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超級OOC / 沒太大障礙 / 很沒智商 / 沒頭沒腦 / 不知道算哪種調味料欸

※ 不是警告:AU / 大學 / illusion / 長短不一


真相只有一個就是蠢XDDDDDD

能迫使人強硬關上所有對外連結,感情真可怕,對吧?

哦我好喜歡這首歌。


BGM:Fall - Palisades


"Tell me what you think about me."

"I came for your body but I stay for the vibe."

"I wanna know I make you feel like that."

"Wondering if I got what you need."

"So can we fall and never once look back."








【 Real Fantasy 】 (9)







23.

 

        忍著諸多不便並四處奔波後總算將所有事項處理完畢,離開紐約前最後一天,選擇接受邀約和平時相處得還算不錯的那些傢伙來場道別酒會──雖然大白天的喝酒有違平日習慣,但總歸是個特別日子,妳也懶得在意太多了。

 

        August甚至哭著抱了上來,難得願意接受他人擁抱的妳嘆口氣,無可奈何地拍著大個子的背,以十二萬分氣力認真吐出以往總認為矯情又虛偽的安慰話語,卻感覺很是溫暖。

 

        最後他們送妳到餐廳門口,一個個表情都像死人了似的,所以當妳聽見車輛停下的聲音,以為是John來接自己了,就放心下來。畢竟妳還不太能適應這種幾近熱烈的哀傷與深重情感,越早離開越好。

 

        結果一回頭就吃下一記重拳。

 

        (狠狠砸在臉上那種。)

 

        喝了些酒又毫無防備的妳被揍得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困惑比痛覺更先到達大腦,於是妳甩甩頭試圖拋去震盪暈眩想釐清現況,卻看見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出現眼前,而半跪著的對方沒給出發言機會,妳只感覺自己衣領被使勁揪起,接著那張臉縮短距離放大成最為熟悉的倍率。

 

        喔。她吻妳。哦。

 

        (連氣息也如此熟悉。)

 

        「妳欠我的,所以安靜。」口吻是不容反駁的強硬,短暫沉默後的鼓譟口哨聲裡Augusta輕聲說道,在妳還沒做出任何反應前率先起身,立刻把妳拽起直往後拖。「沒時間了,所以安靜。」

 

        (……好像妳很囉嗦一樣但真不知道多話的是誰。)

 

        一邊被迫踏著錯亂腳步,還沒能理清現狀的妳只抓住機會向男孩女孩們揮手道別。

 

        被粗魯塞進駕駛座裡後瞥向隨即進入副駕駛座的她:「現在輪到妳走報復路線?現在這是要做什麼?」接著張望了下,反射性啟動引擎,按下按鈕。引擎開始低吼。「但我得說這車真的不賴,正中紅心。」

 

        「我看過妳的所有資料,妳喜歡車。」

 

        「然後也把我的所有資料消除了,Harold追不到源頭,但John沒事。」從口袋裡拿出差點讓自己買到破產的第三十四台手機丟到隔座,等到她冷靜點頭,妳將手搭上車門開關。「我沒時間玩小遊戲,找別人吧。」

 

        瞪視與槍口同時襲上太陽穴,而視線餘光裡的Augusta表情非常難看,像真想把妳殺了。

 

        「再過十分鐘會有一顆飛彈啟動,大概八分鐘後會追上妳,所以妳最好閉嘴然後現在就往七十八號公路走。」

 

        完全是天方夜譚。妳冷哼一聲,但顧及自己腦袋,還是把手搭回方向盤上。

 

        「我為什麼要相信妳?哪個白癡會用飛彈追殺人?何況我們在紐約。」

 

        (無論是誰啟動飛彈都肯定被究責到底,白癡才幹這種事。)

 

        收起槍,打開筆記型電腦開始敲敲打打的她沒有移動視線,口氣依然輕蔑:「哦、是啊,我們在紐約,妳當然可以不相信那些白癡有多瘋狂,失去理智後就拿半座城市和妳當新科技的實驗品,也當然可以別照我說的做,就讓我們在十八分鐘後一起被炸成灰燼,等著瞧。」

 

