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BGM:Sweater Weather - The Neighbourhood (Max & Alyson Stoner Cover)


正劇向,411後的What If。

直至今日,剛被推銷的朋友問什麼都還是可以反射性回答,我到底,何時能真正出坑。

人生選擇交叉點上,對未來一切深感迷茫。最近幾天的體會是再也不要相信任何人。

今天終於去看了七月與安生,推薦。


"'Cause it's too cold for you here and now."

"So let me hold both your hands in the holes of my sweater."

"Just us, you find out, nothing that I wouldn't wanna tell you about."








【 Coldest Warmth 】







        某天妳想,如果此生終焉能夠擁有一座墳墓,該放在哪,墓碑上又該寫些什麼:大概會有妳最喜歡的名字,或許一張將隨歲月過去而褪色的小小照片,或許,一句話。

 

        『Sameen──』

 

        可是思考毫無意義,因為妳早在那天便已死去。

 

        妳的心就是妳的墓碑。

 

        那裡只剩一個名字。




///

 

 

 

        混著血塊的唾沫在水泥地面灰撲撲地暗去。

 

        剛剛甦醒,稍微活動僵硬肩頸,垂著頭的妳抬眼向上望去,勾起嘴角,傷口跟著生硬裂開,連同寒冷低溫刺得妳抽搐了下。鹹苦氣味滲入嘴裡,才促使妳想起不久前──約莫半小時或者兩小時,已經記不清了──她從妳頭上倒落兩桶鹽水,按容器看來大概有十品脫?或許、或許。

 

        那些鹽分大抵已經凝結在妳身上,在大小傷口上緊抓不放,黏膩且執著地與它們並生共存,就像、就像……她與食物的關係?這比喻奇怪,但很恰當。妳尚未聚焦的視線掃過木桌上那堆包裝袋,用暈沉沉的腦袋苦中作樂地猜測她在妳昏迷的期間又去哪裡買了什麼,總共吃掉多少食物。

 

        「不必這樣做,徒增痛苦而已。」木桌另一端,蹺腳坐在妳對面的她聳聳肩,右手握著一把M&P的手槍。妳注意到了,只是因為過於無聊。任何人待在這間毫無裝飾、廢墟般的狹小泥色房裡超過一小時都會無聊,何況幾天。「聽著,供出位置以後我會放妳走,就這麼簡單。」

 

        妳卻仍一個勁地對她扭出曖昧微笑,「Shaw,妳瞭解我的。」即使屬於海水的氣味揉進腥臭,就算她的拇指已經拉下保險,槍口直對著妳的小腿。「選項除了一起待在這裡無聊到死,也只剩妳親手殺死我了,但如果妳願意在這之前和我回味一次美好性愛,我很歡迎。」

 

        (她本該瞭解,也確實知道。)

 

        「妳沒有多少時間了。」她說,平靜神情未生絲毫動搖。「我們根本沒做過。」

 

        背後手銬響著,妳閉上眼:「是嗎?」

 

        高不可及的氣窗外頭遞進一片冰冷漆黑,她的沉默隨著老舊吊燈搖曳飄盪,妳癱回椅背,顫抖著、顫抖著,開始想像她的睫毛在微風中顫動的模樣,回憶那半掩眼簾之下的深不可測是何時為妳成了澄澈透明,而又是何時,是誰使她成為如今模樣。

 

        (妳不覺得痛,即使那是她的特權,但妳不覺得痛。)

 

        「……廢話說夠了?供出位置,這是最後一次。」

 

        她輕聲說道,沙啞聲音聽來有點緩和、有點溫柔,但妳甚至懶得睜眼。

 

        「已經是冬天了,妳穿得有點少,Sweetie,會感冒的。」

 

        槍聲轟然貫入耳底瞬間,左小腿傳來劇痛,子彈大概穿過或擦過妳的肌膚,妳無法確定也不想確定,因為那並不重要,妳只是無法克制地仰起頭,被迫睜開的眼裡只有擦過血色的天花板,被束縛的手腳都抽搐痙攣著卻咬緊牙關,讓絕大部分的痛苦咆哮留在喉頭絞成粉末,和著液體盡數吞落,最終,在她亮起些許興味的眼裡再次揚起笑容。

 

        ──妳憑什麼感覺痛?

