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重要角色只剩一個 / 不含糖好健康 / OOC / 傷眼保證

One shot。短篇。


BGM:New York City - The Chainsmokers







Lost



 

 

 

        “New York City, please go easy on this heart of mine.”

        “Cause I'm losing my lover.”

 

        夜幕漸沉而華燈初上,妳孤身佇立時代廣場的中央四處張望。

 

        那裡本不該是妳出現之處,妳不適合如此狂妄地現於人前,卻毫無辦法。

 

        迷茫在妳的雙眼裡飄散成一朵又一朵渾沌煙花,在漫無目的的行走之間妳甚至不知道自己正期望什麼。一次搭肩、一句低聲輕喃、一個眼神──如果能再有機會與那人取得接觸,這次妳絕不會放手了,對嗎?

 

        不再輕易地被一副煩躁得像是即將發火的神情嚇住,不再簡單地被一個像是用盡全身力氣的吻所蒙騙,不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切發生。

 

        妳突然很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夠用愛她的方式去愛別人。

 

        也突然很想知道用愛她的方式再去愛上另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如此一來悲傷會煙消雲散嗎?

 

        可如今妳唯一確定的是自己不會也不可能知道那些問題的答案,只是獨自在人群之間穿梭著,任所有雄偉的高樓大廈以及光鮮亮麗的廣告看板將妳吞噬,讓每張陌生臉孔或多或少都抹上她的色彩,抹上一點憤怒,或許還有一些幾不可見的笑。

 

        沒有任何可疑身影,沒有Samaritan的特工們,今晚的紐約似乎對妳溫柔過頭了。妳蹣跚步行著,想,仰頭向上。

 

        妳怎麼可能知道?

 

        ──畢竟這世上並沒有第二個她。

 

 

 

///




        “To know how it feels to kill yourself with bad habits.”

        “To know what you want, know you'll never truly have it.”

 

        在那之後,妳第二次來到時代廣場是為了混入人群。

 

        即使是Samaritan的特工也很難在這種地方毫無顧忌地大開殺戒,妳很明白,於是緊緊壓住臂上傷口快步走向最靠近自己的一群人。

 

        「嘿!小姐!好吃的熱狗堡,來一份嗎?」

 

        路邊小販朝妳喊道,於是妳有了一瞬間的恍惚。

 

        那些食物以前妳是幾乎不碰的,不僅是為了所剩無幾的健康,主要原因還是妳不喜歡,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對嗎?腦海中突然閃過幾幅影像,而妳皺起眉並停下腳步,突然很想知道用壞習慣慢性自殺是什麼感覺。


        只不過是短短幾秒,妳想起那些日子裡妳們關於食物的小小爭辯,關於她得靠外在刺激確定自己還活著的對話,關於轉瞬即逝的感情定義。能不能相信有一天她會理解這些?妳曾問過她。

 

        而她的回答是不,配上一個悲傷脆弱而又堅強無比的微笑。


        妳先是如同計畫地在幾個人群中穿梭,在確定自己身後一切已然平息之後,妳回到那個攤子前頭緊抿著唇露出笑容。

 

        「請給我兩份。」

 



///


 

 

        “When I went away, saw your face in my rear-view.”

        “I knew that look on your face, that I had lost you.”

 

        再一次來到這裡是幾個月後的事情了。

 

        妳幾近失措地緊握方向盤追逐前方一輛黑色廂型車,恐懼及喜悅同時自心臟蔓延擴散直到全身,乾脆從後頭狠狠撞上的念頭剎那閃現腦中,雖然有點危險,可妳猶豫片刻後終究還是猛踩油門撞了上去。

 

        車停了下來。

 

        妳連忙推開車門跑向前去,一手拔出從那之後就被使用至今的手槍,上膛。

 

        「搞什麼鬼!妳怎麼開車的!」

 

        從駕駛座下來的男人瞪著妳高聲怒罵,而妳因為事情不如預期怔住了,過了幾秒才想到方才看到她的地方是副駕駛座那邊的後視鏡,於是妳拋下那人繞過車頭直接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

 

        妳看著裡頭的人,片刻,扯出笑容道了聲歉。

 

        然後妳關上它。

 

        然後妳收起槍,走向人群。

 

        妳站在廣場中央,放任嘈雜喧囂徹底將妳淹沒。肯定再過多久就不能呼吸了,妳想著想著突然笑了起來,強得眩目的看板燈光不斷更換顏色,妳在其中跟著變換成白色紅色藍色──這的確是妳一直以來在做的事。

 

        過度的思念與疲倦讓妳盲目,甚至沒能看清輪廓就衝動行事,只因後視鏡中映出的是她的顏色,所以妳跟隨至此。

 

        妳本以為自己絕不可能認錯的,畢竟她在妳心中烙印得那樣深刻。

 

        可是啊。

 

        現在每個人在妳眼中都染上了她的色彩。




///

 

 

 

        “But I keep thinking I see your face in the crowd.”

        “But you're not here and you won't be.”

        “Cause you love me enough to let go of me.”

 

        再次踏上紐約,妳突然想去時代廣場走走。

 

        上一趟來大約是五年前的事了,可一切都沒什麼改變。偏頭回憶著,看板的強光打在身上竟讓妳感覺恍如隔世。

 

        如今人群中的每一張臉看來都是那麼模糊。

 

        妳瞬間覺得自己已經老得再無法邁出任何一步。

 

        畢竟妳早失去了一切。

 

        就在那天,就在另一個那天,就在……那個妳早已拒絕回憶的夜晚,流彈四竄、烈焰沖天,焦灼氣味與鑽心痛楚彷彿至今仍纏繞於身,妳佇立於龐大人流中思考自己仍然存活下來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而恍惚間妳看見一個漆黑身影從自己眼前一掠而過。

 

        視線中的所有頓時清晰不已,妳反射性地伸出了手。

 

        卻在下個瞬間縮了回來。

 

        然後妳笑了,搖搖頭。

 

        今晚的紐約依然如此溫柔。

 

        ──就像妳真正失去她的那天一樣。







【END】



- - - - -

我覺得我肯定是瘋了還是昨天吃錯藥腦子爆炸,也可能是從第五季被虐了三集(?)心有不滿

所以昨天虐Shaw今天虐Root。

這之後會收手吧我猜 冏冏冏

等著之後把系列填一填放上來就結束了吧... ˊ___>ˋ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