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超級OOC / 沒太大障礙 / 很沒智商 / 沒頭沒腦 / NOOO糖

※ 不是警告:AU / 大學 / illusion / 長短不一


沒有糖沒有糖沒有糖沒有糖重要的事情要講三次以上

this song for this Shaw

you should love it


BGM:Lend Me Your Love - Preston Hutto


"Give me a reason, don't keep me waiting."

"Lend me your love."

"Tell me you need me that you wanna keep me."

"Don't dodge the question, cause you are the answer."

"Lend me you love tonight."








【 Real Fantasy 】 (8)







19.

 

        Augusta的速度很快,不過半天光景便無影無蹤。

 

        深夜,當妳拖著泛滿烈酒氣息的腳步踏上四樓,原本就整齊的公共空間更加整齊──盆栽沒了、桌底的電影盒子沒了、爐台旁的用具沒了,沙發則整個不見了。旁邊房門敞開著,妳走進去,裡頭除去原本就有的基本家具,其餘書籍、床墊、電腦等全都消失。

 

        它們大概早早上了貨車,現在差不多已被送到某座垃圾場中等待焚燒。有點累了,坐到木製床架上,妳在微光中環顧空蕩房間,想著自己總習慣這麼處理東西,特工大概也不例外,一切……最好都成為灰燼,這才安全。

 

        (不僅是生活痕跡,如果你們能夠如電影般抹消記憶,絕對也會這麼做。)

 

        坐著坐著,感到昏沉睡意便直接躺上冷硬床架,與床頭沒被拔走的壁燈沉默相視,恍惚之間妳竟覺得它是成對的它們,然後壓下開關,讓暖黃光線溢滿身周。(真不能理解自己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妳真他媽不能理解。)

 

        (一切都只是打發時間和竊取訊息的小遊戲,不過是那些傢伙最擅長的計畫,所以妳為什麼不慶幸自己未曾吐露任何真實而是在這裡望著天花板?)

 

        這真愚蠢。和這棟公寓一樣。

 

        白癡死了。和一杯杯遞上的低級酒精一樣。

 

        (沒有人會在失戀之後才理解自己原來已經喜歡上一個人。)

 

        根本沒有意義。和睡前才開啟的燈光一樣。

 

        無藥可救。和自己一樣。

 

        腦袋一片空白,妳靜靜望向掌心。

 

        簡直蠢到家了不是嗎?這些日子以來的一切──無趣乾癟的各式電影和總是流逝飛快的時間,為挑選不同口味沙拉所花費的每分每秒和爭論主角配角的演技誰更精湛一些……那些親吻與接觸也許同樣出於生理上難以壓抑的渴望衝動,而溫柔甜膩話語與笑容僅是設計台詞,讓所有路程途中的腳印全數成為再諷刺不過的證明。

 

        證明她是如何輕易地以虛偽溫柔鈍去妳的鋒利敏銳,證明妳本質中的愚昧不察。

 

        ……證明妳有多努力想讓自己成為能夠產生多餘情感的普通人。

 

        (也讓妳第一次認為自己能被歸類進悲慘這個分類。)

 

        好吧,回歸現實面,現在有趣了,聯邦調查局的那些傢伙肯定已經掌握資料──也許這就是必須提前離開的原因──於是偽造身分入學、在此處潛伏刺探情況已近一年的妳和Reese現在都身處危險當中,不僅沒能除去威脅源,更隨時會被安上任意罪名逮進牢裡。上頭或許能把你們保出來,但他們不會。

 

        在最保險的情況下,你們會咬著舌頭打死不認自己是G4S的人,盡力保持兩清狀態,試圖從中脫身。事實上你們在公司裡也真的沒有正式雇用資料可查,所以他們為什麼要保下你們?不需要,直屬權力頂端的你們只是拿高額薪資辦事,同時作為隨時可棄的棋子被利用而已。

 

        (那是你們連看個訊息都麻煩到底的原因。)

 

