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照樣OOC預警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這篇跟下篇其實壓縮得有點莫名其妙,可能因為是喝酒的時候寫的,

結果醒來之後已經改不了無力回天(眼神死)


BGM:Don't Say A Word - Ellie Goulding

            Silver Lining - Hurts


"When the World surrounds you, I'll make it go away."

"I will try to save you, cover up the grey with silver lining."

"If you'd never said anything."








【 Gaze At The Youth 】 (13)







        當Shaw猛然伸手將Root拉進暗巷裡,深夜一時。

 

        堅硬物品立刻抵上自己胃部,緊盯那張下半部全被圍巾裹得密實的臉,對上那雙本該含著笑意、此刻卻陰鷙狠戾的棕色雙眸,理所當然知道那是槍口的Shaw並不在意,只是笑。因為她也同樣把自己的面容遮掩得毫無破綻。

 

        「……說出目的,我可以考慮打別的地方。」

 

        當活著的、呼吸著的、真實的Root以極具威脅性的輕柔語氣開口,被藏於灰黑鏡片底下的Shaw的雙眼靜靜闔上,一時間竟只感到全然安適,只想著原來時間不會摧毀一個人的聲線,原來六年過去了,那個人說起話來還是自己曾聽過無數次的音調。

 

        無數次的。

 

        熟悉的。

 

        ──令人厭惡的。

 

        「……我只是想找到妳,Root……不,Samantha Groves。」當Shaw的聲音從厚實布料彼側低低透出,挑起眉頭的Root笑了出聲,但很快便意識到什麼似地向後退去,連帶槍也收了起來。但她伸手攫住她的領口拉近,緊緊地──狂躁地。「從六年前到現在,我只想知道妳的屍體到底在哪裡。」

 

        沉默不過數秒,眼神閃過驚慌的Root倏地抓下她的手,轉身就跑。

 

        可Shaw沒讓她成功。

 

        她扯住她的衣角,奮力將她撲倒在地。

 

        由燠熱空氣悶窒醞釀而成的夏夜裡,銀白月光正明,而Shaw咬牙緊盯自己身下那雙滿佈惶恐錯愕的瞳孔,僅在幾秒之間便將浮於表面的與流於暗處的錯亂情緒抽絲剝繭,甚至無須分析,就認知到自己笨透了、蠢得徹底。

 

        因為答案一直都在那裡:Root真的活著,卻再未回家,此刻更露出她從未見過的表情──這顯然只代表她花費太多時間與精力,找到了一個不願被自己找到的人──答案真的一直都在那裡,她卻始終視而不見。

 

        「……妳會想我,妳會。」然而混亂竟瞬間一掃而空,眼底頓時清亮一如白晝的Root這麼說道,抬起手,指尖同於甜美柔軟的嗓音震顫著漸漸靠上,在她尚未回過神時便將覆於她臉上的圍巾扯下,然後咧開嘴笑:「雖然妳一定沒有掉過一滴眼淚──可是妳真的會,妳想我,Sameen。」

 

        自己名字從那雙笑得過於溫暖的久違唇中逸出的感受很是奇怪,而話裡喜悅鮮明得幾近熱烈,為此深感不適的Shaw立刻別開視線。

 

        「我不懂那些,只想問妳為什麼不回來找我。」

 

        這是她出現在此的原因,只有這個,也只能是這個。

 

        而Root倏地變了臉色。

 

        「……如果妳真想知道的話,那天醒來以後,突然發現自己跟想像中的不一樣,我徹底透支了,再也給不出任何東西、不能繼續下去──那不是我所想要的生活,Shaw,一切都過於勉強,而那時妳已經十六歲,所以我想,是時候了。」

 

        過份流暢一如背誦台詞般的口吻使Shaw皺起眉。

 

        「所以妳走了。」

 

        她想說服的是誰?

