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BGM:Save Me - BTS

            Distraction - M1LDL1FE

            Too Much Time Together - San Cisco

            Spaces - MilesExperience

            Can We Hang On? - Cold War Kids

            Leaving Tonight - The Neighbourhood



附一張跑出箱子的凶巴巴Shaw(呷賽=eat shit XD)


你們知道百度網盤會顯示分享連結被點閱幾次嗎?四比一啊,這讓我覺得自己像白癡,但算了我本來就是白癡。算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最近看著那些帳號的最終發文日期,就想如果我不是腦波弱,當年能邊寫邊看文就好了......

"I think about tomorrow.
If I can get through tonight, I know that we'll be alright."

Hang on, hang on.








21. 步伐差 / Save Me


        "내 삶의일부며, 아픔을 감싸줄 유일한 손길.
                        그 손을 내밀어줘. Please save me tonight."

 



        妳拼命追逐不願久留的她。

 

        觸不著的空隙之間,前一刻短暫相觸中留下的體溫正在消逝。

 

        她試圖甩開緊追不捨的妳。

 

        於是突如其來的恐慌攫住了妳,而妳將她攫住。

 

        「這很複雜,Root、我──」


        「那就慢慢說,拜託。」

 

        強硬把前方背影扳回正面,妳當然相信這張睽違許久面孔代表的仍是同樣的她,毫無疑問,但或許又不完全一樣了──並不因為她被某台機器禁錮過長時間,而是因為那雙應當堅定直至永恆的眼眸竟閃爍著曖昧不清的柔軟水光,猶惑難定甚至顯露過量恐懼。

 

        彷若只剩妳倆的公園裡除去短促吐息便悄無聲響,讓視覺失去大半作用的黑暗之中,僅能憑藉碰觸再次確認存在,妳用力抓著她,無法釐清感受到的劇烈顫抖來自於誰,但它或許是證明,證明妳與她的血液裡奔湧著同一種激動,直向心臟。

 

        妳想自己與她仍和過往相同,但或許又不完全一樣了──她出現的瞬間像世上一切廣袤無垠的突然都有了盡頭,好似夜空、海洋、大地與打著死結永遠不得逃脫的漫漫長路都生出了底,所有缺失的盡皆完滿,瀰漫著死的則再度重生;這一刻確確實實拯救了妳。

 

        現在妳仍看不清,可這並不重要,所有一切全不重要,這個當下沒有任何事物是重要的,除了重逢瞬間令妳幾欲嚎泣出聲的劇烈狂喜,除了真實確切地存在身前的溫熱身軀,除了這個瞬間清晰映在她瞳孔中的妳以外,全不重要。

 

        妳的眼裡只有失而復得的她。

 

        畢竟Root終得與Sameen Shaw再次相會。

 

        儘管Shaw吐著訥訥言語彷彿突然懂了什麼是難言之隱,儘管Shaw與妳相擁不過片刻就想逃走,儘管……Shaw讓暗如深淵的槍口直對著妳,緩慢且沉重地訴說那些關於所謂模擬的長篇大論,但她不懂。

 

        這些、所有這些從她口中吐出的每字每句,都只能讓妳心痛憤怒甚而瘋狂,完全無法威脅曾為她無數次賭上性命的妳。

 

        何況除去讓妳想直衝敵營把他們全數炸毀殺害的歷程,妳覺得這段話根本是史上最動聽最美麗的真摯情話。

 

        畢竟有一個人在殺掉所有人後寧願自殺也不願滅去虛假的妳,一個本應只注重自己生命的冷漠女人在數千次精神折磨的往復循環中從未動搖,堅持與牴觸死亡的生之本能相互抗衡只為將妳保全,即使說得好像自己腦袋再也分不清真實虛妄,但最終直到把槍口往自個腦邊堵上的此時此刻惦念的仍都是妳,都是「Root」能否安全──啊、妳甚至想問Shaw為什麼每次告白都得使妳如此痛苦。

 

        妳總是讓這些想法不合時宜地衝進腦裡盤旋,就像那麼多個月前的那個瞬間,妳在憤怒低吼與無聲的吻中聽見了她足以撼碎自己生命的第一次告白,卻不合時宜地想著自己一生走到當時究竟都幹了些什麼,妳總是這樣。

 

        而她的告白似乎總要伴隨死亡陰影──所以說,現在這樣算什麼?

 

        「現在我寧願繼續這麼做,也不願危及妳的生命。」


        「好吧,Shaw。」

 

        面對因為害怕傷到妳便隨時可能把自己腦袋轟成一塌糊塗的Shaw,妳驀然失去組織語言的能力,只是在語畢剎那拔出槍抵住自己下顎。

 

        槍身直挺著與腦連成直線,扣下扳機就會炸爛腦袋的毫無偏差。

 

        老實說?妳簡直氣炸了,當Shaw一邊告白一邊把槍口推向自己腦邊,後腦冷冷麻痺掉了的妳只想怒吼要她別鬧了,因為她根本對妳如何思念著她毫無概念,完全不知道妳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如何在支離破碎與努力修復之間輾轉往復只為繼續找尋,甚至天殺的不知道妳有該死的多喜歡多……愛她。

 

        好吧,愛,對啊,是愛──

 

        對,不然呢?

 

        倘若Shaw知道這些的萬分之一就不會幹出現下這種蠢事,即使Shaw仍然堅持自己是個沒感情的傢伙亦然如是。現實感被剝離了?依舊感覺這是模擬?不,這是他媽的現實而妳會證明這一點──妳很憤怒,氣得整顆心臟都在急遽收縮與擴張中劇烈顫抖,卻仍沒用地深感甜蜜。

 

        笨得可愛但又可恨至極。

 

        以全世界的所有代碼起誓──妳,這個曾經以為自己往後餘生再也不可能相信純粹真善的Root,確確實實地愛上了Sameen Shaw。

 

        用妳的全部愛著。

 

        愛到覺得自己根本是全世界最愚蠢的白癡卻始終不能停下,在生死已定後仍固執地、不放棄地找著一具身軀,不顧一切反抗上帝更踏過無數土地屠過無數生命,無論如何都要一個確定答案,但妳與她的步伐始終距離遙遠,Shaw踏過十步時Root或許只才踏出一步──而此時,分離近乎一年的此時,妳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踏上同一定點,她竟然拿槍指著自己腦袋?

 

        妳的Shaw竟然寧可自殺也拒絕嘗試和妳一起活著?

 

        究竟在開什麼混帳玩笑?