        (亦是自己當下憤怒難堪的原因──他們什麼都不是,卻任性地只用兩行字就想奪去妳最接近可能性的一次機會。)

 

        (……因為他們想把妳從她身邊帶走。)

 

        即使此時此刻,那份差點使妳毀去一切的憤怒都已毫無意義,就跟過去幾個月的日子一樣蒼白薄弱,但無能找到答案的妳依舊不能消解半點情緒,然後,繼續躺在這座毫無意義的床架上頭等待腐朽。

 

        (反正Samantha Groves已經死了。)

 

        昏昏沉沉地,妳睡過去,醒來,再度入眠,又醒來。

 

        (……已經夠了。)

 

        當晨曦照入房間打出一片光暈,終於願意站起身的妳摸摸肚子,覺得餓了該去覓食了,就拖著腳步準備離開房間,只是最後,又回頭看了一眼。

 

        而漫入床架下的光線讓妳遲疑,於是向前,把床架下的僅存物品給拖出來。

 

        ……一個裝滿塑膠扁盒的紙箱。

 

        將裡頭物品全倒出來一一檢視,裡頭不存在任何無趣電影,全是能讓妳乖乖坐在沙發上的類型,而它們全部──全部扁盒的邊角上都用奇異筆寫著妳在這裡使用的名字,小小的,像怕被看見的謹慎仔細,至於字跡,工整如她。

 

        死死盯著它們,半晌,妳失去理智般粗暴扳開每個盒子確認內容物,但裡頭沒有再多訊息,便將它們全掃回紙箱裡,接著在整個四樓翻箱倒櫃,將所有角落審慎檢視,花上珍貴時間找尋一切可能遺留物品的地方──只是沒有了,真的沒有,妳找不到。

 

        (為什麼?)

 

        可當深覺挫敗的妳喘著氣,惱怒地走回紙箱前想將那些盒子踩成破片,卻見到紙箱邊緣寫著字。

 

        “she will love these”

 

        (……為什麼?)

 

        佇立原地,要將其烙進眼底似地瞪著那行字的其中字彙,不去算過了多久,就只是站著,接著,更早之前閃過腦海但被徹底忽略的想法一閃而過,困惑的妳將它攫下並且分析,卻為此錯愕得難以自處──心跳頻率沒有改變,取而代之的是劇烈疼痛。

 

        因此使勁壓住胸口,猛地將紙箱踹進角落,接受體內渾沌不明卻直線上升的衝動催促,感到無以名狀的興奮衝動,妳奔到一樓,不顧將吵醒多少人就瘋狂捶擊那扇熟悉房門,不過幾秒更開始吼出房間主人的姓名。

 

        (到底為什麼?)

 

        來應門的是很快露出擔憂神情的John,身後站著顯然同樣擔心的Harold。

 

        「怎麼了?妳看起來很糟,要不要先進來?」

 

        緊咬牙關,低喘著,用力搖頭的妳死死抓住那雙手臂:「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但聽著,我剛剛覺得、覺得……我發現……」

 

        「冷靜點,有什麼事都先進來,冷靜一點。」

 

        他們在等待答案。

 

        (而妳正被前所未有的強烈感覺填滿──興奮、矛盾地被奔騰憤怒與熱烈喜悅衝撞著交相吞噬、難過、快樂、沮喪、大量酸澀揉進焦躁與絕望彼此穿刺後坦然舒暢,接著陷進無邊無際的失落之中遇見──)

 

        額際佈滿汗水的妳抬起頭,發自真心地露出笑容。

 

        (──將它們盡皆毀滅的深切傷痛。)

 

        「我失戀了。」


 



 

 

20.

