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合理性低微 / 照常OOC / 只是突發 / 510後相關

※ 不是警告:短短單篇 / 可以安心食用


其實一直都很喜歡這首歌,但直到我領略它的內在意涵之前,都未曾想過它會與我腦裡的Shoot連在一起(而且它是日文歌,我內心最難跟Shoot連上線的一種語言)。

但現在它們連在一起了。


BGM: 桜流し - 宇多田光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すべての終わりに愛があるなら。"








【 Zero Day 】







        是哪一天呢。

 

        二零一六年?抑或隔年?

 

        妳不記得任何一件事。

 

        沒有任何記得的必要。不需要。毫無緣由地,妳漾起溫緩微笑,就只是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佇立原處,仰頭,安靜地、安靜地,凝視著那些本不屬於紐約的粉色花瓣隨風飛舞。

 

        『Sameen,妳不覺得這很美嗎?』

 

        記憶裡天真聲音響起的瞬間,妳斂起笑容。

 

        『……沒什麼好看的,比起這個──』

 

        『它們很快就會謝了,然後就不見了。』

 

        難得的閒暇之中,短暫得一定轉瞬即逝的片刻之中,這麼說著的纖瘦背影正站在雨般灑落的花瓣裏頭任其染上柔軟色彩,而後她轉身面向妳,那雙本就溫潤的棕色眸子裡彷彿罩上些許朦朧,模糊地、安靜地。她是笑著的,妳記得。

 

        (但為什麼那樣難過呢。)

 

        『只有一瞬就會消失的事物才會讓人更想珍惜,對吧?』

 

        回頭走向她,伸手掃去那些落在肩上的小小花瓣,妳抬眼看她,她仍那樣笑著。於是妳想告訴她這是錯誤的,因為某些事物即使永遠緊握仍嫌不夠,即使握著它、一生如此活著仍然不夠,不會滿足的。

 

        (妳想告訴她。)

 

        卻再也沒有機會了。




///

 

 

 

        是哪一天呢。

 

        二零一六年?抑或隔年?

 

        妳不記得任何一件事。

 

        沒有任何記得的必要。不需要。當妳倚靠在冰冷鐵桿上任景象旋轉彷若無有停歇之時,灰濛濛的天很平常地下起雨來。撫觸著耳後本應存在生硬鐵塊的柔軟,妳滯愣片刻,轉頭,便見一個女人撐著傘,微笑著,從好遠好遠的地方靜靜地望著妳。

 

        那把傘是黑色的,那個女人是黑色的。

 

        稀疏雨幕之後,妳不住在片斷視覺中追逐著她,自推著妳往復旋轉的器材上一再轉頭。定定地、定定地,妳逐漸陷入恍惚之中,視線亦同,可僅剩的些許理智迫使妳用力再用力地咬住嘴唇,直到它透出的血腥氣味滲回口腔淡成一片酸澀苦楚,妳逼自己低頭。

 

        『為什麼妳就是非這樣對我笑不可?』

 

        『妳覺得很煩嗎?』

 

        『對,煩死了。』

 

        啊。孩子們還推著它。搖搖晃晃地,妳想,手指不斷扒抓耳後那塊應該得有些東西的地方,一直一直,用力地使勁地瘋狂地──像是這麼搔著便會有些什麼落出,妳停不下來,正如那些孩子們也不願讓妳停下,像是一切真的、永遠無有停歇之時。

 

        『可是我喜歡妳啊,Sameen,也喜歡這樣對妳笑。』

 

        (說什麼呢。)

 

        差不多該是孩子們跟著父母回家吃飯的時間了。眼角在因旋轉而殘破得接不成段的影像中望見一抹熟悉黑影,妳無言瞥過自己揉進帶進些許血肉碎末的指甲縫隙,低低嗤笑一聲便走下那座遊樂器材。

 

        男人啊。妳想,面無表情。

 

        找到那個佔據關鍵地位的男人之後拯救世界,多麼美好的宏大願景。彷彿你們拯救哪個重要人物、解除某個重大危機之後世界就將回復過往那般欣欣向榮的情境,但對妳來說──它從來沒有美麗過啊,即使有──

 

        妳僵硬地在那把傘下走著,一邊聽那個男人要妳回到隊伍繼續奮戰,一邊繼續摳弄耳後,似是真想將那處給抓出些什麼。妳是真想證明些什麼。

 

        「決定?我做好了,決定就是這次模擬爛透了──」

 

        可是沒有。可是怎麼能夠沒有。可是真的沒有。

 

        (妳還沒能告訴她。)

 

        當雨落得更大更急,纖瘦女人的身影在視線遠處融進沉重陰霾裡,猶如自此墜進確鑿現實,再不願承受的妳終於吼了出聲,回頭摘下帽子面對監視器怒目相視。

 

        即使世界徹底毀滅都全無所謂。

 

        「嗯。」

 

        ──妳需要負起責任的對象已然不在。




///

 

 

 

        是哪一天呢。

 

        二零一六年?抑或隔年?

