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超級OOC預警 / 沒有質量

※ 不是警告:算AU / 輕鬆一下 / 親子關係 / 其實只想放閃


最近聽到in the name of love就會想起那篇寫完但放不上來的吸血鬼梗 :\

所以不想聽到但去哪都在放覺得好煩好厭世=___=


vexatious

    (a.) 引起煩惱的;令人生氣的;使人困惑的。


BGM:Rude - MAGIC!


"Knocked on your door with heart in my hand!"

"Standing at that alter!"

"Why you gotta be so rude?。・゚・(つд`゚)・゚・"








【 Vexatious 】 (中)







        基本上,Gen認為自己是個很有挑戰精神的人。

 

        儘管屢戰屢敗卻越挫越勇,永不放棄,這種精神不僅完全體現在向來與紅心無緣的射擊訓練中,也體現在老是打不開Root的電腦但還是要趁她每次去照顧花圃時試上一試的無限循環裡。

 

        具體點說,如果Shaw要為Gen的射擊技術打個分數,大概只有五分,但她還是堅持訓練到打光可用彈匣,而Root設定的首道開機密碼雖然超級簡單,但之後必須解開的程序簡直跟外星語一樣只有Lucine才看得懂,不過她還是次次嘗試直到電腦徹底關閉為止。

 

        附帶一提,Gen越認識Root,就越覺得這個女人比任何一個身邊的女孩都更女孩,好比開機密碼吧,竟然是Shaw的全名加上出生年月日共十八位,簡單得出乎意料,當只是無聊試試的她解開時都忍不住揉揉眼睛,懷疑它是不是壞了,可事實就是如此。

 

        把自己喜歡的人的出生日期設成密碼,天,她都不知道現在自己身邊還有沒有人這麼做,畢竟這真的很老套又很……好吧,但這種事套用在她們身上就是一點都不奇怪,反而甜蜜得讓人難以直視──對,就是「她們」。

 

        為什麼說是「她們」呢?那是因為某次Shaw把手機扔在客廳桌上就去洗碗時,突然好奇心大發的她便將它拿起,按下電源鍵後出現的是最簡單的九點解鎖畫面,她思索著畫過幾個複雜圖形,隨後想到那個怕麻煩的女人應該不會用太麻煩的圖形,便隨意畫了一個「S」,然後,她成功了。

 

        卻沒想到圖形鎖下頭還有密碼鎖,甚至有八碼之多,直覺應該是Root特地設定的功能,挑戰精神一下燒得旺盛的她挑起眉,但接連輸入幾組可能性較高的數字皆告失敗,眼見再多試幾次就會導致整台手機進入完全閉鎖狀態,她決定暫時放棄。

 

        而真正解開鎖的那天,是已經忘記得攻下那台手機的她無意間問起Root的生日,說想送生日禮物,而當下正專心編寫新式病毒程序的Root頭也不回就吐出一串從未聽過的數字,甚至連年份都說了。一瞬間懂了什麼,三步併作兩步跑下樓,她雙眼放光,恰巧剛進家門的Shaw則疑惑地看著她。

 

        「妳的手機解鎖密碼是什麼?」

 

        「我幹嘛告訴妳?」

 

        「是一九七九一一二零吧。」

 

        「誰會用這種隨便按按都能猜中的東西當密碼,妳腦子壞了?」拿起鞋子後冷冷瞥她一眼,立刻回應的Shaw臉色毫無變化,只是把它放進鞋櫃。

 

        但這是表面,她知道這只是表面──因為她清楚看到Shaw在瞬間愣了那麼零點一秒,眼角還微微抽了一下。感覺離答案已經很近,她簡直興奮極了,不久又逮到手機落單的機會便立刻嘗試,結果是Shaw即使被她知道密碼,也沒有改掉。

 

