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整篇依然自始至終都在亂來 / 又變小了 

※ 不是警告:依舊輕鬆路線

    背景大概是TM小隊幹掉SM後一年多這種無限接近不可能的結局左右,Root&Shaw已同居。總部還是老地方,地鐵站。

    本文依然不含任何科學性質,我是文組人,請不要計較((爆


接續 Childish (1) (2) (3) (完)


little one:小傢伙

my little one:對愛人的親暱稱呼


以神煩十五題(XDDD)為基礎。

Btw 小錘好困難。  \意見希望/


BGM:True Love - P!nk feat. Lily Allen








【 My Little One 】 (1)







1. 來打我啊

 

 

        Root是傻笑著醒來的。

 

        因為做了好夢感覺心情非常愉快,她首先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接著就轉身想向身旁的人分享自己的夢,卻在轉身瞬間愕然地張大嘴。覺得應該是還沒完全清醒,她立刻用力揉揉眼睛,決定閉上雙眼深呼吸冷靜一會兒,從一數到十後再睜眼──眼前景象依舊沒變。

 

        讓她回憶一下──夢裡太陽的確是從西邊落下的?這個……小東西是……Shaw?呃?她真的醒了?噢、好吧,沒事的Root,放輕鬆,只是做了預知夢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於是她用盡全力捏住眼前孩子的臉。

 

        「──嗚!Root!妳四不是……欸?」

 

        被臉上突如其來的疼痛嚇得瞬間醒覺,Shaw整個人重重抖了一下,睜眼看見吵醒自己還怎麼也不放手的罪魁禍首時馬上就想發火,但在開口當下便發現有些事不對勁──哪裡怪怪的,真的……怪怪的。

 

        她的聲音很細很高很軟,而Root……好像變得很巨大。

 

        「那個,這不是夢對吧?」

 

        率先開口,Root絲毫不顯愧疚地歪著頭,臉上表情困惑非常。至於Shaw,她覺得自己的臉可能下一秒就會爆炸。

 

        「不是,因為我快痛死了!」

 




 

 

        如果Shaw也變成五歲大小事情就會稍微簡單點,偏偏不是,那些還留著的童裝顯然完全不合身,所以Root像當時的Shaw一樣剪了件襯衫暫時先給她套著。但Root的剪裁技術實在挺糟,都到了身旁孩子不忍卒睹的境界,於是Shaw把大人推出房間後自己做了些額外處理才將衣服穿上。

 

        而出房門後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先準備早餐,正在廚房裡檢視食材的Root時不時會轉頭偷看安靜趴在餐桌上的Shaw,來來回回差點撞到冰箱門。她覺得那張臉跟身高看起來都跟夢裡相差無幾,可能是九歲、十歲左右?

 

        也許這個世界不太對勁。Root拿著紅蘿蔔跟馬鈴薯這麼想。因為……難道「身體縮小」成了一種會傳染的流行病?怎麼說都不合科學常理,說是上天的玩笑也根本是在開玩笑,但是、但是……事實就是Shaw於她身體年齡仍只有十七歲左右的現在變成孩子了。

 

        一時間無法決定該做什麼料理,Root在胡思亂想中靈光一現,突然產生些許罪惡感──是不是因為她在夢裡曾經想過很想養小小的Shaw這事才會這樣?難道老天聽到她莫名其妙的心願就引發了這種超自然現象?那不等於是她害她變小的嗎?