 

        妳痛得要命的腦袋裡全是髒話,來自美國五十州所有最難聽的髒話。

 

        「妳無法和我一起,而我沒了妳也不能活。」仍用槍抵著下顎,妳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臉上是如常笑容亦或死板板地毫無表情,但向顯然傻住了的Shaw走近。「所以,如果妳要死就得賠上我。」哦,現在Shaw的神情有點好笑了,她錯愕地要妳放下槍。

 

        但妳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這是一場拚上生命的賭局。

 

        妳不知道自己能否追上她。

 

        可既然Shaw此時此刻把妳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那麼這一切便有了價值──妳的生命成為最大籌碼,假如贏了,妳便能奪回她、取得一切,倘若輸了,那麼……至少妳們能死在一塊,那還是挺好的。

 

        或許會有人把妳們葬在一塊──在漫天煙硝的戰爭之中,這結局聽起來很是浪漫安寧。

 

        畢竟妳再也不用追著她跑了,這趟漫長旅程就將在此結束,隨世界如何毀滅都好,再也沒有誰要拯救誰,所有人的靈魂都將得到安息,包括妳和她。

 

        “Damn it, Root!”

 

        ……開玩笑的。妳揚起無畏笑容。

 

        「我需要妳,Sameen,我需要妳和我一起活著。」

 

        已然擬好千百種應對策略的妳等著她將答案揭曉。

 

        妳早就決定自己會讓Shaw活下來。

 

        ──無論Root的未來將是如何。

 

 




 

22. 性向差 / Distraction


        "All my life been tryna find your lips, my kiss.
                  They're made for each other.
                            Hands into the night, it will be alright."



 

        Root在生氣。

 

        隔出遙遠距離坐在床另一邊,Shaw想,雙手交握著扭擰不安。

 

        ……哦,不安。

 

        意識到自己如何定義這種情緒的她低下頭。

 

        僅僅一個小時以前,她們還處在各自持槍抵著己身致命處的詭異情境中,只是她……她很不爭氣地在Root的指真正搭上扳機之前就拋掉了槍──完全沒有選擇不是嗎?這段時間以來,她唯一堅持的信念就是永不使這個女人的生命受到威脅,但Root自己威脅自己了。

 

        於是Shaw丟下了槍。

 

        然後Root逼著她上車,在城郊之間打了幾百個圈,一路無語。有那麼一些時刻,安靜等待的Shaw打著瞌睡,感覺自己就要被疲倦奪去意識,但很快打起精神,只是放著廣播的車裡搖晃得過於安逸,已經太久沒能放心休息的她好幾次在清醒昏厥之間徘徊。

 

        有一次幾乎真要睡著了,卻突然感到一點瀰漫著但說不清的低迷情緒,她為此驚醒,更轉頭望向駕駛座上面無表情的Root,驀然明白這種情緒該被冠上哪個名字,讓她在Root發現之前便移開視線,攥緊了拳。


        最終她們前後進了一間老舊旅店,坐到這團沉默之中。

 

        真是卑鄙。Shaw這麼覺得。卻默默地坐到Root的身邊。

 

        因為她一直在想,想很久很久以前的奇妙夢境,也想著自己能夠持續存活的原因,回憶更久更久以前的她們,而這全部……

 

        「妳沒有什麼想說的嗎?我是說、都這麼久了……」不知道要幹嘛只好任著雙腳前後亂踢,難得率先開口的Shaw輕聲問道,但身邊並未傳來回應,過了好陣子也一樣沉默,這讓她有點緊張。或許Root真認為她被洗腦了也說不定。「嘿、妳有沒有聽到──」

 

        沒有回答,而突如其來的壓制力道霎時打散越發深沉的疑惑焦慮,是Root冷不防抓住她的肩頭粗暴地直將她推至另一側的牆上狠狠釘住。說釘住是對的。震盪過後,她斜眼看著那雙浮著青筋的手臂這麼想。

 

        「妳到底在想什麼?」當顯然憤怒至極的Root齜牙咧嘴地低吼出聲,Shaw愣了片刻便偏過頭。她知道她在問哪件事,也知道那股憤怒其來有自,但她不都解釋過了?「告訴我,妳到底在想什麼,現在,告訴我。」

 

        翻眼直盯天花板,Shaw輕聲開口:「我想了很多……」

 

        「妳他媽的到底在想什麼!」

 

        低吼直線升級成怒吼,這促使Shaw始終不願落在Root臉上的視線回歸她最需要的原點,但結果卻完全不是她想看見的──佈滿血絲的瞳以見到仇人的怨恨氣勢死瞪著她,而似是忍耐許久的淚在下眼瞼突著懸啊懸的,最終點點滴滴落了下來。

 

        落著淚的Root看起來還是很兇,像隨時都要殺了她洩恨。

 

        於是她想著所有幻覺、夢境、模擬裡的Root。

 

        她們總是哭。

 

        但都看過這麼多次了,Shaw竟仍不可思議地為那串淚水感到一種不知何處而來的深刻惋惜,像血管裡流著太多沒能清去的銅黃碎片,它們順應脈搏湧進心房,隨逝去分秒一點一點地紮著刺著,最終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張揚疼痛。

 

        或許她是為自己變得如此脆弱不堪感到惋惜,因為那些刺上都寫著同個名字,她卻拔不去更不願拔去,寧可它們就此留下深植。

 

        也或許……她是為Root讓憤怒盡顯無遺的罕見行為感到惋惜,因為Root曾經那樣強韌、瘋狂而無拘無束,此刻卻在她眼前崩潰逸散成一片濕潤蒼白。

 

        Root得有多害怕?自己又有多害怕?

 

        害怕、害怕、害怕。

 

        懷揣著各式情感奮力前進,途中落下太多東西,於是剩下最多的,是害怕。

 

        害怕死命伸長了手也觸不到的誰就此消失,害怕再次相遇之前自己就將消失。

 

        開不了口的Shaw不斷咀嚼著這個過往根本與己無關的詞彙。當這段時日以來逐漸形成的想法首次鮮明浮於腦海,避無可避,她極端難得地讓鼻樑任陌生酸楚佔據,安靜著使勁咬住唇。她不回答。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回答,因為所有答案Root都知道了。

 

        她能說的、她沒能知道是不是的、她難以承認的。

 

        與她額抵著額的Root都知道了。

 

        「別再這麼做了……Sameen……」許久,鬆開對Shaw雙手禁錮的Root才低低嘆道,那一點點未被壓進喉嚨的鼻音牽動了她,使她用盡全力磨碾著牙。她和她都在忍耐。「不是想左右什麼……但我真的、這段時間裡……我只……」

 

        哀求般的話語止於靜默,而將泣聲奮力扼死的吞嚥那樣明顯。

 

        顫著唇瓣卻沒能回應半個字,悄悄按住心口的Shaw不由得想,未曾放棄將她尋回的Root畢竟有太多太多感覺,乍看之下冷血無情的Root畢竟把絕大部分的感情都給了她,所以現在,她真的……很想給她一點什麼。

 

        一點安全的感覺,一點……什麼。

 

        或者全部。或者所有她在那段時間裡想的。或者全部。

 

        ……全部。

 

        因為……倘若必須承認、倘若必須用某種自己相信的理論來解釋,Root這傢伙幾乎把她的音量調到最大了,即使她不願聽也不得不聽,反正不管有無聲音,Root就在她的腦子裡鬧鬧嚷嚷的,一下輕浮隨便一下無比嚴肅,偶爾還哭得要死要活,所以……