 

        踏入那扇門後,是完全陌生的空間。

 

        燈暗著,只留著今夜正好的一方月光。

 

        未經粉刷的壁面與天花板皆保留水泥原色,甚至能看到幾根裸出鋼筋。室內唯一家具是書桌,至於擺飾?大概單人床邊那座矮櫃與檯燈能稱得上。除此之外,約有十坪大的房裡只擺著台筆記型電腦和被開著擱置一旁的行李箱。

 

        究竟是怎麼找到這種破地方的?妳不懂建築設計,只覺得這裡像廢墟。隨便一間飯店都比這裡好上百倍。

 

        不過景色確實寬闊,畢竟是商業大廈裡六十七樓的高度,把深夜未熄的燈火全收進眼底也很不錯……這可能是唯一優點了。保持無聲地踱到落地窗前,俯瞰多已沉眠的世界,妳把玩剛才自矮櫃上拾起的墨鏡,接著望向擱在地板上只剩半滿的威士忌。

 

        (妳都忘記自己忘記拿回墨鏡的事。)

 

        (而扔掉所有東西的Augusta留著它,像留下那箱電影。)

 

        發現床上有了動靜,就拎起威士忌回到床邊,將其擱上矮櫃。俯視著,透過流進這方空間裡的些微月光,觀察那個側著身體熟睡的女人,不過片刻,妳揭起薄被,確認純白床單上只存在黑色背心與底褲,幾秒又蓋回去。

 

        「……是誰?」

 

        當軟糯模糊的詢問聲音響起,輕哼出聲,妳扯開笑,將手伸至腰後。

 

        (分明睜著眼睛卻看不清。)

 

        “Did you miss me?”

 

        (像那些日子的妳和Samantha。)

 

        “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later.”

 

        妳扣下扳機。


 



 

 

21.

 

        「沒想到妳、喜歡電擊這種玩法?」

 

        「心血來潮而已,很有趣,對吧?」

 

        「……怎麼找過來的?」

 

        「這不困難,但我沒打算告訴妳。」

 

        吞下幾口烈酒,用束帶把Augusta的手腕禁錮於床前支架,也把那雙腳合在一塊綁得嚴實,毫不客氣跨過身軀蹲坐於僅著底褲的私處之上,還半強迫地餵她喝上兩口酒。朝著漠然神情微笑的妳晃晃手上電擊槍,對這玩意真的管用頗為意外。

 

        「是Harold Finch,妳沒本事找到這裡。」

 

        對此也頗為意外,「猜得很準,看來Augusta比Samantha聰明多了。」不對那句充滿輕蔑的話動怒,畢竟對著陌生人沒有什麼好生氣的,妳只是聳肩。逼著Harold調出全市監視錄影帶過濾分析是比自己亂找簡單很多。「他還讓我知道另一件事,那就是聯邦調查局的名單裡根本沒有Augusta A King這個名字。」

 

        住在廢墟小姐的表情沒有絲毫波動:「哦?他有告訴妳Harold Finch這個名字也不在上頭,只因為我們根本不在那份名單裡?」突地扯出笑容,她偏頭看妳,輕蔑眼神中浮著挑釁。「把自己名字移除是部門習慣,做不到的也留不下來。」

 

        「他早跟John表明身分了,妳現在說謊沒什麼意義。」

 

        垂下眼簾,她又笑了笑:「我的搭檔真是讓一切都變得難以收拾,額外的小情報,原本我的目標是Reese,但那傢伙……唯一出乎意料的是這件事,我以為他對男人沒有興趣的,感情真可怕,不是嗎?」

 

        感情確實挺可怕的,妳得同意,但這不是重點:「別說廢話了,妳根本不是他的搭檔,也不是那間狗屁調查局裡頭的人。」

 

        (無論如何,妳要揭穿所有真偽不明的謊言。)

 

        「又是他說的?妳就這麼相信他?看來輕信是妳的──」

 

        「至少比相信妳多。」

 

        微弱光線之下,當妳將諷刺話語截斷,由歡快漸次化成冰冷的神情瞬間轉為嫌惡,甚至浮起些許憤怒。將一切變化看在眼裡,頓覺趣味的妳打開床邊檯燈,暖黃燈光映亮室內時她瞇起眼,而妳確定此時妳們都能清楚看見彼此了。

 