        用彼此的生日當密碼這事,如果套用在她的同學朋友身上,大概就只覺得黏膩膩的好噁心真是夠了,可要是套用在那兩個大人身上就一點也不,這原因難以說明,但總而言之,她只感覺她們可愛到了極點,甚至有點沒來由的感動。後來想想,大概對經歷太多事情的她們而言,每天每天重複輸入對方的生日,就像是告訴自己「那個人的誕生非常重要」、「必須好好珍惜」。

 

        或許是浪漫細胞作祟之下想太多,但反正成功解開Shaw的手機那天她是差點哭了。

 

        不過,這讓她開始回頭思考那個「S」是什麼意思。起初以為單純是Sameen或Shaw的字首,但現在,直覺不斷告訴她事情沒這麼簡單,因為按照這兩人話永遠都不明說的邏輯,這個字十有八九與Root相關。然而她想破頭都沒能想出什麼道理,畢竟Root就是Root,真要有相關,那圖形也該是「R」吧。

 

        之後她開始想方設法從Shaw那裡套話,可惜次次碰壁等於完全失敗,但找Root更可怕了,只能得到充滿神秘的微笑,於是她決定靠自己在生活中找出真相。這個謎團在心底盤旋大約半年後,終於,在她快要忘記這事的某一天,兩個莫名其妙就幼稚至極地搶起電視遙控器的大人做出了解答。

 

        「Sam!」

 

        正聚精會神地看著某部影集最終回的Shaw在被Root轉台之後錯愕三秒,立刻爆出咬牙切齒的低吼,接著Root神情無辜地聳聳肩,只解釋自己突然很想看新聞,然後她們一人一邊死死掐住遙控器,誰也不放手。

 

        「Sam?」

 

        當時坐在旁邊玩手機的她皺皺眉,總覺得這稱呼有點熟悉。

 

        是曾經聽過Root喊這個稱呼,很好理解,因為是Sameen嘛,但這次是Shaw喊的,而在此之前她從未聽過Shaw這樣喊Root,而且「Root」跟Sam有什麼關聯?

 

        「不太喜歡這個名字,不過,我以前的名字是Samantha哦。」似乎感覺到她的疑惑視線戳刺,基本上有問必答的Root微笑著向她說明,然後指指因為錯過重要情節而擺出一張死人臉的Shaw:「因為這樣,以前常被喊Sam,這傢伙也是。」

 

        第一次聽到Root過去的名字,她張大嘴,手機匡啷一聲掉在地上。

 

        答案不可思議地簡單。

 

        而老是一副不解風情模樣的Shaw也浪漫得不可思議。

 

        因為、她的天啊!因為那個「S」指的絕對不單單是Sameen或Shaw!無論是不是她自己想像過度,但她打從心底認為那肯定就是Sam──Samantha和Sameen在一起的Sam!是Sam的「S」!不可能有第二個可能性!

 

        「呃、等等,Gen,妳怎麼了?我、那個名字很可怕嗎?」

 

        面對眼前瞬間傻住的女人,這次真的不小心哭了出來的她用力搖搖頭,只是讓回過神的Root慌慌張張地抽面紙為她擦眼淚,然後接過Shaw硬是塞進她懷裡的大桶冰淇淋,還聽到「本來是晚點要吃的」的小聲嘟嚷。

 

        說她感性過度也好,淚腺太發達也好,反正她忍不住。

 

        然後,沒錯,那天之後她便下定決心自己也要找到一個這樣的人──所謂「這樣的人」就是只要情況允許都會堅持一起吃飯,不管是否氣到想把她給掐死最後都會選擇不掐死她,不管心情好壞都要纏著她不放,然後……無論是不想說、不願說還是懶得說愛這個字都無妨,只要在最簡單微小的地方也把她放在心上,這樣就好了。

 

        她覺得自己訂出的標準並不困難,畢竟眼前就有每天都這樣做的、活生生的典範雙人組,而且,顯然今後還會繼續這樣下去,她對自己未來的情感之路還是充滿信心的。

 

