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近八千字,想想還是拆成兩次發。

本章節使用(?)歌曲:Miss Jackson - Panic! At The Disco

歌詞很有趣的歌,不過我的腦對複雜情節沒什麼處理天賦,

就...請多擔待了OTL。





Miss Jackson

 

 

        「這位女士簡直可以成為紐約的都市傳說了。」

 

        時值夏日,地鐵站裡Finch愣愣地看著眼前螢幕上數十名女性的資料,吸引了身後正幫Bear洗澡的Reese與Shaw的關注。

 

        「還有人比Root更像都市傳說?」

 

        聽到這話,Finch不由得愣了下。

 

        不過是一、兩個月前的事,Root曾在兩周內變換六個以上身份,頭髮顏色與樣式幾乎沒有固定下來過,口音、腔調和使用語言都能隨時轉變,為了任務,無論多詭譎怪異的人都要與之接觸,甚至扮演過聯合國翻譯……

 

        「我想至少能說是不相上下,Rose Jackson女士的交友關係十分混亂,僅是大致能與她連上線的女士就有這麼多名,簡直能組支軍隊了。」Finch板著張臉說道,順手又點了下裡面唯一一張男性圖片。「這是唯一一位至今她仍持續連絡的男性,Aaron Lee。」

 

        「你覺得她是……被害者還是加害者?」Reese帶著滿手泡沫走到Finch身後看了看號碼和與其相關聯人物的資料。

 

        Shaw跟著走到Reese身旁看著螢幕上的資料:「我覺得她是被害者。」

 

        「為什麼?」

 

        「如果Root不是很常變換身份讓人找不到,大概也會有一群男女排隊等著把她給轟到異次元去。」Shaw說完聳聳肩又走開,拿水管猛噴Bear和牠玩得不亦樂乎,而Finch和Reese則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

 

        「嘿、剛剛有人提到我嗎?」

 

        柔媚得能擰出水似的聲音從入口處傳來,Finch與Reese同時看向左邊。

 

        他們對Root的印象基本上是「優雅、風騷、欠打,總是面帶微笑,至少乾淨整潔」,但現在Root身上的衣服可說是破破爛爛還帶著怪味,一頭總是飄逸的棕色捲髮亂七八糟的,臉上笑容亦略顯疲憊。

 

        過去某次的「貝貝熊小姐」突地躍入腦中,Finch幾乎不忍繼續直視Root,立刻轉回螢幕:「只是Ms. Shaw覺得這個號碼與妳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Ms. Groves。」

 

        全身溼淋淋的Shaw終於放下水管看向最後一個來到地鐵站的小隊成員。

 

        而不得不說Root這一身差點讓她爆笑出聲──簡直就像被Bear咬過一樣。

 

        「你們不會想知道當個動物保育員有多艱辛。」Root撥撥自己難得亂到無法無天的棕色捲髮,對三人一致投射在她身上的眼光聳肩,而後走進車廂裡。「好了,想談談那個號碼嗎?Harold。」

 

        Shaw隱約覺得有哪裡不太對,於是她跟Bear一起甩了甩身上的水,快步跟著Root走進車廂。而坐在主控位置上的Finch只是默默投去一個讚許的目光,畢竟有了上次的經驗,他感覺自己知道Root待會要做什麼。

 

        ──果不其然。

 

        車廂內的Shaw按下了Root正要脫衣的手:「妳總是這樣?」

 

        「嗯?有什麼不行?」Root的手卡在腰際,一臉無所謂地歪頭反問,話語裡貨真價實的疑惑讓Shaw頓感錯愕,開始懷疑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去趟動物保育所後連思維都退化成原始的動物等級了。

 

        「聽著,就算妳不在乎,但是──」Shaw回頭看了一眼車廂窗外,發現兩個男人正在有志一同地裝忙。

 

        「難道是妳有所謂?」發現Shaw視線的觸及點,Root當機立斷放棄脫下那件充滿動物氣味又破爛得能當抹布的衣服,手湊上了Shaw的頰邊,雖然瞬間就被拍掉,但她仍笑得風情萬種。「早說嘛,Sameen,妳知道我會為了妳背對他們的。」

 

        白眼無償奉送。

 

        「妳至少顧一下那兩個人的眼睛,我可不想他們太早瞎掉。」

 

