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BGM:Rather Be - Clean Bandit feat. Jess Glynne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不會畫畫只好用字跟風一下,這真的太有趣了。原本開發(?)這個hashtag的推主是說"魔女撿到男孩後,男孩長大了,全心全意愛著、守護著魔女的故事",不過魔女撿到的東西(?????)越來越多樣化,現在魔男也開始撿東西了XD

剛好放假很閒,又被一些圖燒到,不小心就……背景設定全部超級隨便,可能中世紀吧反正不是現代,新年腦洞大,隨便看看就好

是個肚子餓魔女與送到嘴邊卻怎麼都沒法吃的食物的絕望故事。


"It's a shot in the dark but I'll make it."

"I would wait forever, exalted in the scene."








【 Who's the Witch 】






 

1.

 

        老實說呢,妳最討厭冬天了。

 

        因為住了十年的這裡一進入冬季就必然下雪,舖滿鬆厚新雪的幽暗森林危險難行,導致所有行者都不敢冒險,寧可繞路從外頭前往另一端的城鎮,其中當然包含人類商隊,這便代表妳沒人可以打劫,也沒有新鮮的肉可以吃……

 

        肉,很重要。

 

        基於妳的胃部總是渴望著肉,冬季裡這一帶最簡單的選擇就是狼──大型,一隻可以用上幾天,毛皮也能留下來另作他用,但狼很會跑又不怎麼好吃……出去一趟還得搞得全身溼答答的回來,總之就是麻煩透頂。

 

        唉。

 

        但無論如何妳還是想吃肉,所以在身上掛好披風,抓著弓箭掃把就準備出門。

 

        ……門似乎被什麼擋住了。

 

        妳用力推開門,探頭往外瞧了半天,低頭才看見一團巨大白色布包。這……該不會是哪個混帳留在自家門前的垃圾?妳有點不爽,繞出去單手抓起布包一角,但出乎意料還挺重的,妳用雙手拉起它──布團一下散開,有個東西滾了出來。

 

        呃。

 

        一時間不能分辨出那是什麼玩意的妳眨眨眼,皺眉觀察雪地裡那個赤裸著渾身蒼白並不斷顫抖的小東西,想了想,謹慎地伸出腳、用腳尖戳戳它,片刻後恍然大悟,心底的萬般不爽瞬間都轉化成龐大喜悅。

 

        ──是肉!

 

 




 

2.

 

        ……肉個頭。

 

        右手舉著切肉大刀、左手握著肉叉,妳沉默地站在廚房裡,死死瞪著那個趴在料理台上依舊抖個沒完的小東西。實際上妳已經像個白癡一樣站在這裡十分鐘了,但這完全是有原因的,而且這原因非常重大。

 

        因為,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前輩,告訴妳,怎麼料理一個人類小孩。

 

        妳真的在幾次集會上聽他們宣揚過人類的肉有多好吃,年紀越小越可口,食用後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奇妙效果,但是……為啥?妳再怎麼想都不覺得自己聽過烹飪方法……至少也得告訴妳是否應該先把頭砍下來還是怎麼回事啊?或者是乾脆全部肢解?那內臟能不能吃?哈囉?

 

        「喂,我到底要怎麼吃妳啊?」

 

        不耐煩地碎念著,妳伸長手用刀背那側把小東西翻了個面,再次觀察目標食物。

 

        看起來是女孩,瘦巴巴的,大概、感覺一歲左右?嗯,好像快沒生命跡象了……還是說妳可以就這樣把她丟在這裡,等到她死透了再把她包一包丟到壁爐裡面烤?就跟烤雞啊烤乳豬或者大牛排一樣──等等,這想法應該不錯,也省得在那邊割來剖去還要放血挖內臟的,就這麼決定了。

 

        哦,魔法之神在上,妳Sameen Shaw一定是個料理天才,看吧,這種沒人知道該怎麼處理的食材,妳就可以想出這麼完美的解決方案。妳一邊想著一邊重新清洗刀具,愉快地哼起歌,打算等等去睡個覺,起床時就能把小東西包起來丟去烤了。

 

        只是不多久,妳的歌聲裡面開始摻雜了些詭異聲音。

 

        妳閉上嘴。聲音還在。

 

        ……咿咿唔唔嘎哈哈……?