 

        眼見Shaw打從出房間後就一直是垂頭喪氣的模樣,於是Root只默默把材料全丟進鍋裡亂攪一通,一口氣也始終憋著沒敢嘆,就怕更加影響孩子的心情。看,熱騰騰的食物都上桌了,她還趴在餐桌上不抬頭,簡直奇蹟。

 

        「嗨,吃早餐了?」想著這樣下去不行,Root輕搖了搖Shaw的肩膀。

 

        而Shaw是抬頭了,但視線掃過餐桌後神色就變得更加陰沉。

 

        「為什麼都是菜?我討厭菜跟紅蘿蔔。不吃。」

 

        壓根沒想過任性與如此明目張膽的挑食會跟Shaw產生連結──這跟夢裡也差太多了吧──Root頓時傻愣在她身邊不知該說什麼,半晌才皺起眉。她想起自己變小的時候可是有乖乖吃肉的,所以Shaw也不能挑食。

 

        「我知道妳不喜歡這些,但早上應該吃清淡點,再說冰箱裡也沒有肉了。」Root雙手插腰試圖講道理,覺得自己這個大人至少得當得有點架勢。

 

        Shaw不鹹不淡地瞥了她一眼,以搖頭代表拒絕。

 

        「總之先把早餐吃了,午餐再說。」實在沒什麼耐心繼續耗下去又覺得頭很痛,Root下意識開始壓起指關節。Shaw依然坐在那雕像似地一動不動。「如果妳現在不好好吃早餐……我會揍妳,真的。」

 

        「那就打我啊,笨蛋。」

 

        ──笨蛋!?

 

        被這意料外的回應惹得瞬間火氣上升直衝腦門,一時間只想教訓一下眼前的臭小孩,咬牙切齒的Root迅速高舉起手──

 

        ……然後抓住Shaw的後領把她拖出門去。

 

        竟然揍不下去。因為找不到合適鞋子而把孩子扛在肩上的Root使勁按著太陽穴。

 

        她真的覺得自己好沒用。

 

 




 

2. 看看我嘛看看我嘛看看我嘛

 

 

        在短短兩個小時的相處之後,Root判定Shaw目前的情況應該與自己大致相同:成人時的記憶仍被保留,不幸的是智力與性格都會回復到該年齡的狀況。現在看來是輪到她照顧Shaw了,所以這表示……她必須要重新經歷一個把冰塊敲碎的過程?

 

        說真的,這次感覺有點困難,畢竟她不是那個相對有耐心的Root,而面前這個可惡的小鬼從一早就對她嫌棄異常。她是狠狠捏了她的臉沒錯,但只是想用最古老的方法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還在夢裡嘛,幹嘛這麼記恨呢。

 

        速食店裡,Root坐在桌前支著頭兀自煩惱,對側吃飽喝足後就安靜下來的Shaw則正讀著方才在書店買的《唯有偏執狂方得生存》。說到這個Root就很氣,因為當她好奇地問Shaw為什麼要買這本書以及是否看得懂時,孩子只冷冷回了她一句「我又不是會在客廳裡甩袖子的五歲小孩」。

 

        自己前段日子的模樣被用這種嘲諷口吻提起,Root真的只差一點就沒忍住當場掐死她的衝動──她覺得自己小時候挺可愛挺貼心的啊──卻只能無奈翻個白眼,自己跑到旁邊的書櫃拿出幾本諸如《叛逆少年與我》、《十大性格養成方針》、《四級火警:煉油廠生存指南》的書去結帳。於是現在總歸無事可做的她打開了第一本書。

 

        好的,書裡第一章就說眼神交流相當重要。想想以前跟Shaw也沒少過瞪來瞪去的歷程,認為頗有道理,Root點頭。誠摯且良好的眼神交流有助於打開青少年的重重心防,如果過程順利的話更能趁勢建立溝通橋樑的基石,準備好了嗎?首先,第一步是如何使對方願意看著自己。

 

        嗯,要真心誠意地呼喚對方,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她又點頭。無論如何兩人仍要繼續相處,所以試試也無妨。

 

        「嘿、Sameen。」擇日永遠不如撞日,心動不如馬上行動,Root立刻放下書並輕聲喚道。孩子沒有理她,她不氣餒地又喊了一次:「Sameen、Sameen──哈囉?妳還醒著嗎?Sa-meen?」

 

        被吵得有點煩了,Shaw終於開口:「什麼事。」

 

        「看看我嘛。」

 

        啊?

