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BGM:Heavy - Oh Wonder


OOC,AU,年齡差,背德。

像戀愛喜劇一樣的東西。但是沒有戀愛(笑)。

唉唷真的好喜歡歐汪德,等了好幾個月,八號終於可以去聽他們唱歌了 <3


"Baby you got that throne that golden majestic glow."

"And I could hold you endlessly, ultralife just you and me."

"Cause I could be your one and only."

"Shoot into the sky until it too bright, all night, all night."








【 Hurts: Stars In You 】







        「我需要妳的願望。」

 

        正抱著一堆床單被單走向洗衣機的Root在陽台門前停下腳步,不解地回頭望向正在擦拭沙發的Shaw,她的側臉如常平靜,甚至都沒看過來。房子裡除去她們忙碌的聲響再無其它,所以Root覺得應該不是自己聽錯,但……願望?

 

        她笑著用腳推開拉門:「聖誕節跟我的生日都過了,現在也不是新年哦。」

 

        兩天前,從海軍基地一路闖關「出境」的她們,最終選擇回到紐約,然而連絡房東後得知當年租下的房子早已經轉租他人,於是決定回到她們最初的家。只是這棟房子閒置太久,不只已經斷水斷電,還都充斥陳年灰塵,客廳也堆滿先前Shaw結束租約時整理回來的紙箱,所以到水電完全恢復之前,只能在白天向鄰居借水做簡單清潔了。

 

        說真的,她一進到這房子裡時只覺得新鮮,畢竟過去很矮而現在很高,看事物的視角都不同了。至於最想做的,其實是拆開那堆紙箱,看看Shaw是否有把過去那些東西留下。她的直覺說Shaw肯定留著,但還是很想親眼確認,可是有人堅持要先把所有灰塵清乾淨才能開始擺東西。唉。

 

        「沒人規定要那些日子才能許願,再說,我很多年沒跟妳過生日了。」把沙發椅墊逐一拆下,坐在地上將其中一個仔細擦拭的Shaw表情毫無波動。哦,乍聽之下像要把十二年份的願望通通補足一樣。這麼想的Root不自覺用床單掩住臉,然後被灰塵嗆得猛咳了幾聲。「所以說,我需要妳的願望。」

 

        不過Shaw的口吻相當認真,Root也就跟著認真思考,「我可以許幾個願望?如果生日有三個,那我就有三十六個,再加上十二個聖誕和新年願望……」她算一算忍不住笑了起來。要真有這麼多願望,Shaw大概一輩子都達成不完了……雖然她現在什麼都不想要。「嗯嗯,六十個,覺得太多的話可以打個折。」

 

        如果手裡已經握著最想要的,根本不會去注意其它的。


        畢竟她稱不上貪婪,還很專一。

 

        「六十個是無所謂,但妳連第一個都還沒說。」

 

        以全身力量把床單被單全塞進洗衣機,「總得給我一點時間想想,何況……最想要的那個是不能說的,否則不會實現,不是嗎?」奮鬥片刻終得壓下洗衣機蓋子的Root又被嗆得咳了幾聲。沒水歸沒水,但還是得把那些東西塞進去,眼不見為淨。「所以說,我現在沒有願望。」

 

        把手上灰塵拍掉,頗有成就感的她回到客廳,卻看到兩道原本平平擺著的眉蹙了起來,Shaw甚至都不擦椅墊了,就只是抱著它、抓著抹布,用一種非常審慎、正在思量忖度什麼的探究眼神直盯著她瞧。


        「我會實現的。」

 

        啊,Shaw不開心了。顯然是因為沒有願望能讓她達成。她想付出──心臟為此緊縮了下,Root卻不禁笑起來,邁著大步踏到Shaw面前,一屁股坐在地上,拿過那塊被抓成一團的髒抹布丟進水桶洗,再拿過那塊椅墊,同樣仔細擦拭著它。

 

        「Sameen,」她裝得漫不經心:「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妳跟我,像這樣待在一塊。」

 

        只是視線餘光裡的那雙眉直接打結了,「這已經達成了,不算。」Shaw板著臉拿過旁邊另一塊椅墊,但手上沒抹布,只能抱著它等待抹布回來。「妳的願望太少了,應該更多一點……不然我要怎麼辦?」

 

        擦著椅墊的手瞬間打滑,險些把抹布推到Shaw難得充斥煩惱的臉上,Root低下頭刻意用力咳了幾聲。喉嚨一定會壞掉,她想,如果這些灰塵今天以內沒被全數驅逐出境,而身旁大人再繼續毫無自覺且正經嚴肅地說著這些無限趨近於甜言蜜語的話……