 

        (這是妳應得的。)

 

        妳不允許Root感覺到痛。

 

        (妳沒有資格如此感覺。)

 

        所以妳只能笑。




///

 

 

 

        妳夢到她。

 

        那個秋天,即將入冬之際;那個港口,船隻來去之間。

 

        或許妳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她是如何找到妳的(The Machine不會特地冒險告訴她),可妳又隱約知道,無論情勢如何惡劣、無論行動受限與否,只要Sameen Shaw想,她就能夠不倚靠任何幫助找到任何人……她的履歷輝煌而又刺眼,妳知道的,妳都知道。

 

        午後向晚,豔陽已落至半沒,難得能夠鬆懈的短暫閒暇裡,妳坐在空中有無數海鷗盤旋鳴叫的港邊水泥地上,靠著一塊矮小鐵柱,想要久違地體會一下無所事事的感覺時,她來了,悄無聲息地在旁邊落座,離妳有些遠,但按著地面的掌邊與妳的相互挨著。

 

        那裡有一點點熱度,從過於細膩的肌膚接觸中感染過來,僅僅如此。

 

        人群談話與海鷗鳴叫交織成的嘈雜裡,妳不說話,她也安靜。

 

        (是的,偶爾妳與她都不需要聲音。)

 

        尚未暗去、蔚藍無雲的天空底下,身邊的她是否正偷偷看著妳呢?妳曾這麼想,但眼前就要被海平線吞沒的夕陽那樣璀璨耀眼,映得粼粼海面上滿是金黃,儘管是每日都能得見的景象,妳仍因它的稍縱即逝而捨不得移開視線。

 

        天體運行日皆有之,然而妳的空閒時間不總是允許妳觀望如此美麗的景象。

 

        同樣不總是……允許妳感受此刻感受。

 

        於是妳祈望此刻再長一點,一點就好。

 

        『……不冷嗎?』

 

        就在巨大日輪徹底隱沒的倒數時分,Shaw開口了,妳倏地往左邊望,在她的平靜臉龐進入視線剎那,不知何故竟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低頭時瞥見她的尾指正搭在妳的上頭,妳抑下微笑衝動聳聳肩,說還好,卻冷不防打了個特大號的噴嚏。

 

        這下是她笑了,毫不客氣放聲大笑。

 

        (笑就笑吧,妳知道老天總愛跟妳作對。)

 

        從口袋裡掏出衛生紙擦掉鼻涕,妳回過頭,不悅地皺起眉並揉揉鼻子。本來真不覺得冷的,就算只穿著件單薄襯衫也一樣,畢竟妳習於寒冷,也對此不甚敏感,但大概就是Shaw這麼說了,讓妳的大腦意識到冷,才打上這麼一個可怕噴嚏。

 

        只是,隨即有份過度熾烈的溫暖熨上背脊。

 

        妳訝異地望向身上只剩一件純黑毛衣的她。

 

        她的大衣已經在妳身上了。

 

        雙臂在胸前交叉的她縮起身體,直視前方乍然暗去的海面,默不作聲,甚至都沒想拋來一個要妳閉嘴的眼神。這很難能可貴,因為妳並不想如平時一樣丟出任何調戲話語,僅僅是抓住大衣領邊攏緊,僅僅希望留住片刻溫暖,而她知道,不可思議地。

 

        就像讀出妳的疲倦,感知到妳的落寞,特地來了,只是陪伴。

 

        (妳一直都知道她比任何人都要溫暖。)

 

        (那件毛衣是證據之一。)

 

        暮色盡沉而華燈初上,再無其它將要入港的船隻,人群漸去僅剩三兩船員在附近遊蕩,但妳仍坐在原位一動不動,她也是。又過半晌,妳與她不知何時已悄悄交疊的手掌感覺到輕微顫抖,於是想起她討厭冬天、喜歡夏天的事。

 

        『……那個、Sameen。』如呢喃般,妳讓她的名字自唇瓣之間溜出,雙腳不安分地踢著的她則轉頭望向妳,彷彿凝視便是回應。妳明白這的確是,就讓自己的視線與她的在那裡交會。『毛衣、穿起來舒服嗎?』

 

        (妳想起自己故作輕鬆地把它交到她手上時,說是路邊看到買的。)

 

        (妳想起她面色嫌惡地把它扔到一旁說不可能穿的事。)

 

        『……還不錯,挺暖和。』

 

        (妳想起花上兩個月織成它的自己默默生了兩天的氣。)

 

        把視線從妳臉上挪走,也不再看著海面,大概就只盯著自個腳尖的她扯扯領口,過了半晌才小聲說道。妳回頭遠眺空空蕩蕩、無有邊際的海面,想那本染著昏黃光線的書、那兩根棒針和幾團毛線球,和毫無來由就想織件毛衣的自己,竟不由得往她靠過去。

 

        『偷偷告訴妳,我還有織圍巾,深藍色的。』

 

        與她肩並著肩,妳舉起手,讓大衣披在妳倆身上。

 

        『我知道。』

 

        妳緊挨著她,不僅手掌。

 

        『妳知道?』

 

        略感訝異,妳微傾過頭往下看,而她突地轉身,額頭碰在妳的肩上,輕輕的,稱不上謹慎,卻也小心翼翼……讓妳不由得想,或許她也會有那麼一點點的軟弱時刻,並非畏懼將其展現,只是害怕不被接受。或許她也懂得一點點害怕。

