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But don't ever give me up.

但請別放棄我,

I could never get back up when the future starts so slow.

否則,或許我永遠也無法重新站起,當未來的重啟如此遙遠。






Future Starts Slow

 

 



        這是Shaw本月第三次把醉得一塌糊塗的Root拽回家。

 

        Shaw不知道Root最近「又」怎麼了,老實說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這是那台機器這個月第三次傳送訊息給她,而她就得該死的出現在那裡,接著幫蠢蛋Root擦屁股──上次Root惹毛了整間酒吧的人,這次則是砸了幾個杯子和幾顆頭。

 

        聽說Reese也曾被那台機器找去過,兩次,於是Shaw不禁懷疑The Machine挑人的標準單純只是那個人當下離Root有多近,因此,上次她一度想告訴Root如果要喝酒就在家喝,否則滾遠一點,至少離她家遠一點。

 

        她幾乎可以從帳單上確定Root即使在健康狀態下酒量還是很低,畢竟帳單上列出的項目中,酒錢永遠都少得可憐,大部分要付的都是賠償金。那些錢大概只夠買兩、三杯威士忌,而且並非高級酒款,但Root依然醉得像一灘爛泥。

 

        所以這女人為什麼要喝酒?新嗜好?

 

        最好別是一些爛理由,例如心情不好之類的。

 

        Shaw冷冷地看著癱在沙發上毫無知覺、呼吸平穩的Root,開始想像如果還有下次,她絕對要把Root丟在某個垃圾桶裡,或者是往地鐵站拖,那裡的樓梯可多了,而且還能直接把Root扔在硬梆梆的簡易床上。

 

        可話說回來,她這次幹嘛不這麼做就好?

 

        Shaw這麼想,但她並不想真的知道答案,因此她很快就放棄了思考。

 

        夜幕逐漸淡去,陽光緩緩取而代之。

 

        她記得前兩次Root都是把一些錢和聊表歉意中又帶著討厭調情的小紙條壓在某個地方就走了,趁她還在睡的時候。於是她決定這次不睡了,畢竟鬼才在意那幾個富蘭克林,她想知道的是Root到底在幹嘛,至少她「現在」想知道了。

 

        ──所以當Root一睜開眼便看見Shaw氣色極差地盯著自己的時候,她聽到自己心中的警鐘響個沒完。

 

        「妳又在搞什麼鬼。」

 

        「嗯……我在練酒量。」

 

        「幹嘛不在家喝就好?」

 

        「因為……妳看,自己在家喝酒不是很無聊嗎?」被冰冷的視線盯著,即使是Root也有點尷尬,畢竟視線的主人看起來快累死了,而這非常可能是她造成的,但她現在卻說著怎麼聽都像瞎扯的理由。「無聊就會想睡,沒人可以讓我保持清醒。」

 

        這回應使Shaw繼續面無表情地盯了Root好半晌,直至被盯得感到全身不適的Root靈機一動問她餓了沒。

 

        「隨便妳怎麼做都行,反正弄一塊牛排來。」真的被轉移注意力的Shaw冷聲說道,接著就聽到Root小聲嘀咕著大清早的哪裡找牛排。她挑起眉:「冰箱裡有,但妳要敢弄壞了我就一槍廢掉妳的手,讓妳一輩子都拿不了酒杯。」

 

        好吧,至少她還是滿貼心的。Root聳聳肩並走向冰箱。

 

        而冰箱下層除了肉、酒跟一些即食食品外什麼都沒有,這代表這間房子裡沒有蔬菜,至於上層也不必看了,沒人會把蔬菜放在冷凍庫,況且……Shaw的冷凍庫用途向來都是放她心愛的槍枝們。

 

        Root環視廚房一圈,發現自己只有煎牛排這個選項,在確定自己到底要怎麼料理手上的生牛排後,她便很快忙碌起來,同時心裡慶幸起之前在瑣碎的閒暇時間中練習過如何煎這玩意,儘管她總是沒法吃完自己的作品。

