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照樣OOC預警 / be careful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全世界都知道我要說什麼--好我今天請病假了然後明天連放兩天,人生美好!

雖然疑似胃潰瘍。

非常推薦〈如晴天似雨天〉,謝謝carmen。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並不需要理由。


BGM:Unsteady - X Ambassadors

            The Ghost Of You - My Chemical Romance


"And all the smiles that are ever gonna haunt me."

"Get the feeling that you're never..."

"Never coming home, never coming home."

"If you love me, don't let go."








【 Gaze At The Youth 】 (11)







        靜靜向後陷進只屬於駕駛的柔軟座椅,毫無理由地,趴在方向盤上的Shaw開始認真回想,而後發現除去前半年以外,自己過去四年其實沒怎麼感覺過胃痛──當然不是生理上的疼痛,也不是消化系統故障,就是那種……奇異又虛假的詭異痛楚。

 

        簡直像是被治好了一樣。

 

        Root。Samantha Groves。

 

        ──Sam。

 

        ……如果說起這幾個名字,就必然牽扯上她與那個女人之間的關係,而這,自她離家後的第一年夏天起就變得很微妙。

 

        十二歲的她與十七歲的她,並非純粹的監護者與被監護者,最終沒能成為朋友,說家人倒也不像,更根本稱不上情人或者伴侶。不是這個、不是那個,她們之間,真要定義起來,什麼都不是。她不清楚為什麼,或許根本沒有原因,又或許只是因為那個夏日午後愚蠢至極的吻。

 

        真的好久了。Shaw已無法憶起四年前的那天當下究竟在想些什麼,卻依稀記得被自己陰影壟罩住的微妙神情與笑容──有點困擾、帶些不知所措,可更多的是那雙眼底某種也許能被稱為溺愛的情緒。即使身上不存在普通人類的感覺,但Shaw的確能夠精準辨別他人情緒,至少,屬於Root的就可以。

 

        難能可貴的正經嚴肅、經常性的輕浮歡快、偶爾的無可奈何、極少數的悲傷抑鬱……無論何者她都看得出來,無論偽裝得如何完美亦然。有時她因此感到莫名憤怒便對那個女人不理不睬,但總無法維持太久。

 

        總之,那天Root輕輕推開她之後並未過於多話,只欠揍地笑她果然還是個孩子,接著又感嘆原來這年代青春期這麼早來。然後,原本萬里無雲的晴空倏忽落下陣雨,為了避雨而開始奔跑的她們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地上車,極其平凡地。

 

        抹去臉上雨水,繫好安全帶的她嚴肅警告Root不准再亂轉方向盤,大人則故作正經地行舉手禮答應下來,隨後卻搶走她剛拆開放進嘴裡的棒棒糖,說著這是安全駕駛的代價,於是她又氣惱得拒絕跟她說話。

 

        那之後大約半年,她十三歲的那個冬天,Root帶她搬到一棟新建大廈裡,說是離以後的學校近,並且附近生活機能更好,不必再為購物繞上長長的路。她們沒有多少行李,一人拉兩個行李箱已經足夠,絕大多數物品都被扔棄或留在原來住處。這讓她想起Root當初搬到自己家對面時的情形,但紐約這些日子全是雨天,沒有月光。

 

        『我已經習慣了,這裡沒有不好,為什麼突然要搬家?』夜半,雨下得大,車裡後座趴在行李箱上的Shaw揉著眼睛,在不斷打上車窗的嘈雜中問道。那時的她,也已經習慣問Root問題這件事。『學校距離不算太遠,那不是問題。』

 

        滿身漆黑的駕駛專注直視前方,『我喜歡那邊,環境比較好。』好陣子才這麼說道,而Shaw連眼皮都沒抬,立刻就知道她在說謊。『而且離學校近,又剛好有錢,也想換個地方住了。』不過這句是真的,雖然Shaw並不知道錢是哪裡來的。