        「當然,都聽妳的,Dr. Shaw。」面對習以為常的話語,Root笑得更歡快地湊近Shaw的耳邊:「儘管放心,妳知道他們的眼裡裝不下我。」

 

        這倒是。

 

        Shaw點點頭,而後在被Root推出車廂的瞬間才驚覺不對。

 

        ──放心?她倏地轉頭瞪向那個走到車廂另一端去、背對外頭所有人後總算能夠好好換衣服的女人。放心?去他的放心,真是狗屁不通。

 

        「從帳戶資料看來,Ms. Jackson在從事詐騙行為,拐騙其他女性獲取金錢後一走了之,但她似乎……並不是同性戀者。」Finch皺著眉頭說道,雖然自己也幹過近似於情感詐騙這檔事,但他始終認為這種事不可取,何況是以此為業。

 

        一旁的Reese和Shaw無聲地交換了下眼神,很顯然他們都想到了之前的一個號碼,不過Shaw先想到的倒是那個Finch幫她在Angler上面建置的檔案──蠢斃了的瑜珈教練還有令人無言以對的自我介紹。

 

        快手快腳換完衣服走出車廂的Root抬了下眉:「是嗎,那我們的愛情騙子小姐通常都出現在哪裡呢?」

 

        「我不認為讓妳去處理這個號碼是正確的,Ms. Groves。」感覺到Root的興趣,Finch側過身去看向在自己身邊雙手抱胸的她,神情有著掩不住的尷尬。「根據資料,Ms. Jackson經常在石牆酒吧附近尋找目標,但妳似乎不太……」

 

        Root的眉挑得老高,臉上是滿滿的不以為然。

 

        「Finch說得對,看看那些照片,Root,她找的對象都是像……」儘管剛洗過狗,Reese還是一如往常地英姿颯爽,接著指向一旁跟Bear玩得開心的Shaw。「她那樣的。」

 

        「……哦?但我不確定讓Shaw去處理之後,我們的號碼會不會從可能的受害者變成真正的受害者?」瞟了眼螢幕上的各種照片,Root帶著戲謔的笑聳聳肩,習慣性地坐到Finch身邊的桌上。

 

        「妳是說我不夠專業?」Shaw抓著bear瞪向Root,後者歪頭,然後笑了。

 

        「……我想Ms.Groves不是這個意思。」Finch低聲說道,Reese跟著點頭。

 

        即便是用碎掉的膝蓋想都知道加害者會是誰。

 

 

 




        「我可以請妳喝杯酒嗎?」

 

        Shaw依照Finch的吩咐,只穿著平時的坦克背心靠在吧檯邊,而她沒想到她的目標號碼會這麼快就上前搭訕,速度有點不可思議,像是一個飢渴已久的獵人終於在獵場尋到獵物般,但這樣的想法讓她很不爽。她才該是獵人。

 

        「隨便。」Shaw只是瞥了目標一眼。

 

        Rose Jackson,長得跟照片一模一樣,留著頭棕色的長捲髮,說話的口吻充滿嫵媚與暗示,那雙眼睛大大的,但眼底盡是不知哪來又討人厭的自信……簡直就像某個誰。

 

        『活用妳的天賦技能,Sam,我們的號碼就喜歡冷淡型的。』Root軟膩的聲音伴著笑聲從耳機裡傳來,Shaw不由得翻了個白眼,而且她開始覺得自己有必要開始記錄Root有多常讓她翻白眼,然後去找找有沒有人因此而翻到眼球壞掉的醫療紀錄。

 

        「為什麼是妳在跟我說話?」Shaw在短暫空檔間低聲問道。

 

        『Harold跟他的小寵物去忙另一件事了,現在由我負責。』

 

        ……喔,原來是像Root。難怪眼前的Jackson小姐釣的通常是自己這種類型,Shaw想,聰明又尋求刺激的人通常不會找與自己氣質相仿的人,否則享受不到征服快感,或許還得來場鬥智大賽,這對騙徒而言太過勞心傷神。

 

        「嘿、妳從哪裡來的?」

 

        Shaw看著將加冰威士忌推到自己面前的Rose,幾不可見地挑了下眉:「德州,一個不怎麼樣的小地方。」

 

