得害羞
So I keep callin' at night, keep callin' at night
在黑夜裡不停地呼喚著你,不停地呼喚著你
I wanna hold you close I just never wanna hold you tight
我想把距離拉近一點,卻並不想抱得太緊

Goodness gracious I can't seem to stop
天啊!我無法停下腳步
Callin' you, Callin' you up just to keep crawlin' into your arms
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只想一再投入你的懷抱
Goodness gracious I can't seem to stop
天啊!我無法抑制對你的愛
Callin' you, Callin' you up just to keep crawlin' into your arms
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只想一再投入你的懷抱

Oh my goodness, here I go again
噢我的天啊!我又來了
Pullin' u back to me, pullin' u back into my arms so selfishly
拉著你回到我的身邊,自私地讓你投入我的懷抱
I don't think I understand cuz' I don't really know myself
我不覺得自己理解這一切,因為我無法瞭解真正的自己
I keep callin' you up callin' you up
所以我不停地打電話給你,打電話給你
Callin' you up x3
打電話給你

Goodness gracious I can't seem to stop
天啊!我無法停下腳步
Callin' you, Callin' you up just to keep crawlin' into your arms
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只想一再投入你的懷抱
Goodness gracious I can't seem to stop
天啊!我無法抑制對你的愛
Callin' you, Callin' you up just to keep crawlin' into your arms
打電話給你約你出來,只想一再投入你的懷抱



评论(15)
热度(103)
  1.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