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照樣OOC預警 / be careful

※ 不是警告:AU / 不是短篇 / 速率與長短不定 / 致敬意味


全世界都知道我要說什麼--

不,這次沒有放假,明天上完第六天才放。

但是不知為何就是想發一下,半夜偷偷來^Q^


BGM:Unsteady - X Ambassadors

            The Ghost Of You - My Chemical Romance


"And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never ever told me."

"That you're tired of being alone."

"At the top of my lungs in my arms she dies."








【 Gaze At The Youth 】 (10)







        那個冬天,Shaw剛滿十六歲不久的那個冬天,車上,Root為她說了一個故事。

 

        即使她搖頭拒絕,Root卻堅持。

 

        眼簾半垂著,Root低聲開口。她說,其實就跟隨處可見的普通故事一樣──很久很久以前,有個住在荒僻小鎮裡的女孩,大概十二歲吧?年份也不是記得很清楚了,畢竟是個故事,對這種小細節別太計較。Shaw瞪她。

 

        那個女孩有著一頭很是柔軟又直順漂亮的金髮噢。Root說著笑了起來。就跟所有白得莫名其妙的白人一樣,女孩臉上有點小雀斑,不過沒人在意,反正她瘦瘦小小的又不顯眼,個性也很差、甚至有些陰沉,所以,當然沒什麼朋友。

 

        或許家庭背景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女孩與母親住在小鎮中心之外靠近郊區的地方,幾乎沒有鄰居,因為沒人想住在貧民區中的貧民區。還有,母親的身體很差,一切需要家長的日子總是缺席,久了,女孩也就習慣總是自己一個人了。沉吟幾秒,Root兀自點點頭,Shaw沒有問女孩的父親去哪裡了,只是沉默。

 

        不過,即使是這樣的女孩,也還是有朋友的,而且那個大她兩歲的女生人很好、很照顧她。糟糕,時間一久,她都忘記當時怯懦卑微地生活著的女孩究竟是怎麼跟那個女生搭上線的──對了,那女生叫Hanna,Hanna Frey,很漂亮的名字。

 

        女孩跟Hanna都喜歡往圖書館跑,畢竟是那麼安靜的地方,而且還有電腦。對,電腦,女孩就是在那裡發現自己真正的天賦是尋找、分析、破解所有漏洞,所以啊,她總待在那裡對著爛透了還會不斷閃動的螢幕,因為這跟面對人類臉孔比起來,真的輕鬆許多。

 

        電腦沒有惡意,存有惡意的永遠是人類。

 

        啊,Hanna不擅長這個,她絕大部分時間都抱著書。說著,Root又笑了起來,然後輕咳幾聲,眼角抽搐了下的Shaw想摀住耳朵,但手在忙,沒空。只有在要搬去俄勒岡之前,Hanna突然對某個超級蠢的遊戲著了迷,知道嗎?就是答題遊戲,答錯的話會在螢幕上看見自己的墓碑哦。

 

        那遊戲並不難,至少對女孩而言如此,可Hanna一直都得不到高分,老是對著螢幕上自己的墓碑生氣。這情況持續了好一陣子,但女孩覺得一個愛書的人居然開始黏在電腦前了是挺新鮮,就經常待在Hanna身邊,看著她在虛擬世界裡死過一次又一次。

 

        不過,有一天,就在Hanna要搬去俄勒岡的前夕,她真的死了。正確說來是從世界上消失了,但女孩就是知道她死了,原因僅有一個──女孩是目擊者。事發當晚天氣很差,女孩跟Hanna道別後便站在窗前看著她離去,接著看到她上了一個男人的車,然後……女孩唯一的朋友,再也沒有回來。

 

        女孩明知道車牌號碼,卻在報警時說錯了,很諷刺吧?Root說著,咯咯地笑,Shaw抿著唇往她嘴角抹了一把,依舊安靜。女孩知道是誰做的,但沒人相信一個可怕又孤僻的孩子,就連自己的母親都不相信,於是整個小鎮,只認為Hanna失蹤了。