 

        真正回到家不過就是兩天前的事,離開酒吧之後她們便只忙著計畫如何安然無事踏出基地,之後去到機場、搭上飛機時,Shaw都在思考退出軍隊的繁雜手續,而Root考慮著是否該暫時退出所有危險交易,落地後又忙著聯繫相關人物,就這樣,她們除了得待在一塊這個大前提以外,什麼都沒談。

 

        不過……或許根本就無需談論。如今的Root已不似年少那時,畢竟聽過Shaw的真實想法,所以她想,無論她們是哪種關係,此時此刻都是最好的──憎恨、怨懟與誤解全消逝得無影無蹤,於是她與她身周的氛圍不再沉重黑暗,取而代之的是輕鬆甚至愜意──或許還有一些殘存傷口,但她難得樂觀地感覺,這些都將很快痊癒。

 

        只要待在一起就好。愛與恨都已無關緊要。

 

        ……可是Shaw真不能再這樣口無遮攔了。至少現在還不能。

 

        「別想那些,妳已經給我很多很多了。」暗自祈求心跳能再安靜一點的Root小聲說道,一個勁地擦著椅墊的角,即使那裡已經不剩半點灰塵。「一直都是,真的,所以不需要再……」

 

        但Shaw還是那副表情:「還不夠多,因為妳一點都不任性。」

 

        「……啊?什麼?」呆了下,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以後,終於抬起頭來看向眼前眉頭依然擰成一團的Shaw,Root哭笑不得,因為今天Shaw的腦內思路似乎怪怪的,說起話來都很跳躍。「這是什麼評斷標準?」

 

        「那些得到很多、被寵壞的孩子都會很任性,但妳沒有。」

 

        突然覺得Shaw的話非常難懂,Root的腦子打結了。

 

        「難道……妳想寵壞我嗎?」

 

        沉默片刻,Shaw點點頭,緊盯著她不放的眼底滿載誠摯與嚴肅,而發現這點的Root重重嚥下口水,把擦好的椅墊丟回沙發,再把抹布丟進水桶,一下站起身來。

 

        「妳要去──」

 

        「我肚子痛,去借廁所!」

 

        然後逃走了。




///

 

 

 

        沒水沒電實在太麻煩,迫不得已只好住旅館。

 

        「要兩張單人床還是一張雙人床?」

 

        當旅店櫃台這麼問,Root立刻回答兩張單人床,但當滿臉問號的接待人員問出到底要哪種時才發現Shaw回答了雙人床。她不自覺挑了下眉,接著看向Shaw,聳肩,表示都給她決定。她們最後得到了有著雙人床的房間。

 

        在電梯裡,按下三十二樓按鈕的Root忍不住問了為什麼是雙人床,靠在另一邊牆上的Shaw則沉吟許久,才說她一直覺得某人喜歡和她睡在同張床上,如果是單人床的話總會有點擠……畢竟那個某人已經長大了。

 

        「Sameen,妳是不是希望我永遠都不要長大啊?」電梯門開啟時,從Shaw話語中聽出些許懷念意味的Root打趣著問。直接走出電梯的Shaw半聲沒吭,於是她追上去:「總覺得妳比較喜歡小時候的我呢,為什麼不說話?難道是真的?」

 

        面無表情的Shaw拿出磁扣往感應器上拍,「妳想太多了。」Root出現在右邊時她就往左邊看,出現在左邊時當然也往右邊看了。最後到Root乾脆站在門前堵著時才嘆口氣,用手比劃著兩人間的身高:「妳長得太快了,不只身高,腦袋也是,小時候比較……可愛。」

 

        Root深受打擊。

 

        「什、等等,現在就不可愛嗎?Shaw、Shaw──」

 

        快速從旁邊鑽進房間的Shaw只從浴室裡扔了句要洗澡就再不回應,Root只好一個人坐到床邊地板上看電視。新聞、連續劇、談話節目都無聊得要命,一邊切換頻道一邊聽著水聲的她也很想趕快洗澡,再怎麼說都清了整天房子,身上髒兮兮的,她不太喜歡灰塵系的髒污。

 

        話說回來,其實她不在意什麼可愛不可愛的,反正從小到大就沒人覺得她可愛,然而……從最喜歡的人口中聽到「小時候的妳比較可愛」這種話總有種難以言喻的彆扭感。她開始回想自己以前的模樣,突然覺得有點……

 

        ……好吧,嫉妒以前的自己是很奇怪,但為什麼又小又笨的Sam反而會讓Shaw覺得可愛?那現在呢?現在如果不可愛的話……形容詞會是什麼?漂亮?成熟?聰穎又厲害?