 

        『……我一直都知道,還有毛衣。』

 

        (妳不願堅實高牆為妳傾落,只願為她修復所有頹圮。)

 

        『……這樣啊。』

 

        (只要她想。)

 

        她再未開口,輕嘆口氣,就悄悄回過身,讓自己手臂與妳的緊緊靠在一塊──她是何時發現的?妳明明很小心了──現在又是誰在汲取誰的體溫呢?閉著眼靜靜感受的妳不知道,無從分別,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妳與她共享著這份溫暖,所以妳們……都不會感覺寒冷了。

 

        這很好……很好。

 

        『想回去了嗎?』

 

        不知過去多久,她問,妳點點頭,故意按著她的肩爬起身,她則翻了個白眼,抓住妳伸出的手把自己拉起來。離開港口時,她的大衣仍在妳身上。妳要還給她時被推開,她板著臉說不想穿,很熱、不冷。

 

        於是妳握住她失去溫度的手,決絕地、堅定地。

 

        『我有點冷。』

 

        誰都知道這是藉口,但她仍不作聲,只是點頭,任妳牽著。

 

        (妳多麼喜歡這樣的她。)

 

        『妳知道嗎?我喜歡這樣。』步入街區時,永不平坦的石板路上,被路燈光線拉得失去輪廓的長長剪影相繫相依。與她踏著同樣步伐的妳低著頭,緊扣著她的掌,不去看她的側臉,只是吸吸鼻子,抿了抿唇便再度重申:『我喜歡這樣,Sameen。』

 

        『那就……這樣吧。』

 

        (就這樣直到永遠,妳幻想著。)

 

        是的,那就這樣吧。

 

        (妳與她,將在有限的永遠裡共享這份溫暖。)




///

 

 

 

        「……妳越來越慢醒來了。」

 

        這是一種話術,友善地告知妳身體狀況,軟性威脅。咿咿唔唔地把自己吵醒,妳睜眼,耳朵剛打開的瞬間就聽見這句話。過於軟弱的腦裡認為這是一種溫柔,另一邊警戒的部分則告訴妳這是恐嚇。

 

        但無論如何,妳都不害怕。

 

        「……那是……」頭暈目眩、天旋地轉。疲軟地甩甩頭,使去太多氣力的妳因虛弱乾渴吐出舌頭,接著又收回去。妳眼前的木桌上就擺著杯水,這是陷阱。「自然現象,就像妳與我一樣。」

 

        「……妳比我想像的還要執著,Root。」依舊坐在數日間不變的鐵椅上頭,不變地執著手槍的她說道,語氣是不變的平板,但妳猛地抬頭望她,只因她終究喚出妳的名字──多麼令人懷念。「我與妳之間就只是……那樣,妳該知道,沒必要抱持多餘期望。」

 

        妳驀地笑了出聲。

 

        (除了笑,妳還想哭,但是沒有,妳不會哭。)

 

        「我從不抱期望……Shaw,妳瞭解我的。」乾涸得就像即將開始燃燒的喉頭究竟還能擠出多少話語?妳不知道、無能算計,一如妳不知道所有她造成的傷口將在何時開始潰爛、反噬,在她殺了妳之前便讓妳因病而亡,但這重要嗎?「我……和妳之間,確實就只是那樣,我很慶幸妳還記得那些。」

 

        黑漆漆的槍口舉起,直對妳的眉心。

 

        「我的耐心不多了。」

 

        模糊著搖盪的微弱視線之間妳望不清她的神情,但有那麼一會兒,就在她說完那句話的瞬間,妳竟直覺這份冷硬是她的哀求──她的食指都沒搭上扳機,她的手存在幾不可見的細微顫抖,儘管神情依舊木然,但是……妳想,這是Sameen Shaw。

 

        無論如何都是她。

 

        不管誰、或者誰,對她的腦袋做了什麼萬惡不赦之事,讓她以為自己是隸屬Samaritan的勢力,然而深深埋藏於她心中的某些妳也不能確定的什麼東西,就是讓她猶疑的原因……雖然這不代表妳擁有任何勝算,但至少……

 

        「那就殺了我吧,唯一選項哦。」

 

        她還沒把最嚴苛的手段用在妳身上,她還留著妳的命。

 

        (她無法下手。)

 

        「……再給妳一些時間想想,一台機器是否值得賠上小命。」

 

        (無法對妳下手。)

 

        呸出湧進口中的血沫,妳歪著頭感覺一陣反胃就順便吐了出來,都是酸水,而已經步上狹窄階梯的她未曾回首。妳瞇眼看著被插進後腰口袋的槍消失在視線範圍裡,看向自己身上被仔細包紮的部位。直覺若被繼續這麼反手銬著,肩頸就再不能動了,但妳搖了搖腕間手銬,還是……想待在這裡。