 

        好吧,如果全世界都不知道殺死Hanna的兇手是誰,如果女孩必須眼睜睜看著兇手在Hanna消失後仍然披著紳士外衣於小鎮裡逍遙快活,那麼,能夠為她復仇的就只有她了,不是嗎?所以,女孩想盡辦法弄來一把槍,但她太過膽小,還不敢親手殺人。

 

        不過,很久以後,女孩用更迂迴的方法殺了那個男人。Root的雙眼直直對著車頂,但不帶焦距,Shaw順著望去,什麼也沒看到,只是想了想,空出一隻手來,輕捏住那隻脫離毯子覆蓋範圍的手。女孩透過駭入銀行系統幫男人的帳戶弄進一筆髒錢,於是某天下午,女孩悄悄跟著那些毒販,親眼看他們解決了男人,粗暴、殘戾、毫無憐憫。

 

        但這一切意外地沒有為女孩帶來任何喜悅──其實很空虛,即使她為她復仇了,可是沒有任何人知道Hanna到底在哪裡,究竟是被埋在土裡亦或放入哪條河流沖走了呢?會是下水道嗎?還是公園?女孩不知道,沒有人知道,沒有結果,它永遠都是個謎了。

 

        「就跟妳一樣。」

 

        「妳真是從不放棄埋怨這件事呢。」

 

        「我沒有埋怨,是不爽。」

 

        這次笑得略嫌大聲了些,一邊咳嗽,Root突然伸手戳戳Shaw的臉頰,後者皺起眉,卻未一如往常地撥開她的手,就任柔軟指尖停在臉上,安安靜靜。

 

        然後,對了,還有然後。Root緩緩閉上眼,這次換Shaw動手,輕戳了戳她的眼角,於是那雙眼再度睜開。之後,大概是半年以後,女孩被母親帶去參加教會舉辦的一個活動,精確來說是帶個孩子回家住幾晚,類似於交換住宿,因此,她遇見了一個孩子。

 

        那個有著一頭黑色捲髮的孩子很安靜,看起來很冷漠,都不說話,只在一開始說過自己叫Sam。不過,女孩挺喜歡Sam,因為她的名字開頭也是Sam,她們同樣安靜,而她第一眼就知道,那孩子跟她同樣厭惡這個世界。

 

        哦,但她們也有不同之處,譬如說Sam眼裡只有食物、食物跟食物,好像不吃飽就會馬上死掉,每次都吃得又快又多,尤其是肉跟牛奶。是時,Root凝望著別過頭的Shaw這麼說,笑得歡快更帶著些許懷念。後來女孩才知道是因為軍旅到附近駐紮,但一時沒有適合安置孩子的地方,於是有了這個活動,所以,Sam的父親是軍人。

 

        第一天,她們完全沒有交談。第二天,女孩覺得還是該帶Sam去走走,而Sam似乎對提議並不反感,所以她們保持著適當距離出門了。她不像其他人般將孩子牽得緊緊的,只是並肩同行,在小鎮裡晃了一圈。真的很奇怪,即使都不說話也不感覺氣氛沉滯,意外舒適,女孩喜歡這樣,很喜歡。

 

        那天傍晚,她們坐在公園裡的長椅上,過了好陣子,頗為躁動的Sam似乎坐不住就逕自跑去溜滑梯、盪鞦韆之類的,女孩只留在原地守望著。可不過一會兒,那裡突然傳來哭聲,女孩連忙奔過去,卻見Sam神情淡漠地低頭望一個坐在地上、顯然被揍過的小男孩。

 

        『妳沒事吧?怎麼了?』即使當下情況再清楚不過,女孩卻一把將Sam拉到身後護住,接著轉身半跪在她跟前輕聲問道。不像其他大人一開口便是責怪,她只是撥去孩子額前散著的碎髮,耐心等候回答。