        ……確實是沒有理由相信這個自始至終都謊話連篇的女人,但如果真有其事,就在這裡和Augusta A King一起被炸成連屍體都找不著的碎片實在可悲,畢竟誰要跟陌生人一起被炸死?於是妳踩下油門,跑車發出兇猛咆哮瞬間飛了出去。

 

        「為什麼知道這件事?」閃過非尖峰時間的零散車輛,不斷微調方向盤的妳闖紅燈闖得開心。這台車的性能超乎想像,尤其是在適應以後。「又為什麼要來?Ms. King不是要殺了我?大可以在辦公室裡等著我跟哪棟大樓一起被炸爛。」

 

        她迅速瞄過一眼,又收回視線:「我把Sameen Shaw在局裡的資料全數刪除,他們氣壞了,至於理由?妳是我的例外,我說過,妳不能總是忘記。」

 

        (例外個鬼。)(妳決定忽視這句廢話。)

 

        「……他們顯然是在追殺妳而不是我。」

 

        「也可以說是『我們』,因為我沒貢獻半點資料還把他們現有的全毀了,他們肯定知道罪魁禍首是誰。」口氣仍然輕浮高傲,她望向窗外,而妳看著那頭有些凌亂的棕髮卻差點造成車禍,就不再看。誰會相信這種事。「哦,不覺得『我們』這個詞彙很有趣嗎?」

 

        「一點也不,有鑑於『我們』已經道別了,而我這一生都不想再見到妳。」

 

        「這一生都不想……再見到我?」她倏地轉頭,貼近妳的側臉──從過於清晰的吐息,妳知道。「我跟Samantha有著同一張臉呢,妳真絕情。」

 

        「她已經死了。」

 

        (當然,她死了,至少妳記得的那個已經死了。)

 

        「她沒死,還活著,就在這裡。」壓迫感向後撤去,嘆了口幾不可聞的氣,她的笑聲裡頭帶著嘲諷。妳拒絕讓視線脫離應在軌道。「一點小情報,Samantha Groves才是我──都是Harold的錯,他讓我也懶得想假名了,至於Augusta和她的身分?不過是一時興起去考個探員罷了。」

 

        (一時興起去考探員還錄取了?就跟那個該死的遊戲一樣?一時興起?根本狗屁不通。)妳瞇起眼,又超過幾輛行駛速度慢得要命的車,刻意忽略那句提示,只專注於前進。

 

        (但Samantha Groves才是對的?妳喊的是她真正的名字?)

 

        壓下所有翻騰著的無用疑問,「現在說這些沒有意義,妳該做的是指路,我們要逃去哪?」妳低聲問道,將螢幕轉向的她接著在地圖上指定一條道路。「妳瘋了?這能上橋然後直往澤西市,但這是逆向──別說妳看不懂地圖。」

 

        「這是計畫,不走逆向就得死了,總之我相信妳能辦到。」

 

        「還真敢相信一個被妳騙得毫無自覺的人。」

 

        「我一直都相信妳,就像相信妳總有一天會知道自己其實能夠愛人……而妳真的找到答案了,不是嗎?」

 

        輕描淡寫地說著,繼續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的她安靜下來,專心於前進到指定地點的妳將所有情緒一併壓下,也不再說話,但半晌後還是耐不住就開口了:「交代一切,否則我會在這裡隨便找個地方撞,再讓飛彈把這裡炸爛。」

 

        瞬間,她重重壓下螢幕,但過不久又把它打開。

 

        「……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妳要我走。」

 

        「什麼?」

 

        沉默維持不久,她轉頭,驀地吼了出聲:「妳希望我別留下!那天妳──我以為妳要告訴我什麼,結果只是要我離開!然後我走了,妳又追過來做那些事,搞得一副我對不起妳的樣子?告別?如果妳不想要我留下,我說個謊讓一切徹底結束又有──」

 

        第一次,她在大吼。怔愣著,望向那張混雜太多情緒的臉,再往下看,是扣在電腦兩側不住顫抖的手,過於明顯的凸出指節和浮上蒼白肌膚的青色血管,在在提示它們的主人有多憤怒──根本一片混亂,一時間無法解讀的妳不自覺踩下煞車。

 

        (該佩服她那天在瞬間就想出了這麼一大串故事嗎?)

 

        車輛頓時在馬路中央靜止,喇叭和急煞聲響則轟然炸開。

 

        (但誰知道這是不是另一個謊言?)