 

        又或許她知道。知道那是用一次次的賭博換來,籌碼是鮮血,是命。

 

        可她並沒有為此說些多餘的話,只是接受。

 

        新的住處更大、更新穎也更便利,但她並不怎麼喜歡。真要說原因,純粹是Root仍經常不在,三天兩頭。以前的住處小小舊舊的,可她一個人待著很夠,至少乍看之下沒那麼空蕩,然而遷徙以後,家太大了,她常在夜裡迷路。

 

        於是有時她會不小心走進屬於Root的房間,若主人仍未歸來,便在雜亂床邊坐下發呆。那個女人總將大疊大疊的書堆在床邊,絕大部份關於程式語言,她看不懂也沒興趣,但偶爾會出現幾本書名耳熟能詳的經典文學,它們夾著書籤,而她會翻開那些頁面。

 

        書籤所在的頁面持續更新,速度穩定,偶爾劃過標記。每次她讀著不同的直行文字時都會困惑,Root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翻閱它們的?畢竟Root一個星期似乎回不了幾次家,時間不定,如果她們能見得上三次面,就算多了。

 

        有時她會拾起落在書堆旁的雜亂繃帶與器具,將它們歸位或者扔棄,然後猜想,或許當Root受傷時,便會刻意錯開正常回家時間。又然後,她總忍不住想像Root獨自一人靠在床邊,冒著冷汗,緊咬牙根為自己挖出子彈、上藥、縫合和包紮傷口的過程。

 

        那感覺很痛,因為自己來的話,非得保持清醒不可。

 

        當這個推斷首次浮現腦海,獨自一人待在空蕩房裡的Shaw竟感到莫名氣憤,於是整整三天都在客廳等著那個女人歸來直至深夜。第四天,她等到了,但Root見狀卻不停地問些使人更加惱怒的問題,一如既往輕浮欠揍得不可思議,她便狠戾瞪著那條纖細長腿上明顯的包紮痕跡。

 

        『沒看過傷患這麼喜歡亂跑。』甚是不耐的她板著臉單刀直入,於是Root一下安靜了,走到電視前將它轉開,對著螢幕上愚蠢的主持人大笑。她知道身旁的人在迴避問題,就把電視關掉。『妳必須休息,只要受傷都要,否則會有後遺症。』

 

        Root沒有立刻回應,只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如果我以後再也不能走了,妳要不要照顧我?幫我推輪椅之類的。』接著突然笑嘻嘻地這麼說道,而她冷漠地往旁邊瞥過一眼,不做任何表示。『如果我死掉了,妳會不會想我?』

 

        『不會。』她說,然後補充:『順便告訴妳,我從沒掉過眼淚。』

 

        點頭的Root表情很是平靜,一如以往,像正訴說自己早已明瞭解答,無須多做解釋。蹲坐在沙發一角的她則為此沉默許久,死命地不去看Root,也不知道是否該繼續說些什麼,畢竟這是極限了,再多半個字都會真的要了她的命。

 

        但那之後,Root回家的頻率高了一點。

 

        有時,夜裡,她仍會迷路。

 

        有時仍會去到屬於Root的房間,當主人不在時,她就待在裡頭發呆,翻著那些自己毫無興趣也看不懂的書,撫過頁上偶爾出現的工整筆跡,然後離開。有時,當主人在床上睡得很熟,她總靜靜站在純白的她身旁,就著窗外投進的溫和光線凝視那張熟悉輪廓。

 

        有時、有時。

 

        她會吻過她的額際,然後離開。




///

 

 

 

        Shaw剛滿十五歲的那個秋天,用了十五種手段逼迫Root教她各式槍枝的精確用法。過後不久,春天初始,她用以自身而言近乎死纏爛打的方式──把填進五發子彈的左輪手槍抵上自己的太陽穴──要求Root工作時帶上她。

 