        不過──事情總是會在那個「不過」出錯。

 

        說起來也不算是出錯,但自從為自己訂下這種標準以後,根本無需Shaw出面干涉,她的兩次戀情就在坎坷顛簸中迅速做收。感覺是有哪裡不太對勁,認真的她開始回頭檢視自己的態度,而後發覺真的不對。

 

        以理智面細細檢視並分析過去幾段感情,撇除Shaw討人厭的強烈干擾部分,她驀然發現自己總是被一時的強烈感覺沖昏頭就答應交往,而對方八成也是,所以兩個什麼都沒想的人在一起當然沒有好結果……這結論有點殘忍,但最接近現實。

 

        說真的是有點灰心,可深具挑戰精神的她又持續告訴自己,畢竟自己無論是年紀或經歷都還跟那兩個大人差得遠,所以失敗幾次也很正常,只要記取教訓下次再接再厲就好,何況生活中有更多事情需要投注心力,時間一久,她也漸漸不再把這些事放在心上。

 

        就這麼一路上到大學二年級,她遇見了一個女孩。

 

        起初是秋日午後的電腦教室,當時她正在編寫Root交代的作業──按照要求做一隻附加反偵測機制但無傷大雅的小木馬。經過兩天奮戰,基本架構是做出來了,但有個地方始終出錯,她一再檢查並替換指令碼卻徒勞無功,而就在氣得想一拳將螢幕打穿之前,有個女孩從後頭輕點了點她的肩膀。

 

        她轉頭,「妳改錯地方了,有問題的不是這裡,最初的指令是對的。」聲線沉穩的褐髮女孩指向她不斷重新鍵入指令的地方,接著按住方向鍵往上挪去十幾行,再指向五十七行。「這裡,妳該換的地方是這裡。」

 

        一經提示便茅塞頓開,恍然大悟的她立刻改過兩處指令並在沙盒中重新執行,結果順利成功,但正要回頭道謝時,女孩已經走出教室。覺得有哪邊不對勁,她想了想,才發現自己早已編列完全的數百行指令碼竟被一眼看穿──如果不是女孩太聰明,就是已經觀察很久。

 

        她覺得後者可能性比較大。

 

        第二次遇見女孩是在圖書館裡。抱著一疊書的她在人滿為患的自習室中晃過幾圈終於找到座位,坐下後就覺得隔壁趴在桌上書堆裡睡得死死只差沒打呼的女孩有些面熟,稍作思索便想起前幾天的事,於是寫了張表達謝意的紙條,就擱在女孩鼻子前面。她看著紙條飛起落下幾次,偷偷笑了會,才滿意地開始讀自己的書。

 

        第三次遇見女孩是在球場上。老實說,她真不喜歡學校強制安排的體育課程,而且很不幸地在隨機安排下被分配到最不擅長的籃球課程。完全不懂這種不小心就可能斷手指斷鼻樑的運動有什麼好,她興致缺缺地走進運動場,卻看到那個女孩。

 

        可能必須承認世上就是有這種巧合,她一看到她便停下腳步,因為站在排球場那端正準備發球的女孩神情非常專注,好像打個球是能決定生死的大事,而高高躍起後將球猛力擊進對面防禦空檔的模樣更堪稱英姿煥發──說白一點就是整個人在發光──她看得目不轉睛,完全沒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邁開腳步往前走。

 

        「喂!那個人!妳太靠近──」感覺好像有人在叫她,她回神。

 

        接著就被打個正著。

 

        完全正中面部紅心。她佇立原地呆愣三秒,只聽見排球落地啪啪啪的聲響,還沒來得及感覺到痛,眼淚就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殺球不是應該往地板打嗎?到底有沒有人能告訴她為什麼只是看個排球也能讓鼻樑陷入斷裂危機?五秒後的她不知道,只知道很痛,他媽的超級痛。

 

        「妳還好吧?」

 

        「我看起來像好嗎!?」

 

        頓感頭暈腦脹又淚眼朦朧的她一聽到問句就摀著鼻子吼了回去,眼前比自己高了些的球員一雙手伸出又縮回,滿臉的不知所措。氣得七竅生煙的她用力眨眨眼,但眼淚掉下而視線回復清明的瞬間,才發現「肇事者」是那天幫了她一把的女孩──該死的巧合,這下好了,她還能生氣嗎?巧合還能不能再來多點?