 

        突然起了挑戰念頭,妳艱難傾身向前,盡可能伸長脖頸與舌直至觸著杯中水面,接著謹慎地咬住它,一氣往自己嘴裡灌,雖然大部分沖上了妳的臉,但還有些許進到嘴裡,而它們足夠沖去所有……所有妳早在久遠過去便習慣忍耐的一切。待到喉間痛楚平息些許,妳癱回椅背,對著眼前空蕩蕩的鐵椅笑。

 

        在這裡的時間可能是第三天或第五天,妳怎麼知道呢,妳從來就沒費心去算,耳裡也不曾傳來任何提示音聲。

 

        乾笑著,妳咬牙抬起早已失去知覺的手向前伸去,掃掉空去水杯。

 

        (但妳心甘情願。)

 

        而後回到禁錮之中。




///

 

 

 

        妳不太記得自己是如何度過那段時期。

 

        凝滯的、冗贅的、困擾的、悲痛的、惶惑的、無方向的。

 

        好似妳踏足的每個所在都把白晝弄丟了,或者被扔下一些核彈,轟炸後遺留的核子塵無時無刻在天頂凝聚不去,厚重而不留一絲缺口地掩抑所有的光,偶爾也像浩大河流奔騰著沸沸湯湯,巨獸般裂開血盆大口亟欲向下將世界吞噬──妳踏足的每個所在都只存永夜,無有邊際的黑。

 

        ……倒是沒有極光,這公平嗎?

 

        (妳的生命裡曾幾何時存在這種詞彙。)

 

        偶爾,把槍口抵在誰的太陽穴上時,妳會這麼想,因為她僅將永夜留下,卻把最為美麗的那一部分帶走了。未曾張揚的它們掩去聲息,層層疊疊包圍而來,就如威脅危險逐步進逼,待到妳驚覺時,龐然煙塵已漫伸出無數指爪纏上身軀,終究徹底禁錮無能為力的妳。

 

        (鏘啷、鏘啷。­)

 

        (鎖鏈在掙扎中晃動的聲音多麼響亮刺耳。)

 

        鞋跟碰在地板的單調聲響越發難以忍受,以往能夠精準認出的腳步聲全被模糊,無論是John還是Harold走進地鐵站都能讓妳錯認,於是無數次失望後妳選擇再不回頭,但決心敵不過身體反射,妳總一如往常承接那些輕重之間碎落一地的絕望。

 

        再過一段時日,妳開始畏懼寒冷,老是套進比以往要多的衣服。意識到這點後,妳開始責怪她,妳認為這全是她的錯,是她不好,自出現以來便理直氣壯地始終存在在妳身邊,熱熱的、暖暖的、過於靠近,悄然在妳身上養出脆弱習慣之後卻又消失無蹤,所以妳怕冷了。

 

        (或許……更怕自己一個人。)

 

        有時心血來潮,妳會穿上從那間窄小套房裡搶救出來的少許衣服,拜妳這輩子怎麼吃都長不胖所賜,儘管妳與她尺寸不甚相同,但基本上是能穿的,就是衣襬和袖子會短上一些……在意嗎?這一點上妳和Bear持相同意見。

 

        (妳早就不怕了。)

 

        Bear臣服於妳,但喜歡她,所以,只要是穿著她的衣服走進地鐵站,那大傢伙就會吐著舌頭開心地湊上來,有時還咬著玩具跳著轉圈。妳不排斥,雖然牠總會讓妳想起她,可又有什麼關係?反正妳大多數時間都無可避免地想著她。

 

        (但又學會了。)

 

        然而牠也總會認出那是妳,不是她,豎得直直的大耳朵不一會就垂下,睜得大大的興奮雙眼亦同,接著就跟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默默回到小窩裡趴下。牠很沮喪,妳知道,或許還很想她,因為她熱愛與牠一起玩耍,給予熱情的獎賞、撫觸與擁抱,卻不在了。或許就像妳,妳知道。

 

        這樣來回幾次以後,妳第一次真正升起想要與Bear建立良好橫向關係的念頭,所以……是啊,妳開始在意牠,開始會和牠玩拋接球了,有時經過寵物用品店會停下腳步、倒退回去,買根又新又大的潔牙骨或一些零食玩具回去。

 

        妳不能代替她,但牠開始喜歡妳,大概就在妳買下第十六根骨頭、第一次坐到牠身邊,碎碎念一些關於她的事之後。某個晚上,John和Harold出去忙活,而結束任務卸下白日身分的妳放好行李箱,呆站片刻,在無人的地鐵站中徬徨徘徊,最終去到雙眼輕闔的牠身邊。

 