 

        妳不記得任何一件事。

 

        沒有任何記得的必要。不需要。手指輕撫過交雜著纏束成群的各色電線時,妳在一台正全速奔向某個目的地的車廂裡,而那些電線的主人用解析重組過的、刺耳的、她的聲音對妳溫和地說出自己就要死去的事實。

 

        那個詞彙讓妳頓了片刻,霎時間所有過往中直面的死亡全數飛掠眼前,它們是真實的卻又那樣虛假,於是靜靜地、靜靜地,妳佇立著,不知道自己該露出什麼表情。變換神情曾經如同呼吸般簡單,因為妳曾經什麼都沒有,但不過才一兩年前啊,有個人教會了妳一些什麼,於是有了屬於自己的什麼之後,便再也無法輕易偽裝。

 

        影像最終停在那個女人毫無生氣的面孔之前。

 

        妳親自確定過的。狂吼著死命按下頸側脈搏,掌心猛然壓進早已冰冷僵硬的身軀,釋放安定氣體的室內裡妳一次又一次地這麼做著,毫無意義,沒有任何意向,只是單純地確認。暗夜裡潛入醫院森寒空間的妳親手確定過的。

 

        後來的事妳沒什麼印象了。

 

        「……但有些話,我想,是Root曾想對妳說的。」直到那道正在道別的聲音喚醒了妳,妳只是安靜地凝望著那些主機,那些電線。妳想,有一點點的她,還在裡頭。「因為妳無法感受……像別人一樣,可她始終認為這是妳如此……的原因,她希望妳知道……妳將是一條直線,一枝利箭。」

 

        妳靜靜地望著,想笑,卻有些陌生感受襲上眼眶。

 

        儘管,實際上妳知道那對自己而言並不陌生,甚至熟悉。妳明白那是一種生理現象,身體承受過度痛楚時的一種宣洩管道,甚至算是使人類不至崩潰的防禦機制──那是僅僅一條粗淺直白的壓力線,自始便劃在妳的體內,只是過往,妳從未有過跨越它的機會。

 

        『──Sameen!妳這混帳!誰說、誰說妳可以──給我回來、Shaw!回來!妳不要、別走……回來、Sameen……!』

 

        妳靜靜地望著,仰頭,看向左邊,又看向右邊。

 

        『承認吧,妳擔心我。』

 

        妳就是不閉上眼睛。

 

        『安全第一嘛。』『Root說妳到處找她,她很感動。』『不管我再怎麼努力嘗試都沒法讓妳臉上無光的。』『Root在哪裡?』『相信我。』『我想,這裡還有我在乎的東西。』『就算妳不怕,在乎妳的人會。』『她把妳帶回我身邊了!』『相信我嘛。』

 

        妳憤怒地抹去那些生理現象。

 

        『為什麼我要相信妳?』

 

        妳邁步走向車廂另一端。

 

        『如果妳不相信我,至少得相信她。』

 

        冗長得枯燥無味的旅途當中,聽著喀答喀答的前進聲響,妳沉默地放任生理現象將身軀逐漸鈍化,甚至難以開口吐出些具有意義的句子,就只是在短暫的、寧靜的、空虛的座位上坐著。說起來,列車會開往何方呢?終點該在哪裡?

 

        (我相信了,然後呢?)

 

        即使列車停下了也不知道。但警探堪稱淒厲的吼叫將妳猛地拉回黑白難辨的現實之中,反應過來後抄起武器企圖追上,那個曾經殺了誰的男人卻在妳閃神當下逃逸無蹤。

 

        (我相信妳啊。)

 

        遜斃了。妳使盡全力扶住警探時如此想著。

 

        (然後呢?)

 

        真是糟透了。

 

        一切。

 

        (我什麼都還沒有告訴妳。)




///

 

 

 

        是哪一天呢。

 

        二零一六年?抑或隔年?

 

        妳不記得任何一件事。

 

        (──是嗎?)

 

        ……不、不是的。妳對這幾棵種在紐約街邊便顯得突兀無比的櫻花樹存有稀薄印象。但又到了這個季節?如此想著便停下腳步,雙手仍放在口袋裡保持溫暖,妳只是定定地仰頭望著開得繁盛的溫潤粉色,過了很久都沒能邁開步伐。

 

        妳甚至有些懷疑自己是否將因為站在這裡太久太久,而不知不覺把自己站成一棵樹?儘管這真是毫無道理,妳卻笑了出來,然後搖搖頭。

 

        但當那個笑得開懷的孩子舉著玩具飛機衝過身邊時,妳愣了會兒。

 

        啊。

 