 

        「……妳真的喜歡我?」

 

        整個人往前撞去的她護著懷裡的筆記型電腦,頭還磕在沒彈出來的安全氣囊座上,可能真氣壞了就惡狠狠地瞪妳:「妳在做什麼!?」

 

        「但我不是要妳離開──不,我是真的想要妳能離開,只是……跟我一起。」

 

        她的眼睛還瞪得很大,但神情變了,怒氣已消失得一乾二淨:「妳剛剛說什麼?妳是……要我跟妳一起離開?」徹底無法置信的語氣後妳點點頭。妳覺得她好蠢。妳也蠢斃了。「……妳為什麼不說?這樣很有趣?」

 

        再度踩下油門,真有那麼一點無奈的妳搖頭。

 

        「妳沒給我機會,如果妳還記得自己是怎麼打斷我的。」

 

        「……妳說希望我別留下,雖然還不知道……」已經恢復正常坐姿的她正望著妳喃喃自語,突然倒抽一口氣,眉頭整個擰了起來:「妳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愛人,但妳要走了,就希望我和妳一起離開?妳是想這麼說?」

 

        已經逆向開上橋的妳冷靜點頭,覺得Augusta確實比較聰明:「正解,但現在不是了,所有感覺都死透了,我甚至不恨妳,所以接下來該去哪?」

 

        (是的,妳已經做出道別,無論是Samantha或Augusta在妳身邊時能夠引起的感覺或是不在身邊時纏繞著喋喋不休的話語感知情緒全都跟那些手機一樣死透了。)

 

        (全部沒了,真的沒了,如同初始的妳一般空空蕩蕩。)

 

        時鐘顯示妳們還有兩分鐘。

 

        「……我來不及得到阻止那顆飛彈的權限,但操控了另一顆,順利的話,一分半後我們會衝進河裡,而兩顆飛彈會幫市民們撞出比國慶日還漂亮的煙火。」瞬間恢復常態的她壓下螢幕,摀著眼不住低笑。

 

        全神貫注以閃過無數主動避開的車輛,妳挑起眉:「衝進河裡?」

 

        「生存機會大於七成,相信我。」

 

        「我真不知道有什麼理由得相信妳。」

 

        「……如果沒能成功,Sameen,我確實喜歡妳。」

 

        都到這時候了還要說那些重複無數次的同樣話語,像這就是唯一理由,但更像在交代遺言。瞥了神情甚是輕鬆的她一眼,就這一眼,妳感覺她似乎有另一個計畫──與妳無關,倒和她自己有關,而且不是什麼好事。

 

        (……真受不了。)

 

        「如果成功了,我會綁著妳一起去英國。」

 

        她偏頭:「英國?」

 

        「妳欠我一個正常的大英博物館,所以安靜。」當那台電腦不斷發出警示聲響,模仿著她的句式,不斷告訴自己一切早已結束的妳終究無法閃避充斥心底的悲慘咆哮,只是用能碾碎所有難纏食物的力道緊咬牙關:「還有,妳必須告訴我所有真相,在這之前我絕不會放過妳。」

 

        「絕不放過我,像我對妳很重要一樣。」終於,Augusta不再是Augusta,她愉快地笑了,卻不帶半點輕浮與惡意,是只屬於Samantha的溫柔微笑。「聽起來很好……很舒適,我喜歡這句話。」

 

        「十秒。」忽略一切,妳提醒。

 

        「左側,我們可以墜落了,現在。」

 

        妳愣了下,接著將油門猛踩到底並扭過方向盤,讓車輛衝破護欄飛躍而出,順著弧線墜落。

 

        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選擇相信她。妳緊咬牙關。或者說那根本都算不上一個選擇,只是毫無理智又愚蠢至極的唯一道路──因為在她身邊永遠沒有事情能夠合乎常理法則,所以無論身邊的是Samantha或Augusta,妳都必須一腳踏上,除此之外不存在任何其它選擇。

 

        (她說了妳就相信。)

 

        「妳必須活著。」

 

        比上方轟然巨響還要清晰的是她最後說出的話。

 

        (始終如此。)

 

        弧線終點砸進水面之前,妳使勁打開車門後抓住護桿,將她的手牢牢攫住。

 

        (所以妳會讓她活下來。)

 

        (──她還欠妳一個解釋。)

 

 




 

24.

