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不管怎麼做,大錘就是佔上風。

Root OOC失智預警。






        夜黑風高,人煙罕至。

 

        Root坐在後車廂上翹著腳,左手百無賴聊地捲著自己的頭髮,右手的Glock17則在面前被綁住的兩個男人之間晃來晃去。

 

        「好啦,現在你們誰要先招?還是誰要先吃子彈?」

 

        充滿不愉快的陰鷙聲音從揚著嘴角的口中吐出,此情此景完全不是一般的詭譎,眼前這女人釋放出的莫名威壓感又太過強大,於是坐在地上、雙手被緊緊束縛住的兩人互看一眼。

 

        「其實這有點複雜,我們接到的委託不只一個。」其中一個長髮男子聳聳肩打算全招了:「她欠德州那邊的錢莊很大一筆錢,又到處騙錢,所以也有幾個女的找上我們,總之那女人根本到處樹敵,就算我們沒幹掉她,還有人在排隊找她。」

 

        Root左手給自己按了按肩膀,「知道她這麼做的目的嗎?」畢竟今天充當酒保的工作還是有點累人。

 

        「她有個得了麻煩癌症的弟弟,一直住在休士頓的醫院裡,我想這就是原因。」另一個蓄絡腮鬍的男人說道,眼神中意外地帶著憐憫。「原本我們想直接去找她弟弟,但她前陣子就把他給轉走了,現在去向不明。」

 

        比想像中還快得到情報的Root點點頭,為終於能結束無趣至極的問訊過程感到萬分欣慰,跳下後車廂走往駕駛座。

 

        「喂!至少也幫我們鬆開啊!喂!」

 

        還在按著肩頸的Root停下腳步,轉過身面對那兩個怒吼的男人,「我現在心情很差,不過,好吧,既然你們這麼要求了。」接著走到他們的面前蹲下,皺著眉微笑。

 

        她掏出電擊器。

 

        然後很夠意思地替已然昏迷的兩人割開手上束帶。

 

        “Where will you be waking up tomorrow morning?

        Out the backdoor

        Goddamn

        But I love her anyway

 

        Climbing outback the door, didn't leave a mark

        No one knows it's you Miss Jackson

        Found another victim

        But no one's ever gonna find Miss Jackson

        I love her anyway”

 

        Root回到車上,將駕駛座的椅子高度調低,稍微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髮,雙手枕在後腦勺,一邊注意安靜的人工耳蝸裡是否傳來任何不尋常的聲響,一邊聽著電台正在撥放的歌曲。

 

        半晌,抿起了唇,她發動引擎在夜色裡揚長而去。

 

        「看來我們的Ms. Jackson還差了一大截啊。」

 

        果然有所牽掛就是比較麻煩,她微笑,卻想起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眸。

 

        ──在後視鏡裡空洞著毫無生氣。

 

 




 

        「Root?」

 

        『怎麼了?需要支援?正在開夜車的客服人員很高興為妳服務。』

 

        Shaw翻了個白眼。哦,自她想要紀錄以來,這是第二個。

 

        「我這邊有點麻煩,妳手上應該有我的位置,現在過來接我。」Shaw抓著滿臉驚惶的Rose閃身躲到了一間公寓裡,在此之前她們已經跑了很長一段路,她也無暇注意Root格外冷淡的口氣。「我沒子彈了,客服人員帶點補給出外勤。」

 

        『撐著點,等等就到。』

 

        通訊被切斷了,Shaw一時間有點恍惚──這聲音分明是Root,但說話簡潔成這樣根本不像她。

 

        「妳……妳是誰?為什麼妳用槍用得……那麼順手?」跟Shaw一起塞在樓梯下狹小空間的Rose低聲問道,聲音裡有著藏不住的惶惑。「我們現在又是怎麼了?有人要殺我?還、還是殺妳?」

 

