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BGM:Hopeless Romantic / Like I'm Gonna Lose You - Meghan Trainor

            Please Don't Say You Love Me - Gabrielle Aplin

            Around You / Love Me Like You Do - Ellie Goulding

            All In The Value - HONNE

            I knew you were trouble / You Are In Love - Taylor Swift

            Lucky Strike - Maroon 5

            Powerful - Major Lazer feat. Ellie Goulding & Tarrus Riley

            Latch - Sam Smith (Acoustic)

            Kiss Me - Sixpence None The Richer

            Kiss Me Slowly - Parachute

            She Looks So Perfect - 5 Seconds Of Summer


OOC,肉麻,矯情預警。搞得像在列歌單。

多一題extra,共31題,全篇十萬二。終於交代完了。

天氣冷,大家注意身體。我猜我們都是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安息。








29. 羞恥度差

 



        在一起的時日都過那麼久了,Root認為自己基本上是很瞭解Shaw的。

 

        但……有時還是會搞不懂她的底線究竟在哪裡。

 

        「我只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正在尋找真愛。」

 

        就像現在、呃、剛用完午餐後的現在,Root實在不知道突然戴起耳機直盯著她大聲唱歌的Shaw是否吃飽太閒,還是哪根筋壞掉或修好了所以正常過頭──不是說「正常」不好,其實Shaw始終都挺正常的,可是……這有點超過正常的範疇了不是嗎?Shaw咬牙切齒又正經八百地在唱情歌?對著她?

 

        這是某種懲罰嗎?雖然Shaw的歌聲是挺好聽,但這?情歌?

 

        ……這到底?

 

        「我願冒一切風險去擁有,我不會把它視為理所當然。」為了確定Shaw是否正在針對她,很不自在的她嘗試移動到別的地方,譬如旁邊的單人沙發,然後再到電視前面、陽台外面、大門旁邊。「哦哦哦──我只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絕不放棄──」

 

        很好,那道視線和那把激昂歌聲一直追著她的背影。感覺背後刺刺的Root瑟縮了下。

 

        還真的有那麼點無可救藥的意味……各方面來說。

 

        「只是請你別說愛我,因為我可能無法回應。」似乎換了首歌?聽不見Shaw耳裡音樂的她雖不自在也專心聽著歌詞,過後略為訝異地皺起眉,回頭看向神情依舊認真的Shaw,覺得這歌詞很不討喜。「但這不代表當你那樣看著我時,我的心跳不會失了節拍。」

 

        等等,這……哦哦哦?

 

        心跳漏拍?比誰都冷靜自制的Sameen Shaw?漏拍?

 

        「我只是想要待在妳身邊啊,難道這要求太多了嗎?別說我錯了,我能留下,別說我錯了──」好嘛好嘛不說妳錯就是。再說也沒什麼好錯的。Root瑟縮著,卻不可思議地覺得這歌有點可愛。「妳是我唯一想要的,就帶我回家吧,因為我知道妳一直在想著我們的事,敞開心房,別放我走……」

 

        雖然臉頰一下燒了起來,熱熱燙燙的很想逃走,但就兩個人在家裡實在避無可避,而且也不真的想要逃到聽不見Shaw聲音的地方,待在門邊的Root只得靠著牆蹲坐下來,摀著臉面對在客廳另一端沙發上的Shaw,盡全力掩飾自己正在害羞的事實。

 

        ……好吧,對啦,她是真的挺害羞的──因為有人正全心全意對她唱那種浪漫得要命的溫柔情歌,用精雕細琢的每字每句企圖將她融化,而她還真的完全無法抵抗地就要為此變成一團軟綿綿的糨糊或什麼東西……這怎麼想都很不爭氣、很沒用嘛。

 

        過去當然有其他人這麼做過,可那都是年少的事了,現在她已經不在那種能夠冷哼一聲轉頭就走或者讓人在窗戶底下唱整晚歌也泰然自若的年紀,何況……Sameen Shaw根本不是其他人。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有勇氣告訴你,我的世界沒了你就分崩離析。」當神情嚴肅的Shaw再度切換歌曲,以揉著磁性的低頻聲音呢喃細語,一直仔細聆聽歌詞的Root感到困惑,開始好奇她的意圖何在,因為這些歌詞感覺意有所指,像想訴說什麼,但切換速度太快,又像只想唱唱副歌嚇嚇人而已。「我希望你也真的想要我,因為這一切都會值得。」

 

        歌聲稍息瞬間,她鼓起勇氣開口:「那個,Shaw,我覺得……」

 

        但Shaw的歌聲把她的話完全吞沒。

 

        「早在你踏進我的生活瞬間就知道你是大麻煩,現在我如此不堪,推我到從未去過的境地,如今我躺在冰冷……」不被理會的Root瞬間高高挑起半邊眉,而自顧自唱著的Shaw啊了一聲也閉上嘴,用力咳兩聲,接著再接再厲地開口:「你能在沉默寧靜中清晰聽見,你在回家路上感覺到了,即使所有燈光熄滅也能看見,你正在愛中、真愛之中,你已陷入愛裡……」

 

        ……真愛。

 

        愛。

 

        怔愣著沉默一秒、兩秒,腦裡還迴響著前些歌詞的Root倏地感覺體內熱氣全炸開了,甚至就要沸騰把她徹底燒壞──好的好的,Shaw確實挺會唱歌,高低音都難不倒她,而且這些……接得太好了,但Root覺得必須制止Shaw,她不能再唱下去。

 

        因為無論如何,現在只想把自己塞進地洞的Root都要不行了。

 

        再不做點什麼絕對會心臟病發。

 

        ──不是說幸福到死翹翹不好,但她好不容易才活下來啊。

 