        「直接說出目的吧,Shaw,我明天還有事,沒時間繼續跟妳耗。」打了個呵欠再扯扯手腕束帶,神情恢復成全世界都與己無關的淡然,她輕聲嘆氣,看來確實很想睡。「別不甘心,也別生氣,這不過是個打發時間的小遊戲,如果妳想要理由,我說過了,如果妳想報復,去找上頭。」

 

        (這下她全猜錯了。)

 

        妳晃晃那副墨鏡:「妳留下了那箱電影,還留著這個,為什麼?」

 

        (自尊心叫妳閉嘴,但妳想知道原因。)

 

        「妳去了我的房間?找到了它們?真可愛,但那只是我聊表謝意的一點小禮物,畢竟妳陪我玩了好陣子。」似乎認定妳不可能動手,已經闔上雙眼的她斂去笑意,下逐客令似的不耐。「至於墨鏡?它很適合我,所以為什麼不留下呢?」

 

        聽見答案,沒受到影響的妳點點頭。

 

        從背後抽出短刀,讓無溫度的刃鋒輕巧滑過蒼白側臉,妳噙著笑,她則略略睜眼,沒有掙扎,眼裡未有任何應當存在的懼意或驚慌,倒很平靜。平靜得像先前妳待在Samantha身邊時所感覺到的那般,甚至安寧──她真的認為妳不敢傷害她。

 

        傾向前去,用那把本屬於Augusta卻被遺棄的短刀割去綁住她右手的束帶,妳使勁掐住已掙出不少紅痕的手腕,讓纖長指節握住刀柄,再將它們帶往她的左邊胸口,把刀柄抵在上頭。淺棕眼眸裡閃過疑問,但沒說話,妳也沒有。

 

        刀身亮晃晃的,暈上了檯燈的黃,一時間竟像它也含有情感。

 

        可妳知道它沒有,與Augusta一樣,跟妳相同──只能是冷冽和無機質的堅硬──本不存在的東西,大概就不可能憑空出現。

 

        「住在我樓上的鄰居小姐說,她感覺到了我愛人的方式。」

 

        只是半晌,牢牢扣住刀柄與指尖的妳更傾向前,讓自己的心口抵進刃尖,一點點,而那雙眼底終於出現溫度與情緒。

 

        (一些困惑、一些質疑,和一些無法置信。)

 

        「妳在做什麼,我可不想清理──」

 

        當妳讓身體徹底壓下,她頓時噤聲。

 

        首先進入感官的是屬於那個人的熟稔氣息。

 

        嗤笑緊接而來。

 

        「別以為這樣可以騙得過誰,Sameen Shaw,這種方式太可笑了,跟妳所有的理由一樣爛。」但彷彿要自我穩定的話語裡帶著慌亂,竟似壓不下的本能反應,或許是因為她突然有了感情。不住抽搐著,妳這麼想,偎著細嫩臉頰,就在她的左耳耳際笑了出來。「……妳很重,現在就給我起來。」

 

        「……恐怕不行、這有點痛。」先是兩聲,接著是連串無法止住的劇烈咳嗽,妳能感覺到掌心之下的指尖顫抖著卻未做過多掙扎。說著這一切都是把戲的她大可以掙脫並推開妳,接著就能睡個好覺。但她不敢。「不喜歡?我倒是滿懷念這種距離。」

 

        還有能夠牽手的時候。總是靠得很近很近的時候。當溫熱黏稠順著刀刃滑下,逐漸包裹妳們的手,「我……確實很懷念,Samantha。」再向下,在她胸口淌出一片誰也望不見的鮮紅,依舊笑著的妳悄聲呢喃。

 

        (意識到被奪去那些之後,才發現它會產生疼痛。)

 

        (比以往承受過的任何生理痛楚都要難耐。)

 

        「妳到底想做什麼?不管是什麼都已經夠了!」隱含些許脆弱的怒吼擦過耳際,僅能喘息的妳卻笑了出來。她在生氣,因著懼怕而憤怒,如此直率簡單,像Samantha,也像Samantha一直沒有做的。「老天,看在血跡很難清的份上,讓我打電話叫車送妳去醫院!」