 

        她其實從來就不能了解為何Shaw如此執著於這樣食物,雖然人類總是有些嗜好,但Shaw吃牛排的頻率已經高到只要是常人都難以忽視的地步,她偶爾會有些擔心Shaw不會死於槍戰,而是死在某種癌症手裡。

 

        她在難得的閒適時刻裡胡思亂想,而後將半生不熟的牛排裝入盤中並灑上薄鹽,但一回頭要將香氣四溢的牛排端到Shaw面前時,卻發現那人已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Root輕聲喚了Shaw幾次,甚至把牛排推到Shaw的鼻尖前晃過幾圈。

 

        而Shaw睡得像是地球毀滅也不會醒來一般。

 

        於是Root看看手上的牛排,再看看Shaw,決定自己把這塊牛排解決,否則那人起床之後大概會對著她暴跳如雷地大吼浪費食物之類的。

 

        「嘿,如果有天吃牛排跟出去幹些能開槍的任務妳只能選一個,妳會選哪個呢?」Root一邊嚼著牛排一邊問著不會有答案的問題,壓抑著用手劃過稍顯柔軟輪廓的衝動。「妳會不會回答要咬著牛排開槍?我覺得挺有可能。」

 

        雖然她還是吃不完。

 

        她真的好想念生菜。

 

 

 




        「紐約的重建進度真慢啊。」

 

        Finch牽著Bear走在街上,看著前方還在動工的公園低聲說道,他剛剛已經路過了無數個施工地點,但就他所知,這些地方毀滅都是幾個月前的事了──事實上,這些地方之所以會毀滅還都得拜他身邊的人所賜。

 

        「他們對不用隱藏發生什麼事的地方重建速度一向如此,你早該習以為常了。」Root聳肩,嘴邊帶著一貫笑容。

 

        兩人今天也並非是太閒在街上閒晃,而是為了阻止某個號碼幹下蠢事。

 

        「未來的重啟總是緩慢,是嗎?」Finch望向不遠處的一處廢墟,那裡,不久之前還是一棟幾百公尺高的摩天大廈,而現在平得跟他們腳下的柏油路有得拚。

 

        Root仍掛著笑,卻微微皺眉:「我以為你不是個喜歡速成的人,Harry。」

 

        Finch瞥了她一眼。

 

        「一般而言,不是。」

 

        「有很多事情需要耐心,何況我們現在都很安全,這個城市也是。」Root攤手,而Finch似乎不得不同意她的話,除了一些小災小難以外,他們現在的處境實在難以挑剔。「剩下的事情我們幾乎都能解決得了,至少對施工團隊有點耐心囉。」

 

        「好吧,至少天空還在。」

 

        「是啊,不過我得同意,未來……重啟得的確很慢。」

 

        感覺到些許話外之音,Finch停下腳步側身看著Root,Bear一雙黑溜溜的眼則來回望著二人,而她將手背在身後對他燦然一笑。

 

        「但慢慢來才更有趣,你說是吧?Harry。」

 

        Finch差點就要搖頭。

 

        ──Root口中的有趣怎麼聽怎麼可怕。

 

 

 




        Shaw醒來後只覺得很不爽。

 

        太陽快要不見了,該死的Root則整個不見了,牛排也消失無蹤。

 

        只剩下一張上面寫著「我有事先走了,起床了的話妳知道怎麼找到我,我再帶妳去吃牛排,別生氣哦小甜心」的混帳紙條壓在盤子下。而依照那盤子的氣味和油漬,Shaw非常肯定不久前上頭擺著的就是她那塊無緣的牛排。

 

        好吧,現在她真的餓斃了。

 

        而且是又餓又氣。Shaw俐落地套上皮衣便往家門外走,總之她現在迫切需要進食,她決定如果有任何人膽敢擋在她覓食的路上就要把他們殺得片甲不留,反正這次絕不打膝蓋,目標是胃。

 

        『Shaw,現在有空?』Reese的聲音卻在她走到餐廳門口時傳來。

 

        「我很想說沒空,但怎麼了?」聞到裡頭傳來的濃郁香氣,Shaw忍不住嘆息。

 

        『我想Finch和Root需要妳的幫忙。』

 

        當這段話還在前半截時,Shaw本來都要轉身出發並讓可能分不出身的Reese把Finch的所在位置發給她,但他一提到Root,她突然就想要直接推門進餐廳了。該死的Root,早上沒叫醒她勉強可以算了,但連現在都要來阻撓她吃晚餐?