        「呃──Sameen、親愛的?」深深吸氣後再次嘗試,半掩著臉的Root禮貌地舉起手,一直就把視線黏在她身上的Shaw則挑起眉並拔下耳機。「聽、聽妳唱歌很好,我很喜歡,只是……要不要考慮換點別的?或許假日適合……吵鬧一點?」

 

        神情不變,Shaw彷彿正思考是否接受提議,片刻後默默戴回耳機,指尖在手機螢幕上滑來滑去。Root有點緊張但也有些期待,不知道這次會發生什麼事。

 

        結果Shaw倏地站起身,「隨心所欲,這就是她、就是她,而我連一分鐘都不能再等,她的眼神讓我完全受不了了,」氣勢萬千、殺氣騰騰的她讓Root深受震撼,因為天才知道Shaw的小腦袋或者播放清單裡面怎麼會有這種歌?為什麼啊!?「妳的身軀如此美妙、使我徹夜未眠,是絕無僅有的萬中選一,我的幸運一擊!」

 

        「將我帶到頂點再奮力扔下,但她得到了我、完全控制了我,帶我到最深處接著將我震撼,使我徹夜未眠,而那聽來就像……」

 

        哇哦哦哦她的天啊這都什麼跟什麼──簡直目瞪口呆,頓時失去反應能力的Root過了好一陣子才把下巴推回原本位置,用雙臂對緊緊握拳、中氣十足地大吼著「嗚喔喔喔喔我的幸運一擊」的Shaw茫然地比了個叉。

 

        而Shaw,顯然沒這麼容易放棄。

 

        絕不可能被區區拒絕阻礙的特工小姐波瀾不驚地低頭滑了下手機。

 

        「即使我想也離不開你,因為有種力量不斷將我推向你,終於、我們相愛了;終於、我們身軀能夠相繫……你指間劃出的香氣縈繞不去,讓我只能瘋狂想著你的笑容,」當然了,永不投降的Shaw總是越挫越勇:「你總得給我些什麼,或將全部都給出,但那永遠不夠……我能感覺到,當你緊擁住我、當你觸碰我的身軀,那感覺強大無比……」

 

        「將我擁入你的懷裡,我們熱烈如火宛若過載電流,當你與我緊緊相合,我能感覺到火花,帶我攀上永恆的高──」

 

        而Root徹底、完全、傻了眼,高高舉起雙臂維持那個大大的叉。

 

        再次被制止的女人噘起嘴坐回沙發,神情好像有點委屈,還把雙腳縮了起來。

 

        然後……就不唱歌了。

 

        好吧,顯然Shaw不喜歡一直被拒絕──那副難過著一言不發的鬱悶模樣讓Root心底升起了滿滿罪惡感,於是她無奈地抓抓頭,雙手在面前合十,做出一個拜託拜託妳能不能繼續唱歌的表情。因為,老實說她也不是不想聽Shaw唱歌,只是……她真的很害羞啊。

 

        她都不懂Shaw怎麼能維持正經眼神把那種暗示意味深重的歌詞唱出口,即使她很明白這跟自己以前騷擾Shaw的台詞比起來根本算不上什麼。

 

        但幸好Shaw又打起精神開始找歌了,Root咬緊牙關,下定決心就讓她唱到累為止。

 

        來吧!她什麼都能承受!

 

        「我將順從你的一切引領,因為我已被愛沖昏了頭……」這次聽起來挺溫和的,Root想,放心了點。「我為你神魂顛倒,再也看不清了,你還在等什麼麼麼麼麼!」殊不知Shaw竟突然飆起高音,相當成功地用這首前幾年無處不放的電影主題曲再度嚇到她。「──就隨心所欲的愛我吧、用你的方式碰觸我,你還在等什麼──」

 

        不禁撫額的Root真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只好用嘴型無聲說了句我知道啦。

 

        ……她確實知道,也記著Shaw唱過的每一首歌,理解了這些詞曲的先後順序,幾乎代表她們一路走來在不同時期的關係變化。

 

        那讓她有點想哭。她覺得只要有Shaw在身邊,自己的淚腺大概一輩子都好不了了。

 

        她們畢竟都不是坦率的人,而那些話語……太過誠懇也太過沉重,即使是她也很難好好說出口,過去總是小心翼翼將它們層層包進玩笑般的調情裡,就算到了現在,都非得要在特別情況下才有勇氣傾訴,所以……她知道Shaw想表達的。

 

        那麼笨拙,卻簡單無比,然後真摯。

 

        相互注視之間,Root起身走到Shaw的身邊,只因後者拿起了一邊耳機朝她晃晃。

 

        她安靜下來,而她戴上它。

 

「……在月光下漫步時,你將我拉得近了些
轉瞬你消失眼前,留我孤獨一人 

哭著醒來,身旁的你還在
鬆了口氣,而我終於明白
將來一切全是未知

所以我要奮不顧身愛你,彷彿即將失去你
敞開胸懷緊擁著你,像下一秒就將道別
無論我們身在何處,我不會把你的存在當作理所當然
因為我們永遠不可能知道,一切將在何時結束
所以我要奮不顧身愛你,彷彿即將失去你
我將用盡全心全意愛你,就像即將失去你

只要眨眼一瞬,不消頃刻的吞雲吐霧
你就可能一無所有,你永遠無法預知一切
所以我要把握每次機會吻你更久更深
每分每秒都全心愛你,不留遺憾
讓我們放慢腳步說出心中想望
在一切消失前珍惜手中所有
因為未來,我們無法預測……」

 