        「殺妳,但別擔心,總之待會我的……同伴會來接我們,我會保證妳的安全。」Shaw敷衍地拍拍Rose的肩頭充當安撫。

 

        Rose就著微弱的光線看向Shaw:「妳有女朋友了?」

 

        「沒有。」Shaw反射性地回答,接著皺起眉:「妳問的不是男朋友?」

 

        她的號碼笑得很開心,甚至不怕死地拍了下她的背:「真可惜,妳剛剛說『Root』的口氣就像在叫愛人的名字,何況妳怎麼看都不像是跟男人有戲唱的樣子,就算會跟男人接觸大概也只是一夜情吧?」

 

        感覺被戳中了什麼,Shaw皮笑肉不笑地斜視過去:「……妳呢?妳跟男人在一起,卻靠騙女人錢過活?」

 

        「嘿!我的老天!妳在說什麼?」Rose的語氣裡充滿不可置信,眉頭緊蹙,又不怕死地推了下Shaw的肩頭。「我是騙了她們的錢沒錯,但我沒跟男人在一起,我愛的是女人,只是沒人能讓我留下來。」

 

        「妳把她們耍得團團轉,還能這麼理直氣壯?」Shaw先前在資料中發現某些與Rose交往過的女人甚至去買了戒指,天真得無可救藥,但即使再愚蠢再沒救,她也不覺得那些人就活該被騙。「早上在Mary的家醒來,夜晚睡上Alice的床,拿光她們的錢後一走了之,還真有趣。」

 

        Rose看向一旁牆壁上的水漬:「實際上我也不算騙,我說出事實,而她們很愛我所以掏出錢,各取所需,勉強算公平。」

 

        「……Aaron Lee呢?需要妳去騙錢養他的真正情人?」

 

        「我弟弟,這是我花錢給他做的身份。」突然就沒了氣勢,乾乾地笑了下,Rose向後將自己塞進了小小的、充滿灰塵的角落裡。「既然妳都知道了,也沒什麼好隱瞞……他被診斷出得血癌幾年了,大家都說沒救,但我不想放棄希望。」

 

        希望?

 

        Shaw咀嚼著這個極其熟悉的字眼,沉默下來。

 

        腦海裡跳出的竟是Root佈滿淚痕的笑臉。

 

        那是她從該死老頭與金髮賤人手中回到這該死的紐約之後看到的第一個人。

 

        『Shaw,我到了,看來妳甩掉追蹤者的功力沒有退步,附近很安全。』與此同時,耳裡出現了Root毫無起伏的聲音,Shaw在瞬間感到些許與安心混合的煩躁──她那副活潑得亂七八糟的樣子去哪了?

 

        Shaw甩甩頭決定暫時不去想,反正也與她無關……她扯了下Rose,一手持著僅剩最後一發子彈的槍,兩人輕手輕腳地走到公寓門口,她倏地踹開大門。

 

        她搞不懂Root幹嘛說謊。或者那是反諷?

 

        她無言地看著五個倒在街上的彪形大漢,開了後車門將Rose給塞進去。

 

        「歡迎搭上安全列車,Ms. Jackson。」看也沒看難得一聲不吭就乖乖坐上副駕駛座的Shaw,Root望向後照鏡打了招呼,而後拿出手機按下播放鍵。「值得慶祝的時刻應該來些音樂,對吧?」

 

        Shaw一臉古怪地看著Root。她不知道這女人何時多了項聽歌的愛好。

 

        但不是跟Finch一樣放歌劇還什麼的就行,她在這方面和Reese站同一陣線。

 

        那簡直像受虐的貓在慘叫。

 

        「妳就是……Root?」聽到後座人的發問,Root難得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從後照鏡瞥見Rose略帶驚訝與曖昧的笑臉。「原來如此,是挺相配的。」

 

        「妳在說什麼,我們不是那種關係。」Shaw轉頭丟了一個警告的眼神。

 

        「哪種關係?交往?床伴?」

 

