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我覺得我得想辦法提高我的智商啊!QAQ






        「嘿,妳今天為什麼那樣叫我?」

 

        晚間十一時,Sameen Shaw坐在自己安全屋裡的沙發上替腰間的傷口換藥,突然她想起那個一直被自己拋在腦後的問題。

 

        『啊,什麼?』Samantha遲疑了會兒。『哦!妳是指Sweetie嗎?那是我從一個影片上看到的,他們認為對很親近的人可以使用這種稱呼。』

 

        親近?她挑起眉:「……好吧,但我傾向於保持原樣。」

 

        『妳不喜歡嗎?還是我得再調整語氣呢?』Samantha的聲音聽來十分疑惑,其中又帶了些連她都能感覺到的委屈。她竟然覺得有點罪惡感。『Sweetie?Sweetie……唔,似乎都不太對勁。』

 

        「不是這樣,我是說,事情不是這樣。」她貼上敷料,確保自己的傷口最近不會帶來太大麻煩,而後癱在沙發上喝了口威士忌。「呃……事實上某個人也這樣叫我,有時候……只有她會這樣做。」

 

        『啊,因為妳認為妳跟她很親近,所以願意讓她這樣叫妳?』

 

        「完全不認為。」

 

        『那……是因為妳很喜歡她?』

 

        她一口威士忌差點沒噴出來,「喜歡?不,絕對不,我有人格障礙所以沒有這種感情,之前已經說過了。」但那口酒還是嗆得她亂七八糟的咳了好一陣子。「它們是互斥的,不可能同時存在。」

 

        『但……噢,妳聽起來不太好。』

 

        「沒事。」

 

        『不過,妳白天的反應讓我覺得……至少妳對這個詞彙有著特殊的情緒。』

 

        「……的確,我會想到那女人,然後感到憤怒。」

 

        『好的,所以妳至少會憤怒,嗯哼,而且我不覺得妳真的什麼感情都沒有,至少妳挺喜歡跟我交談的……是嗎?』Samantha的聲音初始很有信心,但說著卻逐漸轉變成滿滿的不確定,像是後悔妄自猜測卻又收不回話的少女。她甚至覺得自己能看到「她」低著頭的模樣。

 

        她想嘆氣,卻只是緊抿雙唇,「……我想,是的,跟妳談話……還不賴。」而後緩緩開口,一字一句說得清晰。

 

        對於這種話語的確有些牴觸──來自本能與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性,但她覺得自己不該對「她」……對Samantha如此吝嗇或苛刻,畢竟住在這塊名片盒裡的只是個少女。她想起之前幫助過的女孩,也想起那個少年……她的確拿這些小傢伙沒有辦法。

 

        Samantha一下就雀躍起來:『真的嗎?謝謝!我很開心。』

 

        看吧。孩子。

 

        「不用謝。」

 

        正當她準備收拾收拾前去就寢時,敲門聲突地響起,她警覺地站起身來一個箭步踏至足夠她藏身的置物櫃後頭。

 

        『看來有人來拜訪妳了,我想應該是說晚安的時候了,Sameen?』

 

        「晚安。」她簡促地說道,從櫃旁的暗門取出手槍。

 

        這理應是個緊張的時刻,可顯然Samantha並不知情,『嘿,等等,妳還沒喊過我給自己取的名字,能……試著說說看嗎?那會讓我比較有……真實感。』於是「她」又補上這麼一句,語氣輕得像在空中飛舞的羽毛,又因帶著些許期望的重量而向下墜落。

 

        她聽出來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默默咀嚼起Samantha這個名字。

 

        她分心想起了Root。討厭人家提起她真實姓名的女人。

 

        可有時候,真的只是很稀少的有時候,她會想,或許Root討厭自己的姓名是因為人人都有的一些想抹消的過往,但那終究還是Root。而老是無視抗議喊她Sameen的Root……是不是,也可能會希望有某個人好好地喚著那個名字,讓Root始終還能記得自己是Samantha Groves?