        而那是她第一次看到Root真正發怒的模樣。稱不上可怕,因為她依舊不懂得害怕,但確實很新鮮,至少知道了那個女人也會生氣,說真的,算是值回票價。

 

        『給我一個理由,我會考慮。』從豔紅雙唇中吐出的話語冷峻如同此時依然正值嚴寒冬日,可Shaw當然沒有為此退卻分毫,只說了復仇這個詞彙,接著便見Root的神情突地軟化下來,甚似示弱。『復仇……但那會很空虛的,確定嗎?』

 

        當時還不知道「空虛」究竟是何種概念的她,立刻點頭。後來Root真的履行承諾,偶爾會帶她前往工作地點。一開始是車手,不過多久便跟進成為助手,再之後,即使Root並不情願,卻允許她待在身邊,於必要時開槍。

 

        只是Root過於強大,從未給過她動手的機會。

 

        根本無法得到任何實際經驗,為此深感煩躁的Shaw曾就這點開口要求讓自己成為主要執行人,但只要提起這事,無論何時何地,Root始終保持同一冷漠態度,永遠都以還不夠成熟的理由拒絕她。

 

        三天、五天,時間不斷流逝。這些日子裡,除去生活型態變化以外,改變最大的應該就屬她們之間的關係──儘管幾乎無法釐清是哪個部分產生變動──初始並未注意到,只是某次Root為工作精心打扮後正要出門時,她在客廳錯愕地目送她,一時說不出話來,才驚醒似地發現三年過去了,眼前徹底脫去稚氣的Root,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女孩。

 

        而她自己的面孔與身軀亦逐漸成熟,她跟她同時在長大,像她追著她跑,卻總有那麼一段差距,譬如身高、譬如感到氣惱的頻率。

 

        從那之後,每當與Root同處一室時,Shaw就無法不去注意那張輪廓更加深刻、標緻的臉,即使總在心裡反覆唸著別看了,視線仍會往彷彿一無所知的那人身上飄。經常,睡前她想起那個夏日午後的吻,卻已無法確認當時還小的自己是否含著任何一點生理慾望,然後發覺這種亟欲確認的念頭很是奇怪,便翻過身去強迫自己入睡。

 

        可當刺熱感覺一次次緩慢自胃底攀上喉頭,她又不覺得奇怪了。因為……要是公正且撇除任何個人偏見,與她共同生活了數年的Root……一直都非常漂亮,高於標準的那種,此時更甚──難以明確形容,但安靜時,慵懶至極卻又高傲冰冷不可一世的模樣,即使是她都不討厭。只可惜一開口就惹人煩,她偶爾會想把那張嘴縫起來,更可惜的是不行。

 

        ……但Root也不是永遠都那麼令人暴躁。

 

        即使在同間房子居住了近兩年,偶爾,夜裡Shaw仍會迷路。

 

        於是某個深夜,沒有原因,她又迷路到Root的房裡,不聲不響地站到只點著檯燈、正在書桌前閱讀的女人身邊,凝望那張專注側臉。說不上原因,然而當她這樣望著她,好像時間流逝就會變得快些,她卻不想時間走得太急,甚至想要它更慢點。

 

        或許是因為這種寧靜安好的片刻過於稀少,而且不知何時就將徹底消失──是的,身為雇傭殺手的Root隨時會死去。

 

        隨時隨地,在任何她不知曉的地方。

 

        即使早在當年明瞭工作內容時便理解這個事實,但它在她腦海中產生的意象卻從未如此刻清晰強烈,由此而來的龐大衝動──某種程度上甚至夾帶憎恨──讓Shaw因不適皺起眉,伸手便強硬扳過Root的臉,使像是早已知道身旁有人的她面向自己。

 

        女人沒有說話,女孩也沒有,只是吻她。

 

        然後女人露出略帶困擾的微笑,垂下眼簾,不著痕跡地閃避視線,如第一次她們相吻時般輕輕推開了女孩,女孩亦未多說一個字,只是離開。

 