 

        覺得腦門有點麻,極度緩慢地轉向右方,一雙又大又圓又亮晶晶的淺棕瞳孔頓時撞進妳的視線範圍──食物醒了──突發狀況使妳不自覺倒抽一口冷氣,徹底僵住,接著就在那個、那個食物爬行著,伸出瘦弱得大概隨便折都會斷掉的小手抓住妳的衣角時,手一鬆,大刀就掉進洗碗槽了。

 

        匡啷一聲,似乎被嚇到的食物噘起發紫的唇,臉一扁好像就要哭了。

 

        妳的每根腦神經都在說妳天殺的無法處理這個狀況,絕對無法。

 

        然而反射性向後退去一步的下場就是連帶把還抓著妳的食物給往後扯,她瞬間從料理台摔到地板,妳則瞪大眼看著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食物,有點茫然,不禁覺得好像不用等她冷到死透,因為她現在八成已經摔死了。

 

        ……哦不,等等。

 

        她──又動了──

 

        動就算了,竟然還扭動著朝妳爬行,這過度詭異的景象逼得妳又向後退了兩步,決心不要跟食物(又稱人類兒童)有任何料理必須以外的接觸。但事情不盡魔女願,妳的背部很快抵上牆,而食物,就這樣、爬上了、妳的腳。

 

        活了幾十年都不知道何謂崩潰,可如今妳覺得自己因為一塊會動的(很可能有巨大威脅的)食物稍微理解了一點點關於崩潰的感覺,雖然更多的還是暴躁與憤怒──該死的就沒有任何文獻跟前輩告訴妳區區一個食物能難搞成這樣,該死。

 

        妳的小腿大腿都因為這塊死命纏在上頭的肉冷透了。

 

        妳真不想用手把她撥下去,因為所有前輩都說最好別和人類產生接觸,就算萬不得已一定得碰,也應該隔著布料之類的,只是現下妳沒戴手套,身邊又沒有半個能把食物弄掉的東西……可能就這樣讓她卡在妳的腳上比較安全,畢竟妳們之間還有褲子。

 

        ……或許現在自己應該坐到壁爐邊冷靜一下。妳恍惚地想,於是拖著既重且冰的右腳,一路拐著拐著回到壁爐旁的搖椅上。或許可以順便烤烤她,搞不好等等就熟了。一陣子後妳又想,就把右腳打直靠到壁爐邊上。

 

        「喂……妳能不能合作一點啊?這樣我怎麼吃?」

 

        肚子好餓,早知道就不打這東西的主意了。托著臉嘆氣,妳無力癱在椅上好半晌,卻突然覺得大腿有點濕濕的,就抓起一塊木板稍微扳過食物的臉。食物好像睡著了,臉頰浮現些許紅潤,嘴唇也不再是葡萄般的深紫色,嘴角掛著一條什麼……

 

        ……是口水。

 

        「幹!」

 

        妳的理智線正式斷裂。

 

 




 

3.

 

        「哇?」

 

        「閉嘴。」

 

        頭好痛,頭真的好痛,太陽穴像爐裡火渣一樣啪擦啪擦碰。

 

        「……唔?什麼?呀?哈哈哈哈──」

 

        「我、說、閉、嘴。」

 

        妳真的不知道怎麼處理食物,尤其是在她掛在妳腳上大半天跟沼澤怪一樣甩也甩不開,卻在妳無聊到睡著後驀然像被什麼東西附身一樣哇地大叫一聲,接著手腳並用爬到妳身上把妳弄醒,開開心心衝著妳笑以後。

 

        發現那雙小手已經肆虐到自己臉上的妳心底一寒直接起身讓她掉上地板,使勁用袖子擦臉。只是掉下去滾了幾圈的她還是笑得超開心,好像根本不會痛一樣,過不了幾秒又不屈不撓地纏上妳的腿,還用軟綿綿的聲音嚷嚷著洗荒洗翻之類的異世界語言。


        妳都能跟貓說話了但居然聽不懂這塊食物在說什麼鬼,可見人類兒童有多莫名其妙。

 