        耳裡在吉他聲結束後逐漸陷入沉默,早已閉上眼的Root皺著鼻子不敢睜開眼,只是悄悄往旁邊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直到肩頭與另一個人的碰上了才停下。她感覺著那份溫暖默不作聲,Shaw也安靜不發一語,可好陣子以後,她悶悶地覺得這樣不行,便拿走了手機。

 

        因為Root完全感覺到了先前事件對Shaw帶來多麼嚴重的影響──即使她親口承諾過再不離開也依舊存在不安,甚至戒慎恐懼……這首歌便是最好證明。但是她們會有大把時間能夠與彼此相互處到最終的,Shaw並不需要害怕。Root想,絞盡腦汁想著是否有能告訴Shaw這件事的歌。

 

        「……我才不要和妳說再見。」努力回想從小到大聽過的歌,腦袋正過濾著幾十年間金曲排行的Root還是在短暫的安靜片刻低聲咕噥。倒有點像氣惱埋怨。但眼角餘光中,Shaw的臉色微微亮了起來。「妳也……不會失去我。」

 

        然後Root找到了,雖然跟排行榜一點關係沒有,但覺得這最適合的她讓歌聲在大提琴與鋼琴之中溫柔和緩地響了起來。

 

「你,是你讓我全心振作起來,在我低迷茫然之時
你,是你令我著迷沉醉,即使不在我的身邊亦然
假如你我之間存有阻礙,我會試著擊垮它們
我已然被你拴住,親愛的,現在我知道自己找到什麼了
 

我覺得我們已經夠近了,我可以鎖住你的愛嗎?
我想我們已經心繫彼此,我可以擁有你的愛嗎?
 

現在你在我的雙臂之中
我絕不會讓你離開
將你牢牢鎖在懷裡
我要拴住你
 

我毫無疑問地被你俘虜,被徹底裹在你的愛撫之下
如此地迷戀你,你將我完全征服
你怎麼辦到的,讓我每次呼吸都不由自主
你給了什麼讓我的心幾乎要跳出我的胸口?
 

我覺得我們已經夠近了,我可以鎖住你的愛嗎?
我想我們已經心繫彼此,我可以擁有你的愛嗎?
 

現在你在我的雙臂之中
我絕不會讓你離開
用我的擁抱銬住你
我會拴住你……」

 

        直到歌曲結束,Shaw仍一動不動。也不敢動的Root有點緊張,她怕這真的嚇著了她,即使自己才是差點被嚇死的那個。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Root輕咳兩聲,深深吸氣──

 

        「噢、吻我吧,在柔白薄暮之下,帶領我到月光映出的舞池,揚起你的掌心──」即使是家喻戶曉的經典情歌,但這一生中幾乎就沒怎麼唱過歌的她很是緊張,字字句句咬得笨拙無比,根本不敢看身旁的人。「讓樂隊開始演奏吧、讓螢火蟲為之起舞,銀白月光正閃爍著,所以、吻我──吧?」

 

        但她知道Shaw突地起身,一溜煙跑走了。她反應過來後有點難受,還覺得不公平,因為她剛才都乖乖待在這裡聽完了,而這是她好久好久以來第一次為另一個人唱歌,Shaw怎麼可以跑走?

 

        然而這份鬱悶一下子煙消雲散,她只愣住幾秒,便摸著臉頰傻傻笑了起來。

 

        因為Shaw匆匆跑回來吻了她。

 

        ──這次她沒讓她成功逃跑。

 

        Root緊緊握住Shaw的手,在過高體溫中讓交扣十指錯落著合而為一。

 

        一臉正經八百的Shaw看來還是很想逃走,卻抿著唇溫順地坐了回來,而感覺心底暖暖熱熱的Root傻笑望著顯露尷尬彆扭的微紅側臉,實在不知道上一刻才放肆地大唱各種情歌的女人和她究竟是誰比較容易害羞一點,不過……說真的,這又有什麼重要的?

 

        反正她是抓住她了。

 

        然後她又吻她了。

 

        哦天──這次可不是臉頰。

 




 

 

30. 聲線差 / Kiss Me Slowly


        "I can see you there with the cities lights, 14th floor, pale blue eyes.
                        She shows me everything she used to know."

        "Darling you don't have to run, you don't have to go, just stay with me."




        「親愛的……明天早餐……想吃什麼……」

 

        即使只是一句簡短的話都會拖得很長很長,這是Root快睡著的跡象,尤其是在特別疲乏的某種運動過後。近在眼前的柔和輪廓讓Shaw不自覺笑了起來。因為……眼皮都睜不開了卻還掙扎著想多說些話,這樣的Root真挺可愛的。

 

        「或許該問午餐?妳會睡過中午的。」

 

        「……我才不……會……」

 

        是啊,可愛。最大級的可愛。現在Shaw已不會去抗拒承認這點,雖然她心中的可愛寶座還是被Bear穩穩佔據,不過抱著牠坐在上頭的顯然是Root。她覺得自己就這件事來說沒什麼好否認了,畢竟她已經翻著白眼堅持否認太久,這是有點累。

 

        「妳會的,然後我們會一起去吃午餐。」

 

        覺得永遠沒法真的早起的女人說到早餐有點笨,但口吻中的小小執著也有點讓自己無可奈何的可愛,於是Shaw笑了起來並輕吻Root的額頭,後者只在她的手臂上微微頷首,唇角仍然勾著卻沒了話語,剩下淺薄但規律穩定的呼吸聲。

 

        而前者好陣子後愣了愣,回想自己方才是怎麼說話的。

 

        那語調似乎太過溫柔,既輕又軟,太不像她。

 

        彷彿從某個時點開始她就會這樣對Root說話了。

 