 

        「換妳洗了。」頭上掛著一條毛巾,穿著寬鬆浴袍的Shaw揉著眼睛從浴室裡走出並坐到床邊,但思考得太過入神的Root完全沒發現,「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直到肩膀被拍了兩下才猛然驚醒,接著轉頭。

 

        不知為何趴在床上的Shaw看來很是困惑,可Root沒注意到這個,只覺得那張臉靠得太近,而浴袍沒發揮多少作用,大片胸前肌膚就這麼暴露出來,在床上被擠壓得更加明顯的渾圓之間有著相當誘人的深邃線條──如果不是知道Shaw不可能有那種意思,Root都覺得這種勾引明顯過頭了。

 

        三十歲的女人好可怕,Shaw對這一切毫無意識也好可怕──但沒什麼了不起的不是嗎?她小時候可是差點被那對胸部悶死過,嗯,小時候的Sam肯定擁有特權。已經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的Root壓下呼吸,把過度分泌的唾液全吞回去,保持冷靜點點頭,接著極端緩慢地往後移動,再極端迅速地拿起換洗衣物走進浴室。

 

        熱水一沖下來,Root才發現自己是真的累了,連著兩天沒怎麼好好睡過所造成的疲憊都冒出頭,她邊打哈欠邊洗澡,還差點把頭磕上牆面。使勁甩了甩頭,隨便洗洗的她最後選擇了毛絨絨又軟綿綿的浴袍,倒不是因為Shaw也穿這個,只是它真的很舒服。

 

        吹乾頭髮後回到房間,Root看見頭上仍包著毛巾卻平躺著睡著了的Shaw,想了想,總覺得這樣會感冒,便用盡全力把她翻過去,去浴室拿了吹風機,幫她吹頭髮。噪音很大,但沒能吵醒Shaw,只有幾句意味不明的呢喃從裡頭飄出來。

 

        把長長軟軟的黑髮吹到半乾時,Root又打了一個哈欠,正要把吹風機放回原位,手卻突然被抓住。那雙看來早清醒好一陣子的黑眸明亮得像岸邊燈塔般,裡頭隱約浮動著的興奮給了Root一種自己正在看著個孩子的感覺。

 

        「我想到了,夏天還沒結束!」向來低沉的聲線驀地高了八度,Shaw坐起身,臉上表情完全只能用歡欣鼓舞來形容。不明白意思的Root愣愣地偏過頭,而已經跳到床邊的女人把外套放到她身上,鄭重宣布:「今天天氣很好,我們要去看星星。」

 

        這顯然是命令句。不可違抗。

 

        但Root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能不能明天再去?我想睡覺了。」

 

        ──啪。

 

        站在床邊的Shaw整個人彷彿停電一樣瞬間定格,Root發誓她有聽見電源被關掉的聲音,具體來自垂下的肩、微噘的唇與頓時暗下的臉。Shaw過陣子才點點頭。Root不太確定這表情放在Shaw身上能否被稱為沮喪,不過客觀來說……那就是沮喪。

 

        所以她在Shaw爬回床上之前揪住浴袍一角。

 

        「但我想在車上睡覺,像以前妳載我去學校時一樣。」

 

        啪。Shaw的電源開關再度打開。超亮。

 

        真不知道誰才是年紀比較大的那個……雖然這樣也很好,因為很可愛。這麼想著的Root卻在Shaw背過身去讓浴袍滑落地面時迅速別開視線並轉過身,咬住了唇,跟著換起衣服。她總得做點什麼才能忍住不回頭看。


        ──為什麼可愛後面接著的是性感?這不對吧?