        「暖暖,熱呼呼──哦──」

 

        「妳能不能安靜一下?就一下?」

 

        暫時拿食物沒辦法,妳打開那團原本包著食物的布包,從裡頭拿出一塊打著「Samantha」、「11/1」的鐵牌以及兩套衣褲,剩下就什麼也沒有了。妳拎起跟塊抹布差不多大的衣服,稍微思考了下給食物穿衣服的必要性(基於她自始至終都是裸的),但想想食物終究要被吃,幹嘛給她穿衣服呢,多此一舉,拒絕。


        不過……到底是哪個白癡人類把這傢伙丟到魔女家門外?不知道住在森林小木屋裡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魔女而魔女熱愛吃人(但不知道調理方法)嗎?

 

        ……嗯?

 

        話說回來……既然沒有調理方法會不會是可以生吃啊?

 

        妳皺起眉,總覺得不太對,都不能直接用手碰了,怎麼可以用嘴啃?

 

        可是……或許這才是對的?搞不好啃下去就沒事了?畢竟生食也是一種食用法,就像遙遠東方某些城鎮會生吃魚類一樣。沒煮過的魚那麼噁心,滑溜溜黏答答的都可以啃了,沒道理這玩意不行,至少她看起來挺乾淨的。

 

        先是抓來手套戴上,妳接著抓起她,把她舉到自己面前。

 

        那張以人類標準來說很是好看、甚至稱得上漂亮的小臉依然掛著傻呼呼的高興笑容,一點都沒有等等就要被生吞活剝的自覺,還晃著手腳往妳伸,好像要把自己送到妳嘴裡一樣。人類真的很蠢。妳翻了個白眼。

 

        然後富有實驗精神地往她的臉咬了一口。

 

        「……咦?」

 

        軟軟嫩嫩的。咬不下來。換一邊吧。再大力一點。

 

        「嗚、嗚哇啊啊啊啊──」

 

        ……根本沒辦法,這到底怎麼吃啊。對著完全皺了起來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小臉威嚇幾聲,妳往壁爐裡吐口水。說真的咬起來口感不壞,但味道就很奇怪了……剛才應該先給她洗個澡才對,徹底清潔。

 

        「好了別哭了,給妳洗澡。」

 

        哭聲停了下來,但表情可憐兮兮的,她接著把手往自個嘴裡塞。

 

        妳挑起眉。好髒。等等非得給她刷牙不可。

 

        「餓餓。」

 

        食物最後這麼說。

 

 




 

4.

 

        妳真想不通自己幹嘛煮食物給食物吃。

 

        但總之被折騰這麼大半天,妳也餓了。所以把最後一塊肉切爛,和著些雪藏蔬菜一起下鍋攪的時候,妳其實沒想太多,只是回頭瞥了下異常乖巧(跟之前相比)坐在餐桌前玩湯匙叉子的小東西,覺得把她養胖一點再吃也行。

 

        (大概就像人類搞什麼畜牧一樣。)

 

        另外弄了碗爛糊糊的小米粥丟到她面前,再把菜肉湯放在旁邊,妳坐到自己座位上,稀哩呼嚕把那些食物全倒進胃裡,又要再盛一碗時卻發現對面的她抓著餐具動也不動,表情超級困惑。妳惡狠狠地瞪過去,期望她能接收到無言威嚇──她最好別想要妳餵。

 

        但事情可能比這更糟。

 

        「喂!」

 

        妳迅速越過桌子,在叉子尖端捅進她腦門之前奪過它。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因為、老天,怎麼會有人拿叉子往自己腦袋捅?敢情這塊食物(又稱人類兒童)是智商特別低下那種?還是稍早從料理台上摔下來時順便把腦袋摔壞了?說起來裡面摔壞也就算了,還活著大概就沒事,但如果她把外頭叉壞了,看起來爛爛的妳還怎麼吃?