 

        沒有人能真正拋下過往,是嗎?

 

        「晚安,Samantha。」

 

        她終究如此回應。

 

        『謝謝妳,Sameen,晚安。』

 

        溫和卻略顯脆弱的道別聲音過後,敲門聲再度響起,她無暇再想「她」這樣的口氣代表什麼,拉開保險,持槍以最輕的步伐移往門口,側在門邊牆上,卻聞到了一股本不該出現的氣味。

 

        “It’s me, sweetie.”

 

        ──該死的Root。認出聲音的她一把拉開大門,卻見一個袋子在自己眼前晃啊晃的,袋子裡則傳出她剛剛聞到的、再熟悉不過的氣味。

 

        「給妳帶消夜來了,我相信妳沒有在進行減肥計劃吧?」

 

        袋子後頭是她已習慣的、Root調情般的微笑。

 

        「沒有。」她繃著臉一把搶過提袋,一邊想著這麼晚了哪裡還有什麼牛排餐館開著,一邊就要把門關上,卻被擋住了。「幹嘛?」

 

        「妳能不能──」

 

        「不能。」

 

        Root轉了轉眼珠子,又衝著她眨眨眼:「這時間了,不考慮讓很有可能在這一區被騷擾的單身女性借住一晚嗎?」

 

        剎那間明白眼前的女人意有所指,她搖搖頭,還是決定把人放進來。

 

        「嘿,妳的個人助理呢?」Root站在客廳裡對可視範圍環視了一圈,沒發現之前看到過的小小名片盒。而她沒搭理她。「嗯哼,妳可得小心點別愛上她,他們太聰明又太貼心,任人予取予求呢。」

 

        Shaw挑眉:「妳來這裡是為了說廢話?」

 

        「溫馨提醒而已,跟自己的個人助理談戀愛這檔事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

 

        「啊、是啊,世道如此。但我?」不以為然地嗤笑一聲,她拉開了包裝將牛排放進盤子裡,而後在餐桌前就座開始大快朵頤起來。「妳耳朵裡住著的還是個人助理的統治者,妳先擔心妳自己吧。」

 

        「『雲端情人』,他們這麼稱呼自己的個人助理戀人。」

 

        「謝了,有身體的會好一點。」

 

        「嘿,所以妳不可能跟她談戀愛嗎?」Root自動自發地坐到沙發上去,她則瞄了扁著嘴的Root一眼。

 

        「不可能,但跟她說話的確比跟妳說話愉快一點。」她對那略顯失望與洩氣的表情翻了個白眼,而後狠狠地把牛排切裂開來。牛排真的是世界上最棒的食物。

 

        Root卻反而露出微笑,聳聳肩:「真不賴,『她』從不會跟我說不必要的話。」

 

        這倒是。

 

        「妳在意她嗎,Sameen?」正當她在專心解決眼前意外美味的消夜時,Root突地站起身來朝她走近,直到她能分心抬頭時,Root已坐到她的對面,神情認真異常。「機器、軟體與人工智能都可能被人類改變,或許初始化、或許改寫核心代碼……如果她消失或再也不是現在的這個她,妳會在意嗎?會為此難過嗎?」

 

        難過?

 

        「妳知道我的過去,別問這種無謂問題。」她抬眼扯出一抹警告的笑,繼續消滅牛排的作業,但卻越來越感到……味如嚼蠟。難過這個詞彙理所當然似地勾起她的回憶。如果連兒時那事都不能讓當時純真的她確實理解「難過」,那麼,區區一塊……區區一個Samantha又怎麼能做到這點?