 

        「……妳騙我。」

 

        「啊?」

 

        做完急救動作而對方也確實清醒並噴了妳滿臉水後吐出的第一句話是嚴重指控。頓時覺得自己怎麼不直接放前鄰居小姐去死算了,身處岸邊的妳不悅地瞇起眼,直想繼續做掐壓心臟動作,多拗斷幾根肋骨是幾根。

 

        「妳會游、泳。」

 

        「我看起來像不會嗎?」

 

        「所以妳騙我……妳說妳不會游泳。」

 

        「妳有什麼資格說我?妳根本不會游泳。」

 

        咳著咳著又吐出幾口水,努力起身轉向一旁乾嘔的她看來甚是難受,妳本想拍拍單薄背部,但想了想,決定什麼也不做。但不過多久還是勉強伸手扶了一把。

 

        「……好冷……」

 

        接著那具纖瘦得讓人懷疑平常究竟有沒有在進食的身軀縮了起來,又倒回水泥地面不斷發顫,妳瞪著她,但這看起來不像偽裝,因為……確實,那雙本該艷紅的唇已經成為失去血色的一片蒼白,於是妳起身,接著用力將她從地上拔起。

 

        讓癱軟著的她依在自己背上,試圖穩定步伐的妳聽見那些細碎呢喃,好像哭泣。

 

        「喂,醒著,我會帶妳到安全的地方。」

 

        她卻搖頭:「妳不在的地方都是安全的……」

 

        「……妳什麼意思。」為此深感不悅,妳真想把她丟回河裡。

 

        可是她笑了,虛弱無比:「妳……對我來說很不安全,總是、隨便做些什麼就能、動搖我……有妳在的地方根本……算不上安全,可是多奇怪啊……我喜歡這樣……」

 

        (說什麼鬼話,她才讓妳不安全。)

 

        照理說吐掉那些髒水再咳一咳就該清醒,但又思及自己由於爆炸後的劇烈震盪而沒能立刻把她救上岸,猜想或許是失溫與腦子進水導致這些胡言亂語,於是妳自制著不做反駁,只在爬上道路時看準一台老舊車輛,奮力砸破車窗,打開所有門鎖後將她塞進後座。

 

        「Sameen……」

 

        在前座嘗試以短路接通電路的妳不耐地往後瞥去:「有什麼事等安全再說。」

 

        「……很冷……」

 

        終於啟動車輛後將暖氣轉到最強,妳把身上多餘衣物脫去,接著拿起座椅旁的鐵桿撬開後車廂,幸運地從裡頭拉出兩條毯子後打開後座車門,然後定住不動。妳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把那些夾著泥濘髒污的濕透衣褲和內衣全脫了,為她將身體擦乾,再拿毯子把她整個人包得密不通風,但是……

 

        (…………。)

 

        (好了夠了。)

 

        深吸口氣,妳首先張望了下,確定四周無人後便鑽進後座,想想這些衣服大概也不能再穿就乾脆將其撕破扯落,而似乎連呼吸都很是困難的她緊閉著眼,有氣無力地低聲呻吟。不確定她是否還清醒著,妳瞪著黑色內衣幾秒,最後沒有把它一起拔掉。

 

        吸水後緊貼在身軀上的七分褲倒是比想像中難脫多了,又撕不爛,差點因此發火的妳低罵了幾句,但仍用盡所有耐心這麼做,「……為什麼、選在這種時候?」當妳終於把褲子整件扔到車地板上,她開口了。

 

        「什麼?」

 

        「我以為妳……不會對沒有行為能力的人亂來……」

 

        (……真想把她丟回河裡或者放她在這裡冷死。)

 

        搞不清那究竟是認真亦或調侃,但轉念想想,她現在大概沒有足以開玩笑的智商,所以妳知道她是認真的,憋著氣沒嘆也懶得解釋,僅是避開所有顯然不能碰的部位,安靜為她擦拭身體,接著用另一條毯子把她完整裹住。只是裹完後,現在她乍看之下有點像屍體……會抖的屍體。

 

        眼見大功告成就要跨回前座,卻被扯住了手。

 