 

        是啊,Shaw認真聽了,因此理解了Root所有語氣中含帶的唯一真義。

 

        於是她仰頭,盡其所能地輕柔吻去每一滴淚,讓所有鹹澀苦悶在舌尖淡去,化成一團再也不能分出彼此的悲傷喜悅。

 

        「別難過了,Root,我回來了。」

 

        接著是唇。

 

        ……Root永遠如此不可思議。Shaw不知道自己為何還有氣力分神,但她不禁想,Root是她窮其一生想破頭也無法理解的莫名其妙,因為過去沒有一雙唇能與她完美契合,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僅僅以此將她征服,更沒有任何一個吻是如此純粹且不帶任何慾望,彷彿此刻的吻就只是為了……

 

        ……為了證明一些Root深知而她尚且裝作不知的事物。

 

        但她竟甘心為了Root這麼做。

 

        「現在說歡迎回來會不會太晚了?」

 

        語氣不似過往輕浮,或許正在收拾心緒的Root啞著聲音笑道。當纖長手指將單薄背心往上拉扯並完全褪去,Shaw極盡配合地忍耐,讓雙手乖乖垂在身側。那股控制慾蠢蠢欲動,可她壓抑著要自己住手,乖巧地、順從地,只要讓Root得到想要的一切就好,她想。

 

        「不會。」

 

        起初Shaw以為這來自一種虧欠心理,卻很快就意識到這與虧欠絲毫無關,那很可能來自更純粹更原始的需要,一種她在長期的孤獨隔離中重複欲望著但始終無法達成的念想,但也與性無關……她只是想要肌膚之間的直接接觸,而這一切,僅能由Root達成。

 

        「我花了很久……才等到妳,別想再自己跑走。」

 

        Root的聲音很悶,Shaw閉上眼。

 

        「……說得好像我們、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當Root的指尖使力在她身上游移似要尋覓什麼,精確掐著那些端點使她吐出示弱喘息,Shaw幾乎沒能堅持住就要癱軟,但被即時撫上腰際的掌與抵進腿間的膝撐住了,她不願去想自己此刻看來有多脆弱,只是仰首凝望。

 

        「不,但如果……如果可以重來,我想要一出生就認識妳。」

 

        「為什麼?」

 

        Shaw本想從Root的神情得到一些堅持力量,因為她認定那張臉上肯定要帶著輕浮、狡詐與得意,甚至戲謔……但出乎意料地全都沒有,那個女人緊擰著眉,神情認真嚴肅,像現下這事成了一種鄭重儀式,像她壓著隱而不彰的苦痛悲傷只為讓這些順利達成。

 

        「……因為我肯定會在那時就喜歡妳,我會保護妳,直到永遠。」

 

        ……保護?在說什麼呢。Shaw茫然想著,也想著自己確實想要更多碰觸,想要她與她身軀緊密相合直到天明,想要Root賜予無數足以讓自己完全虛脫無力的淋漓快感──但這不對,事情不該如此──在意識到前就攫住那雙手的Shaw皺起眉,因為才剛止住淚水的Root看起來又要哭了。

 

        而她再也不想看見她哭。

 

        「雖然不能重來,但妳就……儘管這樣做吧。」

 

        她說喜歡,不是愛。儘管她們都明瞭飄盪在彼此之間的是後者,儘管她仍無法完全理解那作用在自己身上將是什麼感覺,但沒關係,因為那句話聽來很是溫暖,甚至有點過頭了,但沒關係。Shaw把顫抖著的Root往後推至床鋪,過程溫和緩慢,然而她在交錯步伐中感覺到Root一點一點地好了起來,沒有任何根據,可她就是這樣認為。

 

        她向坐到床邊的她俯首,讓唇瓣與她的輕輕相觸。

 

        「說起來,妳在這之前喜歡過誰?」

 

        有一點點好奇地轉開話題,她吻著她,姿態溫柔得要讓她心碎。

 

        「……絕大多數是女人,妳會嫉妒嗎?我對男人實在沒有興趣。」

 

        蹙起眉頭,她以稍重了些的力道嚙著她的唇,的確有那麼些不悅,然而這種情緒全在看見淺棕眼眸裡的軟弱時煙消雲散,這讓她再一次發現她對自己、對那個女人都無可奈何,只好把那口氣鬱鬱地嘆進與己緊密嵌合的另一雙唇裡。

 

        「性別對我不是問題,問題是妳根本不會愛上那些人。」

 

        「這倒讓我嫉妒了,親愛的,但很高興妳的智商沒有退化。」

 

        擁抱著便彷彿置身平靜海洋,彷彿她們正在一種漂浮著深陷的過程治癒彼此,到最後是誰吻得更深一些已分不清,出自同源的索求和給予綿密糾纏著終究融為一體,然後在津液交錯而讓甜美滿溢的天旋地轉中失去別離概念,完全不想中止漫長親吻的Shaw只覺得Root說得沒錯。

 

        「會好起來的,Root,會沒事的。」

 

        她們確實該在入世當下就與彼此相遇。

 

        「我相信……是的,我相信。」

 

        若是她們早於久遠過往相知相伴,便不需要花上大把歲月獨自在萬千人群中穿梭徘徊,窮盡此生只為尋覓獨一無二的契合可能,她們能自年少時就這樣相互擁抱汲取溫暖,肆意沉浸於璀璨光芒裡感受所有美好、為對方描摹出永恆樣貌,更在真切現實中吻入妄想般的天長地久,讓一切不可能都化作理所當然。

 

        即使世事不能重來,但現在開始還不晚。

 

        「妳也得相信我,Sameen,相信現在是……」

 

        至少此時Shaw知道了,Root也知道了。

 

        「我相信妳。」

 

        天造地設,她與她合該為彼此誕生。

 

        ──只為彼此。

 

 




 

23. 風格差 / Too Much Time Together / Spaces


        "We spend too much time together, I wanna be with you forever."

        "Through the space and time... Somehow, I'll wait.
                                                       Hold on tight, I'll take you home."