 

        『沒事,他才有事。他說妳很奇怪,這裡沒有人喜歡妳。』過上片刻才開口,小小的Sam臉上毫無愧疚神色,雙手背在身後,站姿端正嚴肅如同正規士兵。『我不覺得,但他一直吵,所以我打他。』

 

        而女孩嚇到了,真的被嚇得不輕。語氣誇張的Root笑得很是開懷,Shaw沉默不語,幾隻手指在床邊敲啊敲的,靜靜聆聽。不只因為Sam一開口就說那麼多話,更因為她選擇保護她,但她們甚至未曾有過半點交流──在這個孩子之前,誰為女孩這麼做過呢?她想不起來。

 

        『我知道了,Sam,謝謝妳。』站起身的女孩試探性地勾住Sam的手指,孩子的臉雖然繃了一下卻不拒絕,於是她牽住她的手,輕輕地,全然不管身後那個男孩,就往回家路上走去。『不過,他說的是事實,如果這幾天還有人這樣說,別理他們就好了。』

 

        神情依舊冷淡,但Sam晃起那隻與女孩相繫的手,『阿姨跟妳……都不討厭,妳們都不吵,也不管我吃多少。』女孩為此無聲地笑了開來,然後才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笑過了。因為沒什麼值得笑的。『而且妳很好看,我喜歡妳,所以這裡有人喜歡妳,他說謊。』

 

        女孩怔住了,停下腳步。

 

        『妳喜歡我?真的?』

 

        『嗯,不討厭就是喜歡。』

 

        『這樣啊。』

 

        即使只是這樣簡短的話語也讓女孩很開心,真的,那是第一次有人對她這麼說,直率、平靜、溫柔又誠摯無比,於是她突然覺得自己其實也能被愛,真的……很溫暖。說到這裡時,Root的嘴角不再上揚,只是緩慢地轉過頭,看一旁螢幕上跳動的數字,而Shaw輕輕將她的頭扳回來,面對自己。

 

        那天晚上吃飯時,女孩不意外地被罵了一頓,但總歸沒事,然後她去後院坐著,正感覺月光特別明亮的時候,Sam也到後院,就坐在她身邊。她們依舊不說話,只是一起靜靜待在那裡,好像世界上再沒有其它事情需要關心,而這樣坐著、保持距離地相互依偎,時光便會過得更快一些。

 

        『妳幾歲?』

 

        本以為將保持此般安和靜謐直到夜深,但Sam突然開口,女孩呆了一下後回答十五,Sam點點頭,說自己七歲,女孩也點點頭,然後繼續沉默。其實她還得過陣子才滿十三歲,不過,或許是想讓孩子更安心點,她說謊了。

 

        之後兩天,無論去哪,Sam始終跟著女孩,連上課都一起。向導師說明過後,替孩子準備了個座位的女孩本以為她會坐不住,可是沒有,她比想像中更加乖巧地待在位置上,安靜聽著那些肯定聽不懂的課程,不吵不鬧,也沒說要去操場玩。

 

        女孩真的很喜歡跟Sam一起上課的日子,即使只有兩天亦然,唯一的小小困擾是Sam在下課時間又揍扁了幾個男孩,但女孩覺得這也很可愛。說著說著,Root再度闔上眼,未曾停下動作的Shaw依舊不斷擠壓空瓶,低聲嘟嚷了句哪裡可愛。

 

        真的很可愛啊。Root扭曲著臉,失去血色的皸裂雙唇卻彎出深深笑意。

 

        最後一天,Sam要離開的時候把一個小小的汽車模型塞進女孩手裡,說她喜歡車。女孩收下了,跟Sam和她的父親揮手道別。後來,大概三年後,一次意外讓女孩倉皇離開家裡,沒來得及帶什麼,但那模型是她第一個抓起的物品。