        猜想Bear正在睡覺,妳輕手輕腳躡著接近,無聲落坐。天花板的暗黃燈線盪出柔和光暈,妳盯著一圈圈的溫軟幻覺,遲疑許久,才低低呢喃著,說妳有點想Shaw,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吃飽──嘿,就算全世界都覺得她不在了,但妳知道她還活著,妳就是知道。

 

        (妳知道,妳知道,妳知道。)

 

        (妳真的知道,也真的相信。)

 

        (……真的、真的……)

 

        視線裡的光暈益發模糊,所有景象浮成一幢幢海市蜃樓,本還存在的一些線條都消弭無蹤,是那時,妳發現Bear起床了,牠雙腳攀到妳的肩頭,輕輕的、只有一點點重量,也不痛,以一隻軍犬而言意外地溫柔。牠舔著妳的臉,嗚鳴細細小小,垂著的眼角看來那樣難受,彷彿所有哀傷滿溢著隨時將從那裡流淌而出。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這是真的。妳扁著嘴小聲道歉。

 

        似乎理解妳的歉意,Bear用頭頂蹭蹭妳的下顎。柔軟毛皮大概舒緩了一些妳也說不清的什麼,只是那一瞬間,妳再耐不住衝動地張開雙臂抱住牠,突然懂得她為什麼那麼喜歡牠,因為牠是這麼溫暖、這麼善良──牠可能不會說話、不知道怎麼讓人類聽懂自己想表達的,但比任何人類都要懂得言語之外的所有。所有。

 

        妳想,Bear是用言語之外的一切愛著牠愛的人。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本該虛幻無形的椎心痛楚頓時化為利刃,沖破閉鎖傾巢而出,殘忍無情地刺砍著,讓妳好不容易吐出的懺悔在斷裂哭泣中像被整個世界的重量無情輾過,支離破碎近乎粉塵,但聽著的牠卻一動不動,沒有掙扎,甚至都不吠一聲。牠只是安靜地陪伴妳,任妳擁著,偶爾蹭蹭妳的髮,讓妳知道牠還在,讓妳知道無論世界是否背離,牠都將在。

 

        (都是妳的錯。)

 

        『對不起、只要是……我為什麼總是這個樣子、我救不了任何人……』

 

        (她本來可以在這裡的。)


        『應該是我、應該是我……你還能和她一起玩的……』

 

        (都是妳的錯。)


        『對不起、Bear、都是我害的……』

 

        (牠卻不責怪妳。)

 

        有好一陣子,因著這份包容,妳只是毫無顧忌地放聲哭著。或許廣袤汪洋裡漂流著抓住唯一浮木的感覺就是如此。妳唯一信奉的神祇早無聲音、不願給出半點訊息,妳的精神導師認為她已逝去,妳至今仍亦敵亦友的同伴望來的眼神總有些許憐憫。只有Bear,她最忠誠的朋友,與妳抱持相同信仰。

 

        那份能將任何冰層崩化的溫暖幾無二致,都是適時沉默,一些安慰,從不張揚。

 

        (……牠對妳的方式……)

 

        啊、當然,大部分時候Bear比她直率多了。

 

        『……謝謝你……』

 

        那個夜裡,滿臉鼻涕眼淚的妳最終放過了Bear,去洗把臉,在地鐵站晃過一圈後找來兩張毯子,蓋上她的大衣,收起脆弱,側著身體蜷在狹窄行軍床上準備休息。但大傢伙沒有回到自己的窩,倒是跳上妳大腿與軀幹間不被填滿的一方空間靜靜待下。

 

        牠的背脊弧線恰好抵上妳的腹部,熱熱的。將睡未睡的妳還垂著眼,卻不禁勾起微笑,自然而然地,伸手拍拍牠的頭,就這麼擱在上頭。

 

        妳想,妳要對牠很好很好,因為妳喜歡牠,就像她一樣。

 

        (就像她一樣。)

 

        那一晚,是那麼久以來,妳第一次睡得安好。




///

 

 

 

        從氣窗透上木桌的日光被鐵桿陰影切成五份,打在一些食物袋與飲料杯上。

 

        強烈暈眩與嘔吐感仍沉沉地澱在腦底,甫甦醒的妳勉強睜著眼,嘗試從形狀與氣味分辨它們是什麼,然後妳使勁驅動手腕抬起,壓住額側,一歪頭又吐出滿地酸水。改為摀著不斷顫抽的胃,視線再稍微向上抬些,她毫無波動的神情便映入眼簾。

 

        搖晃、分離、複合、重疊。

 

        「吃吧,那碗沙拉是妳的。」

 

        重疊、分離、複合、搖晃。

 

        不知何時被槍柄敲擊後腦的傷痛又大肆發作,妳深呼吸,只虛弱地點頭,右手五指攀上木桌邊緣,掙扎著向前摳著摳著,終究扒來塑膠短叉,但在這些天裡麻痺得幾乎遺忘知覺的指很快背叛了妳,短叉在顫抖中落回桌面,妳又拾起它,它又落下。