 

        「沒錯,因為……我不像妳以為的那樣,我沒有妳需要的……甚至是想要的,再繼續下去,我們都會變成另一個人,事情,就是這樣。」

 

        ──「但妳明明說自己還有必須回去的地方」──

 

        ──「為什麼把我留在那裡」?

 

        含著光線的備註內容似在視網膜上跳躍流動、反覆循環,已不剩能夠壓下體內劇烈震顫的半點力氣,Shaw張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抵在冰冷地面的指尖倏地扣回掌心掐緊,猛然對上那雙即使被陰影覆蓋仍過度美麗的眼,她愣了愣,這才發現Root身上穿著的不再是沉重卻溫暖的毛呢大衣,而是觸來冰冷生澀的皮衣,才發現世界已經在前進中改變樣貌,只有自己還停在十六歲那一年。

 

        不分黑白,沒有憤怒、沒有狂躁、沒有半點瘋狂。

 

        只有她。

 

        就像那場入學典禮。

 

        ──和所有獨自一人度過的時光。

 

        「這就是答案?」

 

        腦內敲擊出無數拒絕字句,她告訴自己那些並非最終正解,僅僅是另一則摻雜些許真實的謊言。因為,即使六年過去,Root的偽裝在她眼裡依舊那樣脆弱單薄,悽慘得誰都騙不過──可是,腦裡有個聲音要她信以為真,那屬於Root。

 

        「……是的。」

 

        不知何時,不知時間過去多久,鬆手,沉默地放走了那個幾近落荒而逃的女人,她低低嗤笑著,翻過身躺在冷硬水泥地上,仰視光亮得將所有星子自肉眼能視範圍隱去的皎潔明月,然後再也忍不住似地抱著肚子放聲大笑。

 

        這裡就只剩下她。

 

        還有隱隱扭絞起來的虛幻疼痛。




///

 

 

 

        醫學院裡的生活不算好過,至少二十一歲的Shaw如此認為。

 

        處在一群怪物般的天才之中,自認僅憑努力踏上這個階段的她每天都活得謹慎異常,畢竟稍有鬆懈就將與進度脫軌,而必須消化的知識更繁重得讓她數度想把書籍砸出窗外,直接退出。仔細想想,本來選擇醫學院的理由就很薄弱,似乎真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

 

        算起來,待在學校的好處,或許只有找床伴比較方便──緊密相繫的群體生活中,在暗處鼓譟的情慾太多,不必為尋覓過於費力。無論男女,她的同學們似乎對性格異常冷淡的人抱有莫大興趣,她不知道他們是將自己當作研究標本看待,抑或真的被吸引了,但那些全不重要,重要的是當她想發洩時永遠找得到人,那就好了。

 

        因為不是自己真正渴望擁有的,於是身邊躺的是誰都無所謂。一次夜裡,這個突如其來的念頭乍然浮現,但她腦裡像籠著蒸氣般霧濛濛的一片濁白,後頭隱約有些影像模糊不清地閃爍,然而全無心思細究,她迅速穿上衣褲,離開了某個人的家。

 

        那是她再度見到Root後一星期的事。

 

        之後,她不再去與危險份子打交道,不以進行非法交易換取少得可憐的情報,也不再想著要找到那個人,只是放棄。畢竟事實證明Root還活著、還有呼吸,畢竟她不願見到她的程度強烈得五年間皆未現身或捎來隻字片語,畢竟……她已無須重複想像自己站在墓碑前時,是否將一如既往毫無所感。

 

        而且她終究得到答案了,即使虛假,也是答案。

 

        然而有份感受自那夜開始逐漸凝結,摸不清是從哪裡出現,無法探詢是從指尖或者心臟血管傳遞,只是它以緩慢速度向那個五年前始便毫無抽象知覺的地方流去,隨分秒過去累積得越發龐大,最終到了不能忽視的地步。

 

        於是她明瞭,熟悉卻又陌生的痛楚回來了。好久不見的它與以往相同,依舊稱不上真實具體,亦不嚴重,卻更加惱人,如空氣般無時不刻地折磨侵擾著她──無論往那裡塞進多少食物都不生半點效用──竟像所有無法治癒的慢性病症,或者癌症。

