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整篇自始至終都在亂來

※ 不是警告:輕鬆路線XD

    背景大概是TM小隊幹掉SM後一年多這種無限接近不可能的結局左右,Root&Shaw已同居。總部還是老地方,地鐵站。

    本文不含任何科學性質,我是文組人,請不要計較((爆


BGM:All that (The Knocks Remix) - Carly Rae Jepsen

(這次一樣跟BGM沒什麼關係,純粹放鬆心情用XD

    但歌詞很甜RRRR。)






【 Childish 】 (1)





1. 叫對方起床

 

 

        Root緩緩睜開雙眼。

 

        她朝窗戶的方向觀望片刻,忍不住打了一個很大的哈欠,然後迷迷濛濛地從窗簾後透出的光線強度判斷大概已接近中午時刻,手不自覺地摸向肚子感覺似乎有點餓,於是搖了搖身旁的人。

 

        「Zameen,起床──」

 

        那人卻只是稍微動了下就翻身繼續睡。馬上被背對這事讓Root覺得不太開心,搖動對方的力度更大了些。

 

        「別吵,Root,我還想睡。」那人用不耐煩的語氣說道,乾脆地拍去搭在自己臂上的手後更直接拿棉被摀住頭。

 

        徹底被拒絕的Root呆了半晌,嘟起嘴覺得有點生氣,但腦裡漸漸擴大的睡意最終戰勝一切,於是哼哼兩聲就繼續睡了。

 

        直到那人醒來後大吼大叫地吵醒了她。

 

        「喂!妳、妳──是誰!不對,妳怎麼變成這樣!?」

 

        變成怎樣?腦裡還是一片混沌的Root揉揉眼睛坐起身來,搖搖晃晃地一度又倒回床上,但逐漸清醒後過沒多久便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兩人大眼瞪小眼好一陣子,最後Root終於開口。

 

        「Zameen,妳變得好大哦。」

 

        被稱為Zameen的女人深深吸了口氣。

 

        「不……是妳變小了。」

 




 

 

2. 輪流做早餐

 

 

        「是S不是Z,妳小時候口齒這麼不清嗎?」

 

        將肉排、吐司跟荷包蛋放到Root面前的Shaw冷冷問道。

 

        如今這個坐在餐桌旁穿著被粗暴剪短的成人襯衫的孩子大概只有四到五歲左右,而很不幸地,排除Root帶了什麼怪東西回家又自顧自跑掉這種事,無論從什麼角度觀察都只能得出這小東西是Root的結論。Shaw看著一臉天真無邪地抓起刀叉的孩子,突然覺得頭很痛。

 

        Root?

 

        五歲的、剛剛還穿著過大衣服揮舞袖子在客廳裡跑來跑去的Root?

 

        她這是在作夢嗎?

 

        「可四,Zameen,」小小的Root努力地與大塊肉排進行撕扯拉鋸戰卻毫無結果,只好轉移目標把荷包蛋全塞進嘴裡,看不下去的Shaw很快把盤子搶了過去,將盤中的所有食物切成適合兒童入口的大小。「好多肉,窩想吃菜。」

 

        ……她這是完全沒在聽她說話嗎?

 

        不管怎麼說,Root的回應跟行為都不算正常,雖然一早起來身體退化變小這件事就已經夠異常了,但短短兩小時裡產生的種種跡象讓她開始懷疑變小的不只是身體。

 

        她剛剛花了至少半個小時坐在床邊整理自己因這種超現實景象而混亂震撼的心緒,所以,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的話拜託保佑Root沒有變笨──或至少沒有變得太笨,因為她現在完全不想再面對其它衝擊。

 

        「冰箱裡沒了,嘴裡還有東西的時候別說話。」按捺住想把叉子捅到那顆小腦袋上看看會不會變回來的衝動,Shaw感到自己很有必要吃一點止痛藥……或安眠藥?搞不好一覺醒來世界就會恢復如常。

 

        小小的Root只是偏頭,把嘴裡的荷包蛋全吞下去:「那我想玩電腦。」

 