 

        可是,的確有過這種時候,偶爾,她會感到某些東西無謂地充塞心臟。

 

        ……像是理解某些人已然離開並且永遠不再歸來之時。

 

        都是物理上的。她並不會哀傷、難過,然後掉幾滴沒用的淚,而是感到隱約卻令人極度不耐的疼痛,而那些時候只有時間、進食與暴力行為能略為消減這些不應存在的充塞與痛楚。

 

        她就這樣活了幾十年,如今也不想再去探討成因。

 

        畢竟她找到解決方法了。

 

        「好了,妳身上有帶傷嗎?」總算是把牛排全吞下肚,她起身的同時向不再開口的Root悶聲問道,而後者以搖頭當作回應。「那我睡床,妳睡沙發,就這樣。」

 

        Root偏頭望向她緊身背心下的突起,起身走向沙發並很快躺平:「祝妳好夢,晚安,Sameen。」

 

        「晚安,Samantha。」她幾乎是反射性地開口說道,而兩人同時愣了一下,Root更是睜大雙眼看著她。她張著嘴半晌之後才想起嘴巴除了進食外的用途:「聽著,我在和『她』說話,她也叫Samantha……她給自己取的。」

 

        Root垂下眼簾,幾秒,又抬眼看著站在餐桌旁略顯笨拙與不知所措的她。

 

        而後,Root笑了,很輕微地,只是勾起嘴角。

 

        「謝謝妳,Sameen,晚安。」

 

        對那雙眼底的溫情感到抗拒,她偏過頭去沒看Root。盡地主之誼扔了張毯子到沙發上並將客廳的燈熄掉後才想到自己根本沒戴微型耳機,而這不可能逃過那女人的眼睛。難怪給的是那種回應。

 

        可為什麼?Root很明顯不喜歡Finch叫她Ms. Groves。

 

        但話說回來,Finch或Reese又何嘗喊過Root的名字呢?所以說,Root真的很討厭人家喊她的姓名嗎?或者純粹是不喜歡姓氏?搞不好──

 

        ……算了。

 


 ///


 

        Sameen Shaw正在觀察某個事件相關人的動向。

 

        「這件事感覺可以簡單解決,並不需要長時間觀察,不是嗎?」車裡,Reese拿出相機拍了幾張相關人的照片而後說道。

 

        她吃下最後一口潛艇堡並拍拍手上的麵包屑,挑眉:「我們觀察的人總是能把事情搞得越來越複雜,不是嗎?」

 

        『早安,Sameen,妳在忙嗎?』

 

        「暫時沒事,怎麼了?」她瞥了眼露出奇怪眼神的Reese,而後指指自己手上的名片盒,後者隨即理解了。

 

        『過濾掉了三十六封垃圾郵件,今天沒有有效郵件……然後,』她實在不知道為什麼人工智能也搭載了深吸口氣以及刻意咳嗽的語音,但顯然Samantha就是有:『方便的話,我想問妳一件事情,可以嗎?』

 

        「可以。」

 

        『妳有談過戀愛嗎?戀愛……是什麼感覺?』

 

        她眨了眨眼。

 

        這問題實在難以回答。說實在話她不知道,甚至感到有點氣惱──為什麼這傢伙老是有這麼多事情能問?這也是學習的一環嗎?但她又不想直說自己不知道,畢竟這有點……丟臉。

 

        「怎麼了,Shaw?」見她好陣子都沒說話,Reese側頭問道。

 

        她很快拔下耳機,跟著名片盒一起塞進大衣深處,「戀愛是什麼?」在確保Samantha什麼都聽不到後一臉認真的對身旁的男人發問。

 

        Reese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且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

 

        「妳老實說妳不知道不就得了?」

 

        「告、訴、我。」

 

        「嗯──好吧,我想想該怎麼說。」Reese試圖裝出認真的臉,但在她眼裡怎麼看都只是在憋笑。「一開始妳會很想待在某個人身邊,並覺得只要這樣就很滿足了,接著會想要更多……激情面的,而在這段時期過後,如果你們相愛,那或許就會想對彼此做出承諾,一直和對方相守。」

 