 

        這莫名其妙的要求讓Shaw愣了一下險些抬頭,發現這事後就立刻控制自己不能這麼做──突然叫她看她是要幹嘛?她才不要。刻意不去搭理對面的無聊大人,Shaw沒給半點回應,只是轉轉因維持相同姿勢導致稍顯僵硬的頸項,然後繼續看書。

 

        首次行動宣告失敗,Root把書本捲成棒狀想敲過去,但想想還是算了,畢竟這樣不誠摯也不良好嘛。於是她決定坐到Shaw旁邊,還故意跟Shaw靠得緊緊的。她感受到孩子在自己貼近的時候輕顫了下隨即往反方向挪去,似乎不能接受過度緊密的距離。

 

        「Sameen──看看我嘛。」

 

        「不要,妳到底想幹什麼?」

 

        「就抬頭看看我啦?妳這樣我很無聊耶。」

 

        感覺冷靜細胞被甜軟聲音戳得啵啵啵地逐一破掉,「……妳剛剛也有買書。」下定決心就是頸部筋骨全部死翹翹也不抬頭看Root,Shaw用能把書燒出一個洞的力度盯著它瞧。雖然半個字都沒看進去就是了。「離我遠一點,無聊就去看書。」

 

        Root則乾脆勾住孩子的手,語氣聽起來很受傷:「妳就這麼討厭我嗎?還是我長得很糟糕,所以妳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把手抽開後倏地使力將書闔上,顯然是生氣了的Shaw沉默地直直瞪著封面。她一向厭惡來自強制、逼迫的行為,也總是謹記不能為了方便就說謊的告誡,所以現在反而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看著書不說話。

 

        ……雖然眼睛實在是很乾又很累。

 

        「吶,看我一下嘛──如果妳再不抬頭的話,我就要捏妳的臉囉?」

 

        這番「善意威脅」讓層層疊疊的煩躁感與憤怒猛地衝破極限,Shaw彷彿聽見自己腦裡出現接連不斷的炸裂聲,加以早上被捏到痛醒的慘烈場景閃現腦海,她因變小而跟著縮水以致所剩無幾的忍耐力直線向下落進負值區域。

 

        「妳敢──」

 

        一抬頭卻有張溫柔甜美且毫無惡意的笑臉撞進眼裡,讓本以為Root的表情應該十分欠揍的她為此呆滯幾秒鐘後才想起要閉上嘴,很快就彆扭地將視線移回封面上。她真的、真的非常生氣,氣得很想把書砸過去,但Root總是這樣笑著,要是現在這麼做的話,不就顯得認真的她很蠢嗎?而且還像她在欺負Root。

 

        所以她不要。蠢的是Root又不是她。

 

        「……我看了,現在能不能別吵我?」

 

        「嗯,謝謝合作哦,Sweetie。」

 

        在Shaw那張繃得緊緊的、很不甘願的小臉輕吻一下後聽見她小聲嘟嚷著「別這麼叫我」,心情大好,只差沒哼起歌的Root愉快地回到對面座位,決定待會就把書都拿去回收,因為……那句話怎麼說來著?盡信書不如無書?

 

        某些人就是要用氣的嘛,普通書本才沒用呢。Root自顧自地點點頭。

 

        ──無論大小都是。

 




 

 

3. 故意給對方起奇怪的名字

 

 

        吃過飯後,Root帶Shaw去買衣服、鞋子等等必需品,前者心花怒放地拿了一堆充滿可愛圖案的衣服塞進推車,但全被後者板著臉放回去。最後只能在一旁看Shaw自個挑衣服的Root多少有些沮喪,因為即使是小時候的模樣也好,她想看看Shaw穿小熊睡衣的樣子嘛。

 

        購物完畢後,Root認為該先跟男孩們報備他們再度缺少一個可用人力的事,就帶著Shaw前往地鐵站。與坐在身旁始終面帶玩味笑容的Reese不同,表達情緒方式可能比較強烈一點的Finch在轉身看到眼前孩子時突然不知該做何反應,竟然差點哭了出來。

 

        老天啊,難道下一個要輪到他或Reese或Fusco變小了嗎?