 

        儘管可笑至極,但幾天過去,相較於年少時期獲得更多知識的她無法不認為那是一種因扭曲執著而生的假性疼痛,儘管執著這個字眼放在她身上實在太不恰當,可是當她於迷茫之中環顧被書籍佔據絕大部分空間的窄小房間,突然明白自己自始至終都是執著的。

 

        甚至比任何人都要強烈──執著於那把鑰匙,那些與人類胃部相斥的難吃熱食,那間房子,自始至終未曾與他人感到同樣哀傷心情的自己,那件漆黑大衣,那雙染著艷紅鮮血的柔軟手掌,幾年間無法斷絕的親吻與詭譎關係,那道溺愛眼神──

 

        以及,Root的存在。

 

        她始終執著,卻找不到原因。

 

        ──如果Root未曾給出半句話或一個答案;如果Root未曾在十二歲時遇見她;如果Root未曾悄無聲息地將她的本質侵蝕;如果Root未曾在那個傍晚接受她並帶走她;如果Root未曾接受那些毫無道理可言的吻……如果Root從未獻上任何、任何──如果她們從未一起生活──那就好了?

 

        太多無用的假設理論堆滿腦海,連帶糾纏不清又日益嚴重的痛楚,一切成為壓倒性的狂躁時時刻刻刺激著她,困擾得幾乎令她感到無所適從,以致再也不能專注於課堂上的繁瑣細節,落後進度大得再也沒人能拯救她。於是一個月後,她選擇休學,直接搬回擁有人欄位上填著自己姓名的那棟房裡。

 

        先前的租客沒留下爛攤子,倒是將房屋狀況保持得不錯,可能比原先更好。回到住處那天,她於自己離開了一年的房子裡兜來轉去煞似徘徊,像在確認。並不整理搬運公司送來的行李,她只是任大小紙箱堆疊在客廳裡,累了就睡在沙發上,連過兩日。

 

        有那麼一瞬,她覺得,當問題看似複雜,本質就是複雜。

 

        至少從遇見那個女人開始至今,近十年了,她做過太多連自己都找不出箇中原由的選擇,而如果這些稱不上複雜,那也沒有什麼事是真正複雜的。

 

        「只是,事情總是這樣,看似糟糕卻都還有轉機,一切艱難最終都將平息」。偶爾她憶起那夜救護車裡Root說的話,想起從那雙乾裂蒼白唇中一次次吐出的「沒事的」,就覺得自己那天沒有親手把Root掐死真是失算。

 

        因為這是不摻分毫真實的謊言。

 

        然而,當大門門鎖突地喀啦轉動,當身染泥濘且面無血色的Root於失去節奏的呼吸裡跌跌撞撞地將自己摔進門後,當她為眼前情景顯露深受震懾的神情,那夜,頓時深陷恍惚卻轉瞬認清自己身處現實的Shaw,又覺得那是實話。

 

        她清楚知道自己醒著。

 

        無論此刻發生之事如何超乎現實。

 

        「……抱歉,我以為妳不會再回來了。」

 

        半夜兩點,身軀疲軟地靠在門邊,面色蒼白勉強卻硬是扯出一抹微笑的Root緊緊壓著左側手臂,與自沙發上探出頭來並已扳開保險將槍口對準門前的Shaw相互瞪視,一瞬不瞬,而血液滴落地面的細微聲響嘈雜異常。

 

        Root轉身向門外踏出一步,但抵著牆,身姿瞬間矮了下來。

 

        Shaw僅只怔了那麼一秒便躍過沙發。

 

        反射性地奔向前去扶起幾乎要跪倒在地的Root,使勁握住那隻佈滿滑膩的手,Shaw不能想像為何都過去這麼多年,眼前女人仍對把自己弄成這副悽慘模樣樂此不疲,而她自己亦依舊無法對那份脆弱視若無睹──即使她們不久前才在最糟的對話後告別彼此。

