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照樣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老實說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又一個新年!祝大家新的一年順遂快樂如意順風 :D

發完認命去煮菜惹。


BGM:Heal - Ellie Goulding

            Crazy In Love - Nicole Andersson


"I'm not myself lately I'm foolish, I don't do this."

"I don't have the heart that you think I do."

"Hoping you'll save me right now."

"You know I'm not the one."








【 Gaze At The Youth 】 (14)







        溫暖香氣與些許寒意衝突著蔓延過來,感覺不耐地猜著或許已經白天甚至下午,一時半刻Shaw還掙扎著不願睜眼,但物品磕上不遠桌面的聲響頓時使她想起房裡有人的事實,便連忙撥開身上毯子並攀著沙發跳了起來。

 

        動靜太大,引得已經回到廚房的Root探出頭,眉頭高高挑著,面上略帶笑意的表情彷彿在問Shaw為何這麼狼狽,可隨即轉身回去,一下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裡。只想著這樣不行,尚未完全清醒的她踏著虛浮腳步跟到廚房,怔著望那道正在切割什麼的單薄背影,好陣子,突然抱了上去。

 

        穿著高領毛衣的Root抱起來意外地暖和,很舒服。迷迷糊糊地,她想,或許自己有點低血壓,就把臉也埋進散發溫熱的肩頸之中,然後聽見那個女人笑了起來。

 

        「Root……不、Sam。」唇瓣擦過溫潤肌膚,Shaw說,輕如囈語。「妳還在這裡。」睡意仍深,她有點不確定自己是否正在作夢,但溫度是真的、觸感也是。

 

        「哦,聽起來妳似乎比較希望我離開?」

 

        把雙手收得緊些,她搖頭:「不,我只是以為妳會偷跑,就像以前。」懶散地只將雙眼睜開一條縫,Shaw突然好奇過去的每個冬天,為什麼自己從沒想過要擁抱Root?明明她是這麼溫暖。「趁我上廁所的時候,或者還待在救護車上的時候。」

 

        隱約聽出埋怨成分,哭笑不得的Root拍拍扣在自己腰上的手掌,「都過那麼多年了,妳記得還真清楚,都不知道我在妳心裡那麼重要?」沒聽見反駁,她又拉住它們晃晃,示意後頭那個黏人的女孩該鬆手了。「反正妳總會找到我,好了,該去吃早餐了。」

 

        掙扎了會兒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向後退過兩步,把眼睛稍微再睜大些,Shaw的視線飄忽跟著Root步出廚房的背影而去,然後用力揉過雙眼,再眨了眨。

 

        是真的。沒有消失。

 

        隨後坐上餐桌,已全然清醒的Shaw咬著自己那份夾滿肉的特大號三明治,對面的Root則叉著自己碗裡滿滿的水果,含著重量的靜謐悄悄蔓延,使方才的輕鬆氛圍彷若幻覺,視線平行錯開的兩人過上許久都沒有開口──又或者是在等對方先吐出隻字片語。於是Shaw低下頭,緩慢思考第一句話該說些什麼。

 

        畢竟六年不見,而若不是因為她突然決定休學又搬回這裡,根本不可能意外讓Root撞著,再說,上次見面時的談話至今記憶猶新,一時間竟拿不定主意,她只得盯著眼前脂粉未施卻永遠能夠吸引目光的輪廓瞧,甚至忘了眨眼。

 

        午後餘光裡,她看見歲月鑿下的痕跡。

 

        太過清晰,太過美麗。

 

        「別擔心,我不會在這裡待太久,等傷好一點了就走。」低垂視線隨著桌面木紋來回流動,倒是Root先開了口,還是過往那樣輕鬆快活。但聽來似乎少了些什麼、又多了些什麼,Shaw放下三明治。「我知道妳有問題想問,也許我會回答。」

 

        「什麼時候走?」

 