 

        Shaw快步走進餐廳,「Root還有她那台萬能機器,能有什麼要我幫忙的?我現在餓死了。」點好餐後,在店員詢問是否外帶時猶豫了幾秒鐘。

 

        『我猜Root又惹妳生氣了,但妳至少得保下Finch。』

 

        雖然稍微壞心了些,但Reese很有道理,Finch怎麼說也是發薪水給她的人。

 

        正計劃行動的Shaw拎過打包好的食物往外走去。總之她得先回家去拎點武器,接著搞到一台不錯的車,然後等Reese或者那台機器發送兩人的所在位置。她希望這次的事情最好別太無趣,否則……

 

        她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有多少機率會失手打爛那個女人的胃。

 

        ──大概百分之九十九吧,她想。

 

 




 

        Root發現自己對於這種場面沒有辦法。

 

        她錯估了號碼逃跑的潛能,於是她現在和Finch被困在一個充滿飢渴女人的地方。她覺得自己絕對沒有用錯形容詞,而且……這些女人用飢渴目光盯著的是她,而不是坐在一旁狂冒冷汗的Finch。

 

        「我不覺得繼續待在這裡是個好主意,Sam。」一時間不知道怎麼稱呼Root的Finch只得撿了個他從沒喊過的簡稱。

 

        此刻於昏暗燈光中坐在沙發上的他們已試圖離開這裡數次,但那群人總是能用各種話以及身體語言柔性強迫Root留下來,什麼都做不了的兩人竟毫無辦法地被留在這個顯然不太友善的俱樂部裡。

 

        Root假意向前拿酒並不著痕跡地推開那個正要坐到她身上的女人,「現在脫身的方法大概就是答應跟她們上床,或者是拿槍打爛所有人,我傾向後者,你呢?」而後略顯焦躁地附在Finch的耳邊低聲說道。

 

        Finch瞬間覺得自己最好再也別開口,畢竟能讓Root用這種語氣說話也不容易,而他如果再多說兩句,或許她選擇後者的機率會迅速增高。

 

        「各位,我們真的得走了,我想或許──」

 

        「為什麼就是不接受我們呢?」打斷了Root的話,一個外型和她有幾分酷似的女人扭腰擺臀地繞過大桌走向兩人,一根手指輕浮地刮過她的臉頰。「妳和我們在一起會很開心的,我看得出來妳在忍耐。」

 

        Finch基本上完全不相信世上有神,無論是佛陀、阿拉或是美國本土最廣泛的耶穌信仰皆然,但他現在衷心祈禱身旁這女人別說太多,否則Root大概會真的忍不下去──接著開槍把她們全給廢了。

 

        「我不覺得和自己同類型的人上床會多開心。」Root笑臉盈盈地說道,似乎已經懶得阻止,就讓她輕佻地跨坐在自己身上,一隻手箝住眼前女人的下巴不讓她再靠近自己。「不過,有件事妳說對了,我的確是在忍耐。」

 

        看吧、看吧、看吧。Finch開始偷偷比劃起十字架了。

 

        「讓我猜猜,妳在忍耐什麼?嗯……」

 

        Finch覺得自己視線邊緣似乎看見Root一手已經伸向腰際後方,但此刻他居然開始擔心起被栓在門外的Bear,或許人在極度緊張的時候就是會想些無關緊要的事,但是,噢不,Bear當然不是無關緊要,只是比起眼前人的生命安全,Bear的處境顯得沒那麼危急。