        是的。妳又笑了,毫無道理地。這個世界、這顆地球仍然照常運轉,每天都有一點令人厭惡的事情發生,每天都有一點讓人覺得愉快的事情發生,這裡沒有毀滅消亡,仍是一樣美好、也一樣糟糕──她努力那麼久、連命都拚上了卻未能親眼見證的事,妳為她看見了。

 

        (可是她不在了。)

 

        妳猛地抬頭,對襯著淺藍天空飄散飛舞的花瓣怒目而視。

 

        (妳從不曾傷感,只是不願相信。)

 

        如果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可能性,假如……她仍然存在於世界上的某個角落,或許也正站在哪條陌生街邊仰頭望著天空?也望著同樣一片將地球溫柔環繞的大氣層……那裡會有她喜歡的景象嗎?妳希望有,真的希望。

 

        因為,要是沒有的話,不是太悲傷了嗎?即使悲傷這種情緒對妳來說仍然遙不可及,但妳比誰都更加明白,那個情感比誰都要豐富的女人一定會很難過的,然而,現在妳已經不在那裡了,已經沒辦法安慰她了。

 

        『……真實世界的本質也不過是一場模擬──而妳,親愛的,妳擁有最好的形。』

 

        (如果她看見此刻沒了她仍獨自存活的妳,會說些什麼?)

 

        『妳是我的歸屬。』

 

        然後她就這樣消失了,像她口中絮絮叨叨的理論般消失了,像她口中的妳的名字般輕易地離開了。再也沒有人會這樣喊妳了,再也沒有人會對妳那樣笑了,再也沒有一雙纖瘦卻溫柔的手將擁住妳──永遠沒有了。

 

        意識到這件事時,妳突然覺得結束的時候到了。

 

        妳想起,似乎有某些日本人說,櫻花的柔嫩粉色是鮮血澆灌染上的,是葬於樹下的無數遺體養出的一片遺憾。她告訴妳的,妳知道。而她似乎很喜歡這種景象,所以妳想,要是自己也能養出一棵顏色柔和如此的櫻樹就好了。

 

        (妳不會移開視線。)

 

        用妳僅剩的所有。

 

        (無論未知終點如何空虛黑暗。)

 

        也許有一天她會看見。

 

        (很快妳就能告訴她了。)




///

 

 

 

        「Sameen。」

 

        有個人喚妳,以記憶裡最為溫柔的聲音。

 

        妳確實聽見了,卻只是笑,並不轉身,也沒有移開視線。妳理所當然知道,那會是一個穿著她的黑色大衣、撐著把黑傘的女人。但那不是真的,無須片刻便將融進街景消失得無影無蹤,妳很清楚,而它現在不能打擾妳──

 

        (溫暖。)

 

        「妳不覺得這很美嗎?別破壞它,別這麼做。」

 

        是誰抱住了妳?是誰把槍從妳失去力氣的掌心裡奪走?妳不知道,確認不了,只是任由淚水將那片粉色朦朧成遙遠風景,任由嚎叫奪去耳裡所有聲音。生理現象。低頭望向在自己腹部前方交握的雙手,妳使盡全力咬緊牙關想著,用力搖搖頭。生理現象。

 

        「……能再說一次嗎?」

 

        (再一次就好。)

 

        「只要是為了妳,無論幾次都行。」

 

        (妳會告訴她的。)

 

        「Sameen。」




///

 

 

 

        「嘿、Root,妳真是這世界上我最討厭的人了。」

 

        「我知道。」

 

        妳聽見她的笑聲,於是妳也笑了。

 

        「也是我唯一喜歡的。」

 

        「我知道,Sameen,把槍放下。」

 

        妳嘆氣,在一片染進棕色的溫潤雨中搖搖頭,那樣誠摯。

 

        「都聽妳的。」

 





【END】

 - - - - -

 

不管這首歌多像BE,我都說這是HE! 

至少我寫的是HE!雖然一度要BE到底!冏

我真沒法抵抗自己寫510/513後的衝動,太多了,好像黑洞一樣不管寫幾篇都補不滿

因為我才不相信Root會就這樣消失,永遠不信。大概就是這樣吧。

那句"你曾守護的街道的某處、今天也響起新生兒健康的初啼"

"若你能聽見一定會很開心吧、那是我倆足跡的延續"

無論如何都不能抗拒啊,這兩句帶來的連結感。T___________T


而且每次聽到最後三段跟

もう二度と会えないなんて信じられない都絕對會起雞皮疙瘩

我的眼眶還含淚OTL

太悲傷了。



歌詞:



來源:http://mattifa.pixnet.net/blog/post/30335985-%E6%A1%9C%E6%B5%81%E3%81%97-%E6%AB%BB%E6%B5%81%E3%81%97%EF%BC%88%E6%AB%BB%E8%8A%B1%E9%9B%A8%EF%BC%89-%E6%AD%8C%E8%A9%9E%2B%E7%BF%BB%E8%AD%AF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