 

        全都是藉口。「沒什麼的,洗一洗……唔、咳嗯──」抓住她肩頭的手指嵌得更深,顫抖著,稍微挪動了點位置,妳艱難地望著那雙薄霧下氣憤翻騰的眼和被咬得有些扭曲的唇,讓急促吐息相互交融,抵住她的額。「對了……妳問目的?那不特別……我就只是想看看Samantha,而妳和她有著同一張臉。」

 

        (她是Augusta A King,但Samantha Groves曾經存在其中。)

 

        「……Shaw!妳知道──妳哪根筋不對?妳不知道繼續下去會死嗎?天,該死的妳能不能閉嘴然後讓我──」

 

        (她終於相信了。)

 

        (無論出於何種理由,她不希望妳死。)

 

        「不知道,也不能。」並非親吻,只是讓染上腥臭血液的唇與她的輕輕擦過,有那麼一瞬間妳以為她要哭了,但沒有。會哭的不是Augusta,妳知道,悲慘地無比明瞭。「一開始,我只是想要這副身體才接近Samantha,只是後來、一切都變得困難……我以為我能愛上她,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卻找不到答案,所以……」

 

        方才還吼著的她徹底安靜了,第一次,妳在那雙眼裡看見絕望。

 

        (──卻含著無能從中掙脫的喜悅──)

 

        「有太多機會,妳知道,但我竟然……我竟然覺得,她沒得到想要的之前,我就什麼都不能做,那比任何事都要讓我煩躁。」說著,妳在她耳邊笑,本在不時抽搐的身體逐漸癱軟。「因為我太、在意她了,不覺得好笑嗎?我喜歡看她笑……妳也笑一個?」

 

        (妳是真的想看她笑。)

 

        「我第一次痛恨起Samantha Groves這個名字,所以,安靜。」

 

        緊緊閉上眼的她吻住妳,妳則看見淚水自眼角淌落。

 

        「我不想處理屍體,要死去醫院太平間裡。」

 

        就到相合柔軟離開彼此,她終究沒笑,只是憤恨難當地將妳怒視,而也終於覺得夠了的妳呼出一口長氣,扳開刀柄上的僵硬手指,笑著直起身來,半把刀還插在心口晃著就用力伸了個懶腰,滿意地見到那張臉上閃過剎那錯愕。

 

        「我是來和Samantha Groves道別的,大概現在我也是有感情的人了。」將短刀拔出並甩去血液,把弄著手上被改造過的它,將刀刃壓進刀柄中再使其彈出,輕吁口氣,妳對神情狠戾似若現在手腳未被禁錮就要殺人的她聳肩,接著指向自己心口。「很高興剛才妳和我一起殺死了她,謝謝合作。」

 

        「……我改變主意了,我會殺了妳。」

 

        咬牙切齒的。好兇。妳忍不住笑了起來。

 

        接著拔掉黏在皮膚上的血袋拋到一旁,妳順便吐出嘴裡那團小血包:「妳一開始就猜對了,但還是被騙了,感覺如何?附帶一提,我真的差點被捅過心臟,才能演得這麼逼真,可惜那把刀最後偏了。」

 

        (也可惜那都不比現在要痛。)

 

        這下她笑了,笑得猙獰不已。

 

        「感謝我剛才給妳和Samantha吻別的機會吧,然後滾出這裡,現在。」

 

        無所謂地點點頭,已經達成今夜目的的妳聽話下床,把短刀留在她的手邊。再怎麼說,妳也不想Augusta在這裡把自己餓死,就給出一點機會。

 

        踏出房門之前,妳終究沒忍住,回頭看一動不動、正面著窗外的她。

 

        (很疼。)

 

        沉默著,抓住因他人血液黏在胸口的濕濡衣料,以掌底緊壓,但絞刺著的痛楚沒有絲毫減輕,只是更重。突然,妳想回去拿走那副墨鏡,但又想留給她。所以佇立原地,妳把它留給她了。或許只因為那真的很適合她。

 

        「剛找到答案,Samantha,有那麼一段時間,我真的……喜歡過她。」

 

        (還是很疼。)

 

        「……那一點都不重要。」

 

        (疼得妳想毀掉這間房裡的一切,包括她。)

 

        「是的,永別了,Augusta。」

 

        卻只是關上房門,徹底離開。


 

 



 

22.