        「我是……妳想要的嗎?」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那雙本該明亮的眼很不清醒,渙散著沒有焦距,但莫名其妙地,妳覺得她在努力……努力讓倒映在她眼裡的妳更加清晰。只是當務之急不是談話,妳將手撥開。「撐著點,妳還欠我解釋,別冷死了。」

 

        「我還是、想要妳,我沒辦法控制……」回到前座踩下油門,妳當作沒聽到她說什麼,只思考著該去哪裡才能安全,接著調了下後視鏡角度。「希望妳會跟我一樣這種想法……真是貪得無厭……對吧?」

 

        她在那裡,正看著妳,努力地。

 

        「別說廢話了,安靜一點。」如果有力氣說這些對生存半點幫助沒有的話或者看著妳,為什麼不全拿去發抖增加熱能?真是浪費。

 

        「對了、留著那副墨鏡,是因為……我知道我會想妳……」

 

        「……閉嘴。」

 

        妳說,她闔上眼。

 

        「留著電影,是因為我……」

 

        沒了下文。油門被踩得更重。妳握方向盤的力道像要把它整塊拆下。

 

        (妳真討厭她。)

 

        (更討厭知道她要說什麼的自己。)






【TBC】

- - - - -

下篇結束。

真得說讓根根揍錘錘一拳挺爽的XDDDDDDDD

反轉過來覺得超可愛XDDDDDDDD


上星期看了Equals,很美的一部電影,我覺得IMDB的星數根本是屁,哪只有六顆星。癡迷於我女神梳油頭不梳油頭都爆錶的極高顏值裡。

現在陷入一種很難解的局面裡,感情這種東西好麻煩好討厭。

我也想要一台心臟和思緒控制器,喀擦一聲就可以斷掉所有東西多好。

I'm tired of my feelings can I sell them online





Fall 歌詞:

I wanna fall
And never once look back
I wanna know
I make you feel like that
I wanna make th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So can you say that you want it all?
我想沉淪於愛並且永不回頭
我想知道我能讓你與我感覺相同
我想讓這一切成為開始
所以你能說你也想要這一切嗎

(When you're out there you just wanna have fun)
(當我遇見你時你只想求取快樂)

Got me paranoid caught up in the feels
I don't even know if this shit is real
When you're out there you just wanna have fun
And I don't wanna think that it's you on the run
讓我偏執地擷取到那些感覺
我甚至不知道這些混亂是否真實
當我遇見你時你只想求取快樂
而我不願去想這只是你的一貫模式

Tell me what you think about me
We've been up all night for two weeks
I've been staring into these sheets
Wondering if I got what you need
告訴我你對我是怎麼想的
我們已經廝混整整兩個星期
而我始終盯著這些床單
想知道我是否擁有你想要的

I wanna fall
And never once look back
I wanna know
I make you feel like that
I wanna make th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I wanna feel like it's all or nothing now
So can we fall and never once look back?
Cause baby I'm not looking for a "ten night stand"
I wanna make th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So can you say that you want it all?
我想沉淪於愛並且永不回頭
我想知道我能讓你與我感覺相同
我想讓這一切成為開始
我想知道這一切就是全部或根本不存在
能否讓我們就此沉淪永不回頭
因為親愛的,我並不只想要維持肉體關係
我想讓這一切成為開始
所以你能說你也想要這一切嗎

Got me so drunk on the thought of your touch
But playing with you baby just ain't enough
I came for your body but I stay for the vibe
And I don't wanna think that I'm just a crush
想著你碰觸我的方式讓我沉醉
但只與你做著這些完全不夠
起初為你的身體著迷但為感覺留下
而我不想認為這只是一時意亂情迷

I can feel her body asking me to give her everything
Cause I know, she knows we've got the finest chemistry
She got me sweatin' don't know what the hell is wrong with me
Cause I know, she knows that we can't let it go to waste
Cause I don't wanna leave it alone with a "ten night stand"
(When you're out there you just wanna have fun)
Let me try to make you the one, I could be that man
我能感覺她的身體呼喚著想要更多
因為我和她都知道我們能產生最完美的化學反應
她讓我困惑不解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因為我和她都知道我們不能就此浪費一切
因為我不想讓這一切只停在肉體關係
(當我遇見你時你只想求取快樂)
讓我試著將你當成唯一,我能是那個人





评论(4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