        但Shaw沒繼續想下去,只是把手擱上Root的腰際輕輕拍著,像哄孩子入睡。

 

        這一切都無所謂,反正不討厭──她真心這麼覺得,因為……現在她所擁有的一切全是最好的,不僅寧靜、安全、完整,還很溫暖。回頭去看,其實自己從很久以前就已不再堅持那些原則,而事情並沒有如想像中的變糟,反倒變好了。

 

        如果再看得更遠一些,這幾十年一路走來,她曾和一些人擦身而過,他們或許重要也或許不,她在日日夜夜中失去很多很多,它們或許重要也或許不,她不知道未來是否也將失去什麼──但是,如今自己最想要的就在身邊安順呼吸,是唯一能保住的柔軟安和。

 

        連睡覺都是好事。那足以抹去一些她終究學會理解的瑣碎遺憾。

 

        無論如何,她擁有她。

 

        如果Root連在夢中都能露出微笑,Sameen Shaw還有什麼能夠抱怨呢。




///

 

 

 

        「我們要去哪裡?」

 

        眼見車已駛上高速公路,被不由分說推上車的Root好奇地問,但輕鬆地把手搭在方向盤上的Shaw只是聳聳肩,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看來這女人也學會了裝神祕,Root不由得開始思考這是好是壞,不過再怎麼想也沒用,因為……好吧,不管Shaw從她身上學會什麼,她都應付得來。

 

        「親愛的,這是公路旅行嗎?」

 

        「呃,我覺得妳該告訴我目的地在哪。」

 

        「……Shaw,妳到底要去哪?」

 

        顯然Shaw有時會突然發作的「妳不問我不說而妳問了我還是不會說」政策太過嚴苛,在副駕駛座上百無聊賴的Root在兩小時過後終於到了忍耐頂點,她伸出手指用力戳著Shaw的右臂,但Shaw只是扭了兩下,拋過一個警告眼神。

 

        然後Root就很沒用地收回手,靠在窗邊噘著嘴低聲哼哼。

 

        按理說她是要一直吵吵鬧鬧直到Shaw願意供出正解為止,但她太懂得她,明白那道眼神裡的明顯警告叫做「到時候就知道了在這之前妳都得安靜不然我就開車撞牆」,所以她暫時放棄了。倒不是說她有多愛惜生命,只是捨不得Shaw太早死。

 

        當窗外風景是清一色的模糊翠綠或土黃,而身邊女人顯然不想聊天也不願透露關於目的的蛛絲馬跡,公路旅行很快就變得無聊,於是Root打著哈欠拿出匆忙帶上的筆記型電腦,在網路不穩定的環境中開始一貫消遣:做病毒。

 

        要幫這回的病毒取什麼名字呢,識別等級大概越高越好,那要破壞什麼功能才不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傷畢竟只想帶來一點小混亂,感染工具又應該挑哪個好,或許無所不在的公用Wi-Fi會是個不錯選擇──只要開始思考這些,Root就可以進入一種無我的禪的境界,沒人可以打擾她,她能夠無視任何干擾,專心一意直到病毒製作完成。

 

        「妳要吃午餐嗎?前面有間餐廳,再來就沒了。」

 

        「當然,親愛的,我不太想讓妳餓死。」

 

        好吧,大部分時候是,但Shaw叫她的時候就例外了。

 

        Root本來以為她們會到餐廳裡吃完午餐才繼續上路,或許Shaw還會打個盹休息一下,然而車直接開上快速取餐車道,Shaw一口氣買下四個不同套餐,但把點心全改成沙拉,接著通通塞到Root身上。身上堆了四包餐點的Root有點茫然。

 

        「四杯碳酸飲料?真的?」她挑著眉問,有點擔心被當成底座的筆記型電腦會被燙壞,連忙把它們擺到腳邊,接著拿出其中一碗沙拉:「而且……妳就不覺得我今天可能會突然想吃點垃圾食物嗎?」

 

        「……那我把吃掉的吐出來給妳?」呆了幾秒,半邊臉頰鼓鼓的Shaw正經八百地說,晃了晃手上的半個漢堡,Root卻一下被這種意外幽默的噁心玩笑給逗到笑出來。「這樣才真正符合垃圾的定義,所以妳要不要?」

 

        「才不要,妳吃慢點。」

 

        繼續上路,Shaw在前十五分鐘就吞掉兩個特大漢堡外加一杯特大飲料,Root則只吃了半碗小得可憐的沙拉便又繼續投身給世界帶來混亂的重責大任。途中她活動筋骨時瞥見公路指示牌,一度有點羨慕Shaw無須導航就能直往目的地的神奇技能,本來想再問一次到底要去哪,可想想Shaw大概會維持神秘閉嘴政策,也就放棄了。

 

        何況這段時間意外自在舒適,即使她們途中幾乎沒說上幾句話,但這份寧靜裡沒有半點尷尬,她們各自做著彼此想做的事,這比Root想像得要好。

 

        只是當她發現車輛正要進入德州邊界就不由自主縮了縮。

 

        「唔……我們只是經過德州,對吧?」她轉頭注視著Shaw的側臉,希望對方能感覺到自己的……一點情緒,但顯然沒有。她咬了咬唇,在車往城區駛去時感到焦躁:「Sameen,聽著,我需要知道──」

 

        她倏地噤聲,發現自己聲線就如以往的Shaw一般冷硬。

 

        但這或許是……因為自初識直到這麼久以後的現在,Root才突然意識到Shaw很有可能遠比她以為的更了解她,甚至是她的過去。無論這猜測是否正確,都令她害怕。

 

        「達拉斯。」

 

        Shaw終於透露了目的地資訊,同時覆住了Root的手。

 