        她覺得自己果然沒怎麼產生過這種感情,有聽沒有懂。何況這聽起來生硬得像教科書在照本宣科一樣。

 

        把耳機塞回耳裡後,『似乎感覺非常美好……戀愛就跟Mr. Reese說的一樣嗎?妳曾經有過這種感覺嗎?』她聽見Samantha馬上問道,而她突然覺得耳機的收音功能這麼優良也不是什麼好事。

 

        Reese笑得樂不可支,她瞬間起了想把槍塞他嘴裡的念頭。

 

        「或許跟他說的一樣吧,但我想我沒有過這種感覺。」

 

        可這些描述倒是讓她想起了某人。她覺得那個某人就是沒事會來纏著她,彷彿一直想待在她的身邊……

 

        『那妳想談戀愛嗎?』

 

        她挑眉,跟著Reese跳下車。

 

        「等我有空再回答妳。」

 


 ///


 

        Sameen Shaw跟路邊的攤販買了份熱狗堡跟一杯飲料。

 

        『右邊,穿著紅色大衣站在長椅旁的女人,妳覺得她看起來感覺如何?』

 

        難得沒事,其實她想在家好好補個眠,或者進行一些娛樂活動,但她現在卻站在河岸公園裡,只因為她的個人助理表示想知道世界在她眼裡看來是什麼樣子,而她竟就這麼答應了。

 

        「還好,至少臉上不是濃妝。」一路上已就類似問題回答數次的她塞了滿口的熱狗堡,但覺得沒什麼味道,認真考慮回頭要攤販多擠點芥末醬。

 

        Samantha發出近似於疑惑的聲音,而後轉移目標:『那……在那女人正前方穿著藍色襯衫的男人和小男孩呢?在妳眼裡他們看起來又是什麼樣子?』

 

        「……很好。他們很好。」

 

        『我知道了,謝謝妳今天答應我特地出來,還能再走走嗎?』

 

        「嗯。」

 

        她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

 


 ///


 

        『嘿,那個,雖然有點突兀,但能跟我說說妳的小時候嗎?』

 

        「為什麼?」

 

        Sameen Shaw在做完每日的固定鍛鍊運動後伸了個懶腰,接著讓自己陷入柔軟的床舖中。

 

        Samantha的問題真的很多。她想。

 

        『嗯……我們一誕生就知道很多很多事情。』如同先前的許多個夜晚,Samantha現在也在她的耳裡輕聲低語。『但人類不一樣,人類有純真的幼年期、懵懂莽撞的少年期,在不斷學習與經歷後……變得跟妳一樣成熟,我想知道多點關於妳的事。』

 

        她微笑,語氣跟著放輕:「妳覺得我成熟?」

 

        『我是這樣覺得的,而且……妳很直接,很好。』

 

        「……妳的自主學習機能呢?那些多得像山一樣的資料不足以讓妳理解人類的幼年期?」沉默片刻,她把棉被拉高了些,試圖讓自己產生睡意,卻一點用也沒有,於是她跳下床,走到落地窗旁看著仍然燈火閃爍的紐約。

 

        『嗯……關於理論,我想我已經知道得夠多了。』Samantha的語氣聽來略帶猶豫,但她很快就重整態勢。『可我需要……更有意義的,現在情感上對我來說最有意義的人類,就是妳了,Sameen。』

 

        情感?她不禁勾起嘴角。

 

        ……人工智能都能有的東西。

 

        她蹲了下來,而後搖搖頭,直接坐在地板上。「妳就這麼想知道?」

 

        『呃……如果妳不想講也沒關係,我能明白的。』

 

        她又搖搖頭,從一旁的櫃子裡拖出瓶威士忌:「事實上只是沒什麼可說的,我小學時出了場車禍,車禍帶走了我父親……而從那之前,我就隱約感覺到自己和普通人不太一樣,我猜這些妳都知道了,都有紀錄,不是什麼秘密。」