 

        雖然小時候不是沒看過Shaw換衣服,甚至看過Shaw只穿著內衣底褲在房裡晃來晃去的模樣,但她已經長大了,而且她喜歡Shaw,十幾年了。

 

        再說,她還跟她做過……

 

        直想撞牆的Root在心底嘆氣。

 

        Shaw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真的把她當大人看待呢。




///

 

 

 

        Root一上車就發現自己根本睡不著。

 

        她真的很想睡,卻又只想盯著Shaw看。因為Shaw開車的姿態永遠專注,那很美麗──仔細想想,她從小就喜歡這樣,在到達目的地之前老是裝睡,瞇著眼、以視線餘光悄悄望著,即使關係疏遠以後都一樣,這習慣從未改變,她懷疑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對此厭煩。

 

        夜還不深,商業區的街上仍有不少人潮,Shaw途中在路邊停了車,沒有交代半句便下車去,再回來時拎著漢堡和飲料,但竟然變魔術般遞給她大份沙拉與馬鈴薯濃湯,接著發動引擎上路。Root小口吃著,不久聽見Shaw嘟嚷著些什麼,就開口詢問。

 

        「上次妳做的三明治,比這個好吃多了。」

 

        上次?

 

        思緒飄回她們初遇後迎接的第一個春季,Root想起確實是有這麼回事。要出遠門那天,她早起做了兩份三明治,然後這就變成早晨桌上最常出現的食物──很多辣醬或者芥末,不要蛋黃醬,肉也要很多。難以想像Shaw還記得這種年代久遠的微小細節,她安靜了好陣子才點點頭。

 

        「所以……想吃嗎?」

 

        Shaw很快瞥了她一眼:「如果妳想做的話。」

 

        ……想做?做?做──意識到自己腦袋不受控制地走向歪路,Root默默翻個白眼,為了阻止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就索性往窗上撞了下頭,而這下嚇到了Shaw,她立刻踩住煞車,結果是沒繫安全帶也毫無準備的Root順應運動定律往前傾去,額頭又結結實實地磕上窗柱。

 

        「……妳還好嗎?」即使Root摀著頭說沒事也不放心,打過警示燈的Shaw側身往前探去,伸手輕扳過她的臉,「對不起,我、呃……以為怎麼了,所以……」小力揉著額上發紅的地方,她看來很是窘迫,Root則握住她的手,搖搖頭,向後靠了些。

 

        「我沒事,只是不小心撞到而已。」

 

        或許是Shaw的力道過於溫柔,又或許是暖黃燈光透進車裡,把那雙眼裡的擔憂照得更加明顯,而她們距離太近,於是Root有了親吻她的衝動──不是第一次,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但不可以。

 

        像數年前那個夜晚,她在Shaw的身上,發現Shaw想這麼做時便退開了。

 

        毫無緣由,但她總覺得不是時候,即使是可能再無機會的當時也這麼想。

 

        「如果可以的話,妳的頭應該黏在枕墊上,我是不是該在妳腦袋上貼膠帶?」嘆了口氣,Shaw低聲嘀咕著並撐起身體越過她,拉過安全帶繫上:「這樣就好了。真不知道妳怎麼從小到大都不喜歡這玩意。」

 

        Root這下才發現Shaw一直都知道她會把安全帶偷偷解開的事。

 

        車內回歸安靜,Shaw繼續邊開車邊吃漢堡,而Root開始回憶過去。

 

        她很好奇,身邊這個大人當初究竟放了多少心力在自己身上?雖然始終明白Shaw對她好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從那份近乎自白的坦承中也能望清全貌,但……連這樣枝微末節的事都記得一清二楚,已經遠遠超越她的認知範圍。

 

        ……偏偏這樣的人又說自己不懂得愛。

 

        這太奇怪了,也不公平,因為Shaw絕對是世界上最懂得如何去愛的人。

 

        超級不公平。

 

        「Sameen,」想著想著,Root忍不住喚道,在駕駛嗯了聲後,她搔搔臉,用大大的沙拉碗擋住自己側臉:「這幾年妳……在海上都是怎麼過的?我是說、船上有很多厲害的人吧?你們在海上的時間又很長,妳有沒有……」

 

        「沒有。」乾脆打斷問句的Shaw回答得直截了當,還狠狠咬下最後一口漢堡,感覺像在生氣。「那艘船上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蠢蛋,剩下百分之一是白癡,就算我想上床也找不到人。」

 

        Root呆了一下:「就算?」

 

        「……我沒上床也不會死,又不是靠那個活下來的。」Shaw似乎越來越不爽了。

 

        「不,我是指……沒有人追求妳嗎?或者,妳有沒有特別『喜歡』誰?」

 

        「前者有,後者沒有,都說了那裡全是蠢蛋。」開車時視線幾乎永遠向前的Shaw甚至特地轉頭面向Root翻白眼。她不禁笑了出來。「我很忙,忙著應付上級,忙著寫永無止盡的報告,跟操練新兵、修整船艙之類的,還有、還有……看星星。」