 

        「她在忍耐妳那顆蠢腦袋,識相的話就下去。」

 

        再熟悉不過的低頻聲線自身後傳來,Root與Finch瞬間向後看去,而還跨坐在Root身上的女人則被兩根手指抵著額頭。

 

        女人看看Root,再看看全身上下都散發殺氣的Shaw,一臉無趣地跳下沙發。

 

        「妳喜歡這種型的怎麼不早說?但我不覺得她適合妳。」

 

        Root皺起眉正要開口,卻被Shaw從身後一把摀住嘴:「怎麼,我的長相還輪得到妳評斷?妳該先回家換套衣服,她穿條抹布都比妳好看。」

 

        「哇哦,攻擊性十足,我現在似乎能夠理解她的眼光了。」女人挑高雙眉接著笑了出來,而後傾身向前撫上Shaw的臉。「妳滿有趣的,雖然比她差了點……現在空著的房間很多,考慮一下?」

 

        Finch剛剛好不容易止住的冷汗再度佈滿額際。這樣說吧,如果Root被煩到開槍的機率是百分之五十,那麼Shaw絕對是百分之九十九,而他現在覺得Shaw的耐心已然快到盡頭,並且女人的這句話應該會順便惹火Root。

 

        要是她們兩個一起開火,這邊所有還站著的人都該倒下。

 

        所幸Shaw只是瞇了下眼,幾秒後雙手搭上兩人的肩:「該走了。」

 

        那些女人在Shaw出現後似乎理解了什麼,並沒有再阻擋Root與Finch,兩人順利地跟著Shaw走出快要使他們產生心理陰影的地下俱樂部。趕緊帶著Bear上車的Finch如釋重負地吐了口氣,Root則在坐上副駕駛座後握住了排檔桿。

 

        「幹嘛?我警告妳,妳現在最好別惹──」

 

        「妳剛剛是不是考慮了?」Root眨眨眼。

 

        明白Root所指為何的Shaw則皺起眉:「關妳屁事。」

 

        「妳明知道如果妳想,我不可能拒絕妳的,」Root另一隻手覆上試圖將自己的手自排檔桿上撥開的Shaw的手,笑容是對她一貫的溫情嫵媚。「只要說一聲就好,大門永遠為妳敞開,親愛的。」

 

        「……閉嘴。」

 

        而Finch從來沒有對一副真正的耳塞如此渴望。

 

 




 

        Reese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

 

        一棟高樓的頂層,而前方坐在圍牆上的是Root。

 

        「夜景很美,對吧?」

 

        Root甚至都沒轉過身來確認就知道是他,但她又何嘗需要確認?他看向一旁正對著自己的攝影機聳了聳肩,甚至一度思考要不要露出個友好的微笑。

 

        「還不賴。」Reese走到Root身邊並倚在圍牆上,眼前是閃爍著的萬家燈火,而她遞了瓶紅酒給他。儘管不解,但他仍然接過。「找我什麼事?」

 

        「看夜景。」

 

        「……這樣啊。」

 

        Reese看向Root如同打水般不斷擺動的雙腿,再往上看了下那張令人無法分辨情緒的臉,對她要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越發疑惑。照理說非關任務的時刻,她並不會聯絡他,畢竟他倆的交情離朋友這詞彙還有段距離,但現在?他和她在這裡看著紐約夜景,做著朋友才會做的事情。

 

        他真的好奇她在想什麼。他已不如過往般對她只有厭惡,甚至可以說是接受了她,一方面是他認同Shaw與Finch,所以這兩人能接受的他也漸漸沒意見了,另一方面是她後期表現的確不錯,或許她就像他,被Finch和The Machine給拉回了某條軌道。

 

        啊,還有那個基本不在軌道上的Shaw。

 

        「你覺得……有感情是正確的嗎?」

 

        許久,Root才開口。而Reese瞬間懂了自己會在此處的原由。

 