 

        突然一把染著黏稠血液的鑰匙落到地上發出清脆響聲,她低頭瞥向它,Root則立刻伸腳踩住它。於是她剎那間意會到一個多月前的那夜,充斥的全是謊言。

 

        還有別的理由,真正的。

 

        一定還有。

 

        「……已經不住這裡的是妳,我一直都在。」只有一年多,她僅僅離開這裡一年多,可是一切都仍保持原樣,就像她從未搬走。輕聲喃唸如自言自語,Shaw咬住下唇抵抗無以名狀的痛楚,直至它流出與Root身上相同的腥臊氣味,她最終把低喘著不住顫抖的女人用力擁進懷裡。「妳的東西也都在,只有妳沒回來。」

 

        或許結論是那個女人並未真正拋下任何東西,就像很久以前那個小小的她。如果Root真的受夠了並且真想離開,就絕不會留在紐約,更不可能在夜裡貿然回到這間她們共同生活過三年的房裡。她知道,只要是屬於Root的,她就知道。

 

        唯一不知道的是此刻腦裡湧上哪種化學物質滿滿充塞。

 

        她竟然懂得主動擁抱?

 

        「……我一直把這裡當作最後的安全地點。」虛軟地伏在意外使人安心的胸膛之上,側耳傾聽速率過快的心跳聲,頓時失去堅持力量的Root乾笑著沒有抗拒。聽見安全這個詞彙,咬緊牙關的Shaw閉上眼。「所以,或許不只我的東西,我也一直都在這裡,誰知道呢?」

 

        不知是狡猾話語抑或稍嫌燠熱過度的身軀使Shaw一陣難受,便拉開距離,把Root攙扶到沙發上坐下,回頭拿出已被封存於手提箱中的醫療器具。時時刻刻,她準備著卻未鬆懈警戒,她知道Root隨時會再度離開。

 

        可是直到Root喝過三杯烈酒,直到她仔細處理完大抵是近身搏鬥時留下的慘烈刀傷,直到那些怵目痕跡全被藏進潔白繃帶之下,而髒污狼狽也全被拭去,那個女人都只是乖巧順從的不發一語。冗長靜謐之中,許是周遭一切過於安適,睽違六年再會時的那道聲音裡頭近似狂喜的震顫竟莫名在Shaw的腦裡一再撥放。

 

        揉合著那一句句僅為確認她會想念的話。像是從一開始就知曉一切。僅為確認自己的期待值正確無誤。

 

        只屬於Root的一貫作風。


        這才是解答。

 

        「再也不用給我任何東西,妳只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就行。」

 

        當Root在沙發上沉沉睡去,不由自主伸手將那頭棕髮順理整齊的Shaw悄聲說道,接著不禁笑了出來。她確定了,其實始終都明白不是嗎?當然、當然,Root並不真的對這一切深感厭煩,否則根本不可能留下那把鑰匙,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曾一度搬離的事,因為她從不關心任何事、任何人。

 

        更不可能於重逢時顯露出那種喜悅。

 

        或許,無論時間過去多久,Sameen Shaw依舊是唯一例外。

 

        窗外烏雲把天空掩得密實,燈熄去了。失去光影的夜裡,她沒有吻她,僅是小心翼翼地撫觸纖細潔白一如往昔的手指,感受著,然後,平靜且誠實地不再以行為代替言語,讓另一種龐大衝動促使她將話語低聲道出,一次又一次。

 

        「無論妳還要受多少傷,現在,Root,我可以是妳的……妳的醫院了。」

 

        她說,如同過往固執地守著,只靠在沙發旁坐過一夜。

 

        「問題看似複雜,其實簡單,而一切艱難最終都將平息」。

 

        ──正如那些不知何時消散殆盡的幻痛。






【TBC】

- - - - -

「因為不是自己真正渴望擁有的,於是身邊躺的是誰都無所謂。」

「只要那份不安與躁動能夠暫且平息,就好。」


Don't Say A Word歌詞 (無斷亂翻):