        「……玩?」

 

        看著那雙閃亮亮的大眼睛,Shaw想的只是絕對不能給她電腦。

 

 


 

        「……老天,Ms. Shaw?這是……妳、妳確定?」

 

        「看那張臉不就知道了。」

 

        完全不知該拿兒童如何是好也理所當然沒有兒童服飾的Shaw,再三思考後決定把變小了的Root塞進平常裝武器的黑色旅行袋中並將她帶到地鐵站,路上還因為她一直Zameen、Zameen地叫個沒完,讓Shaw一度起了將袋子扔在路邊的念頭。

 

        假使只是身體幼化也就算了,但連智商跟情商都跟著明顯縮水可不在忍受範圍內。或許到現在她還沒犯下謀殺罪的原因只是沒法對孩子動手,Shaw想,可要是有一天Root變回正常模樣,她覺得自己八成會毫不猶豫地掐死她。

 

        Shaw本以為將Root帶到地鐵站能多少對現狀有所幫助,然而現在Finch看起來比她還要不知所措。

 

        「以這孩子的歲數來看,Ms. Groves在更久以前應該沒有跟……」Finch的視線在身邊一大一小間來來回回,最終尷尬地定在地上。他真的一點都不想抬頭。「呃,我是指這會不會是……」

 

        「她女兒?就算有我也不可能知道。」Shaw雙手在胸前交叉著因問題略顯不悅。先不提可能性,即使真的是,她覺得Root也不敢就這麼把孩子丟給自己。「但她起床後沒多久就開始自言自語還笑得很開心,淨說些蠢話,我猜那是你的機器,而唯一途徑是人工耳蝸。」

 

        「……那就先當成是這樣,待會對耳朵作個檢測好了。」

 

        「掛個充電器就能證明吧,或問她些問題。」

 

        Finch點頭,看向下方的孩子。

 

        「咳咳,Ms. Groves,妳……」

 

        「叫我Root!」

 

        蹲下以讓視線能夠與Root平行的Finch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一旁的Shaw默默看著前者眼裡的高漲氣焰和後者臉上被雷劈到般的呆愣表情,深深覺得目前情形真是不能再更好笑了。

 

        好吧,就這副情景的娛樂性而言,她可以考慮未來讓Root死得痛快點。

 

        「呃、好的,Root,妳知道我是誰嗎?」

 

        「Harry!Finch!」上一秒還十分高傲的神情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Root開心地笑著並張開雙臂抱住了Finch,而他臉上立刻就出現了靦腆的笑。「你是『她』的爸爸,我最喜歡『她』了!所以我也喜歡你。」

 

        站在旁邊雙手叉腰的Shaw挑起眉頭。先不說為什麼將Z和S混在一起的Root就沒把Finch的名字叫成Binch或Garry之類的,最喜歡是什麼概念?智商跟情商同時退化的小傢伙記得的事情倒出人意料地多。

 

        「那以後妳給他照顧好了。」Shaw覺得自己此時大概笑得有些陰險。順水推舟的事她不是沒做過,但這?肯定是最有快感的一次。「她以後就歸你了,Harold,看在她這麼喜歡你的份……」

 

        「不要!」Shaw話都還沒說完,Root就扁著嘴抱住了她的大腿,一下被孩子拒絕了的Finch有點尷尬。「我要Zameen!」

 

        「Zameen?Shaw,妳的新綽號?」當Shaw還在猶豫要不要一腳把緊緊抱住自己大腿不放的孩子給踢到地鐵站的對側,一把低沉中帶著笑意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這孩子是號碼?還是從哪裡撿來的?」

 

        Shaw看著正把外套掛到衣帽架上的Reese。

 

        「她是Root。」

 

        在神情逐漸轉為震驚的Reese來得及開口之前,Root便一臉新奇地跑向了他。

 

        「你變得好高喔!」

 

 


 

        在Finch疲倦地承諾他會盡快找到事發原因後,Shaw最終還是把攀在Reese肩上玩得不亦樂乎的Root拔起來塞進行李袋裡頭,並在路上給她買了一些童裝。

 