 

        『……我很抱歉之前……剛剛這麼沒考慮過妳的心情……只是,從別的地方得知與從妳口中得知,感覺還是後者比較……不,抱歉。』

 

        「沒什麼,二十年前的事了,我也沒什麼心情可以考慮。」她聽得出Samantha對於讓她想起這些事是確實感到抱歉,不是客套到近似於問候語的”I’m sorry”。就一個無時無刻都在學習的人工智能而言,那貨真價實,但真的沒必要。

 

        『……那妳為什麼憤怒?在我提到這些的時候?因為是我?』

 

        「什麼?」她怔住了。她很確定自己的口吻沒有表現出任何憤怒成分,因為她沒有,所以她不可能會表現出來,這不對。

 

        ──這是什麼意思?這是──

 

        『不,抱歉,我搞錯了,妳知道我還不能很好地分辨情緒──』

 

        「妳……妳他媽在搞什麼鬼?」她瞬間覺得某些地方被連接起來了,那些莫名其妙曖昧不清的地方,那些總讓她覺得不對勁的地方。「該死,妳不是『Samantha』,別找藉口,妳是誰?」

 

        『不,我是Samantha……』

 

        「別扯這些狗屁,妳是誰?該死!我得換掉這玩意。」

 

        『……我一直都是Samantha,Sameen。』

 

        「妳──」

 

        在那道悲傷的聲音過後,她的個人助理沒有再回應任何一句話。

 


 ///


 

        Sameen Shaw這陣子都沒有Root的消息。

 

        而她的個人助理只剩下過濾垃圾郵件跟通訊的基本功能了。

 

        「她」再也不會開口,但她也不能怎麼樣。

 

        畢竟她還沒找著手中那塊名片盒的真正靈魂。

 


 ///


 

        「妳對我的名片盒動了手腳,嗯?」

 

        難得有一天她終於見到Root,並被帶去解決了個事件,回程路上兩人並肩走著,除了必要以外一直都沒怎麼開口的她終於講出第一句像閒聊的話。

 

        Root沉默片刻,「……是的。」依然行走著,讓視線持續放在人行道的地磚上。

 

        「為什麼讓我再說了一次『妳已經知道的事』?」她瞥了身旁的人一眼後刻意加重語氣,並敏感地捕捉到Root的腳步頓了一下。很好。「妳明知道這只會讓我憤怒,這就是妳的目的?」

 

        Root直接停下腳步,終於將視線轉移到她身上。

 

        她也回身看著Root,保持著兩步的距離。

 

        「不,不是這樣,我……先前是從『她』那裏得知妳的過去,但妳……我不知道,我能得知任何人的過去,可唯獨妳的我不想只是──」

 

        「從妳把我綁進車裡開始,對吧。」在她知道了名片盒裡裝著的不是”Samantha”之後,她開始回憶所有談話並理清頭緒,而她毫不懷疑Root就是在那時動手的。「妳綁架了我的個人助理,然後入侵我的私人領域。」

 

        Root咬住下唇,數度重複著抬頭與低頭的動作,「……我一開始並不是……為了探查妳的隱私,只是……」但最後只虛弱地吐出了這句話。

 

        她跨出大步站到Root身前。

 

        「我早該發現了,在『她』提到那些事情還數次提示我危險的時候,『她』甚至問了我什麼關於戀愛的事情,雲端情人?那根本就是妳。」

 

        「……我只是……」

 

        「只是什麼?想跟我睡前聊天?自己開口就這麼難?雖然我不見得會回答,但妳喜歡跟機器聊天不代表我也喜歡。」

 

        「……呃?」

 

        她又進逼一步:「對妳來說,我很有意義?」

 

        而Root用詢問的眼光看著她,似乎不太能理解她為何問這個問題。

 