        Shaw覺得自己至今才理解這個號碼根本沒在怕她有點蠢。要是以前的話順手扯個膠帶把這傢伙的嘴給封住就行,但現在她卻覺得自己下不了手。該死。

 

        她看向Root,決定轉移話題:「妳放這什麼歌?沒別的歌可以放了?為什麼要一直放這首歌?」

 

        到現在,這歌已經放了第三次。

 

        「聽聽歌詞。」

 

        Shaw愣了下。

 

        而Rose用微妙的表情為她揭開謎底:「Miss Jackson。」

 

        她早該知道Root的惡趣味始終如一。

 

 

 




        尚在外地的Finch得知實情後,讓回到了地鐵站的Root為他們的號碼安排另一個身份,順帶替Rose Jackson發佈死亡消息,還讓Aaron Lee轉到一間權威治療中心。

 

        「嘿,吃點東西。」扔了一份潛艇堡到從送走Rose後就沒再開口說話的Root面前,Shaw已經自顧自地吃了起來,畢竟整晚只喝了杯威士忌,她覺得自己快餓死了。「妳在搞什麼?又在駭哪個倒楣國家的安全部門?」

 

        Root沒有任何回應,雙手持續在鍵盤上飛舞著。

 

        Shaw覺得那女人的態度讓她有點火大──雖然她並不是很清楚為什麼,但暫時也不想知道原因,她打算先吃完手上這份怎麼咬都平淡無味的潛艇堡再說,反正很快就會……等等,沒有味道?

 

        等到她意識到這點並聽見了拆開包裝的窸窣聲,為時已晚。

 

        「……Shaw,妳在整我?」

 

        刷上淡紅的雙頰被潛艇堡給塞得鼓鼓的,Root面無表情地轉過身看著Shaw,眼底難得帶著深深的不悅,Shaw卻忍俊不禁地大笑出來。世界就是這麼有趣,還正想著要怎麼讓對方開口,但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意外就解決了這一切。

 

        「我沒整妳,不小心的。」稍微收斂了下自己的笑聲,想到自己總是要店員將辣醬加到不能再加的Shaw終究還是有點良心不安,於是拿著Root的那杯飲料走向前去遞給她。「怎麼樣?我的口味很不──」

 

        ……等等,Root在哭?

 

        不,正確來說應該是掉淚,但為什麼?

 

        同時被錯愕和驚嚇擊中的Shaw眼睛睜得老大地瞪著Root,卻被反瞪回去。

 

        「妳害我想起了很糟糕的事情。」Root抓著那份只咬了一口的潛艇堡一拳撞向Shaw的肚子,然後搶走她手上那份從缺口看起來是正常口味的潛艇堡。「老實說,妳這種辣死人的口味我已經習慣了。」

 

        哦,Root越來越常老實說話了。Shaw盯著那幾滴淚水想。只是,吃到習慣?一個老是只吃沙拉的人沒事幹嘛挑戰自己的腸胃?

 

        但不出三秒,Shaw突然就懂了。

 

        ──Root果然是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或者未來。就連想著某個人的方式也與眾不同,而且,她似乎跟著懂了Root的「異常」原因。

 

        轉回去面對螢幕的Root說話仍然沒什麼高低起伏:「今晚Rose的反應怎麼樣?她好像滿喜歡妳的,結果是妳用一個吻釣到了她?」

 

        「我沒吻她。」

 

        「什麼?」Root瞬間又轉過身去看向表情略帶得意的Shaw。「不可能,她從監視器確認到的,這種時候妳有必要說謊嗎?」

 

        「眼見都不一定為憑,何況是從監視器?」Shaw露出勝利的囂張微笑,三兩下吃完了手上的潛艇堡,而後一臉得意洋洋地湊向了螢幕上的小小鏡頭。「嘿,下次判斷的時候記得算精準點,不夠近可不算數。」

 

        「……我以為妳有機會也會佔個便宜,看來妳比她想得要正直一點。」Root咬著潛艇堡,臉上表情稍微回復了些。

 

        「我會,只要那個號碼長得再不像妳一點。」Shaw說,然後滿意地看著Root的臉再度僵化成毫無表情狀態。勝利的感覺真好。「不過,一般來說我不接吻的,不管做到什麼程度都不,更別說昨天那種情況。」

 

        剛說完,Shaw就覺得自己還是把舌頭咬斷好了。

 

        她到底在解釋什麼?她幹嘛?她最近為什麼老這樣!?