 

        妳沒有看她。只是讓短叉在起落之間不斷循環。

 

        (妳不願從中獲取絲毫悲憫。)

 

        最終妳放棄了。

 

        不過就是一些菜葉,一些固態食物,就算不吃也不會死。看在這世界從未公平的份上,妳不需要這些都能活下去,人類只要有水就好了,至少能活過七天。妳想,一股無名憤怒卻從空蕩胃底升起,妳以手臂掃掉那柄短叉,沉默地靠回椅背。

 

        ──才發現手銬已被解開。

 

        愣愣地望著手腕,打過幾百個結的腦袋開始重新運作,妳愕然意識到自己已被折騰得不能在醒覺瞬間明辨自身狀態──妳竟在做出這麼多動作以後才發現雙手早不被束縛。警報在腦內大作,妳抬頭望向對面,但那裡空無一人。

 

        「嘿。」

 

        右側。妳轉過頭去,是她,執著那柄短叉,上頭有些沾著沙拉醬的生菜。

 

        她把那些生菜送到妳嘴邊,安靜地、一動不動地等待著,黑曜石般的雙眸堅定地凝望過來,似要望進妳的眼底,而妳,明白一切全是手段的妳,竟有一瞬間動搖了──那如祈求,如盼望,像她不是將妳禁錮於此的唯一主宰,卻是使盡一切辦法只要妳活下去的渺小人類。

 

        「……我可以用這把叉子殺了妳,Sweetie。」妳忍不住笑了,忍住疼痛,卻因喉頭乾緊而猛咳幾聲。但她沒有反應,只是維持著同樣動作,除了……讓生菜觸上妳的嘴角。「讓我猜猜,或許Samaritan教會了妳什麼叫做噁心?」

 

        她挑起眉:「我以前沒這樣做過嗎?」

 

        「沒有。」妳使勁聳起僵硬的肩:「我很歡迎,但不是現在。」

 

        「……吃一點吧。」她的視線往下落去,妳又笑了起來。

 

        (疼痛十足,但堪能忍受。)

 

        「不必這麼費心,Sameen,妳瞭解我的──妳不可能得到想要的、而我總歸要死。」雙腳與椅腳間的束縛仍在,於是妳轉動上半身,笑著,傾身向前,讓額與她的輕輕相觸。她沒躲開。「所以不必維持我的生命,我死了……對誰都好。」

 

        「我知道他們一直都不喜歡妳……但The Machine?她會少一個介面的。」

 

        妳已閉上雙眼。

 

        (這份接觸睽違過久,妳只願它能再延長些許。)

 

        (一如妳心甘情願來到此地的原因。)

 

        (只要再一點點。)

 

        妳想起自己似乎還沒提過,「她會再找到下一個,我一直都知道,對於她能夠無限延續的生命來說,我不過是個暫時過客,但只要這樣也夠了。」關於介面這回事,妳知道數量龐大的人類總會有比妳更加強大的,妳也支持「她」再去多找幾個。「所以我是死是活……沒有太大關係,親愛的,妳依然得不到任何資訊。」

 

        出乎意料的咆哮卻炸進妳的耳裡。

 

        「妳就寧可為了那台機器丟掉性命!這算什麼?不過是台機器!」

 

        這段時日以來過度習於寧靜的妳被轟得震耳欲聾,反射性後退些許,傻愣愣地望向那個還抓著叉子不放的女人──她的面目猙獰異常,是這數日來唯一一次露出如此明顯的情緒波動,接著她似乎失去鎮靜,硬是抓著叉子往妳嘴裡捅。

 

        (但這是個漏洞。)

 

        勉為其難咬住那些生菜,在她抽出叉子以後,妳終於發現她的穿著有所不同。大衣不在對面那張鐵椅上,也不在她身上……而妳的身側,多出一片柔軟的漆黑色彩。

 

        「……說出來,Root,說出來……」

 

        一手抓著桌邊的她還捧著那碗沙拉,但低著頭,以往絕不出口的祈求語氣竟在苦痛囁嚅中與妳的名字一同化為現實。

 

        讓妳聽見貨真價實的、她的無助。

 

        (甚至脆弱。)

 

        然而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啊……戀人之間不都會有些紀念物之類的嗎?」無奈笑著,妳傾身輕吻她的頭頂,在極度短暫只存剎那的接觸間感受到她的震顫。「或許妳還記得,也或許不記得了,但妳和我,是因為她的存在才能相遇,我不想讓她陷入危險。」

 

        「……我們是……戀人?」不是反駁或勸說,倒是問題──片刻後開口的她,口吻略顯動搖,像不能理解自己何時與另一個人建立了這種關係。

 