(這首的意境真是摸不透)

If you'd never said anything
If you'd never said anything
If you never, If you never
If you never, If you'd never said anything
如果你從未說過任何事
如果你從來沒有...
如果你從未說過任何事就好了

Here it is in my hands
In my veins, and overlands
It spreads like fire, seeking air
To pull me in, my own funfair
Won't you come, won't you come
Won't you come, just don't say a word
Won't you come, won't you come
Won't you come, just don't say a word
它在這裡,在我手中
存在於我的靜脈而後上岸
尋求氧氣的它如火般擴散
為將我拉進屬於自己的遊樂場
你不一起來嗎?
不一起來嗎?只要別說那個字

If you never, if you never
Just don't say a word
If you never, if you never
Just don't say a word
如果你從未、從未
只要別說那個字就好了

I'm more alive I've ever been
So now I give you all my sins
I've chosen you, I've chosen you
But don't say a word
我感覺比以往活得更好
於是現在給你所有屬於我的罪愆
我已經選擇了你
但別說那個字

And if I save us, and I fall down
I will leave your words behind now
If you never, held me under, if you never hear my thunder
如果我拯救了我們,然後死去
我會為你留下話語
如果你從未將我緊緊擁抱
如果你從未聽見我的怒吼


Silver Lining歌詞(改)

There's a storm on the streets, but you still don't run

街頭被風暴籠罩著,你卻未曾想過躲避

Watching and waiting for the rain to come.

只是望著等著暴雨降臨

And these words wouldn't keep you dry

我的言語無法使你不被淋濕

Or wipe tears from an open sky,

也無法以晴朗的天空讓你停止哭泣

But I know, but I know, but I know I'm right.

但我知道我一定會找到辦法替你解圍

 

And I won't let you drown, when the water's pulling you in

當肆虐的洪水拉住你,我不會讓你被淹沒

I'll keep fighting, I'll keep fighting.

我會為了你奮力搏鬥

The rain's going to follow you wherever you go.

無論你身在何處,雨水總是會跟隨著你

The clouds go black and the thunder rolls

白雲轉黑,雷聲響起

And I see lightning-

我看見了閃電

I see lightning-

看見閃電劃破天際

 

When the World surrounds you, I'll make it go away

當全世界與你為敵,我會讓它們消逝

Paint the sky with silver lining.

撥雲見日,趕走漆黑的天空

I will try to save you, cover up the grey

我會盡全力保護你,抹去所有晦暗

With silver lining.

讓你看見遼闊的晴空

 

Now there's no way back from the things you've done

過去的事實已經無法挽回

I know it's too late to stop the setting sun.

我明白在此為你獻上耀眼的太陽為時已晚

You see the shadows in the distant light,

在陽光投射下你只看見陰影

And it's never going to be alright

這就像是個好不了的傷口

And you know, and you know, and you know I'm right.

但你知道我一定會找到辦法替你解圍

 

And I won't get left behind, when the walls come tumbling in

當四面牆向你一方壓迫,我不會將你拋於身後

I'll keep climbing, I'll keep climbing

我會為了你爬出這陷阱

The rain's going to follow you wherever you go.

無論你身在何處,雨水總是會跟隨著你

The clouds go black and the thunder rolls

白雲轉黑,雷聲響起

And I see lightning-

我看見了閃電

I see lightning-

看見閃電劃破天際

 

When the World surrounds you, I'll make it go away

當全世界與你為敵,我會讓它們消逝

Paint the sky with silver lining.

撥雲見日,趕走漆黑的天空

I will try to save you, cover up the grey

我會盡全力保護你,抹去所有晦暗

With silver lining.

讓你看見遼闊的晴空

 

Silver, silver, silver, silver, silver, silver lining,

撥雲見日

Deep blue sky, deep blue sky.

看見蔚藍的天空





评论(9)
热度(62)
  1.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