 

        「看星星?」

 

        Shaw閉嘴了。之後也不再開口。

 

        等過半晌都等不到答案,也不願逼問的Root乖乖吃完沙拉、喝完濃湯,在高速掠過的燈光之間感覺昏昏欲睡,便靠向窗邊。她真的很想就這樣安靜看著Shaw直到抵達目的地,但她太累了,又想到以後還有很多很多時間可以看著Shaw,放心下來,就決定睡覺。

 

        「……只是覺得或許會有一兩次能和妳一起看著……」

 

        可半夢半醒之際,Root確實聽到了。

 

        嗯,她覺得自己可以做個好夢。




///

 

 

 

        被喚醒時,眼前是一片黑暗,但Root下車後便很快認出自己身在何方。

 

        是小時候唯一一次遠行去到的國家公園。

 

        可這次她們身上沒有沉重行囊,Shaw也不再和過去一樣自顧自地向前走,而是等她下車後牽住她的手,用手電筒照亮前路,慢慢步行。她小時候總覺得Shaw的手掌既大又溫暖,被握著就很有安全感,雖然Shaw更偏向抓著手腕用扯的……不過現在,她發現那隻手已經比自己的小了,不知怎地覺得這種變化很有趣,就偷捏了下Shaw的手。

 

        在安靜前行中,Root看了下手錶,已經半夜三點多,雖然夏末時分陽光會稍晚露面,但她們也不剩多少時間了。

 

        確實是挺懷念,畢竟來這裡露營、看星星,都是很重要的回憶。雖然這件事一度被塞進藏在地底深處的秘密盒子裡,而她根本沒想過Shaw還會帶自己回到同個地點,不過……無論如何這都很好──知道Shaw還記得這麼多事情,她很開心。

 

        「小心點,這邊不太好走。」

 

        以前越過溪流時都不出聲提醒的大人,這次倒記得說話了。偷笑著應好的Root一瞬間又不那麼羨慕小時候的自己,甚至有一下下還想著是不是要假裝滑倒,看看Shaw會有什麼反應……大概會嚇死?不過是撞個車窗都能讓Shaw嚇到了。

 

        收起這種稍嫌可惡的念頭,Root跟隨Shaw的腳步小心踏過每顆石頭,最終安全到達溪流的另一邊。她走著走著,總覺得自己還記得這條路徑,大概是因為即使經過十幾年,樹木也沒怎麼生長,所以看起來沒多少不同吧。

 

        不過,現在是夏天。

 

        是Shaw說星星會比較漂亮而小小的Sam曾因此萬分期待的夏天。

 

        「到了。」

 

        似乎比起以前多繞了些路。這麼說的Shaw放開Root的手,逕自鋪起不知何時變出來的軟墊,又逕自坐下。長大後已不再那樣害怕黑暗與過分靜謐的Root安然坐到她身邊,仰頭望著參天巨木之間的唯一破口,凝視十數年後終於得見的夏夜星空。

 

        確實是比春季漂亮,Shaw沒有說謊。

 

        時至今日,廣袤無邊的浩瀚銀河依然比任何鑽石都要璀璨耀眼。

 

        ……不過有點冷,外套此刻起不了多少作用。Root搓著雙手並縮起身體,很快發現這點的Shaw張開腳,拍拍自己雙腿中間的位置:「過來,坐這裡。」

 

        頓時呆掉的Root過了會兒才開始想這麼做到底好不好,但Shaw已經摟住她的腰際往那邊拉,於是她下定決心,就這麼把屁股挪了過去,只是還記得和身後的人保持一點距離。但接著,Shaw拉開外套拉鍊,把她抱進懷裡用外套裹起來,雙手也覆著她的雙手。

 

        Root覺得自己要死掉了。

 

        「暖一點了嗎?」

 

        「──啊、嗯嗯,很溫暖……謝謝妳。」Root連忙回應。事實是她從上一刻開始就快熱死了,這種極端溫差對身體實在很不好,尤其是自己背後正和某人胸前緊緊貼在一塊。「夏天的星星真的很漂亮。」

 

        「說到這個,妳真的長太高了,我什麼都看不到。」

 

        ……這到底是抱怨還是稱讚?