        「不是。」妳那早已無藥可救的虛弱心臟充斥濃重苦澀,卻又因此覆滿了蜜,因為妳明白……身前這個說自己天生無法擁有感情的女人,曾經為妳付出多少感情,甚至生命。那之後妳沒得到什麼電梯恐懼症,但逐日增長的狂烈憎恨倒也算是代價。「只是我喜歡妳,超乎……任何事物。」

 

        她嘆了口氣:「我呢?」

 

        (妳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啊。她啊。

 

        妳偏著頭,「我不知道,Sameen Shaw從來沒有說過她是怎麼想的。」就在妳說不知道的瞬間,她仰起頭來,狠狠瞪視著妳。但妳只是笑著、笑著,一如既往。「只是要我猜的話,我想,她或許有些……喜歡我。」

 

        默不作聲半晌,她終是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凝望著妳。

 

        再度失去溫度的眼底乾淨得一無所有。

 

        她咬著牙說,把這些該死的菜都吃完;她轉過頭說,妳還有二十四小時;她望著天花板說,或許妳會成為她第一個拷問失敗的囚犯。妳無所謂地聳聳肩,嚼著生菜說,想想針筒、繩索與電擊槍,還有她身上的舊傷,妳很榮幸。

 

        (妳想要她在妳身上多開幾槍,最好濺出妳僅剩的所有血液。)

 

        她握著槍柄砸進妳的額側。

 

        (妳欠她的。)




///

 

 

 

        世界從未公平,是以妳的生命從未正確。

 

        對年幼無助的妳而言,事情是那樣──自己一步步踏下通往無盡地獄的階梯,雙足漸漸被泥淖纏覆卻毫無知覺,但在就要打開厚重大門時,有一個人前來將妳拯救。那究竟是誰呢,如今妳已不能清晰憶起她的面容,畢竟都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然而那個名字永遠在妳心底。

 

        只是有那麼一次,唯一一次,她沒能將妳拯救,還不知怎地弄丟自己的命,成了失蹤人口,於是那樣弱小的妳孤立無援,誰也不相信妳,於是目睹一切的妳抱住零落潰散且淌滿鮮血的心臟破片狂奔著踏下地獄,推開大門,向望不清面容的撒旦吼出願望。於是妳徹底成為如今的妳。

 

        (成長始終是一種墮落。)

 

        對年歲稍長的妳而言,事情是那樣──獨自行走在無有邏輯的地獄惡水之中,劣化、敗壞、腐蝕,直至屬於人類的肌膚剝落到僅能視見白骨,天性執著的妳卻不害怕,以懲罰與清除之名奪去生命無數次以前,便學會誠心誠意地扭曲嘴角,漾出一抹最為天真無辜的笑。

 

        只是有那麼一次,妳遇見了那個人,一個女人。

 

        超越所有人類,她擁有一切妳想要的。

 

        強健身軀,精確思維,和那顆僅只依憑邏輯行事的、無感且完美的心──如果只是這樣就好了,閒暇時分裡,破敗並且殘缺的妳經常這麼想,但事與願違,她還有一份本不應存在的、如初昇煦陽般的……莫名其妙的溫暖。

 

        (可不是嗎。)

 

        最慘的是,她把那些全砸到妳身上了。


        (於是單純崇拜成為了另一種妳不願再次觸及的感情。)

 

        某些只在角落存有光明的夜裡,縮在對側徹底黑暗之中將自己擁抱的妳悄悄望著,不由得想,或許妳與她從第一次相見,便注定彼此命運要互為交織──儘管這是宿命論、儘管妳壓根不信,但妳這麼想,無可抗拒,一如無盡宇宙的運轉規則。

 

        事情是這樣──妳是喧囂、快活但執拗的,她是靜默、寬容但暴烈的,偶爾會互換角色。而時日一長,偶爾妳想,這或許是一場打破對方原則的比賽,不存規則、無有終時──背靠著背卻針鋒相對的妳們在賽局裡的每一次勝利裡,盡情享受對方隱而不宣的錯愕、訝異、憤怒,甚至無奈。

 

        但那最終都化為純粹引力。

 

        如地球與日月,如潮汐漲退,如人與大地,如分立兩端的絕對磁極;如一切億兆年前就定落的自然規則。

 

        妳與她無可抗拒地走向彼此,在撕扯中擁抱,反之亦然。

 

        (無可抗拒。)

 

        事情是這樣。

 

        像漫漫旅途的某天,彷若永無盡頭的失光黑夜裡,走在路上踢著一塊東西,那形貌不明的玩意泛著啞光向前滾去,難得吸引了漂泊許久的妳,於是即使踏著蹣跚步伐也趨向前,好奇地撿起它,用已殘破不堪的衣袖奮力擦拭,一次又一次,直到得以視清它的真正樣貌,更感覺到沉在手心裡的它如何美麗溫暖。