        知道目的地後那份焦躁稍微減輕些許,但Root仍然感覺到無法言明的恐懼,只是一瞬間,Shaw握住她緊緊抓著座椅邊緣的手,拇指在手背上柔和細緩地來回摩娑,像正告訴她別害怕……德州不是什麼可怕的地方,何況她們離畢夏普遠得很。

 

        Root強迫自己冷靜,對Shaw點了點頭。

 

        不久,車終於在一棟平房前停下。

 

        四周全然陌生的景色讓Root鬆了口氣。

 

        接著看見一位有一定年紀的女士拄著拐杖從平房中緩慢走出,由於距離遙遠看不清面容,但她直覺這位女士便是Shaw來到此處的原因,於是瞇起眼努力觀察,都有點後悔沒帶望遠鏡出門,畢竟她的伴侶可是有幾台品質精良的軍用望遠鏡。

 

        「偶爾──我、呃,我想到的時候……會來這裡。」在她幾乎要把臉貼上擋風玻璃時,Shaw主動開口了,順便把她壓回座位坐好。她好奇地回望Shaw,因為支支吾吾的Shaw是很少見,何況那張臉上竟然有了幾不可見的一點哀傷……哀傷。「妳知道、我在紀錄上已經死了,她也知道……所以我只是、有時候會這樣……看看她。」

 

        ──「她」?

 

        資訊量過度了。Root的雙眼越瞪越大,最後倏地轉頭看向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女人。

 

        「Shaw!去見她!現在!」

 

        理解瞬間她完全無法自制地大吼出聲。

 

        「為什麼?我說過,我在紀錄上已經死了,而且她……」Shaw似乎被嚇到了,愣愣地眨著眼,但同時Root已為她解開安全帶,用盡全力推著還不願動的固執女人。「等等、Root!這麼做會嚇到她,再說我並不是她想要──」

 

        「一定不是妳想的那樣!Sameen,相信我、妳得相信我──」Root覺得自己都快把牙齒咬碎了,眼眶還自動發熱發酸,刺得她難受至極。雖然一直懂得這女人有多彆扭,但真不敢相信她笨成這樣。「她絕對是、肯定很想妳,妳得讓她知道妳還活著,她……Sameen Shaw!妳這麼在意就去看她啊!」

 

        Shaw真的被嚇壞了。Root扁著嘴想。因為Shaw縮了一下就推開車門朝前方奔去。

 

        她不真的清楚自己為什麼如此激動,甚至催動已緊緊鎖上的淚腺。

 

        Root當然知道Shaw為何選擇以這種方式遠遠看著自己母親,只為確認她是否安好,也知道Shaw實際上顧慮的是「自己並不是一個正常人」這件事,就想順水推舟,此後都這樣毫無交集地過下去。但這太笨了、真的太笨了,這只會讓兩個人各自繼續難受直到生命結束那刻,而Root完全不想允許這種事發生,因為……有一個想要擁抱、想被擁抱的人太重要了。

 

        畢竟這一切……這漫長黑暗的一切過後,她們都失去太多,也不只那時才開始,或許從更久以前就不斷失去──某個時點以前她們還不真的理解珍惜的涵義,認為能夠隨意捨棄絕大多數的人事物,於是也不覺得那些失去有多重大,然而現在……現在,Root只希望Shaw能夠重新擁抱她本來就應該擁有的。

 

        這世界的運作法則太過無常,沒有任何事需要等待。

 

        想著,就必須做。

 

        否則一切都將來不及。

 

        用面紙隨便抹掉不斷滾落的鼻涕眼淚,Root專注看著,所有事在眼裡全成了慢動作──看Shaw的母親丟掉拐杖直接撲向了她失而復得的孩子,看那兩雙相互緊緊擁抱以致顫抖的雙臂,看Shaw略顯僵硬地拍了兩下她已有些許佝僂的背,似乎說了些什麼,一下搔頭、一下又聳肩的彆扭模樣。

 

        捏住鼻樑,腦海裡浮現母親至今仍舊清晰的溫柔輪廓,不知何時已握緊拳頭的Root望著望著卻鬆開了手,覺得自己真正窺見了Shaw心底最不堅定、最一塌糊塗地混亂著、最不願去管……但也最柔軟炙熱的那一塊小小地方。

 

        哦拜託,她才沒有感動得要死要活,真的沒有,只是用了一大堆面紙而已。

 

        用力擤鼻涕,Root還是堅持望著,然後說服自己這只是瞬間感冒。

 

        過了一會,Shaw拾起拐杖遞回母親手裡,接著卻轉頭朝車拔腿狂奔,正感覺情景溫馨到還想再哭的Root嚇了一跳,以為事情出了什麼差錯,腦裡頓時閃過百種念頭還有千萬種和Shaw道歉的方法,但那個用競賽速度在跑步的女人不是奔回駕駛座,而是打開她那邊的車門,一下把她拽了出來。

 

        「怎麼了?S-Sameen?」

 

        手裡還抓著一大堆面紙團的Root真心誠意地驚慌失措。

 

        「她要見妳!」

 

        滿頭大汗的Shaw撥掉那堆可憐兮兮的面紙團,然後扯著她跑,回頭,咧著嘴露出一個極端罕見的燦爛笑容。

 

        「什麼!?為什麼!?」

 

        出乎意料的行動把Root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嚇到外太空去了,僅存的都凍結著不能運作,她只能被動跟著Shaw跑,但當瞥見遠方Shaw的母親臉上那份和藹甚至溫柔的笑容時,似乎懂了原因,她抿緊唇,想著自己該多抽幾張面紙握在手裡的。

 