        Root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怎麼不乾脆問我要去哪裡?」

 

        「妳這幾年都在做什麼?」

 

        「跟以前差不多,不過多了新的目標。」

 

        「妳討厭我。」

 

        像是真無聊得很,手指不斷在柔軟吐司上掐出凹陷,許久,Shaw低低吐出直述句,聲調徹底出乎自己意料地平淡,甚至乾癟,而始終未曾與她視線相對的Root終於抬眼,跟著放下手中叉子。是有那麼一瞬間,當Root似欲伸出手卻又立刻縮回,Shaw感覺自己仍是九年前的那個孩子,至於她對面的女人,也仍如當年容易失措。

 

        看起來像是餐桌上的她與她,都沒有長大,失落的兩千多個日子並未帶走任何事物,於是在平靜之中,真有那麼一瞬間,她以為一切從未改變。

 

        但理智告訴她,改變確實存在。

 

        「……妳真的在乎嗎?Shaw,這話聽起來像我對妳的想法至關緊要呢。」抹得漆黑的指甲在桌上敲著不穩定的節拍,懶散地,Root扭曲著嘴角,最終優雅勾成冷漠弧度。並不回應,Shaw垂下眼簾,克制著沒瞪過去。「九年多了,妳不會成為我的朋友,而下一個、下下個九年也不會,我知道,所以那又有什麼關係?」

 

        確實存在,像此刻的Root,不是黑色的、也不是白色的。

 

        改變只會更多。

 

        但是──

 

        「沒關係?雖然我們永遠不會是朋友,但如果我在乎,妳就必須告訴我真相。」雙掌抵在桌上驀地傾身向前,被隱晦刺探引得惱怒起來的Shaw瞇著眼,冷硬口氣夾帶強烈威脅,甚至逼得Root往後挪了些。「答案是我在乎,所以,現在告訴我,妳為什麼離開。」

 

        出乎意料的答案與問題彷若使賴以為生的氧氣瞬間被抽取殆盡,讓四周圍繞她們的僅存重力,假想的真空狀態下,時間就此停滯,然而介質依舊存在,因為不自覺屏住呼吸的Shaw仍能聽見Root的指甲摳著木桌的刺耳聲響。

 

        難受時Root總會隨便找個東西抓著。跟她一樣。

 

        稱不上討厭,卻也不喜歡。

 

        那種滿溢著不知所措的聲音。

 

        「說實話?我知道繼續下去,未來會發生什麼事,而那很糟。」時間重新走動,好一陣子才心虛似地別過頭,盯著地板的Root緩緩說道,但Shaw伸手緊掐她的下顎,扳回、拉近,迫使她與她的視線範圍裡除去彼此以外別無它物。「妳必須理解,不只是我,連妳都會變成──」

 

        Shaw摀住她的嘴。

 

        「別假裝妳不知道早就變了!」在Root面前倏地爆出吼聲,才驚覺自己某個部分失去控制,收回手的Shaw對著那雙閃過困惑的眼頓住片刻,卻無法遏止高昂怒意:「妳從不拒絕,不讓我看見厭惡,也從不回應,妳……到底把我當成什麼?」

 

        半晌,只是聳聳肩,「妳那時還沒成年,我該怎麼回應妳呢,Sweetie?」已然瞭解話中意涵的Root挑起半邊眉對著桌面說道,隨後於瞥見錯愕表情時放聲大笑起來:「我很想說這是玩笑,不過的確是其中一個原因,我可是很守規矩的噢。」

 

        「守規矩?」Shaw嗤之以鼻:「妳未成年的時候就偽造身分成為我的監護人了。」

 

        仍然歡快笑著,笑得像不會有停下那刻,神情愉悅的Root卻抓住Shaw定在自己領口的手向一旁撥去,接著拿起自己的碗起身走向沙發,遷怒似地將它摔上桌,隨後落座。Root不像是還對那碗沙拉存有半點興趣,Shaw想,大步跟了過去,偏著頭又想了想,便跪坐在纖瘦如昔的雙腿之上。