 

        「嗨。」

 

        一如既往不帶表情,Shaw迅速舉起手酷酷地打了招呼,接著轉身,馬上拔腿朝待在車廂旁老位置的Bear飛奔而去。而三個大人看著遇上Bear就活力滿點的小傢伙,不免感慨有些事真的永遠不會改變,或許現況還不算太糟。

 

        「呃……好吧、我做完心理建設了,Shaw的身體狀況如何?」稍微調整過心情以適應新的事件,Finch謹慎地問道。假如眼前的是三十來歲的Root便無需擔心,可這個不到二十歲的Root行事仍帶粗心莽撞,總有種小小的Shaw某天會被她帶到丟掉的感覺。「另外,性格上……她似乎比以前更冷漠一些?妳們還好嗎?」

 

        「沒事,Harry,她狀況挺好,只是有點……」視線從和Bear在地上滾成一團的Shaw身上移開,對自己地位不如狗狗這事稍感介懷,Root支著下巴終於嘆出憋了大半天的氣。「對,她是比以前麻煩多了,但那應該跟我也有關係。」

 

        Reese想起那套大大的熊玩偶裝,「妳?我以為妳挺會跟小孩相處的。」他是沒跟Finch一樣見證那個能讓人認知失調的神奇時刻,但光從Finch的口述想像Root自熊玩偶裝裡出現的景象也夠了,他不需要親眼看到這種震撼畫面。

 

        「事實跟幻想總有出入,John,我不怎麼喜歡孩子,現在也沒什麼耐心。」想起夢裡夢外的落差,Root有點尷尬。唉,夢終究是夢。「雖然以為只要是Shaw就沒事,可是……我不清楚,感覺她對我很有敵意,一直想激怒我。」

 

        那是因為妳先激怒她了吧。太過明白Root的本事,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產生這般想法,更不約而同感到無奈。想著總該給眼前神情甚是困擾的「少女」一點建議和安慰,Finch思考過後正要提出它們,Shaw卻突然跑了過來。

 

        「Zoo,我覺得Bear餓了。」

 

        「……動物園?什麼動物園?」低頭看向臉色跟先前相比好上許多的孩子,Root完全摸不著頭緒。現在的Shaw可沒有喝醉。「這跟Bear餓了有什麼關係?」

 

        「這是我剛剛想到的綽號,所以Bear的食物在哪裡?」

 

        「……不,等等,我們得先解決這件事。」靈光乍現,剎那間從Z這個字母領悟到關聯性,蹲下的Root笑得非常、非常溫和,輕輕搭住Shaw的肩頭:「親愛的,妳是故意在報復我之前叫妳Zameen嗎?」

 

        Shaw只露出一臉妳說呢的表情。

 

        「Root,冷靜!」

 

        最後是Reese眼明手快地抓住保持微笑卻從背後抽出針筒的Root,而Finch以也許是此生最快的速度拿出狗食並帶走Shaw才沒讓命案發生。

 

        怎麼看都是兩個愛賭氣的孩子,一個比一個讓人不放心。

 

        Finch無聲地仰天長歎,開始考慮要自己照顧Shaw了。

 

 




 

4. 賴在地上不走

 

 

        Shaw說什麼都不願意離開地鐵站。

 

        正確來說是不願意離開Bear。

 

        Root則感覺好像可以理解大人版本的Shaw當初聽到自己說最喜歡The Machine時的感受了,果然很多事沒親身經歷過就不會懂啊。不過半小時以前,小小的Shaw問Finch能不能把Bear帶回家,兩個男人為難地對視了會兒便決定拒絕。