     



        幾乎花上半天時間,好說歹說才把認為自己是顆不定時炸彈的執拗女人帶到地鐵站,原先心情良好的Root此刻卻對Shaw的震驚神情深感無奈。

 

        呃、一方面來說,內心基本上沒什麼情緒的Shaw會震驚這事是挺有趣,但另一方面……讓Shaw露出這種神奇表情的是地鐵站中屬於Root的小小房間,這就不怎麼好了──至少對Root來說是挺糟的。

 

        好吧,她知道這房間跟自己一直以來的住處風格不太符合,可是……真的沒必要驚訝成這樣吧?以前那些全是只會住上幾天的安全屋,她休息都來不及了,才沒時間和心情佈置廢墟好嗎。

 

        而且而且,這到底哪裡需要震驚?毛絨絨的兔子拖鞋和毛絨絨的紫色地毯感覺很搭啊?那張床也挺適合她自個睡,旁邊擺著偶爾還是必須用上的全罩式安全帽,矮櫃上頭是一盞有著幾何花色燈罩的旋轉燈具,根本超有氣氛,然後……被單花色很正常,如果非得要說哪裡不對,或許就是那隻張牙舞爪的黑色娃娃。

 

        不過,喂,她不能有隻可以抱著睡覺的娃娃嗎?這是基本人權啊。

 

        雙手在胸前交叉著的Root不自覺噘起嘴。

 

        「這就是……妳、呃……」被房間擺置嚇得一句話都沒能說好,又一轉頭就看見擺出高度防禦姿態的Root,近乎不知所措的Shaw張著嘴沉默三秒鐘,竟然下意識往頸後摸去,結果被一掌拍掉。她縮了下:「那個,我覺得……品味不錯,真的。」

 

        「親愛的,妳該知道當人在最後用『真的』來強調真實性,通常是在說謊。」濃濃的配合氣息從話裡滿溢而出,讓Root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不用勉強,妳可以直說這很糟,畢竟我沒有住在工業風格水泥房間的高級愛好。」

 

        儘管她覺得自己不應該生氣,反正Shaw總是這樣而她早該習慣,再說最近太常發怒了有點累,但又莫名其妙地想生氣,可是……呃,現在氣不起來了,來不及了。

 

        因為Shaw挑了下眉就走上毛絨絨地毯一屁股坐了下來。

 

        還突然趴倒。

 

        「……妳在幹嘛?」腦裡悶悶攪和成一團的複雜情緒被另一種層次的震驚取而代之,呆立原地的Root偏過頭,試著在突然變成人形爛泥的Shaw給出解答前就理解她為何會做出這種詭異行為,但完全無解。「Shaw?」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事。」Shaw懶洋洋地翻過身,走到她身邊蹲下的Root則撐著頭與她視線相對,眼神和表情都要她給個解釋,所以她給了:「模擬裡面,妳的安全屋不是這樣,也不是我習慣的那樣,所以這個……真的挺好的。」

 

        想不通的Root眨眨眼:「這樣?那樣?」

 

        Shaw神色彆扭地抿了抿唇,手指撫過地毯,最終停在她的鞋尖前方:「那台機器大概以為妳對生活品質有高度執著,安全屋的裝潢總是很高級,而我習慣的是妳總跑到一些誰也不想住的……老舊地方,所以……我跟它都沒想到實際上妳這麼……平常?」

 

        好像怕惹Root生氣一樣,吞吞吐吐揀著詞彙的Shaw說完又翻過身去。

 

        「好吧,妳真的覺得這……挺好的?」

 

        「反正比那張簡便床好多了,至少它看起來很軟。」背對著Root的Shaw小聲嘟噥,聽起來很像小孩子在抱怨,於是前者釋懷地笑了,伸出手指輕戳有點僵硬的背。「……但有點小,我自己一個人也睡雙人床。」

 

        「我睡相很好,不需要太多空間。」說完才意會到那句話藏著什麼意思,壞心情徹底一掃而空的Root笑得越來越開心。Shaw側過頭丟了個白眼。「雙人床……哼嗯,聽起來像是妳想和我睡在一塊?如果是這樣我可以──」

 

        「不是。」

 

        Shaw一下跳了起來,接著快步走到那張萬年不變的簡便床前跳上去縮成一團。而瞇起眼定定望著彼方的Root神情凝重,正嚴肅思考著怎麼把一張king size的床弄進地鐵站,畢竟一張好床鋪能夠加速身心復原,Shaw需要這個。

 

        ……但到時就得換她去睡那張硬梆梆的簡便床了,因為……無論如何努力,她都很難想像自己於非必要情況下和另一個人長時間待在私人空間裡,並且分享床鋪甚至同眠同醒的詭異情景……這種事始終與她無緣,以前沒機會習慣,現在也不想習慣了。想到這裡,回頭看過單人床的Root皺皺鼻子,順便嘆了口氣。

 

        床啊……床……

 

        天曉得。

 

        摩西當年大概是舉著床分開紅海的吧。




///

 

 

 

        睡前想過無數把超大床鋪塞進地鐵站的方法,甚至還想過分屍重組這回事,但睡醒Root就發現自己根本不必費心。

 

        因為有人在夜裡偷偷把她推到牆壁旁邊,硬是側著身體擠上這張親口嫌過太小的床,看得出來費了不少功夫調整姿勢,但也可能只是睡相太差──左手扣著她的肩頭,右手抓著被單,左腳則牢牢勾住她的腿……她們基本上是毫無間隙地黏在一起了。

 

        Root有些好笑地望著睡得死死只差沒流口水的Shaw。

 

        像抱在尤加利樹上一天要昏睡二十小時的無尾熊。

 

        唉,她真的覺得她好可愛。

 

        老實說,這一切其實很美好也很溫馨,是曾以為只能存在想像中的如夢似幻,讓她身心都暖呼呼的好像快融化了──但是,稍後的幾個小時中暫且無事而她還非常想睡,於是小心翼翼抱住柔軟身軀,她滿懷歉意地輕吻微啟唇瓣。

 

        然後一腳把Shaw踹下了床。




///

 

 

 

        這兩天情勢稍緩,Samaritan意外地沒什麼大動作,The Machine也在正常運轉,他們幾個人得到更多時間休養生息,按理說Root應該能夠每天都好好睡上幾小時,但沒有,而且越發焦慮,甚至想出去扭掉幾個白癡特工的頭緩解一下。

 

        因為……Shaw在想休息時總會跳上簡便床,然而跟著回到自己床鋪休息的Root醒來時總會看到化身無尾熊的Shaw雙手雙腳把她扣得緊緊的。這事發生了三、四次後,她很懷疑對方是不是有了夢遊症狀,可哪個夢遊症患者會永遠都做同一檔事?

 

        而且監視畫面裡Shaw看起來清醒得很。

 

        這幾次都沒能睡好的Root覺得有必要跟總當沒事的Shaw談談,因為她不是很想每次都在半夢半醒時把她踹下床,這多少有點罪惡感,再說……她們真的可以交換床鋪,Shaw不必大費周章地先占走簡便床再特地跑來跟她擠。

 

        雖然腦袋一片混亂的Root又覺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畢竟Shaw應該沒那種心思。

 

        但這事必須解決,所以她還是找了正在和Bear玩耍的她,隔著一張桌子面對對方正襟危坐──她們需要各自的私人空間,最少最少應該體現在床鋪上,Root相信一直以來都很有領地意識的Shaw一定可以理解。

 

        Shaw在拐彎抹角的委婉說明之後慢吞吞喝了口飲料,「妳……不知道自己會做惡夢嗎?完全沒印象?」而Root微挑起眉,默默回想近來睡眠情況,才發現彷彿真有這麼回事。「我本來只是想去看看,但我一過去妳就沒事了,所以我除了留下還能怎麼辦?」

 

        言下之意是迫不得已。

 

        「妳怎麼知道我在做惡夢?」有點心虛,Root尷尬地看向地板。

 