        「Zameen,妳看,星星好漂亮。」

 

        難得路上都沒怎麼出聲的Root突然大聲說道,聞言,Shaw跟著停下腳步望向漆黑夜幕,發現今晚星子的確特別閃耀。她想了想,接著把Root抱出行李袋,讓小傢伙蹦蹦跳跳地跟著自己走進超市。

 

        隔天,她一起床便發現餐桌上有兩座菜葉小山,而小傢伙正嚼著生菜看她,像羊。

 

        好吧,她想。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喔──自作孽不可活。

 

 




 

3. 窩在同一個沙發上

 

 

        「The Machine還會常常跟妳說話嗎?」

 

        在Root莫名其妙變成小孩的第二天晚上,Shaw洗完澡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時如此問道,順便拍開那隻想偷拿啤酒的小手。

 

        「她會跟我說話呀,昨天放了兒歌給我聽,但我不喜歡。」舒服安穩地把自己卡在沙發一角,Root眨著眼睛小聲說道,不多久就閉了起來。「後來她放了一首歌,很好聽哦,所以我就睡著了。」

 

        「什麼歌?」

 

        當Shaw這麼問,Root的表情就變得有點微妙,支支吾吾一陣子後她搖搖頭跳下沙發,說聲要睡覺了便跑進房裡。這反應引起了Shaw的興趣,於是她在整理好客廳之後也進了房間。

 

        「她給妳聽什麼歌?」然後再問一次。

 

        和緩平順的呼吸聲傳進耳裡,Shaw半信半疑地戳戳Root柔軟的臉頰,又捏了捏,發現她是真的睡著了,而且睡得不錯,這事不知怎地讓Shaw覺得有點安心,很快便跟著上床睡覺了。

 


 

 

        第三天,Shaw向Finch確認事件調查進度,結論是一點進展也沒有,因此她覺得自己不能只是待在家裡當個保母,至少得做點什麼以讓生活脫離目前這種一大一小的狀況。懶得帶孩子出門的她把筆記型電腦丟給吵著要一起去的Root,完全見效。

 

        「吃的都在冰箱裡,弄熱就好,別動瓦斯爐,我很快回來。」

 

        已經開始「玩」起電腦的Root甚至沒看向Shaw,只是乖順地點頭,而後者雖然有些不放心但還是出門了。

 

        老實說,她對該從何查起完全沒有頭緒,畢竟發生在Root身上的事與其說是跟醫學、物理有關,更像科幻或奇幻小說裡的情節,但她確定看那些人類寫的小說不可能有用,因此決定直接去找個在這種領域裡名聲正盛的醫生。

 

        Shaw印象中的確有人身體年齡在某個階段開始逐漸倒退或者急速老化,而就她的瞭解,Bill Floyd經手過這些極度稀罕的案例,肯定能提供一些意見。

 

        Dr.Floyd是名看來相當成熟的中年男子,當她敘述情形時都能看見他眼底那股狂熱的學者光芒正在閃爍,接著他便要求她將Root帶到醫院以做全面檢查,她猶豫片刻終究還是答應──有可能性就必須嘗試,她快不能忍受自己的名字老被叫錯了。

 

        於是她回到家裡沒做任何說明就將Root給載往醫院,穿著粉紅色小洋裝的Root一時間還搞不清狀況,但下車後一看見醫院大門便僵住了。

 

        「我討厭醫院。」Root後退幾步,看來有點畏縮。

 

        「別任性,妳不能一直這個樣子。」Shaw走向Root輕聲說道,然後感到一股混著怒意的煩躁。她覺得這種下意識將語調放柔的行為已經快把自己完全惹火。「過來,我們得找辦法。」

 

        「不要……」Root繃著臉很快躲到車輛後面死命搖頭,Shaw看得到她眼裡的淚光正隨著恐懼氾濫。「那裡很痛,會有很多討厭的事情,我不要進去。」

 