 

        再說,好吧,的確是她自己的問題,畢竟腳都踏到場邊線上了,被打到也是活該。於是氣歸氣,卻只低頭狠瞪了自己腳尖一眼,接著搖搖頭便狼狽逃離球場,最後連籃球課都乾脆翹掉不上,跑回家找Bear跟Lucine求安慰。

 

        晚餐時Shaw肆無忌憚的嘲笑暫且略過不提,眼神略帶憐憫的Root遞出的外科醫生名片也讓她難得翻了很大一個白眼。人生豈能沒有意外,但發生在臉上實在難受,於是她氣呼呼地回房,卻發現另一樁使人無言以對的意外。

 

        窗戶不知何時破了。她站在房門口看著那個十分戲劇化的大洞與書桌上的玻璃碎片瞠目結舌,而罪魁禍首顯然是地上那塊綁著紙片的石頭。覺得好些的鼻樑一下痛了起來,她揉揉鼻子後拾起它並拿起紙片,發現上頭寫了一句抱歉。

 

        對於這種道歉形式深感震撼,她跨過玻璃碎片到窗前往下看,沒半個人。

 

        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為哪樁事道歉?如果是那個女孩,那到底是為打扁她的鼻樑道歉還是為砸破她的窗戶道歉?更重要的是,為什麼女孩知道她睡哪間?就不怕一顆石頭砸進不該砸的地方,結果不小心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嗎?

 

        懷抱著疑惑與疼痛,既無奈又火大的她還是乖乖把碎片全清理乾淨才上床休息,但或許是因為比平常還早熄燈,她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結果直到天空微亮,她索性不睡了,睜著滿佈血絲的眼直接到餐桌前等早餐,毫不意外地再度得到史上最沒良心的嘲笑。

 

        但正是從那天起,她開始有了找不完的禮物,而每份禮物上頭,都有一個日期、一行透露線索的代碼,和一個名字。

 

        「Ellie Harris」。

 

        兩個月後,當她從校內廣場裡那棵五尺高的聖誕樹頂端摘下第二十二份禮物,眼前通常用以宣布公共事項的大型屏幕突然亮出幾行必須拆解的文字,她立刻明白那是給自己的訊息,便匆忙跳下長梯,直往訊息所指的某間教室跑去。

 

        她想不起那個名字從何時起不再代表可惡排球兇手,也不太記得哪一天起自己覺得擁有那個名字的女孩其實很可愛,只是握著那封情書衝進了她們第一次交談的電腦教室。

 

        說真的,這一切都有夠老套的。

 

        ──但她很喜歡啦。




///

 

 

 

        一個天氣正好的假日午後,商場裡推著購物車的Root覺得自己如果是個漫畫人物,現在頭上絕對充滿了驚嘆號跟問號。

 

        今天Shaw有課要上,早早就出門了,所以是她跟Gen負責帶Bear出來散步和購物。身旁女孩從一上車就滿臉有話想問、欲言又止的樣子,她本以為大概是遇到課題瓶頸或感情困擾,於是主動詢問了,卻沒想到Gen是要她說故事。

 

        「有一次,Shaw曾經說她會告訴我原因,一個故事。」這開場白讓她摸不著頭緒,但或許是疑惑表情過於明顯,Gen馬上補充:「就是她為什麼每次都對我的交往對象兇巴巴的,我覺得妳一定知道。」

 

        她還在考慮要買哪種麵粉,只是偏過頭:「她會說的,只要完成她的條件。」

 

        「我真的真的覺得這次很重要,需要準備跟預防。」

 

        關於這種自己花一輩子也不可能跨越的選擇障礙,Root的最終決定很簡單,就是把可能派得上用場的麵粉無論低中高筋全扔進購物車裡。反正實際意義上用得到這些的也不是她,而Shaw和Gen總會有辦法把剩下的麵粉以其它方式消化掉──大概過兩天就有肉派或甜點可吃,何樂不為?