 

        其實讓Shaw把Bear帶走這事本身沒有問題,畢竟現在的Shaw整體看來挺成熟也挺有責任感,應該不需擔心照顧的事,但他們只要想到後續可能產生的問題就很苦惱──現在相對幼稚的人反倒是Root了,如果孩子整天只跟狗狗待在一塊,肯定會被完全冷落的大人會做出什麼事可不好說。

 

        受到拒絕的Shaw並不放棄,於是小力扯了扯Root的衣角,希望記憶裡一向站在自己這邊的人能說句話,但仍在氣頭上的她沒理她。

 

        所以Shaw就這麼決定了:「我要住在這,跟Bear一起。」

 

        三個大人的視線齊齊射向如此宣佈的孩子。

 

        Finch為Shaw的直率勁頭露出微笑,想的是其實沒什麼不好,但離開時還是得把Shaw跟Bear都帶走,可不能半夜讓他倆待在這。Reese略顯緊張,想的是必須注意身旁女人的一舉一動免得她待會又想拿出危險物品。至於Root?

 

        「哦,好啊。」

 

        聲音完全不帶任何起伏,神情平靜的Root回應後立刻轉身走人。

 

        這下倒換Shaw錯愕了。

 




 

 

        只是兩個小時後,Root又回到了地鐵站。

 

        一進到裡頭就看見抱膝坐在Bear身旁悶悶不樂的Shaw,Root望向遠處電腦桌前正奮力朝她比手畫腳、明顯束手無策的兩個男人,深吸口氣,不久前才看過這個坐姿的她想著原來習慣都是從小養成,便走到孩子面前直接坐了下來。

 

        「Sameen,該回家了?」

 

        Shaw搖頭。

 

        「真的不跟我一起回去?」

 

        Shaw偷偷瞄她一眼,搖頭的力道稍微小了些。

 

        「真的『不想』跟我一起回家嗎?」加重語氣,Root換過語句再問了次,這回Shaw一動不動,但她看見小小的拳頭握得越來越緊,就半帶無奈地笑了出來:「真可惜,我剛才去買了很多好吃的,也買了Bear的份,準備把你們都帶回家呢。」

 

        聽到關鍵字的Shaw面色稍亮了些,這才發現Root身旁多了個大袋子。

 

        「──其實我不是真的……」一時衝動開口了,卻很猶豫該不該繼續解釋,Shaw困窘地看看左邊、看看右邊,最後還是決定把視線放在Bear身上。她搖搖頭。「只要能常常跟Bear待在一起就好,可以不用……」

 

        「沒關係,或許我們的好朋友偶爾也想住住別的地方,老待在地下室實在對健康不太好。」笑容略顯狡猾,Root聳聳肩,故意對著後邊在專心偷聽的兩個男人大喊:「嘿!Bear我們就帶走幾天囉,Shaw一定會好好照顧牠,對吧?」

 

        嗅到危機解除的氣味,如釋重負的兩個男人對此簡直是以光速答允。Finch替Bear的項圈掛上繩子後就將它交到神情掩不住興奮的Shaw手中,更站在門口目送她們離開,頓時產生一種孩子們都長大了真是太好了的感覺。

 

        回家路上,現在沒比Bear高多少的Shaw牽著牠一下跑一下跳的玩得不亦樂乎,跟在後頭走著的Root偶爾還會聽到笑聲,這讓她覺得自己似乎該努力對孩子更寬容些。事實上她剛才的確是氣得想把Shaw丟在地鐵站,因為那句發言也讓她受了點打擊,但離開前那一瞥又讓她無法狠下心這麼做。

 

        畢竟Shaw的表情就像是完全沒想到她會真的決定拋下她,即使顯露出的情緒波動只有那麼一點,她也確實看到了,所以在超市漫無目的地晃過幾圈之後,她就乾脆放棄掙扎並走向來時路。除了回去把Shaw帶走,她還能怎麼辦呢?