        Shaw當然知道醫院在過去的時光裡代表什麼,疼痛、侵入、禁錮……總之不可能是什麼好事,尤其是還保留記憶卻完全變成孩子的Root絕對更厭惡醫院,所以這就是她現在還站在原地沒衝過去把Root扛走的原因。

 

        但事情不能繼續這樣下去,於是她又向前跨過幾步。

 

        「嘿,我保證這次沒事的,好嗎?」Shaw說道,朝Root伸出手。「只是做個檢查,而且我會保護妳。」

 

        她遲疑片刻,終於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在醫院裡進行各式各樣的檢查,折騰整整十個小時以後兩人都累了,一回家連燈也懶得開就直接癱在沙發上。過陣子,Shaw打開電視並給自己拿了罐酒,Root則安靜地捧著在路上買的果汁一言不發。

 

        「妳還好嗎?」沉默沒有維持太久,Shaw一邊轉著台一邊開口問道。

 

        「……我會變回去嗎?變成大人?」終於在Shaw找到一部感覺能看的老電影並停下轉台動作時Root說話了,Shaw微微側頭看著她,感覺那張小臉上充滿疲憊。「我不知道……我覺得不太好。」

 

        電視的亮光在黑暗空間裡閃爍著,隨著場景切換更替顏色,那些光線打在Root的臉上讓Shaw覺得不太現實:這一切都莫名其妙得像場惡夢,但話說回來,還有什麼比這個窩在自己身旁的小小身軀更真實?

 

        原來Root從小就長得好看,Shaw盯著電視不知怎地這麼想著。標緻的五官與瓜子臉,長長睫毛下那雙靈動的大眼,還有高挺鼻樑和好看的唇形……以及一顆聰明透頂的腦袋。上天有時就會偏愛某些人,他們從出生剎那即注定能擁有大把的本錢。

 

        她在自己開始思考為什麼這種絕對會受眾人疼愛的孩子最終成為現今模樣之前便強迫自己停下。那一點都不重要。

 

        「會,妳會變回去。」Shaw說道,選擇不去理會在心底充塞的陌生情緒。

 

        沒有回應,當Shaw疑惑地轉過頭去並發現Root正在搖搖晃晃時才意識到她已經睡著了,只是還堅持著抱住雙膝捧著果汁的姿勢。Shaw拿起果汁放到桌上,接著輕輕將Root的頭往自己的方向撥,Root很快軟軟地靠了上來,但不一會兒頭便落到了她的大腿上。

 

        Shaw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該把Root抱回房裡,這樣小傢伙就不必用蜷縮著的姿勢睡覺,而且沙發當然沒有床來得舒服。可比起這些顧慮,她發覺自己更不願意讓Root有任何被吵醒的可能,一點都不想。

 

        畢竟還是大人時的Root是那麼容易驚醒,彷彿無時無刻不處在警戒狀態中,她一直以來都太累了,值得一些完整的睡眠。Shaw想。這是她應得的。

 

        於是她坐在沙發上陪著她度過一夜。

 

 




 

4. 嫌亮叫對方關燈

 

 

        「Zameen……」

 

        伴隨稚嫩聲音進入感官的還有一陣亂七八糟的戳刺,Shaw勉強睜開眼睛,正想動就感到肩頸完全僵硬像是被灌了水泥,跟著傳來的鈍痛感促使她用力轉動脖子,接著按下那雙在自己腹肌上戳個沒完的小手。

 

        「幹嘛。」Shaw略帶怒意地瞪著Root。如果知道自己得以這種方式被叫醒,她昨夜就絕對會把Root扔回床上,管這小鬼會不會被吵醒。

 

        「好亮,關燈。」

 

        聽見Root這麼嘟嚷,Shaw才想到昨夜回家後根本沒開燈的事,而她們也沒有拉上窗簾,所以現在照進客廳的肯定是陽光。

 

        「早上了,那是太陽,妳想關燈就只能把它打下來。」

 

        倦意仍在眼底沒有散去,Root微微皺起眉:「可是我太小了,一定碰不到,妳能不能幫我把它打下來?」

 