        低頭喝著飲料的Shaw安靜許久,直到紙杯空去被捏成一團,才又開口。

 

        「……這幾次我被嚇醒的時候,都聽見妳在大喊。」發出近似於嘆氣的微妙聲響,Shaw也不再看著面前女人,只是直直瞪著桌面,講話聲音越來越小:「我叫不醒妳,就學人家說的方法……總之妳很快就沒事了,我後來也……沒再做夢了。」


        言下之意是她關心她,並且她們待在彼此身邊會是件好事。


        聽來不錯,這一切都有了解釋,可Root愣了愣,近似懊悔的情緒一下全湧上來──她沒想過Shaw會做夢這件事,也沒想過Shaw如果會做夢是為什麼,更沒想過自身症狀竟然延續到現在……事實上,最近她總是想得太少。

 

        ──噢。

 

        腦裡轉啊轉的運作了好陣子,偷偷觀察對面女人表情的Root咬住唇,半晌後極其緩慢地點了點頭,倏地起身,丟下滿臉不解的Shaw快步走出地鐵站。

 

        不過半小時,氣喘吁吁的Root回來時抱著一顆枕頭,但Shaw不在視線範圍裡,她正想找不知跑哪去的女人,一轉頭卻看見自己平時睡的位置已被占據──側臥的Shaw蜷著身體,已經閉上雙眼,懷裡還抱著那位有著小翅膀的黑漆漆睡覺夥伴。

 

        輕聲嘆息,她站在床邊靜靜望著,好陣子才放下新買的枕頭,躡手躡腳地爬上床。

 

        當規律呼吸聲穩定傳進耳裡,覺得那有點像安眠曲的她想,或許自己並不真的需要什麼私人空間,只是害怕靠得太近,她們復原的速度就會都慢一點。像Shaw說的,她會做夢,她也會,意味著待在同張床上入眠的後果是她們可能會嚇醒對方,但是……她們同樣可以消弭彼此潛意識中的不安與傷痕。

 

        這不困難,沒什麼好怕的,她只需要說服自己下定決心,跟她好好待在一起。

 

        Shaw抱著娃娃,而Root抱住了她。

 

        “Sweet dreams, Sweetie.”

 

        近日的破碎短暫睡眠讓睡意來得很快,眼皮在溫緩氛圍中一下變得沉重,而在失去意識之前,Root模模糊糊地想著自己以後大概不需要棉被了,因為Shaw就跟火爐一樣暖,卻又熱過頭了,所以她扭動著有點想把Shaw踹下床,可是睡在外側的是她,她只能自己滾下床,但這樣就會做惡夢但真的好熱──

 

        「沒事了,Root,好好睡吧。」

 

        只是最後的最後有隻手摟住了她。

 

        她漸漸靜了下來,溫順點頭。

 

       因為她在她的懷抱裡。


        她到家了。






 

24. 語言差 / Can We Hang On?


        "Looking back to the start who we were when we met.
               This could've gone either way if one of us had walked.
                   Even though we like ships in the night, don't you go passing me by."

        "Would you be mine forever? Just in case it exists.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一個說好卻延遲許久的不醉不休之夜終於展開。

 

        對著一桌好菜,啃著雞腿的妳本以為事情走向大概會和所有酒宴一樣,最後免不了都要各自重提那些回不去的美好老時光:所有人會舉杯相碰,微笑著回身拾起記憶碎片,用懷念口吻將其擦得鋥亮,再於酒精催化下把它們小心收回某個滿是塵埃的角落。

 

        但埋首於過去憶苦思甜怎麼都稱不上光榮,何況妳沒有這種習慣,早想好如何在中途帶著酒和食物脫身,只是……事情沒如預料中的發展。

 

        妳真不記得是誰先開始的了。

 

        大概是妳或者是Root,也可能是John,但八成是Harold──總之,在第二瓶威士忌消失以後,哪個已經微醺的誰以異國語言丟了句其他人都聽不懂的話,被追問是什麼意思後還神秘兮兮地笑著拒絕告訴大家。

 

        所以John瞇著眼睛,口齒不清地說了句俄文,大概是混帳之類的髒話;而滿臉通紅的Harold鼓起雙頰,盯著手中又被斟得半滿的玻璃杯發愣,不久便化身為義大利詩人;至於異常沉默的Root,在扔出兩句真沒人懂的日文後,只是一個勁地笑。

 

        哦,妳相信Root能聽懂全世界的所有語言,如果那台機器還靈光的話。

 

        ……啊。

 

        在兩個男人企圖用對方聽不懂的語言達成溝通目的時,妳轉頭望向坐得離自己有些遠的Root,靜靜看她撕起肉片小口小口吃著一如觀察動物,好一會兒才突然想起來,是自己無聊得想在酒杯計量表上作弊,而且還真成功了之後,就對John說了句很久以前從母親那裡學到的波斯諺語,當然,那是波斯話。

 

        別讓你的舌頭砍下你的腦袋。擦掉嘴邊油脂,妳一氣喝下第六杯酒,不自覺笑了笑。從小就熱愛運動的妳總容易餓,老是在用餐時間前就耐不住,會趁母親在廚房裡忙碌時偷吃桌上已經做好的菜,本來這沒什麼,只是一次被問到是不是偷吃時,妳撒了謊。

 

        「我說Roooooot、別再戳那塊雞肉惹,它都要被妳折磨得噗成形了。」

 

        「噢,John,你還是先關心自己碗裡的鴨胸吧?」

 

        妳的母親沒理由不知道菜盤裡缺了一塊、平了一些的部份都去哪了。長大後覺得那時還真是笨,妳想,因為被那句話念了幾次之後,妳得到可以提早開動的權利,可自己一個人在餐桌上吃飯時看著母親的背影,總還是挺無聊,所以妳學會了忍耐。

 

        「Ms. Groves,還好嗎?妳的酒量似乎比想像中要差。」

 

        「哦,沒事,気にしないで。」

 

        「呃?」

 

        只是妳可能學得太快、執行得太徹底,以致忍耐在歲月中內化成為性格本質,妳知道這不是壞事,甚至在工作時帶來許多益處,但有時這也不好,像現在,妳有點想伸手搖搖傻笑著看來昏昏欲睡的Root,可沒有,妳忍住了。

 

        ……大概因為這距離很是微妙,即使伸長了手卻還差一點才能碰到,再說,幾天以來Root清醒時總保持著這種距離,妳想……暫時別破壞它比較好。沉默著目測好一陣子,決定不管了的妳把手擦乾淨,接著宣布自己要去上廁所,惹來John一頓嘲諷,可他在妳指向那張計量表後就閉嘴了。

 

        不過妳是真的有點頭痛,生理上的,所以打算先去Root房間的櫃子翻翻看是否有些藥片,那個愛用藥劑的女人大概有很多。做出合理推測的妳溜進房裡並拉開抽屜後毫不意外地發現一堆藥罐,但罐身標籤寫的全是日文或其它語言,英文部分小得可以,妳略感不悅,卻也只能瞇起眼一一檢視,希望能趕快找到止痛藥。