 

        「……嗚……」

 

        就在妳翻著白眼把叉子叉進桌上時,她發出嗚咽,整個身體縮了起來,斗大眼淚已經一顆顆沿著還有些許紅痕(來自妳的牙齒)的臉頰滾下去。看來不像要大哭,倒委屈可憐得像是妳欺負她一樣,可看在魔法之神份上,妳剛剛才拯救了她的腦門好嗎。

 

        妳再度翻起白眼,指了指碗:「吵死了,快點吃。」

 

        大概聽懂了或是什麼的,總之,雖然還抽抽答答的,但她拿起湯匙往碗裡戳了。

 

        妳竟然甚感欣慰。

 

        接著又在她把肉掉到自己身上瞬間仰頭怒吼。

 

        無計可施,也不期望食物能夠突然學會如何進食,最後妳還是餵她了,把小米粥和菜肉湯混在一起,心不甘情不願地伸長手,越過桌面一湯匙一湯匙往她嘴裡捅。看她雙頰鼓鼓地努力咀嚼著,連吞嚥都有點艱辛的模樣,妳感覺頭越來越痛,也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嘛。

 

        可是她自始至終都盯著妳瞧的大眼睛逐漸恢復那種閃亮亮的樣子,雖然愚蠢無用卻純粹乾淨得不帶任何善惡,而此刻映著些許油燈光芒,看來更加透明澄澈,好像上等工匠造出的玻璃珠般,是真的……有點漂亮。

 

        「……再亮也不能當油燈用啊。」

 

        妳趴在桌上嘟嚷著,心想自己一定要趕快把這塊食物洗乾淨處理掉。

 

        現在妳知道為什麼妳們魔女不搞畜牧那招了。

 

        ──妳絕對不會再餵她第二次。

 

 




 

5.

 

        其實妳應該直接把她燙熟就好。

 

        浴室裡,在把她扔進燒好熱水的大木桶,並且被潑了滿臉水以後,妳咬牙切齒地這麼想。或許最正確的料理方法就是把食物用沸水燙熟,這樣什麼衛生問題都沒有,熟了以後也更方便把那些細細軟軟的金色毛髮全部除掉。

 

        「不要亂動,妳想淹死嗎?」

 

        但因為妳想到時已經把火給滅了,重新生火太過麻煩,只好暫時放棄。

 

        「盆只,洗澡澡!」

 

        哦天啊,為什麼食物說話總是要疊字?妳今天都聽過幾次疊字了?所以她為什麼不能閉嘴還是怎樣?是不是真的要把她淹死才能得到寧靜?但說實在話,現在淹死她也只是累到妳,這樣搞了整天,妳根本就懶得處理生鮮食材了。

 

        明天再來吧。

 

        「嘎哈哈哈──癢癢──」

 

        哦天啊不要再疊字了,智商都要退化了,誰知道再這樣下去妳會不會被感染。腦內飛過各式髒話的妳戴起皮手套,抓住她的右腳直接把她反著倒提起來──感謝魔法之神,終於安靜了,妳也終於可以拿起刷子以最快速度把食物從頭到腳刷過一次,在小臉整個脹紅時把她扔回桶裡。

 

        只是她雙眼呆滯地坐了好一會兒,接著開始搖晃。

 

        最後砰一聲直接躺下。

 

        ──她是想幫妳個忙把自己淹死嗎?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導致妳愕然看著整個浸在水下的食物三秒鐘才想到要把她撈起來。天啊有夠髒,她的鼻子嘴巴都在流水。呃簡直是史上最噁心。實在看不下去,妳忍不住拍了她後腦幾下,結果是她咳出來的水全都噴到妳臉上。

 

        妳僵住了,一聲都吭不出來。

 

        然後發覺自己真的想殺了她,與食用用途完全無關,只是非常純粹地想掐死她。

 

        還想去那些說人類很好吃的前輩家放火把房子燒個精光。

 

        都是他們不好,妳覺得妳的臉八成會爛掉,誰知道人類口水有沒有毒啊?都不能直接碰的東西的體液耶?如果妳的臉真的爛掉,妳絕對要那些前輩付出代價──不如就把這傢伙的口水集成一袋拿去糊在他們臉上好了。

 

        不過在這之前,妳要先洗臉。

 

        還要用盡全力把檜木桶每個角落消毒清潔。

 

        ……哦冬天的水真他媽冷……

 




 

 

6.