        「我、我跟她說了一些我的,還有妳的事情、幾乎所有,然後她想知道Root是誰、想知道是誰把我變成這樣的,她──她要見妳!」

 

        當她們終於在女士面前停下腳步,還喘著粗氣的Root用力深呼吸後才抹去那些淚痕,正想開口自我介紹卻被搶先握住了手。不可思議的溫暖透過接觸一路遞進心底最深那處,Root不知所措地看向笑得真的非常開心的Shaw,接著回頭看著Shaw的母親,突然又有了想哭的衝動。

 

        「天,好漂亮的女孩,很高興見到妳,Root。」

 

        Root只能忍住衝動用力點頭,小小聲地說我也是。

 

        而Shaw摟住她的腰際,Shaw的母親握住她指掌的力道也更深了些。

 

        那一瞬間,Root咬緊了唇、壓住脆弱心臟,她想她們真的很像,都一樣真誠溫暖,笑容也一樣堅定,那種無法言明的羈絆感覺更是如出一轍──

 

        「妳們一定經歷了很多,謝謝妳做的一切……她能遇見妳真是太好了。」

 

        被抱住的瞬間,Root再沒能忍耐,一下哭了出來。

 

        她用力搖頭又用力點頭。

 

        「──謝謝、謝謝妳……」

 

        ──謝謝妳讓她誕生,謝謝妳愛著她,謝謝妳讓她遇見了我。

 

        ──然後她拯救我,一次又一次──

 

        有太多話想說卻說不出口,Root只得繼續哭得一塌糊塗。

 

        但當Shaw哈哈笑著抹去她臉上的淚水,當Shaw的母親撫著她的手臂輕聲安慰,更邀請她共進晚餐,她一邊哭著點頭一邊覺得自己真的沒用到了極點,卻又覺得這也沒關係,甚至覺得軟弱很好很好,好得莫名其妙。

 

        這一切都沒關係,也真的很好。

 

        因為她們在這混亂雜沓的廣袤世界中,在最渺茫微小的機率裡遇見彼此,本都對這世界所有不屑一顧的她們,因著這份交錯而一步一步學會如何獻出至誠溫柔,度過坎坷險惡後走在一塊,理解了愛,更學會珍惜,最後,終究能把想要擁抱卻始終未曾的都擁進懷中。

 

        在深深愛著的同時也被深深愛著。

 

        Root還有什麼能夠抱怨呢。

 

        ──這絕對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事了。

 




 

 

31. 無差 / She Looks So Perfect


        "Your lipstick stain is a work of art, I got your name tattooed in an arrow heart."

        "And I know now, that I'm so down."

        "You look so perfect standing there."

 



        有句俗諺說,人處在一塊久了終會走向中庸。

 

        ……尤其是住在一起、黏在一塊、同床共枕的相愛伴侶。

 

        因著那一點點點點點的僅存尊嚴,Shaw總不願承認,而且相愛這詞聽起來要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但……對此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點點點認同。呃,因為她還能說什麼呢?當她都不知不覺學會如何不靠既成程式入侵別人手機,而技能清單已經太多的Root也學會了如何偷偷掙脫手銬和進階搏鬥技巧?

 

        再說,Root對肉類食品的接受度變廣了,她則開始覺得多吃點生菜也不錯,這種平衡對Root的肌肉養成和她的腸胃健康總歸是好事,不然再這麼下去,Root很可能會死於營養不良而她很可能死於大腸癌之類的玩意。反正平衡是好事。

 

        「Lionel,你又忘記繳帳單了?還胖了兩公斤?」

 

        帶著Bear經過警局時想起好陣子沒見的警探,一時心血來潮的Shaw決定進去碰碰運氣,因為Fusco永遠有寫不完的報告,或許現在剛好就在一堆報告裡頭啃著甜甜圈唉聲嘆氣──結果還真碰到了,而且也真的正在啃甜甜圈。

 

        Shaw看著手機上的資訊和半塊從Fusco嘴裡掉下的甜甜圈。

 

        警探再這麼下去總有一天會胖得跑不動。

 

        「喔天,妳能不能別一出現就這樣嚇人?」傻住片刻才翻了個白眼,Fusco把甜甜圈屍體丟進垃圾桶裡,Shaw只是聳聳肩。她好心提醒耶。「和那台機器完全連接的可可泡芙咧?一定躲在哪個角落吧?嚇人的只要有她一個就夠了。」

 

        Shaw微笑著舉起手機,「可惜的是她不在這,那台機器也早沒跟我們說話了。」讓躺滿代碼的螢幕對著眉頭整個擰起來的警探,她清了清喉嚨後得意洋洋地鄭重宣布:「所以,是我本人入侵了你的手機。」

 

        「喔天,連妳都──算了,不管誰都好,你們這些傢伙就永遠不懂給人留隱私?」看著很想跳起來搶手機,但終究沒這麼做的Fusco只是臭著臉把自己塞進新買的工學椅裡頭,氣呼呼地瞪著Shaw自動自發拿走的那塊餡餅。「妳們真該死的越來越像了,一個學會當駭客,一個想當健身教練。」

 

        手裡那塊餡餅差點掉進垃圾桶,Shaw高高挑起眉。

 

        自己感覺相像和從別人嘴裡說出來到底是兩碼子事,她不由自主抖了一下,突然覺得這句話背後代表的意涵怎麼想怎麼可怕。

 

        「等等,健身教練?什麼意思?」

 

        這下換Fusco挑眉了:「妳不知道?我上次在健身房遇到她,她訓練得可勤奮了。」

 

        Shaw大驚失色:「你會去健身房?」

 

        警探索性把還剩大半的甜甜圈整盒塞到她懷裡,「我天殺的還是資深會員,續約十年只去過十次,這樣滿意了沒?」深覺被洗了把臉的他站起身,沒好氣地把她推往門口:「幫我跟進化的奶油堅果問好,順便,叫她別再教妳那些玩意來危害世界了,我還有很多報告得寫。」

 

        「哦,對了,你至少得記得繳學費吧,Lee的註冊日──」

 

        「我、知、道!」

 

        被推出警局的Shaw愉快地嚼著手中意外收穫,捏起一小塊沒沾到任何巧克力醬的麵包底餵給Bear,然後覺得哪裡怪怪的。跟Fusco開玩笑實在太有趣,所以……她好像忽略了什麼,譬如健身之類的──

 

        Shaw猛地停下腳步。

 

        呃,她沒聽錯?