 

        「我知道,那女孩聽起來很好,但事先知道就失去意義了,不是嗎?」檢視車裡已堆得半滿的日常用品和食材,她覺得差不多了便往結帳櫃檯方向走去,讓Gen和Bear在後頭跟著。「重點不在Shaw的行為有多令人困擾,而是妳和身邊的人怎麼應對,何況她答應不再這麼做了,妳不必太擔心吧?」

 

        「就算不管這些,我也真的很想知道原因,Root,拜託──」當Gen拉著她的衣角軟言軟語地嚷著拜託,Bear也十分配合地小小吠了兩聲,她則無奈地嘆了口氣,默默在內心埋怨起Shaw。超級壞榜樣。「不然……三個星期,每周一次蘋果派!還是妳要別的?香蕉?巧克力?綜合?」

 

        懇求突然成為賄賂,她仰頭想想,又低頭:「兩次,每周一種。」

 

        「好!成交!」立刻答應的Gen眼睛簡直都在發亮,興高采烈的模樣讓她看著又嘆了口氣,同時也覺得有點心虛,畢竟這麼簡單就把Shaw給賣了,當事人知道的話肯定會臭著臉好幾天不理人。

 

        但Gen做的甜點內建品質保證,她無法拒絕。

 

        「嗯──在妳拖著行李箱到家裡來的前兩個月,Shaw帶我去見了她的母親,後來我也帶她去探望母親,在德州。」排隊等待結帳時,她說,手指在推車握把上敲著,Gen一臉認真地聽著。「Catherine非常善良,很熱情地招待了我,但那時Shaw每天都很暴躁,大概是覺得委屈吧?因為我們老是偷偷說她壞話。」

 

        輪到她們結帳時,Gen點點頭,不斷問著然後呢然後呢,她則微笑以對。

 

        「我帶她去探望我的母親。」

 

        把結過帳的物品再放回車裡,「這個妳說過了……然後呢?」她瞥了眼似乎發現事情不對勁的Gen,還是笑。「等等、Root,妳該不會……」

 

        「這種事總是聽當事人說比較有趣,不是嗎?」

 

        Gen瞇起眼:「……Root?」

 

        她挑起眉,「妳沒指定要說多少,親愛的,我已經說完了我的部份。」這話說得非常心安理得,接著在Gen皺著臉低聲碎念出狡猾、奸詐之類的詞彙時再追加最後一擊:「附帶一提,協議還是協議,妳知道的。」

 

        她實在不想睡客廳也不想放過甜點。

 

        況且──她也很期待Shaw的故事時間嘛。




///

 

 

 

        打開大門時,神情緊張的Ellie Harris遞出了第五十張紙條,而Gen收下它,很快在那張臉上吻過,牽著她的手將她帶進屋裡。

 

        接近晚餐時間,Gen帶Ellie去向正在廚房裡對著新食譜深深皺眉的Root打招呼。

 

        「Root,Ellie來了。」

 

        「妳好,不好意思在這種時間來打擾……」

 

        「好高。」一回頭只吐出這麼句話,雙手在圍裙上擦過的Root偏頭,接著便微笑著伸出手:「我是Root,聽說妳對解碼很有一套?」她則抬頭看向身旁顯得甚是窘迫卻仍伸手友好握住的Ellie,好像現在才發現這傢伙確實挺高的。

 

        一百七十公分對上一百八十公分。這身高差真是眼熟。

 