 

        按理說,食物應該要待在倉庫或外頭的儲藏箱裡。

 

        然而那裡放的基本上都是死掉的、醃過以能儲放較久的食物,或是菜類,所以這種活體的……暫時還沒精力處理的……該放哪啊?

 

        這是個重大問題。

 

        或許……應該包一包放在客廳壁爐旁邊,可能她睡著睡著就熟了(雖然稍早掛在妳腿上時並沒有),也可能睡著睡著滾一滾就自己滾進壁爐裡,隔天早上起床妳什麼都不用做,就能吃到烤得恰好的食物。

 

        ……但要是她沒變熟,而是突然醒來爬到什麼怪地方把自己弄壞了怎麼辦?有鑑於這塊智商無限趨近於零的食物曾經試圖拿叉子捅自個腦門,還坐著坐著就差點把自己淹死,妳覺得在自己睡覺的八個小時內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

 

        這食物很自然地讓妳想起自己很久以前養過的那隻黑貓(大家都說魔女要養貓所以妳養過)──行為完全無法預測,只懂得搶肉吃和把家裡搞得亂七八糟,教不會、學不乖,一點都不聰明,也壓根不想跟妳溝通,最後跑走了,妳還鬆了口氣。

 

        此刻看來,食物和貓的區別應該只在於妳們不會把貓當食物。

 

        唉……為什麼保存一塊食物這麼麻煩?妳都覺得自己能出書教學了。唉……大概放在自己身邊最保險了,放個結界把她關起來,保證她的活動範圍只在那個四方形框框裡面。雖然跟食物一起睡覺怎麼想怎麼詭異,但妳還有什麼辦法?

 

        無可奈何,妳抱著用被單包起來的食物上樓去,把已經熟睡許久的她放到床上,隨手畫出一個能夠隔絕聲音並限制活動的結界,敲一敲後覺得好像太硬了,決定把材質調軟些以免隔天起床就看到把自己撞爛的食物。

 

        這又花了一段時間,畢竟比起防禦系列的魔法,妳更擅長攻擊。好不容易結束調整以後,累了一天的妳身心俱疲,躺上床很快就睡了過去。

 

        接近黎明時妳突然驚醒。

 

        胸口像有重物壓著般沉甸甸的,呼吸悶滯,喘不過氣的感覺越發嚴重,妳的理智尚未完全復甦,卻直覺自己受到某種非物理攻擊,掙扎著撐起身正要抬手反制,卻傻住了。魔法帶來的光亮之中,視線所及沒有人類、沒有魔女也沒有魔物。

 

        ──不,有人類。

 

        低下頭,妳張大嘴,想說些什麼卻不知該作何反應。

 

        ……因為她、食物、人類兒童竟然……突破結界了。

 

        結界結構依舊完整,沒有半點被破壞的跡象,身上纏著被單的她像直接穿透結界般出來了,整個人只剩腳掌在裡頭,更以一種堪稱神奇的扭曲姿態橫在妳胸口大睡特睡──顯然就是她在攻擊妳。她就是那個害妳呼吸不順、打擾妳睡眠的該死重物。

 

        但這一瞬間妳不想管自己結界居然被一塊食物破解有多奇怪又有多丟臉,也不想知道為何食物能用這種姿勢呼呼大睡連妳起身都沒醒來,妳在乎的只有一件事。


        「妳能不能不要流口水!」

 

        妳大吼著用盡全力把食物推開,下定決心,明天,就是明天,妳絕對要把她宰來吃。

 

        絕對!

 

 




- - - - -

真是辛苦了啊魔女。

歌詞意思是"這是黑暗中的一擊但我會完美處理,永遠熱烈期待可以吃掉你的那天"(ry


鄉野傳說(口耳相傳等級):魔女最好不要直接觸碰人類,也最好別跟人類扯上關係,但人類似乎可以吃,還是一種很棒的食物,年紀越小越好吃,食用後還有各種良好效果。

魔女有天生與後天轉化的,總之都比人類長壽許多,為免招惹禍害麻煩,絕大部分都住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很多有養貓,精通藥物製作,會使用魔法(廢話)

只想到這樣。


评论(35)
热度(65)
  1. Root、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