 

        她凝望她。

 

        「妳和我,都再也不只十五歲了。」

 

        「……妳在我眼中還是那個Sam。」

 

        「但妳早就不是了。」

 

        而她吻她。

 

        從挑釁般的舔舐到完全印上軟薄唇瓣,平靜如常的Root依舊拒絕做出任何回應,於是Shaw不斷加深掠奪,咬嚙著,更下意識地將正與自己緊密相合的女人推往旁側,直到徹底把那具身軀壓制住,完全遺忘所有殘留的理智和自制,她只是吻她。

 

        甚至襲上不斷躍動的脈搏。

 

        然後聽見她的呼喚。

 

        背脊於下一刻重重撞上地面,劇烈生理疼痛使Shaw剎那清醒過來,只是在恍然中收回視線焦距,向上望著因背光而顯得陰暗的、Root猙獰的臉。

 

        「停下!Shaw……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妳不知道!」

 

        近十年來,這是Root第一次選擇這種表達方式。

 

        吼叫著,近乎聲嘶力竭。

 

        即便當年她拿自己生命威脅Root時都只能從表情察覺深沉慍意,可這次,噴薄而出的卻不僅僅是憤怒,甚至於沸騰痛苦中夾雜些許恨意,它們彷彿化為沉重實體盡數向下砸落、崩毀。只能將其盡數承接,還未進入狀況的Shaw卻感到新奇──不只因此,更因自己身體裡為此湧動的陌生疼痛──疼的另有它處,但她竟然感覺胃底暖暖的。

 

        像十二歲那年,第一次吃下那些氣味過於分明的食物時一般。

 

        然而,痛的又是哪裡?

 

        她不知道。

 

        「在乎?妳能說出『我喜歡妳』甚至是『我愛妳』嗎?不能,因為妳不懂,也不想懂,更不會因此假裝自己理解。」彷彿不知該戴上哪副面具便惶然失措地皺起臉來,纖長十指如要嵌入那副身軀裡般緊緊扣在肩頭上,Root艱難地別過視線:「我知道這些,一直都知道……所以,如果我們跨過那條線,會走到什麼境地?很簡單不是嗎?」

 

        「喜歡」?

 

        突如其來的問句轟得Shaw眼前一片慘白。

 

        ──「愛」?

 

      無能多加剖析,僅只粗略咀嚼著這段話想表達的意義,「Root……妳、該不會是……」突然明白的瞬間便有些不具體的模糊事物在腦中分崩離析,困惑的Shaw啞著聲音,不可置信地開口:「是……愛?」

 

        選擇迴避問題,沉默,神情複雜異常的Root只是閉上眼,片刻,有些什麼落上了Shaw的臉頰,濕濕熱熱的,於是她將滑至嘴角的液體舐入口中。既苦且澀。然後下意識地伸出發顫的手,向上,彎起手指在兩道深重黑眼圈下輕輕刮過。

 

        無論是身受重傷或是接受粗劣應急治療時都未曾落淚,甚至距離死亡僅有一線時都那樣平靜的Root,就這麼哭了。

 

        毫無預警。

 

        「……這詞從妳口中出現,聽起來就不那麼噁心,但這不可能,只是種譬喻……Sameen,記得嗎?妳不喜歡任何人,從未改變,和我一樣。」當Shaw想追問,Root突然說道,並非回答,像在解釋,音量低得只似在對自己說話:「那天我說謊了,說的其實是妳──妳給不出我想要的,而我不如妳所想的那樣,我需要回應,但不可能得到,所以未來──不,沒有未來。」

 

        ──「和我一樣」。

 

        因預料外的話語感到混亂,Shaw收回手。

 

        「過去那些……都不是妳想要的嗎?」

 