        他與Shaw後期的職業背景十分相似,但在情感面則幾乎南轅北轍,而現在Root很顯然又在困擾那些事情了。只是,他以為前陣子兩個女人打過幾架就沒事了,畢竟在那之後她們的相處模式就恢復如同以往……或許Dr. Shaw沒完全治好這個只肯讓她看的病人?他猜想著。

 

        安慰人一向不是他的專長,Root應該也不需要他的安慰,於是他只思考了五秒鐘便決定說實話就好。

 

        「聽著,她一直都有感情,她懂得情勢,如果沒有一點感情早就跑了,不需要等到那天去按那顆蠢按鈕。」Reese很有良心地把「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了妳當道別」這句話吞回肚子裡,接著拔掉軟木塞喝了口紅酒。「妳問我正確與否,如果我的答案是不正確,妳該怎麼辦?」

 

        Root嘆了口氣。

 

        「或許離開。」

 

        「……我有感情,我重視很多人,而Shaw也一樣,至少現在是……這事本來就沒有對錯,它就是存在。」Reese瞥了身旁人一眼,視線又轉回夜景。「別擔心,就自保方面她比妳強多了,沒人能殺死那隻貓,妳說的。」

 

        Root沒有回應,Reese則挖出自己所有的耐心等著。

 

        突然,Root伸手指向遠處。

 

        「未來的重啟總是慢得不可思議,有時候,我甚至看不到它。」

 

        Reese跟著望向遠方,那裡有前陣子衛星飛彈造成的大型廢墟。他不知怎地突然開始思考,如果是Shaw會如何回應這句話。

 

        他想起當時因為飛彈計劃和Finch走上歧路的Root,但他……那時很難得、很難得地贊同且幫助了Root──因為Shaw還在那裡,而她總讓他想起Carter。雖然Shaw早就死了的機率很高,不過,既然貓還待在盒子裡,他覺得他們就該試試。

 

        一半是為了Shaw,一半是為了「所有人」。

 

        人終歸是自私的。

 

        雖然那個計劃最終沒有造成除了Decima相關人員以外的傷亡,但他看得出來Root一直對此耿耿於懷,他也大概猜想得到她當時所想和普通人沒什麼關係,只是基於最後的道德良知制定盡量不傷及無辜的計劃罷了。

 

        而當Shaw重返他們身邊,Root的理智不再被情感所綁架,她會對此感到愧疚也是理所當然,他可以理解。

 

        但是……未來?聽起來並不單純。

 

        「看不到很正常,因為我們從未擁有過這種東西。」他們這些人都跟這詞彙扯不上邊,沒有可以計劃的未來,只有盡可能踏實活過一個又一個明日的想望。他知道、Shaw知道,當然,Root不可能不明白。

 

        「……嗯。」

 

        「但這不代表妳不能去找它。」

 

        在他離去前,Root笑了。

 

        即使她與她完全找不到未來──或許也能找到某個人共度今日。

 

        他想。

 





- - - - -

前頭歌詞純粹參考用,因為找不著正規翻譯所以自己來了,

但...小的英文是塊爛糊糊的渣,還請見諒OTL

看POI真的找到許多好歌,其實它是我人生第一部美劇啊XDDD


自上章結束、本章開始,現在變成Root自身的問題了,可她本人或許沒有意識到,仍然以為是以「對方」為主的問題。心臟與靈魂與意識,有時我覺得它們是種很奇葩的東西,這些伴隨人類一生的「東西」,偶爾會讓你就是不知道自己出什麼事了。

你理性分析得到表面原因,你解決它了,可那真正潛藏著的因素並沒有被解決,於是你內心還是有個東西卡在那,並且對這一切感到困惑,然後以更多正規的非正規的方法試圖解決它。

大概接下來兩、三章都會在這裡反覆(吧)。XDDD


AA生日快樂!

雖然晚了Q___Q

评论(22)
热度(124)
  1. 木可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Ri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