        「呃、沒有,只是自學,其實程度不怎麼樣……」當Ellie紅著臉小聲回答,她不免覺得有些擔心,因為真正的大魔王還沒回家呢。

 

        好像沒聽到女孩的回應,「不知道妳的消化系統是不是也很有一套?」Root回身在不斷冒泡的燉菜鍋裡攪了幾下,笑得溫良無害:「新食譜、新菜色,而急性腸胃炎也總是緊追在後,不過我們家有個醫生,倒是不必擔心死在這裡。」

 

        很少見到Root故意嚇人,又看向那張瞬間刷白的臉,極端對比讓她簡直有種身處某齣情境喜劇的錯覺,先是很沒天良地大笑出聲,然後才拍拍似乎對自己生命很是擔憂的Ellie,保證真的死不了,畢竟她都吃了好幾年啦。

 

        「怎麼這麼吵……嗯?妳是誰?」

 

        低頻聲線突然自門口出現,她跟著另外兩人轉頭,不免感到熟悉惡寒從背脊底端直直向上竄。曾經答應過不再把人「驅逐出境」的大魔王Shaw回家了,但是臉色惡劣非常,讓她頓時升起帶著身邊女孩逃跑的衝動。

 

        「妳好,我是Ellie Harris,Gen的同學──」

 

        當Ellie主動走向Shaw這麼說道並伸出手,後者只是冷冷瞥過,然後連打量都懶得打量似地,一言不發就拎起自己的公事包繞過前者離開玄關。心想這大概是Shaw最友善的表現了,在旁邊目睹一切的她連忙走向前去安撫呆呆站在原地滿臉錯愕的Ellie。

 

        「我、那個,她不喜歡這樣?」剛剛才被嚇完,馬上又被冷漠以對的女孩一下就變得垂頭喪氣,她則牽起那雙手,搖搖頭。「還是我做錯了什麼嗎?穿錯衣服了?」

 

        「不是妳的錯,她本來就這樣,別在意。」她嘆口氣,還踮起腳尖拍拍Ellie的頭。她現在是有點後悔當年沒好好運動以致沒能再長高些了。「Shaw不是壞人,就是個性跟脾氣差了點……好吧,說真的不只一點,但沒事的。」

 

        可能是她皺眉解釋的模樣實在太過苦惱,Ellie突然笑了出來,點點頭:「妳真的很喜歡她們,所以我相信。」

 

        晚餐時間很快到了,飯桌上意外地相安無事──有一半大概得歸功於今天Root的烹飪水平正常發揮,至少那鍋不久前還在猛冒泡的燉菜只有外表可怕,實際嘗起來還是很不錯的。坐在Ellie身邊的她邊吃邊想,一切都挺好挺順利,除了那個始終都沒吭半聲的大魔王,她都不知道沉默算好事還是壞事了。

 

        然而,當最後一個吃完的Shaw放下餐具,終於還是說話了:「沒事的話就回家吧,我今天沒有跟陌生人交際的興致,以後也沒有。」

 

        眼睜睜看著Root捏了Shaw一把的Gen還來不及開個「妳今天真友善啊」的玩笑以緩和氣氛,神情困窘的Ellie已經站起身來,低頭說些今天打擾了之類的話,接著便離開桌前,而她追出去時,只剛好看到女孩關上門的背影。

 

        「Shaw!妳又──」

 

        感覺都快腦充血,Gen回身,近乎惱怒地喊了那個再度露出「妳看吧」表情的女人,但馬上就發現哪裡不對──過往情節再度重演,她以為會有不同的這次其實沒有改變。一想到這點便安靜了,面對自己又輸給Shaw的事實,她只是抿起唇,沉默地往房間走去。

 

        數不清的點心零食,每張用不同語言寫著代碼與線索的紙條,在球場、教室、圖書館和許多地方度過的時光好像一下全失去色彩,她是真有點氣餒了。確實如Root所說,重點不是Shaw有多討人厭,而是她們選擇如何應對,現在看來,她還是沒找到正確的人,至於結果,大概也會跟之前一樣。