        雙眼向下注視,「它們都是,但以本質來說又不是……那只是妳基於模仿與衡量得失後做出的選擇。」讓毫無期待的悲傷隨機降落,深深吐出長氣的Root一下笑得燦爛,眼底仍含著水光,卻無所謂地聳肩:「那是我們之間一定會走向毀滅的原因,總有一天……在事態無法挽回之前,為了保留最後一點記憶,我必須走。」

 

        而Shaw突然感到慌張──如果此刻生硬向上竄升的真實疼痛代表一種情緒,那麼,即使她並不了解自己,但那或許會是慌張,正像那一天──她猜。

 

        「──我不討厭妳。」

 

        全然無從得知Root將走去哪裡、會不會迷路,也不知道那裡是否存在讓眼前淚水落個沒完的女人回心轉意的事物,更不知道所謂的毀滅究竟如何殘酷,連彷彿無所懼怕的Root都不願它實現,然而,當她聽到走這個字,一下就將那句話吐出──肯定是腎上腺素,就像那年落著暴雨的夜裡,看見Root要離去時的自己。

 

        「……妳在說什麼?」

 

        她不能克制。

 

        「不討厭、就是喜歡,是妳讓我想起來的。」不知怎地,似乎面對這個女人,說出的任何話都必須負責,於是艱困嚥下原本就要脫口而出的話語,手掌覆上Root的後頸,感到對方瑟縮了下的Shaw不知所措,卻拼命扯出微笑:「這個標準從未改變。」

 

        更無從遏止。

 

        看來並不相信,Root諷刺笑著:「別忘記妳從遇見我開始就一次次強調──」

 

        「因為妳那時真的太混帳了。」為什麼原因如此明顯,卻有人總假裝看不到?逼近自身底線的Shaw煩躁得差點就要嘆息,卻一氣吞回,讓它落進胃底,只是掏出僅存耐心:「但妳還是妳,我也還是我,這些,我都不討厭,一點也不。」

 

        「並不需要勉強說這些話……別假裝不知道一切早就變了,就像妳剛剛說的。」

 

        斂起笑,Root仍然拒絕──固執得好像她真瞭解一切。

 

        是以Shaw猛地倒抽一口冷氣,「如果我真的那麼厭惡妳,為什麼我要──」然後一陣氣憤沖得眼前滿是黑白交錯,她突然伸手掐住白皙頸項不住搖晃:「Root!妳能不能動下腦?想想我為什麼始終跟著妳,為什麼總要想著妳會不會死,到底幹嘛要讀該死的醫學院成天跟那群混帳處在一起,六年裡──」

 

        ──該死。

 

        從Root凍結似的愕然神情發現自己正大肆抱怨,她倏地閉嘴。

 

        「……等等,妳現在……在說什麼?」

 

        再也不去理會少得可憐的自尊,「我只知道妳煩死了!因為我根本沒辦法討厭妳還該死的在乎!妳──」深吸口氣後使勁拉下單薄身軀,讓僵硬得連Shaw都覺得可憐的Root落進自己懷裡,她擁著她,緊緊鎖住。「但我終於找到妳了,妳卻只想離開?妳的腦神經究竟是什麼東西做的!」

 

        十指深深陷入背部柔軟之中,Shaw真覺得自己受夠了。

 

        如果瘋狂這個詞彙也適用於一個沒有心的人,那麼、確實,她是瘋了。

 

        ──甚至太多年了──

 

        「……Shaw,知道嗎?我想,或許,我只是執著於過去那些陳舊迂腐的記憶無法自拔,只因為那時妳給了什麼都沒有的我希望。」許久,乾脆放棄似的毫無掙扎,僅是低聲訴說的Root撫上Shaw的臉頰,指尖沿輪廓劃著,像要記下什麼。「或許我只是需要一個不討厭的朋友填補空虛,而妳剛好出現了,跟妳待在一塊又感覺不錯……才留下了,所以,腦神經?或許我只是順其自然。」