        此後,像是摸著了弱點,不知不覺,Shaw更常迷路到Root的房裡。好像每次都是相同的開始,結尾亦同──Root總是靜靜地接受她的行為,從未回應,接著以最溫柔的方式推開她,而她總是不發一語,最終離去。

 

        並未深思,Shaw只把這種持續性的行為歸類在生理衝動之中。

 

        她的行為層級隨時光前進不斷升高,幾次甚至將全不抵抗的Root壓在床上、牆上吻得她喘不過氣。那些時候,她瞥見將床單抓得死緊的纖長十指,聽著喉嚨因刺激發出的可憐嗚咽,感受肩頭傳來的細微震顫,其實對身下女人自我克制的能力很是困惑──臨界點到底在哪裡?為什麼Root能夠接受這種行為,卻永遠都拒絕回應她?

 

        這種堪稱弔詭的微妙關係維持很久,但Shaw始終無法得到解答,就像關於Root的任何事基本上全是謎團。時間一長,太多事情理不出頭緒,她也懶得問了,只是不去想、只是這樣舒適平穩地生活下去,反正那個人將永遠接受自己的一切,這樣就夠了。

 

        可是,直到十六歲的那個冬天,直到幾乎翻遍整間醫院都找不到Root,直到恍然驚覺再也不能跟Root一起回家時,那一刻,她才發現自己錯了。這樣不夠,完全不夠。但耗盡所有氣力的她站在停屍間前許久,最後沒有踏進便轉身離開。

 

        這樣不夠,完全不夠,而且,根本不對──

 

        胃裡空蕩得可怕,它真的再也不疼了,也不餓。沒有殘忍刮搔著的難耐,沒有,什麼都沒有了,這次什麼都不剩了,彷彿此生再不可能產生任何知覺。醫院外的長椅上,汗濕了的手掌緊緊壓在胃上,她感覺得到,她真的感覺得到。

 

        ──錯得徹底。

 

        全然不記得自己怎麼回家又是怎麼上到那輛只屬於Root的車,只是低頭凝視雙手時,Shaw已坐在駕駛座上。毫無理由,十指緊扣方向盤,她憶起十二歲的自己首次替人挖出子彈的夜,想著刀刃的冰冷觸感,憶起堅韌強大如最優秀士兵的十七歲女孩甚至沒掉一滴淚,想著血肉、子彈與棉布揉在掌心裡的混濁感受,突然發現自己走錯路了。

 

        復仇從來只是藉口。她從未真正為此而戰。

 

        這僅僅只是為了──所以、或許──

 

        她該熟悉的不是槍枝,而是所有醫療器材。她該學習的不是破壞,而是如何修補損傷。

 

        之後,四年過去,高中及大學皆提前畢業,以頂尖成績成功申請進入醫學院的Shaw,於入學典禮時沉默地站在嘻笑吵鬧的人群之中,僅是盯著仍空無一人的台上,有那麼幾秒鐘,覺得全世界的噪音全消失了,像是此時此地只剩下她,就剩下她。

 

        不知怎地,那個幼稚愚蠢又氣急敗壞的、夏日午後的吻,那些被年少的自己歸類進生理衝動的吻,帶著溫潤一如焦糖的淺薄棕色閃過腦中,霎時明瞭原因的她,突然無法克制地笑了出來。

 

        或許那些行為永遠無法被歸類,就跟她與Root之間的關係一樣。

 

        那只是一句話,以相異句式不厭其煩地重複說著的,同一句話。

 

        「別消失。」

 

        永不停止,無須結局。

 

        「不要離開。」

 

        一次又一次。

 

        「因為妳有我了。」






【TBC】

- - - - -

        ※澄清(?):

        Root(或該說Samantha)當初報案時提的的確是正確車牌號碼,是接線員記錯這樣(第二季第二集)。那時候寫是為了後面可能寫到的情節,沒有想太多,所以沒想到因為這篇背景基本上還是照本劇走,如果改動背景可能會引起一些誤會這樣,抱歉。


我的媽啊這篇有四千五欸嚇死我自己。

接著就一直都是Shaw的時間了,也許?