 

        而且……好吧,對對對,無論尺寸大小,她根本沒辦法討厭Shaw。

 

        唉,反正她就是很沒用啦。






【TBC】


- - - - -

本來沒想發,只是昨天生病,半夜昏昏沉沉爬起來卻突然被虐到心肝脾肺腎整個歪七扭八,就起了發不知道算不算糖的這篇來壓壓驚的衝動(爆)


其實Shaw應該喊Root叫"Zoot",但查了一下,發現Zoot除了是個鞋子品牌之外

還是一種很復古很.........有趣的穿著,覺得這樣太壞了所以就不用了XD

(有興趣的話可以查一下"zoot suit"......)


一開始沒想寫大根小錘,但看到神煩十五題之後就忍不住寫了

本來都找不到有什麼歌適合這個莫名其妙的組合,後來想起這首歌簡直不能再合

尤其MV裡Lily Allen那個咬牙切齒七竅生煙不能更恨的切菜片段

完全是我腦裡的Root(age17)哈哈哈哈哈


歌詞

Sometimes I hate every single stupid word you say
有時我真恨死了你說的每個愚蠢的字
Sometimes I wanna slap you in your whole face
常常我想賞你一個大巴掌
There's no one quite like you
但是沒有人像你一樣
You push all my buttons down
只有你能把我的按鈕統統關掉
I know life would suck without you
而我知道 少了你 我的人生將會爛透了

 

At the same time, I wanna hug you

有時候我好想擁抱你

I wanna wrap my hands around your neck

同時卻又想把你勒死

You're an asshole but I love you

你根本就是一個超級大混蛋 但是我愛你

And you make me so mad I ask myself

你讓我生氣到我不斷問自己

Why I'm still here, or where could I go

我怎麼還在這裡 或是我能去哪裡 

You're the only love I've ever known

你是我唯一知道的真愛

But I hate you, I really hate you,

但是我恨你 根本就恨透你了

So much, I think it must be

恨到我覺得這一定就是

True love, true love

真愛 真愛 

It must be true love

這一定就是真愛

Nothing else can break my heart like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像你一樣讓我傷心了

True love, true love

真愛 真愛

It must be true love

這一定就是真愛

No one else can break my heart like you

沒有人可以像你一樣讓我傷心了


Just once try to wrap your little brain around my feelings

一次就好 請你小小的腦袋也顧及到我的感受

Just once please try not to be so mean

一次就好 請你不要這麼刻薄

Repeat after me now R-O-M-A-N-C-E-E-E

跟我重複念一次 l-à-n-g-m-à-n

Come on I'll say it slowly

來吧 我會再念慢一點

You can do it babe   

你可以的寶貝!

At the same time, I wanna hug you

有時候我好想擁抱你

I wanna wrap my hands around your neck

同時卻又想把你勒死

You're an asshole but I love you

你是一個超級大混蛋 但是我愛你

And you make me so mad I ask myself

你讓我生氣到我不斷問自己

Why I'm still here, or where could I go

我怎麼還在這裡 或者我能去哪裡 

You're the only love I've ever known

你是我唯一知道的真愛

But I hate you, I really hate you,

但是我恨你 根本就恨透你了

So much, I think it must be

恨到我覺得這一定就是


True love, true love

真愛 真愛 

It must be true love

這一定就是真愛

Nothing else can break my heart like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像你一樣讓我傷心了

True love, true love

真愛 真愛

It must be true love

這一定就是真愛

No one else can break my heart like you

沒有人可以像你一樣讓我傷心了


Why do you rub me up the wrong way?

你為何總是可以惹毛我

Why do you say the things that you say?

你怎麼可以說出那些話

Sometimes I wonder how we ever came to be

我常常好奇我們是怎麼在一起的

But without you I'm incomplete

但是少了你 我會不完整







评论(2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