 

        耐心看過幾罐後,因成分標示感覺越來越不對勁的妳開始思考,最後意識到這些並非給人下套的藥,而是Root本身在服用的。這個想法在看見印著星期的多格藥盒時完全確立,每一格裡都塞著近十顆的藥,它們全來自這些藥罐。

 

        這些各式各樣──甚至有非法用途──的高劑量藥品讓妳胃底某個角落越發悶窒,好半晌都只怔怔地站在原地無法動彈。畢竟一般而言,它們該屬於某個即將死去的重症病患,但它們現在屬於外頭那個還不怕死地喝著酒的女人,屬於……Root。

 

        直到被一陣喧鬧喚回神智,妳胡亂把藥罐藥盒全推回抽屜裡,只留下手中那片止痛藥。妳想趕快吃掉它,趕快回到桌前,把Root拉到房裡讓她躺下休息,然後繼續在桌前和John比賽誰的酒精耐受度更高,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顫著手,怎麼也不能把藥片送進嘴裡。

 

        盯著小小藥片,妳按住心口,覺得身邊氧氣一下變得稀薄。

 

        妳想起自己從Samaritan那裡逃出後,帶著無論處在真實虛擬都好的心情,按部就班地從遙遠的另一個國家一路穿越國境,想方設法把自己偷渡進了美國,最終回到紐約,跟著Root回到這裡……即使這可能是另一次漫長模擬,但妳開始願意相信這是現實,因為這個Samaritan在所有模擬中都偽裝不出的、願意為妳威脅自身生命的Root。

 

        妳以為那段過往會自然在對話時被提起,可是幾天以來,妳們都對過去遺落了將近一年的時光絕口不提,保持安全距離,像它是潰爛著流膿流血壓根好不起來的瘡,一旦碰了就要死人般避得遠遠的。說起來,唯一最接近提起這事的時候,是從床鋪問題談到惡夢,但那僅是一場極為短暫的談話──從妳的坦白開始,在她的沉默結束。

 

        即使妳們最終達成共識,分享了那張床舖,可也就這樣了。妳不能確定這種逃避行為是否由於妳們都對彼此在這段漫長時間的行動有底,或者全世界都得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又或者妳們堅強得足以拋下所有向前邁進,只能確定Root傷得比妳以為的還要重,至少……身體如此。

 

        那個人從來就不懂得照顧自己,而在那段時間……很可能完全忘記人類需要吃飯睡覺,只憑藉藥物支撐著,到現在也不能停止這種習慣。妳覺得自己必須警告Root依賴甚至濫用藥物會有什麼下場,更該把這些玩意都丟進垃圾桶裡。

 

        真正良好的藥方是適度休息和正常飲食,儘管這些在戰爭裡聽來奢侈又不切實際,但是……但如果她想堅持下去就不該繼續這樣磨耗生命,畢竟真正重要的是──

 

        額邊疼痛突跳著逐漸加劇,妳卻因此驚醒,彷彿終於拾回力量般深深吸氣,作出決定後用力瞪著手中藥片,隨後將其丟進垃圾桶,跨著大步走出房間直到桌前,沒有理會已經趴倒的兩個男人,只是握住正在打瞌睡的Root的手腕。

 

        「Root,休息了。」把還有半滿的酒杯拿開,妳不自覺地放柔語調,在那雙已不甚清醒的眼望過來時又補充:「明天我有些話要跟妳說。」

 

        Root仰著頭看妳,「嗯,但他們怎麼辦?明天起來會全身痠痛的。」說出了意外體貼的話,可一下笑了出來,好像在笑自己。或許醉了的她出乎意料地倒向沒有回應的妳,讓額側靠在妳軟硬適中的腹部,表情似乎在說哦這是顆好枕頭。「我們不能丟著他們不管。」


        不然能怎麼樣?把他們扔到地板還是電腦桌?妳對此沉默片刻,張口欲言,卻因為不太明白這種介於氣惱與無奈之間的感覺該算什麼,立刻又閉上嘴,直到Root語帶疑惑地喚了妳的名字才輕聲嘆息。

 

        「……在關心別人之前,為什麼不先關心自己?」猶豫著,但不再忍耐,妳伸手輕輕覆上細軟髮絲。感受到Root身軀的瞬間僵硬,而這帶來異樣感覺,彷彿有些不明不白的熱從Root依靠著的地方浮了上來,在妳的喉頭凝成石塊,再向上,流進眼底安靜蟄伏,使妳啞了聲音:「真要說起來,我們都不年輕了,再說……妳不只有身體要照顧。」


        「哦,Dr. Shaw轉科挑戰心理學領域了?」Root高高上揚的口吻歡快得過度刻意,妳聽得出她其實不算太醉,也聽得出這是訊號,她不想繼續話題了。「親愛的,我真的很喜歡妳當醫生的模樣,但現在我很好,妳不必──」


        但妳不能讓她逃走。


        一種強烈預感告訴妳,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如果錯過,她會逃到妳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妳不能讓她這麼做。


        「我只是、想告訴妳……快一年的時間裡,我過得很糟,我知道……妳也是。」

 

        於是憑藉一股衝動,原想留待兩人獨處時才要提起的坦誠脫口而出,讓話題突然轉了個彎,主動碰觸傷痕的話語則讓Root猛然抬起頭,可只維持了一下子,她便回到原本姿勢一動不動,沉默等待著,而妳用原本扣在她腕上的手,在緊緊攥住的拳上摸索著,耐心地把那些手指一一鬆開,最終握住。

 

        「我知道妳在找我,也相信妳會這麼做,我一直……相信。」梗在喉頭的石塊浮沉著不願被吞落,但被Root悄悄捏住的衣角、在試探中被反握的掌心都讓妳覺得自己再也無須忍耐──不能如同以往般堅毅強韌也沒關係,懷有脆弱並不可笑。「只是過了很久,我以為你們早就放棄,最後我……撐不下去了,但妳救了我。」

 

        「……是我嗎?不,妳是自己逃出來的。」轉過身的Root遲疑片刻,還是像個逃避起床的孩子般把整張臉壓上妳的腹部。她的聲音被悶住了,但聽在妳的耳裡仍然清晰。「而我到最後都沒能找到妳,我很抱歉……」

 

        「抱歉?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我不信巧合,但那次、我在現實裡差點自殺成功時,妳確實救了我。」始終低著頭的妳,視線終於和她的對上。那裡頭霧著陰霾氤氳,映在其中的妳看來很是柔軟,可妳無心去管自己是何種模樣,只想讓那雙眼再度清澈:「記得嗎?是妳傳來的那句話讓我失敗了,讓我理解……妳不曾放棄,妳一直在。」

 

        知道嗎?妳是我堅持住的最大原因。妳輕聲呢喃。

 

        「所以別道歉,妳該說不客氣,因為……謝謝妳。」

 

        而Root猛地抱住了妳。

 