        「德州啊,真巧,休士頓是個好地方,妳知道,那裡大概是全德州對我們這種人最友善的地方。」根據資料顯示是個徹頭徹尾異性戀的Rose笑了笑,Shaw則喝了一口威士忌,略略點頭表示贊同。

 

        Single Malt Scotch,香氣迷人,有一定年份,識貨。Shaw揚起嘴角,對號碼的好感度稍稍提升了些。

 

        『唉呀,看來有人快被釣走了?』

 

        有點欠打的聲音繼續傳來,Shaw想起上次當她接觸那個世界級專業大盜的時候Root也這麼嘮叨個沒完,於是她正想找台監視器比個中指兼做閉嘴的嘴型,卻發現這間酒吧裡頭沒有監視器──那Root是怎麼看到她的?

 

        馬上反應過來的Shaw不動聲色地以目光在人群中尋找那個欠揍的身影,卻始終沒找著瘦削高挑的那人。不過她很快就放棄了搜尋,畢竟Root在不在這根本沒差,她也不懂自己為什麼要找她。

 

        「妳……看起來很不錯。」和先前給人的第一印象相反,Rose傾身向前略顯靦腆地笑了笑,許是與什麼景象重疊,Shaw竟瞬間恍了神。「我是說,我很喜歡妳這種人,不多話又有點冷淡,但看起來很可靠。」

 

        「我也挺喜歡──」搖頭甩去莫名躍入腦海的念頭,Shaw下意識地要接話,卻突然覺得不對。「不、嗯,好吧,我覺得妳也不錯。」

 

        Shaw原本想說也挺喜歡妳這型的,卻意識到等等可能又會收到一波該死的調侃,於是她當機立斷地改了說詞。

 

        畢竟這位小姐的外型跟Root有幾分相似。

 

        話說回來,Root斷訊很久了,這讓她感到疑惑,忍不住敲了敲耳機。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Rose笑了開來,而後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突然拿過Shaw手邊的威士忌聞了下,接著皺起眉頭。「等等,酒保記錯了,我剛叫的明明是朗姆酒,真抱歉。」

 

        Shaw略略抬眉,搖頭:「沒關係,這很好。」

 

        扣十分。

 

        「那──喝完這杯,妳有想去的地方嗎?」Rose衝著Shaw笑得天真爛漫,她又再度因此恍了神,於是一口把杯中物飲盡。

 

        「妳說呢?」

 

        眼角餘光瞄到什麼的Shaw微笑將Rose拉出酒吧。

 

        盤起浪漫捲髮的女人正在吧檯後頭忙碌。

 

 




 

        「妳都這樣釣女人的?技術不錯。」

 

        酒吧後頭的昏暗巷弄裡,Shaw勾起嘴角,雙手抵在靠著牆的Rose兩側,後者則是一臉無辜地盯著眼前看來侵略性十足的野獸。

 

        「我只是……第一眼看到妳就覺得被吸引了,我很難控制自己。」咬住下唇、微啞的聲線充滿情慾氣味,Rose的眼裡甚至閃著微微水光。「像妳這樣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能勾起別人的慾望,而現在,我想吻妳。」

 

        緊抿雙唇,Shaw看著Rose。

 

        『嘿、親愛的,現在可是個好機會,不如就試試把她吻到暈頭轉向如何?』Root的聲音終於重新出現在Shaw的耳朵裡,但說的話卻讓她皺起眉頭。『搞不好她會心甘情願告訴妳為什麼我在巷口找到了兩個拿槍對著她的人。』

 

        Shaw瞥了眼左邊,死路,右邊一個人也沒有,而她竟毫無感覺。

 

        ……又為什麼Root聽起來毫無所謂?

 

        「該死的……妳就這麼想要我做這種事?」Shaw咬著牙低聲說道,眼前的Rose眼底泛起近似興奮的光芒,等待著她的下一步。

 

        而她現在很不爽。非常。

 

        耳機那頭再也沒有傳來任何聲音,只有極度細微的電子噪音在安靜的耳裡以同樣頻率反覆。Shaw在內心倒數著,三、二、一。

 

        沒有回應。

 

        於是她真的把她的號碼給搞了個昏天暗地。





- - - - -

謝謝評論聊天與關注與喜歡與推薦。 :D

评论(24)
热度(136)
  1. 啾科科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啊,喜歡醋錘!!!
  2. 木可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4. Ri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