 

        更糟的是,她隱約覺得有什麼問題要來了。

 

        「……非一般的情況,是什麼?」想起那一天,又其實一直都挺介意為何先前上床時沒接過吻的Root雙眼睜得大大的直盯著Shaw看,雙手捏著潛艇堡就像隻相信世界很美好的愚蠢小白兔抓著胡蘿蔔一樣無辜。

 

        ──果然。

 

        好想逃走。為什麼自己要多話?但是逃走像話嗎?她才不逃。

 

        她和她都知道她們正在談論什麼。

 

        Shaw從在地鐵站醒來後就對Root會提到這件事有所防備,也大概知道Root為何自她回來後一直都沒有提到那個該死的吻,或許就只是些不痛不癢的顧忌,但如果被Root給抓到時機,她知道所謂的顧忌會馬上煙消雲散。

 

        而現在就是那個時機。

 

        「我不知道,大概是腎上腺素決定的。」

 

        Shaw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理由。

 

        這很合理,而且人總是要繼續往前走,有些事情能不去探究就最好別去探究……

 

        ──好吧、好吧,可能只是她的直覺告訴她自己絕對會迎接死亡,沒人會留給她一條活路,而在她死之前……或許,Root是那個值得她至少吻過一次的人。

 

        至少,留點什麼,給這個自己難得能夠一再容忍的人。

 

        ……給這個總是將很多東西藏在調侃或憤怒話語之中的人。

 

        但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承認自己曾經這樣想過,尤其是對煩死人的Root,她不想,這只會造成更多問題。正當Shaw低著頭在思索是否該暫時離開一下,Root突然起身抓住她的肩頭非常用力地將毫無防備的她往後直推至牆上。

 

        「腎上腺素夠高了嗎?」

 

        「……啊?」

 

        看著滿臉不悅的Root,Shaw花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她總是能出乎她的意料。

 

        Root或許是生氣了,因為「是腎上腺素決定的」。她發現了她沒說實話。

 

        但這是值得生氣的事情嗎?動手而非動口?以前的Root會做出這種選擇嗎?

 

        一般而言,她從來不曾覺得人類可愛,Bear才是擔得起這種讚美的生物,但在這種情況下氣鼓鼓地說出這種話的Root還真的挺可愛的,憑什麼覺得不過是被推了一下她的腎上腺素就要升高?

 

        「不夠,而且照理說剛結束進食,胰島素正在正常分泌。」Shaw抬起眉低聲說道,而Root瞬間洩氣般的連肩膀都垮了下去,看來還真的有幾分可憐。「但看在妳換了杯不錯威士忌給我的份上,Sam,我其實不介意幫妳提高一下腎上腺素。」

 

        「什──」

 

        Ms. Jackson──噢,現在應該是Ms. Lee──真是個愛惹事的混帳。Shaw想。

 

        至此,她覺得被轉進權威治療中心的應該要是自己,她真的病得不輕,她覺得自己人格的某一部份正在崩壞。

 

        ……但該死的隨便怎樣都好。

 

        反正她是把Root吻得暈頭轉向了。







- - - - -

如果Root能從螢幕裡跳出來,大概會直接拿熨斗砸我。

對不起啊啊啊啊啊我不是故意把Root寫得這麼失智的啊啊啊啊...

评论(6)
热度(158)
  1. 阿壳壳壳儿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