        嚴格來說是抱著妳的腰,把臉用力壓進妳的腹部。

 

        但這幾天以來,第一次,Root沒有努力忍著不哭出聲音,沒有讓淚水悄悄在沉默中落進黑暗。抱住妳的手臂緊緊繃著,指頭牢牢抓住妳的背心,彷若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因為被理解了,於是所有壓抑的鬱累的終得找到出口,Root只是哭,用盡全力地哭。


        這回妳學會了任著她哭,不說別哭,任她將默默忍受許久的一切傾瀉而出。


        這是好的、這是好的,妳想,雖然心臟在擁抱與哭聲中狠狠扭絞著,難受得讓妳想逃跑,但這對Root是好的,那麼妳能忍耐。

 

        當妳的名字出現在喘著粗重氣息的短暫間歇之中,妳傾聽她,聽她像塊磨耗得太過嚴重的磁帶,壞了音軌般不斷說著對不起,其實她曾放棄過妳,聲嘶力竭地像在懺悔告解,說妳過去經歷的那些折磨肇因於她,可她怎麼都沒能救出妳,她是那麼愚蠢以致只能拉開距離才能不再造成傷害,妳卻比她更沒智商,固執地一再靠近,就是不放棄她──為什麼哪怕只有一次妳都不能害怕死亡?妳可不可以學會害怕?

 

        她的聲音破碎零落,夾著太多悲傷。拜託,垮下肩頭的她說。因為、如果還有下次,她擔負不起,再也不能了。

 

        「嘿、別怪自己,至少……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怪妳,我們都活下來了。」

 

        連呼吸都是艱澀任務,不願答應的妳咬著牙,覺得自己這句安慰很是笨拙,也覺得這幾天的Root真的很蠢,但沒辦法為此生氣,更沒能責怪她。不是說這些淚水起了多大效用,只是妳知道她受傷了,不僅身體,而且重得像瀕危病患──這個認知攫著妳不放,正大光明地擴張了很久以前就單單只留給她的一方柔軟,即使妳都不知道這哪來的,卻知道它就是存在,而妳早在發現自己會唸著她的名字時便不抗拒了。

 

        「可是這一切、妳不知道──」

 

        「我不知道,但如果妳願意,可以告訴我,我們有很多時間。」

 

        「……Sameen……」

 

        近乎哀求的呼喚中,妳用僵硬手掌撫著她的背,突然意識到自己從這場談話的最初開始就在努力忍耐,但不是為了自己──妳為她忍耐,因為她使妳堅強──於是更加用力呼吸,在被染濕的強烈疼痛裡一次次堅持下來。

 

        「還有……別再吃那些藥了。」

 

        過上許久,好不容易等到呼吸順暢,妳開了口,嘴唇和Root的身體一樣顫著。妳知道這代表什麼,但不逃避,只在Root停下哭泣並仰起頭時笑了笑。

 

        「……妳知道了。」尚未緩過呼吸的Root後退些許,抬手想擦掉鼻涕眼淚,可妳搶在她之前就為她這麼做了。她咬住唇,眼簾低低垂著,似是不敢看妳:「但我不能……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那些是必須的。」

 

        「不,它們只會讓妳早死,我才是當過醫生的人,相信我。」把那些面紙揉成一團扔到旁邊,妳屈身半跪下來,即使這姿勢似乎過於鄭重,但妳根本不想管,妳只想要她感覺好些。「我會幫妳,妳得堅持住,因為……我需要妳這麼做。」

 

        「妳需要我……這麼做?」

 

        「我需要妳好好地活下來,到這一切結束之後也一樣。」

 

        以往從沒想過自己會說出這種話,但比想像中還要容易出口,這讓妳暗自鬆了口氣,對著盛滿疑惑與期待的雙眼,感覺那裡光亮許多的妳吻上去,冀望把那最後一絲陰霾也都掃去。

 

        「……為什麼?」

 

        輕緩的、安靜的單純親吻裡,她細聲問道。

 

        「先答應我,好嗎?」

 

        看起來很想問到底的Root在視線中漸趨平靜,過上好陣子才頷首答應。看出那份無可奈何中的心甘情願,知道她若願為妳承諾就將達成,妳滿意地站起身,哄小孩子似地拍拍她的頭,牽住她的手,把她從椅子上拉起來──就這一瞬間,這一次,妳覺得自己真正把她拉回了身邊。


        「到時候我會告訴妳的,Root。」

 

        ……那時候。

 

        回到小小房間,為一沾床就昏睡過去的女人蓋好棉被,妳坐在床邊想著。

 

        直到一切結束。

 

        在酒精徹底吞去意識前,妳拉開抽屜,把所有藥罐抱出來一一檢視,挑挑揀揀後只留下了幾罐必備藥,其餘的全被扔進袋中,妳把它們塞到一個Root絕不可能發現的角落,順便為外頭兩個依舊不省人事的男人披上外套,最後,回到那張床上,回到那個人身邊,妳安心地闔上眼。

 

        是的,直到一切結束。

 

        在這之前,妳將想盡辦法治好她所有的傷──她不必改變,不必學會照顧自己,因為妳早已為她這麼做了──然後,待到風平浪靜,妳會告訴她那個小秘密。

 

        無論那時那刻將是何種光景,無論世界末日降臨與否,妳唯一確定的是,自己會以最簡單的話語讓她明白:妳需要她好好活著,因為世上再沒有任何人能夠悄悄溜進妳本不存在的心底更無賴地糾纏著紮實了根,也沒有任何人比她更有資格與妳同行,妳曾活過那段沒有她的時間,便拒絕想像沒有她的未來該是何種模樣,那甚至都不該叫做未來──

 

        妳會告訴她現在還未能出口的一切,用一句話,和很多很多時間。

 

        在走到未來之前,妳和她,只需要堅持下去。

 

        只要好好活著。


 



 

 

25. 世界差 / Leaving Tonight


        "All we know is haunting me, making it harder to breathe, harder to breathe.
                            I'm leaving tonight, I'll be gone in the morning."
 




        地球上的無數相位。

 

        量子力學。

 

        無數平行宇宙。

 

        ……像Shaw經歷七千多次的那些模擬,代表七千多個獨立宇宙,自成一格的奇幻世界,在虛幻中以繁複程式運作著,讓代碼一磚一瓦地建構擁有無窮變化的宏大現實,直到心智被摧毀到足夠相信這一切,虛幻終將成為確無可疑的真實。

 

        血液在猛烈抽搐中肆意翻騰著,Root在這瞬間這麼想。

 

        除了自己現下身處的宇宙以外,那些無數平行宇宙中,她是否也都死去?