 

        ──Root會去健身房!?




///

 

 

 

        有句俗諺說,人處在一塊久了終會走向中庸。

 

        尤其是住在一起、黏在一塊、同床共枕的相愛伴侶。

 

        Root的臉在第二十個仰臥起坐時狠狠皺成一團,她面目猙獰並嘎啊啊啊地大吼,覺得自己真是非常認同這個說法,真是天殺的再認同不過──否則她為什麼要在軟墊上憋著氣咬著牙瘋狂喘氣只為把最後一下仰臥起坐完整結束?正常來說,她絕對不會放棄親愛的充滿超強電磁吸引力的全新電腦,也絕對不會做這些把自己累得半死的可怕運動。

 

        可她現在就是在幹這事。

 

        說起來只是那天看著Shaw在做例行訓練時,突然好奇那些線條分明卻不過度的腹肌如果出現在自己身上會是什麼樣子,所以她……就這麼開始了,然後陷入一種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痛苦地獄中。

 

        甚至登記健身房會員。這件事絕對得是秘密。尤其她還曾在那見過Fusco。

 

        呃哦。

 

        不過不過,毫無道理的堅持還是有成效的,看嘛,她本來一次還只能做五下仰臥起坐就要板著臉爬到旁邊去啃巧克力棒,半個月後的現在可以做二十個了!Root真的發自內心為自己感到驕傲,而且她相信早就跑去天上晃來晃去的母親也一定會為她們驕傲的。

 

        因為她是被Shaw影響的,好的影響……哦,代表母親的那塊石碑看過Shaw了,她覺得她會信任她的眼光,畢竟Shaw是這世上最好最完美也最喜歡她的人了。

 

        說到這個,Root就想起那時Shaw死板板地站著,低頭對著那個名字支支吾吾好一陣子不知該說什麼,最後還得把她推開以後才自個蹲在墓前碎碎念半小時的樣子。無論何時,Root只要想到這件事就覺得整個人快融化了,於是不小心又多做了幾個仰臥起坐。她認為這一定就是「可愛·Shaw·超級可愛」帶來的力量。

 

        一手抵著牆壁、一手千辛萬苦地提著啞鈴,她還想起那時自己在副駕座上昏昏欲睡時不小心溜出口的問題,大概是「妳都跟我媽說了些什麼該不會是抱怨吧」之類的,而Shaw死死盯著方向盤好像那是史上最重要最珍貴的東西,很久很久很久以後才說「我只是跟她自我介紹然後道謝」。

 

        『道謝?』

 

        『……她生下妳,然後妳……長大了,然後……嗯。』

 

        Shaw永遠不必把話說完。哦這真的超可愛超甜蜜簡直像史上最大罐的糖漿。有時人類沉浸在一些不可思議的美好回憶裡就會忘記自己當下在幹嘛,像現在,Root的右手不小心多拉了一組啞鈴──這當然很好,但非慣用手顯然就要受苦了。Root努力保持正確姿勢,然後從齒縫裡擠出哀號,讓左手做完最後一下訓練。

 

        又做了一分鐘的俯臥撐,她最終趴倒在地。

 

        這副滿身是汗的狼狽模樣確實不怎麼好看,但沒關係,反正Shaw帶Bear出門蹓達總會晃到傍晚,現在才四點,她還可以再當一個小時的軟綿綿爛泥──

 

        「……Root?妳趴在那邊幹嘛?我們家什麼時候有瑜珈軟墊了?」

 

        突然聽見開門聲與困惑問句,沒敢往門口看的Root倏地繃緊背脊,深吸口氣,立刻把自己扭成一團圓滾滾的球。雖然手好像放錯位置了,有點痛。呃啊啊啊。

 

        「那個,呃──瑜珈,對,我在學瑜珈。」

 

        「……真的?」

 

        「對!」

 

        顯然完全不相信的Bear從鼻子哼了口氣。




///

 

 

 

        有句俗諺說,人處在一塊久了終會走向中庸。

 

        ……尤其是住在一起、黏在一塊、同床共枕的──

 

        「親愛的,妳最近好像太喜歡待在我身邊了?」

 

        放下槍,稍感困擾的Root抓抓頭,對那個已經倒在地上抱住膝蓋的大塊頭嘆氣,然後回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雙手攤平一臉無辜的Shaw。又一次,Shaw搶了她的目標。這當然不是她們共事生涯中的第一次,但是重新開始後的第三次。

 

        「是那台機器叫我來的,看到目標就射擊,咻──這可不是我的錯。」

 

        扣過扳機就心靈祥和,Shaw覺得這麼說的自己真是超級俏皮。

 

        「噢,如果下次我不小心射倒妳的目標,也不是我的錯囉?」

 

        還有什麼辦法呢,根本沒有。Root把槍收進小小提包中,接著在偌大的黑漆漆的倉庫裡慢慢踱著腳步靠近Shaw。Shaw也把手中Nano插回褲袋,一臉無所謂地聳聳肩,好像在說她才不會讓她搶到。但她們都清楚彼此永遠勢均力敵,萬事皆有可能發生。