 

        黃色的Ferrari F40。女孩查過。

 

        可是有一回搬家時,女孩把它弄丟了,她為此難過很久很久。只是,事情總是這樣,看似糟糕卻都還有轉機,一切艱難最終都將平息。手指緊緊勾住床緣,眼神轉瞬明亮起來的Root咬著牙,硬是衝著Shaw笑,天真、燦爛,不帶任何悲傷。

 

        一切都會沒事的,她說。

 

        因為,女孩在一次工作中看見了Sam,在一個氛圍相當平靜安和的社區裡,儘管事過境遷,她仍一眼就認出了那個拿出鑰匙打開門鎖的、好像永遠都在生氣的Sam。然後,想要住在那裡的念頭自她腦中閃過,逐漸茁壯。

 

        Sam當然沒有看到女孩,後來也認不出,或許因為時間過去太久,而她只是她生命中的短暫過客,又或許是因為女孩將直順金髮染成棕色、還燙捲了。可是,女孩覺得那都無所謂,只是決定搬進那棟房子對面,那時,她十七歲。

 

        「之後的故事妳都知道了……Sweetie。」

 

        「……那個女孩,叫什麼名字?」

 

        身旁儀器突然尖聲叫了起來,滴答聲急促得似欲將時間完全壓縮,而更加努力擠壓手中空瓶的Shaw輕聲問道,然後感到車輛不再前行,停住了。霎時間,車門往兩邊打開,強烈光線一下打上Root的身軀,Shaw凝望眼前如雪般的蒼白寂靜,覺得自己想吐。

 

        那雙總悄悄訴說些什麼的溫柔眼眸已然失焦。

 

        含著她永生無法擁有的淚水。

 

        混濁、渙散,卻誠摯無比。

 

        「Samantha Groves,妳也可以叫她Sam,或者,Root。」

 

        當最後一個輕飄飄的話音消散於嘈雜空氣之中,幾雙戴著橡膠手套的手伸過來,而不再言語的Root隨著滾輪聲響移動,下了車。獨自留在長椅上的Shaw沒有跟著挪動腳步,只是愣愣望著停止閃動的螢幕,半晌,她倏地出拳砸裂螢幕,才想起自己必須前進。

 

        Shaw沒有問Root,那個女孩現在幾歲,成年了沒,又為什麼對Sam那麼好──為了給她一切本來難以給予的,做了一切沒有任何把握的事,甚至流了太多鮮血──掛在心中太多年而Root從未說明的事,現在,她知道了。

 

        她終於知道了。

 

        只為催促自己前進,視線不再明晰的她以刺滿碎片的拳低頭使勁捶打雙腳,而後拔出小刀在腿上猛力劃出一道鮮紅,嘶聲怒吼著要自己踏進那片刺目光亮,要自己跟上那個只為一句話就願意付出一切的、笨拙得不可思議的女人。

 

        ──非得如此不是嗎?

 

        幾近窒息的艱困中,她終究背負疼痛與飢餓邁出腳步。

 

        但是,她找不到她了。






【END】



【TBC】

- - - - -

心目中最執著又長情的女人。


不知怎地突然就寫出這篇了,很奇妙,原本是想多寫一點日常的

大概是覺得該換個角度說故事了吧,這種奇妙的說故事方式也是突然想到的

無意間聽到unsteady,雖然歌詞跟內容沒什麼關係,但整體氛圍很適合,悲哀卻溫柔,又十分脆弱......每個重拍都像打在心上一樣,痛死了。

後來心血來潮回去聽高中摯愛my chemical romance,突然又覺得也很合......


法拉利是想到Shaw爽爽開那一集,然後查了一下年代,就決定是它了。

雖然說實在話,以現代眼光來看,它真的很.........................


......總而言之拜託不要打我啦。


See you tomorrow ^Q^



评论(23)
热度(55)
  1. 阿壳壳壳儿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Ri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