 

        「但妳害怕毀滅我。」

 

        「可能比妳想像的自私更多,我只是害怕毀滅自己。」

 

        當再也無法分清真實虛偽的嘲諷聲音刺進耳中,Shaw反射性地把指尖力道加得更沉,甚至凌厲,而有那麼幾秒鐘,她產生一種足以與自私相匹的低劣想法,以為自己為了讓Root留下,即使造成任何傷害也在所不惜──或者,相反。

 

        「既然不怕,那就無所謂了,我不會毀了妳。」

 

        「Shaw,別再──」

 

        於最終警告結束之前,想著這必須是最後一次,Shaw吻上Root,莽撞、衝動而瘋狂地向冰冷雙唇侵略與撕扯,彷若以此代替訣別般不顧一切,如同此後將是世界末日,因此在天空即將徹底分崩離析的厄夜前夕,她真的需要這麼做。

 

        「妳也別再說謊了。」

 

        那是很久很久以後。

 

        「……活在謊言裡更好,我們都能全身而退。」

 

        她第一次回應了她。






【TBC】

- - - - -

上一次忘記提,Shaw從中找到契約的書是理性與感性。

珍奧斯汀真的很有趣。

其實這篇差點要變成END了,但也不知怎地就轉彎了,酒精真可怕。


Heal是一個沒有心沒有情感的人醒悟之後在向身邊「戀人」發出告別警語,希望對方放手讓一切過去,讓一切治癒。實在好喜歡它副歌中的這兩句"And I don't have the heart that you think I do" "I can't show you my love that you showed to me"

而Crazy in love就如其名,是一封來自於因陷入狂戀失去理智的人的告白情書,"When you leave I'm begging you not to go, call your name two or three times in a row"這句真的是表現的極致。

這兩首歌感覺快要可以變成對唱了XD

說起來,如果那個人只是假裝自己沒有心,好像更慘了點。


新年快樂!恭喜大家真的又老一歲啦^____<


Heal歌詞(無斷亂翻):

When you appeared
I was just lonely
I was just in need of a friend
Spend your days
Thinking if only
Thinking if only you and me made sense
For any love
Quit the pain you feel
You won't let it go
You won't let it heal
Baby, it's clear
You don't know me, you don't know me
當你出現時我只是感到寂寞
我只是需要一個朋友
這讓你花了太多時間去想
想我們是否有任何可能
無論何種愛情,你只想用它驅趕你的痛苦
你不會放手,你不願讓它治癒
親愛的這太清楚
你一點都不了解我

And I don't have the heart that you think I do
And you give me so much, it's too much to lose
You know I'm not the one
Baby, I'm not the one
I can't show you my love that you showed to me
When it isn't enough, I won't make-believe
You know I'm not the one
Baby, leave love alone
Let it heal
Let it heal
因為我沒有你以為存在的心
而你給我太多,多得讓我難以離去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人
親愛的我並不是
我無法給予愛情像你對我展現的那種
當它不夠了我不會假裝它還在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人
就放下愛吧
讓它治癒。

It's in your eyes
I can see that you're broken
I know you're lost because I am too
It's in your voice
I hear you choking
When did the illusion take the truth
I think you're in love
With the pain you feel
You won't let it go
You won't let it heal
Baby it's clear
You don't even know me
You don't even know me
我能在你眼中看見破碎的你
我知道你迷失了因為我也是
當真相取代幻覺,我在你的聲音裡聽見窒息
我想你與痛苦深陷愛中
你不會放手,你不願讓它治癒
親愛的這太清楚
你根本不了解我

You lit the fire and you held it in your hands until it flickered out
It wasn't innocent, you've measured every inch of love you've given now
你點燃火苗將它握在手中直到它熄滅逝去
那並不純真無私,你已開始計算自己究竟給出了多少愛






评论(12)
热度(64)
  1. Ri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