 

        「好吧,Sweetie,不得不說我喜歡妳這樣子。」雖然還有一點點不爽,但Root不由自主又理所當然地露出微笑,伸手撥去黑髮上一塊破片,再抹掉漂亮臉上的一點污漬。「髒兮兮的,可永遠都很棒……妳真好看。」

 

        「得了吧,我什麼樣子妳都喜歡。」

 

        Root笑了開來。

 

        「妳真懂我。」




///

 

 

 

        有句俗諺說,人處在一塊久了終會走向中庸。

 

        ……尤其是相愛伴侶──

 

        「我不知道練瑜珈會長肌肉,不可思議。」

 

        在親吻中自然而然向下撫觸,卻意外摸到類似肌肉的玩意,Shaw愣愣地眨了眨眼,一下撐起身體往下看,映入眼簾的是已有隱約線條的柔韌腹部,她甚感新奇,難以置信地伸出手指輕戳了戳。喔天。她抬頭對上那雙盈滿狡猾笑意的溫柔眼眸,一時間還不懂為什麼。

 

        「認錯時間──嗯咳,其實我就是……學著妳做那些訓練,不是瑜珈。」Root的視線飄到旁邊,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靦腆微笑,接著握住Shaw的手往自己肱二頭肌上放。Shaw挑起眉哇了一聲。「我只是……覺得妳這樣很好。」

 

        Shaw一下不知道要說什麼。

 

        因為Root這麼做的確很好,這能確保身體健康以及敏銳,對於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或者是加速復原很有效益,但……這真的是Root想做的嗎?真的出於她本身的希望嗎?Shaw不能確定,就有點擔心。她畢竟不希望她勉強改變自己。

 

        「別擔心,我是自己想這麼做的,難道妳不喜歡嗎?」

 

        永遠都有讀心術的Root輕聲說道,吻了吻她。

 

        Shaw偏著頭。

 

        雖然以前的Root的身體就跟普通人一樣脆弱,但心靈上的堅韌可是無人能比,她受過那麼多傷、無論多麼嚴重都挺過來了,現在這樣自然沒有不好,何況訓練只會有好無壞。再說,她們還得繼續在平靜生活以外的時間拯救世界,這當然很不賴,她們可能真的越來越像了,無論如何……

 

        「不,這樣很好。」

 

        無論Root是什麼模樣都很好,她都喜歡,Shaw很確定。

 

        「真的?」

 

        「對,妳真別想懷疑我。」

 

        再確定不過。雖然Root一個翻身把她制在下頭更笑得燦爛無比。Shaw還是超級確定。

 

        「我永遠不會懷疑妳。」




///

 

 

 

        ──有句俗諺說,人處在一塊久了終會走向中庸。

 

        Shaw盤著腿悠然自得地在超級電腦前偏頭思考,細細拆解那些本來完全看不懂的詭異代碼,接著聳聳肩繼續她偉大的殺死萬惡程式之旅。

 

        ──尤其是住在一起、黏在一塊、同床共枕的相愛伴侶。

 

        Root靠在專心一意的女人身邊,萬分愉悅地開槍打爛那些企圖靠近的人類膝蓋。

 

        她不在乎她們以前有多少相悖之處,甚至還想過要折磨對方直到分出勝負;她不在乎她們現在像得如同一對雙胞胎,甚至都要融為一體──這一切全不重要──因為她們仍然保持著自我中心本質,只是一點一滴靠近對方學習全新事物。

 

        在學習中理解,在理解後實現。

 

        但這些都不重要。無論她們是否將化為彼此,無論她們看來如何。

 

        「哇哦,真不可思議,如果妳十年前開始學編碼,現在一定比我厲害了……哦哦哦哦,等等、Sweetie,第兩百一十六行多了一個C,那裡。我不介意妳在旁邊寫個我愛妳的註解,或十個,真的一點都不在意。」

 

        那都是別人的事,她們根本全不在乎。

 

        「……完全不必十年好嗎,而且我也不想寫註解,但我敢說如果妳早五年開始練靶,現在或許能跟我爭個射擊排行榜,親、愛、的──門口還有三個人。」Shaw翻了個白眼,但乖乖檢查了那行字,接著在Root轉頭把幾個人射倒瞬間加上註解再快速離開畫面。

 

        「哦老天,Shaw──雖然這個『親愛的』聽起來像妳就要殺了我,但是妳第一次這麼叫我呢,我猜等等該慶祝一下?」

 

        Shaw假心假意地嘆氣:「妳怎麼老是喜歡得寸進尺?」

 

        「親、愛、的,妳不早就習慣了嗎?」

 

        確實,她們自始至終天差地別──熱愛整地球亂跑和熱愛待在同一據點;喜歡到處找死跟喜歡射擊刺激;信仰機器與信仰生命;冷冷熱熱等等等等──她們各別持有亂七八糟的各式各樣大小缺點優點,怎麼看都不像同路人,任誰知道她們一天到晚黏在一塊都要大惑不解,但她們,自始至終在彼此眼裡完美無瑕──

 

        她們如此相異。

 

        卻永遠擁有共同語言相等默契。永遠擁有彼此。永遠擁有無法一語道盡的一切。

 

        永遠擁有同樣中心本質。

 

        ──她們,一點無差。






【END】

- - - - -

終於結束。

三個半月啊。

然後再度飢餓,懷疑自己把所有能夠喜歡的文都看完了…


如果你等著這篇還看到這裡,謝謝啦。

重申,天氣很冷,又濕又冷,過年要到了大家保重身體。



评论(2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