 

        妳把它貼在心上,妳小心謹慎地親吻過它,妳打從心底珍惜它帶來的所有柔軟與熱度。妳猜自己以前曾經擁有過它,但弄丟了,直到此刻才又重新將它擁抱。

 

        (時隔千萬世紀,妳竟終於向上攀去。)

 

        但事情是,妳總會把它弄丟。

 

        下一次妳想起它的面貌之時,有個總是過度安靜的女人粗魯地吻了妳,那吻過度堅定、過度憤怒、過度悲傷,把所有超過承載極限的混亂情緒燥烈地渡上妳的唇,在那道無能推開的門外,用唯一一種不該存在的感情決絕無情地輾壓而過,把妳早已千瘡百孔的心臟再度崩成無數破片。

 

        (於是妳想世界從未公平。)

 

        電梯向上。

 

        叮咚。

 

        (它不放過妳。)

 

        股市回穩的華爾街歡聲雷動,或許正好蓋過無數槍響。

 

        無論多少隻手撐住身軀都不及那一雙手;妳在街邊跪倒,茫然地扭曲嘴角,想,那或許正好蓋過一具屍體的最後遺言。

 

        (永遠要妳下墜。)




///

 

 

 

        不可及的氣窗外頭沒有一絲光明。

 

        幾乎不能控制自己行動的妳歪著頭,呻吟著緩緩睜開眼,正巧望到那唯一一塊窗,好一會後才在絕對安靜的空間裡做出這種毫無助益的結論。

 

        身體到處都痛。好想喝水。好想站立。不想離開。

 

        ……因為Shaw還在。

 

        「只剩十八小時,Root,妳想清楚了嗎?」眼前偏斜成三十四度角的她以沉穩音聲開口說道,妳習慣性笑了笑,換來一點輕細得幾不可聞的嘆息。但妳聽見了,只要是她,妳就全聽得見。「真有趣,什麼手段都用了,還套不出話,曾經在你們那邊當間諜的我完全失敗。」

 

        妳下意識皺眉,接著挑眉,最終大笑出聲。

 

        ──絕對有哪裡錯了,只是這一秒,妳還沒能釐清,只覺得好笑。

 

        「都用了?真、真的?哦、Shaw……」全然止不住笑意,整身痛覺神經緊繃的妳還在笑,首先想到的是這個。三十四度角的她橫眉豎目,儘管視線模糊得只能接收隱約輪廓,妳仍覺得她可愛。無可救藥地。「那些妳對、對待恐怖份子的手段……妳對我、太仁慈了……」

 

        「妳不是那些混帳。」

 

        其實妳覺得自己快死了,但又覺得氣氛莫名歡樂。

 

        因為……她都在說什麼呢?「妳瞭解我的,Shaw,我確實就是混帳。」或許再說一句話、再笑幾聲之後,妳的聲帶就要徹底毀去,但妳仍肆無忌憚地放聲笑著:「我讓妳陷入多少次危險?親愛的,就像現在,我不可能供出她的位置,同樣是讓妳陷入無法交差的危機。」

 

        倏地起身的她卻出乎意料地堅持:「妳不是。」

 

        (那妳是什麼?)

 

        「不予置評,除非妳在我身上多開幾道傷口,用那把槍……」極端緩慢地面向那把擱在桌上的槍,妳挑了下眉,她抿起唇、目光浮動。每次不知所措的思量時刻,她都會這麼做,妳記得。「但在這之前,妳從來沒想過嗎?」

 

        她拋來一個疑問眼神,就這一瞬間,妳忽視疼痛,死命咧開嘴,第無數次狠戾壓下來到此地以後將真相放聲吼出的渴望,只是笑著、笑著,一如既往──以前妳會想,如果某天死在她的手裡,或許是最好結局,而今就將成真。

 

        (巨大哀傷輾行而過。)

 

        「為什麼妳臥底到最後一刻,卻不知道我們的據點在哪?」

 

        (──「我們」。)

 

        話音剛落,她便神情木然地舉起槍對妳,澄澈眸底沒有憤怒沒有溫柔沒有困惑──而依舊笑著的妳僅是偏了偏頭,專注將獨一無二的美麗輪廓印進腦海之後,滿足地閉上眼,在只存些許微光的眼皮之下,聽見撤掉保險的僵硬聲響。

 

        (妳與她的一切,從這一刻起,都只是世界記憶中的一點微渺塵埃。)

 

        「我會想妳,親愛的。」

 

        (連同著不能實現的願望。)

 

        「畢竟妳是──」

 

        (連同著愛。)






- - - - -

希望下集可以生出來。

希望我還會好好活著。

不到五十歲就死掉,好像太快了。


评论(2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