 

        哦,大概吧……只是,那些宇宙中的Shaw呢?能夠回來嗎?會從Samaritan手裡逃脫嗎?會回到自己身邊嗎?或者早在證券交易所中被擊斃身亡?又或者,她們根本不曾相遇,甚至失卻擦身而過的機會,從來不曾感受彼此身軀的溫度,甚至連The Machine都不存在。

 

        永遠觀測不到的事物,只徒留問號。

 

        是的,無法解決的永恆疑問,那便不需要思考過多──這個世界的她只有這個世界能夠去愛,這個世界的她只能愛著這個世界中她所信服的一切,其餘的……

 

        「沒事的,Harold,我沒事。」

 

        漸趨稀薄的氧氣中,彷彿看見自己腦內處理區域一片片亮起紅燈最終接連閃爍著一一熄滅,知道它們即將全數關閉失去功能,深呼吸再深呼吸,忽略疼痛,忽略其所代表的意義,Root扯起慣常笑容對身旁面露驚惶的男人保證。

 

        可是久病成良醫啊。

 

        身上那麼多的傷痕,無論癒合得好的壞的,無論來自刀刃來自銳針來自各式口徑子彈,她怎麼會不知道這回子彈擊中了哪裡,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將帶來何種後果?即使她不是那麼習於受傷,鑽著炸出一片撕裂的猖狂疼痛也足夠讓她知道自己要迎接的終焉。

 

        Root想,她要離開了。

 

        離開這個世界,離開這個承載她三十餘年記憶的大地,離開自己窮盡一生憎恨的與用盡體內真摯情感深愛的,離開所有的生,落進蒼涼的死。

 

        她會消散腐朽,她會成為零,她將再也無法回到那個人身邊。

 

        ……就這麼一瞬間,當她踩下煞車,因著良好習慣轉正方向盤,當氧氣挾持她的意識從鼻息中逃逸歸回無所不在的大氣,擋風玻璃前的每張面孔突然都成為了另一個人──擁有不同神情與情緒的,但無論憤怒喜悅,她們都死死瞪著她。

 

        別那麼生氣啊。鬆開手的Root想,竟然傻傻笑了起來。

 

        因為妳得活著,直到翌日清晨,直到世界真正毀滅之後。

 

        沸騰血液掙扎著卻無可奈何地涼了起來,遺失氣力的手自腿上垂落身側,不斷抽動著試圖勾住什麼的指尖只剩下一片麻木,一如燃至最終的灰燼般什麼都感受不到,但Root抽著最後一口氣那麼想,閉上了眼。

 

        如果這個世界裡,她未曾探查到The Machine的存在,大概會繼續過去那種生活,愜意地孤身遊走在各式惡意之中,將它們吞噬並成為比所有的惡更龐大的絕望,當然就不會迎接此刻結局,但是,這一點也不好。

 

        因為The Machine的出現是一個足以扭轉一切的重要事件。

 

        有她的存在,她才得以遇見她。

 

        她與她都是這世上最為美麗的存在。

 

        而Root……身為一列僅具功能性的代碼,「Root」卻是如此懂得欣賞珍稀瑰麗,如此明白完美於這醜惡世界的重要性,所以捨不得她們消逝,捨不得她們迎接死亡,不願被深深愛著的她們同她一般落進虛無,於是──

 

        「我想要她活下來,你能保護她嗎?」

 

        揚起溫柔笑容,Root偏著頭問。

 

        因為我就要離開了。她補充,在最後一刻。

 

        「你保護她,她才能保護Shaw。」

 

        直到最後、直到最後。

 

        在腦裡最後一顆指示燈熄滅之前,感覺四肢真正被凍進極地冰層之中,再也不得動彈的Root輕聲嘆息,無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己內心僅存的最後一些柔軟,無可避免地回憶起所有耳邊細語,無可避免地看見這些年來走過的路,懷念起曾日夜交纏的強韌身軀,和一切曾在懷裡升高後漸趨平靜的溫度──

 

        她一點都不後悔與她存在同一世界,即使自己就要去到另一個未知世界。彷彿聽見了熟悉音聲正在呼喊自己名字,微笑著的Root想,感到一片黏膩暖意逐漸擴散,而漆黑光芒包覆了她。她不後悔,死了也不後悔,絕不可能。

 

        畢竟她讓她重新學會了愛。

 

        這是如此幸運──她再也沒有什麼能恨了。


        畢竟,她曾擁有世上最好的。


        ──這是如此幸運。






- - - - -

我們窮其一生能有多少幸運。


21. 509

22. 509

23. 509後510前

      全世界都得了PTSD

24. 509後510前

      但我們不能害怕它

25. 510


實在太喜歡Cold War Kids這首Can we hang on,一直想哭

歌詞太美,我要來亂翻


Can We Hang On? 歌詞:

I come here nine times asking you to not make it ten
I'm peeling off all the honor and protecting my skin
Apologize, I'm laying down my ego to rest
Would you be mine forever? Just in case it exists
我第九次來到這裡,請求你別讓我還要繼續下去
我把所有榮譽與保護色全都剝除
對不起,我放下了所有驕傲直到往後
你會永遠屬於我嗎?
我這麼問只是怕永遠真的存在


I think about the old days
What we didn't do to survive
Do we get better with time?
Tell me I'm wrong
我想著往日時光
如果我們沒為生存奮戰
我們會在時間流逝裡好起來嗎?
告訴我我是錯的


Looking back to the start who we were when we met
This box of pictures tells a story when we fight, we forget
And I can barely recognize those back that we were obsessed
Can't cut out this madness and get back to the best
回頭看著初遇時的我們是什麼模樣
這箱照片訴說著我們戰鬥與遺忘時的故事
我幾乎認不出那些我們曾迷戀過的人了
無法停下這種瘋狂,回到最初的最好

Think about the old days
What we didn't do to survive
Do we get better with time?
Tell me I'm wrong
I'm looking to your old ways
We follow the same dotted line
Passing like ships in the night
Can we hang on?
回想往日時光
如果我們沒為生存奮戰
我們會在時間流逝裡好起來嗎?
告訴我我是錯的
我凝視著過去的你
我們順著同樣路徑
錯過彼此如夜裡船隻
我們能否堅持下去?


This could've gone either way if one of us had walked
If I'd gone off, and you'd caved in
And we broke it off, I'd be lost
I'd be chasing some broke down dream
I'd be bored to death
But we cannot stay forever young and out of our heads
Out of our heads
無論我們之中的誰離去了都會讓這一切消逝
如果我走了,你將擱淺
而若我們分開了,我會迷失
我會追尋著一些破碎的失敗的夢
我會無聊到死
但如果我們出乎意料地不能永遠青春
出乎意料啊


I think about tomorrow
If I can get through tonight
I know that we'll be alright
Can we be strong?
I'm looking to your old ways
Even though we like ships in the night
Don't you go passing me by
Can we hang on?
我想到了明天
如果我能撐過今晚
我知道我們都會好起來的
我們能否變得堅強?
我凝視著過去的你
即使我們像夜裡錯落停泊的船隻
你也別想就這麼與我擦身而過
我們能夠堅持下去

You can't find it
If you're dying to live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You can't find it
If you're dying to live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You can't find it
If you're dying to live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你無法找到的
如果你有著拚死也要活下去的信念
如果你想知道那個秘密
堅持下去


评论(36)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