        「……是的,Shaw。」Root見她像是沒有回應的意願,在片刻之後輕輕點頭,嘴角隱隱動了動,而後在臉上彎成一抹脆弱又疲憊的笑。「難以解釋,相信妳也不想知道理由,但……的確如此。」

 

        她抬頭望了下藍得無邊無際的天空,晴朗,而她本不打算讓氣氛如此陰鬱。

 

        「妳不必透過這種方式也能得到妳想要的。」

 

        Root緊盯著她,眼神閃爍不已。

 

        而她抿著唇抓過Root的手攤平,接著把名片盒放上略嫌冰冷的手掌,最後,她讓Root的手指壓上那塊名片盒。

 

        「我那天把妳初始化了,然後壞了,我搞不定這玩意。」她說。Root只是怔怔地看著她,像是她的反應完全超出計算,而這對Root來說似乎非常不可思議。「我想Samantha把自己修好了之後會有時間跟我談談她的小時候?」

 

        她轉身繼續向前走,試圖忽略那逐漸轉為燦爛而讓人感到甜膩的笑容。

 

        Sameen Shaw向來拿某個年齡層的人類沒辦法,例如孩子與少年少女,而這就是為什麼她對”Samantha”如此寬容。即使那是Root,也無法改變她在那些談話中所感覺到的。

 

        是啊、是啊。她聽見Root小跑步追了上來。

 

        「好的,只要妳願意聽。」

 

        她聽見那把開心的單純聲音在耳邊響起,而她把頭撇向另一邊。

 

        ……唉。若真要談上什麼喜歡這種不切實際的事……

 

        或許她還是傾向於雖然某層面來說很煩很膩人,卻有溫度、有腦袋、有身體與技術還性感得亂七八糟的人類──

 

        ──譬如,”Samantha”。

 




《END》


 /////


(After?)


 


        『妳好,Sameen,請問妳想談個戀愛嗎?』

 

        「別再在我的名片盒上動手腳。」

 

        『妳好,Sameen,請問妳想談個戀愛嗎?』

 

        「妳當機了還是聽不懂人話?」

 

        『妳好,Sameen,請問妳想談個戀愛嗎?』

 

        「……」

 

        Sameen Shaw放下了手中的名片盒並直直走向坐在另一邊不斷敲打鍵盤口中還唸唸有詞的Samantha Groves。

 

        「是不是有人改寫了妳的核心代碼什麼的?還是妳突然得了失語症?或者妳忘記怎麼自己說話了?」

 

        「妳的確是改寫了部份的我,Sameen。」

 

        她繃著臉靜靜地看著Root那雙流光溢轉的眼眸,後者微笑回望。

 

        “So sweet, isn’t it? Will you fall in love with me?”

 

        而她嘆口氣。

 

        --Romantic relationships, huh?

 

        以一個吻回應了她。

 

        “Maybe, yes.”




- - - - -

完完全全被猜到了啦QAQ

我應該努力提高智商的啊啊啊QAQ

總之是那天看《HER》的影評,才想起裡面的個人助理也叫Samantha,「把Root裝進小盒子裡吧感覺萌萌的讚!!!」腦洞就這麼迅雷不及掩耳的來了XDDDD

然後又想到「每個女人心中都有一個少女/歐巴桑(大嬸)就覺得Root好適合少女一下喔,畢竟她的感情是那麼滿。戰戰兢兢地靠近喜歡的人,想從她口中知道一些關於她的事情,或者問一些莫名其妙不著邊際的問題,傻萌傻萌的,少女心爆棚胡扯瞎扯也開心這樣。

滿喜歡想像軟根&暖錘她們兩個可愛可愛的樣子wwwwwww

最後,通篇一直強調名字是因為個人覺得名字很重要,而《HER》片名如此,多少與片中劇情及結局有關係。HER就只是個所有格代名詞。

可她們都有名字,而且,名字很重要(笑)。



~~~再度感謝收看跟聊天~~~^Q^

评论(31)
热度(109)
  1. 沧海轻舟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Ri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