之後篇章還在調和中。

我一直想著那句「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雖然這句是用在之前就寫完但沒膽發出來的中篇就是了。不過這裡大概也很適用吧,短暫邂逅後隔去五年重逢,然後天人永隔,又直過四年,但會不會重逢還是未知數。


把握每一次與某人相會或邂逅的機會,因為,正如日文中「一期一會」的意涵,有時,你跟那個某人一生就只會見這麼一次了。

一生,數十年的漫長時光,僅僅一次。



The Ghost Of You 歌詞(無斷亂翻)

真心推薦看MV,很美。

I never said I'd lie and wait forever
If I did, we'd be together now
I can't always just forget her
But she could try
我從未說過將永遠等你的謊言
如果我曾講過,我們現在肯定在一起了
我就是無法忘記她
但她可以啊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Or the last thing I see
You are never coming home, never coming home
Could I? Should I?
And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never ever told me
And all the smiles that are never ever...
Ever...
在世界的盡頭,我最後看到的是
你將永遠不再回家,永遠不再
我該怎麼做?
你還沒告訴我那些故事
而那些微笑將永遠不...
再也...


Get the feeling that you're never
All alone and I remember now
At the top of my lungs in my arms she dies
She dies
我有種你從未消逝的感覺
也不會是孤單一人,我深深銘記
她在我懷裡抵著心上就這麼死去
就這麼死去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Or the last thing I see
You are never coming home, never coming home
Could I? Should I?
And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never ever told me
And all the smiles that are ever gonna haunt me
Never coming home, never coming home
Could I? Should I?
And all the wounds that are ever gonna scar me
For all the ghosts that are never gonna catch me
在世界的盡頭,我最後看到的是
你將永遠不再回家,永遠不再
我該怎麼辦?
你還沒告訴我那些故事
而所有的笑容都還縈繞在我心中
你不再回來了,不會回家了
我該怎麼辦才好?
這些傷口永遠不會傷害到我
這些鬼魂也永遠不會捉住我...


If I fall
If I fall down
如果我死去了
如果我就這樣死去了...



Unsteady 歌詞

Hold, hold on, hold onto me
等等, 再等一會, 讓我有時間
Cause I'm a little unsteady
可以稍微喘息
A little unsteady
來平撫我不穩的情緒
Hold, hold on, hold onto me
等等, 再等一會, 讓我有時間
Cause I'm a little unsteady
可以稍微喘息
A little unsteady
來平撫我不穩的情緒

Mama, come here
母親, 請到我身邊
Approach, appear
給予我依靠和慰藉
Daddy, I'm alone
父親, 我感到寂寞
Cause this house don't feel like home
因為這個家對我來說並不像家

If you love me, don't let go
如果你們在乎我, 就別離我而去
If you love me, don't let go
如果你們愛我, 就別丟下我一個人面對

Hold, hold on, hold onto me
等等, 再等一會, 給我時間
Cause I'm a little unsteady
好好沉澱
A little unsteady
來修補我破碎的心
Hold, hold on, hold onto me
等等, 再等一會, 給我時間
Cause I'm a little unsteady
好好沉澱
A little unsteady
來修補我破碎的心

Mother, I know that you're tired of being alone,
母親, 我知道你已經厭倦獨自面對
Dad, I know you're trying to fight
父親, 我知道你已經試著抗拒
When you feel like flying
想要離開家的衝動


But if you love me, don't let go
但如果你們在乎我, 就別離開
If you love me, don't let go
如果你們愛我, 就別讓這份愛消失


评论(23)
热度(74)
  1. 阿壳壳壳儿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