 

        正當心灰意冷的她就要踏上階梯時,一陣急促門鈴聲響起,於是她探出頭,看向還在餐桌前互瞪著一動不動的兩人,顯然此時此刻只剩剛失戀的她能去開門了。

 

        所以她就開門了。

 

        然後被門外那個匆忙踢掉鞋子的人用力牽住扯進屋裡。

 

        直到被拖到餐桌前方,幾乎算是瞪著在自己身邊站得直挺挺的女孩,她完全搞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已經離開的Ellie為什麼回來了?

 

        「那個、妳做的菜非常好吃,謝謝招待。」先是面向眼神裡頭明白寫著有趣這詞的Root大聲說道,轉而面對Shaw的Ellie抹抹臉,模樣像是正思考該說什麼,但很快就伸出了手並且開口:「Ellie Harris,和Gen同年級,主修電子工程,興趣是排球跟解碼。」

 

        她看向Shaw。

 

        Shaw一臉茫然。

 

        「妳告訴我這些做什麼?」

 

        「呃、就是,這樣妳就認識我了。」

 

        手肘撐在桌上,「……妳是第一個會跑回來說這些東西的人,妳們這些跟電腦為伍的傢伙還真煩。」連聲抱怨的Shaw面無表情,她卻感覺自己聽到那女人拿起合格章的聲音。「但我認識妳要做什麼?」

 

        又眼睜睜看著Root捏了Shaw一把,她馬上在心底為親愛的超級駭客喝采,然後決定以後不管Root想吃什麼,都做!

 

        「因為我想認識妳。」當Ellie這麼說道,Root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甚至誇張地抱住肚子,Shaw則直起身,表情嚴肅冷硬像是下一秒就要拔槍。Ellie縮了縮,但她用力回握始終沒放開的手,於是女孩深吸口氣:「也許、也許妳會對跟不是陌生人的人交際有點──興致?」

 

        Shaw冷冷瞪著Ellie。

 

        「聽著,Harris,妳可能不知道,我是前政府特工,不喜歡閒雜人等出現在家裡,而這裡的後院種了一堆花,猜猜看它們都是什麼用途?」

 

        她覺得Shaw有點過分了,正要開口,Ellie卻搖搖頭:「花就是花,它們有自己存在的意義。」

 

        喔,天啊。

 

        多麼哲學的回答。幾乎呆掉的她眨眨眼,覺得這個答案超級神奇。

 

        顯然今天首次露出笑容的Shaw也這麼認為。

 

        「Sameen Shaw,不怎麼高興認識妳,但妳還能再來,而且保證不會把妳埋進後院,前提是妳下次沒被晚餐毒死。」

 

        因為Shaw對Ellie伸出了手。

 

        啪。

 

        她聽見合格章落下的聲音。


        ……還有Root今晚第三度捏Shaw時後者發出的怒吼聲。






【TBC】

- - - - -

真的不要問我Ellie為什麼叫Ellie。


至於為什麼發這麼快的原因是我發現前幾個月都是一個月七篇

感覺這個月也應該要一樣啊雖然好像趕不及


家庭戰爭、煮爛的肉、一生一世一雙人 <3

還有一個自己愛死了也被對方愛死了(?)的人 <3

雖然很愛找女兒的戀人麻煩,但也只能翻個白眼捏捏大腿以示警告

雖然那個人從來就不會理XDDDDDD

至於為什麼給Gen配了一位女性,老實說沒有什麼太深奧的理由,純粹就是覺得能不顧面子地跑回來還能好好交談不會被Shaw當場槍斃的肯定是女性…XD


對不起這到最後都還是個馬麻們放閃給女兒+女兒的戀人看的故事XD



评论(17)
热度(98)
  1.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