        不是任性也不是玩笑話,儘管腦袋還很昏沉,Shaw卻很快意識到這個盯著自己不放的Root是認真的──現在五歲的她是真的相信了她的話,也認真地在向她進行一種近似於求助的行為。

 

        那雙眼裡隱約透出的軟弱同樣貨真價實。

 

        於是Shaw拍拍發麻的大腿後起身將窗簾拉上,接著想了想就決定將Root帶回房裡睡覺,這時間點房間是相對暗的。跟著躺上床的Shaw本也想睡個回籠覺,但看著不知何時又陷入睡眠裡頭的Root,她覺得自己的睡意一點不剩。

 

        是啊。Root是很小,無論何時,她以為她從來就不懂得一加一大於一這件事也不懂得求助,永遠只知道把自己扔進危險裡,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為什麼妳以前就不會這麼說?」

 

        沒有回應,Shaw闔起眼。

 

        討厭的孩子,討厭的Root。

 




 

 

5. 指責對方飲食習慣

 

 

        自從同居後,Shaw就基於自己過去職業道德沒有放任Root那種過於極端的飲食習慣,畢竟一天到晚東奔西跑又拿雙槍的人肯定需要各式能維持體力的食物,但只攝取蔬果類可達不到效果。

 

        善於閃避問題的Root總要讓Shaw費一番工夫才會乖乖聽話,可在變成孩子以後這事算是自動解決了。或許是因為人類對於成長的渴望也或許來自本能,總之Root現在會盡量把盤裡的肉類吃得一乾二淨,倒是她被Root唸了好幾次。

 

        「妳討厭吃菜嗎?」

 

        「還好。」

 

        「可我都沒看過妳盤子裡有菜?」

 

        Shaw臉色陰沉地放下刀叉。她不記得這是第幾次了,但Root變小後的確對她的飲食習慣發表過很多次意見──相當直接的那種意見,而她對此非常不爽,不爽到希望現在那張嘴裡會自己長出一顆生菜讓Root再也說不出話。

 

        「妳吃妳的,我吃我的,安靜。」

 

        「我以前……不對,以後是很愛吃菜的,可是現在我在吃肉哦。」Root沒怎麼被那張臉嚇到,還是很理直氣壯。「所以妳也應該要吃菜,裡面有豐富的維生素跟纖維,我覺得一定很有──」

 

        「妳不要以為我不會真的把叉子捅妳頭上,我說了安靜。」Shaw雙手在胸前交叉並惡狠狠地低聲吼道,Root很明顯地瑟縮了一下才低頭繼續進食。瞬間某種奇怪的感受從胃裡往上竄,Shaw開始猶豫是否該道個歉。

 

        而「道歉」這個念頭讓她有點動搖,卻只是繃著臉跟著繼續吃飯。但在Root安靜地把碗盤放進水槽接著跑到客廳去開電腦後一陣子,Shaw拿了顆水梨切成兩半,一半遞給了Root。

 

        「維生素。」她解釋。

 

        Root接過水梨,然後坐到正在查資料的Shaw身邊,再也沒理會過那台電腦。






【TBC】


- - - - -

一直想要寫這種大人帶小孩的題材,直到看見這個:Tumblr

整個笑瘋覺得非常中肯,搭著「不是戀人也能玩的同居二十題」寫了

算是練習用(雖然不知道在練習什麼)順便自我治癒lol

順序不定,長短不定,可能超過20也可能不到20,每次大概貼五題。



一直在想當Shaw起床看到身邊超級縮小版的Root,表情應該是這樣的:



"媽啦這是啥碗糕這個小鬼是什麼東西我的Root呢不對她長得很像--"

諸如此類wwwwwwwwww




Root:"哇咿我變小了耶~~~哇喔喔喔喔~~~"(甩著袖子狂奔)

Shaw:".........................."(這世界怎麼了還好嗎我在作夢嗎!#&*@#_*$...)



這是一個苦情的故事。

(我不會承認其實我只是想要寫Zameen的)(穿護膝)



评论(12)
热度(203)
  1. Elsa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