 

        瞬間冷靜的Root無奈地嘆口氣,讓身體靠著Shaw的下滑些許,直到認為那個大人可以看到星空時才停下。她有點想揍她,因為小時候的她都沒有這種待遇,十幾年後的現在還要被嫌棄長太高、不可愛,但當Shaw把下巴靠上她的肩頭,她又什麼都忘了。

 

        「終於看到了。」

 

        尤其是在Shaw這麼說以後,「為什麼說終於?」Root偏著頭問道。

 

        「我答應過要帶妳來看的,只是一直沒機會,即使有了妳也不要。」

 

        Shaw的口吻聽來有些惋惜意味,「哦……那時我剛發現妳被一個來路不明的男人搶走──至少身體被搶走了。」而Root雖然因為Shaw還記得承諾深受觸動,卻不小心讓當年事實脫口而出,接著感覺到抱著自己的雙臂僵了一下。「然後我就發現自己大概喜歡上妳了,真是悲劇。」

 

        那個大人過上很久才又開口:「說真的……我一直覺得把那傢伙帶回家是我做過最糟的決定,以前我從不會這麼做的。」

 

        Root挑起眉:「不,妳做過最糟的決定是跟我告白又離開我。」接著才發現自己都說了些什麼,她想逃走,但Shaw把她抱得很緊。

 

        「……告白?」

 

        於是Root豁出去了。

 

        「在醫院時妳說的那些,不都是在說妳有多重視我又多喜歡我嗎?」

 

        而Shaw沉默了。

 

        感覺自己說錯話的Root在心底嘆氣。幾百次。她知道自己不該操之過急,也知道自己應該學會安於現狀,但Shaw……老天,她不知道拿這樣的Shaw怎麼辦。若真要說,Shaw才是任性的那個──無視一切,想說就說,不想說就閉口不提,這實在……

 

        就算她們現在是再普通不過的姊妹關係,這也讓她生氣。

 

        誰家姊姊是這樣的啊?

 

        「天津四、牛郎星和織女星,」就在Root自顧自生著悶氣時,Shaw突地開口說道,和以前一樣,伸手指著那些星座、比劃著它們的模樣,只是語氣跟她的身體一樣僵硬。「夏季三角,還有,那個是小熊座,天鷹座和天鵝座……」

 

        Root卻回頭看Shaw,後者愣了愣。

 

        「以前妳在講星座的時候,我也是這樣看著妳。」

 

        「……我臉上沒有星盤。」感覺有些彆扭的Shaw別過頭,但Root的視線追著她的雙眼,直到她發現自己無法徹底閃躲,才回過頭,捏了下Root的手。「我開得很快才來得及到這,天快亮了,妳不能好好看星星嗎?」

 

        「從小到大,只要妳在身邊,我都只看著妳……妳比它們好看太多了。」

 

        丟下這句話,Root回身,仰頭望著萬千繁星。

 

        「如果我說……我也一直都看著妳、很重視妳,妳是不是就不生氣了?」

 

        Root下意識點頭,然後才發現那個大人說了什麼。她又回頭。

 

        似乎知道她在生氣的Shaw微笑著,有點悶、有點苦澀,眼底卻還是一樣溫柔明亮,如同所有最閃亮的星都真被裝了進去,但沒了銳利鋒芒,只是軟軟地、安靜地存在,彷彿正祈求她的原諒,就像……戀人一般。

 

        Root又覺得自己要死了。又很想吻Shaw。

 

        但她最終什麼都沒做,只是再次回身,安安穩穩地依靠著身後溫暖。

 

        「嗯。」

 

        確實,對她而言Shaw比任何星座都要耀眼。

 

        無論季節。




///

 

 

 

        回程路上,Root堅持自己要負責開車,Shaw得休息。

 

        Shaw沒有任何異議,只是順從地坐到副駕座,很快睡了過去。

 

        在筆直公路上迎接晨曦的Root扳下前方軟板擋去陽光,因著一股衝動而慢慢往路邊駛去,停下車,她在尚不熾烈的光線裡望著甚是安寧的熟睡側臉,解開安全帶,讓身體往側邊傾去,凝視自己戀慕了太久太久的女人。

 

        「謝謝妳還記得,實現了承諾。」

 

        指尖掠過柔軟髮絲,她悄聲說道,小心翼翼地在頰上落下輕吻。

 

        「……和我的願望。」

 

        不知道這一切將在何時走到盡頭,但至少,現在,她擁有她。


        如今的Samantha Groves再無所求。






- - - - -

據查,額上的吻表達祝福與友情,頰上的吻則表達誠懇、親愛與滿足感。

Shaw是故意的,大概。Shaw都沒真的睡著,大概。

有開車也有看星星。

我覺得很棒 <3



评论(4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