 

        就某方面來說,Sam Shaw被全面凍結了。

 

        首先是手機,畢竟剩餘幾天仍需要聯絡事項也就買了台新的,但就算使用不記名的計費型識別卡,只要連上網絡,手機便都會在二至三小時以內完全鎖住無法使用。與正處理資料的John通話到一半又被截斷,盯著一片漆黑再也動不了的螢幕,妳氣得把兩天內的第七台手機給踩成廢鐵。

 

        其次是各式帳戶,本打算搬離紐約前倒數第二天才將以Sam Shaw名義申辦的帳戶與身分全數廢止,但離開那棟商業大廈後隔兩天信用卡就用不了了,銀行行員困惑地表示查無此人,妳則索性將卡扳成兩半。接著回家打開電腦,更發現自己在各個網站上的登錄帳戶全都消失或被註銷──這下根本沒法聯絡這裡的協助人,決定直接上門找人的妳在脅迫Harold調查這事後就出了門。

 

        車才開不到兩公里就被警察攔住,妳翻了個白眼,配合地拉下車窗將證件遞出,但警察回到車上又再出現時神情嚴肅要妳下車。頓時察覺出了問題,審慎觀望確定附近沒有其他人後,妳使勁撞開車門把他轟倒在地,一邊扼著逐漸轉紅的頸項一邊想著今天真是倒楣透頂,將已經失去意識的警察推回車裡,順便看向警車裡的識別裝置。

 

        「偽造身分證件」。

 

        妳眨眨眼,一拳把它砸爛。

 

        ──最後,Sam Shaw這個人已經不存在了。

 





【TBC】

- - - - -

都太相信對方不會傷害自己而閉上眼的人們。

把她們的台詞倒反來寫很有趣XD。

FYI,S3E05,S5E04。

Shaw對Finch和Reese笑那裡,我想的是S5E11他們在樓裡幹翻一群黑衣特警,接著Reese問Shaw「妳現在感覺如何」後,Shaw的表情。


終於結束了,我是說他老師王八蛋的考試。簡直折磨。

每一節考完出來在悶熱高溫裡咬著菸都好想回家,還是撐過三天了。

寫到握筆的地方浮一層皮,但總覺得奇怪。

我這兩三年打了百來萬字怎麼指尖就沒大破特破呢="""=


無意間聽到這首歌大驚失色(讚嘆意味)

前陣子lend me ur love和share ur love成為每天循環撥放到底之歌曲。

前者緊緊掐著時間,無論如何都想要得到對方的愛,奉上一切也在所不惜,僅是一夜也好,只希冀讓他感受到來自於自己深深渴求之人的愛情。後者在上篇解釋過了,總而言之這兩首歌纏在一起連著放就是無止無盡亂七八糟糾葛蔓生得令人心碎的愛情故事。


最近都走意譯路線,信雅達對沒腦漿只有酒精的人實在艱困。
BTW 原本開頭想放下面歌詞裡面充滿斜線那句(在我抽絲剝繭逐一刪段後才發現的)
但有哪位朋友能告訴我那句話哪裡敏感了到底哪裡!?



Lend Me Your Love 歌詞:

I'm feeling spaced out
Not much to say now
Don't talk, just lay down
I got what you want right here
我感覺恍惚茫然
現在已經無須過度言語
安靜,就躺下吧
我擁有一切你想要的

Tease me with kisses
Don't k/e/e/p y/o/u/r d/i/s/t/a/n/c/e
You're on my wish list
I got what you want right here
以那些親吻將我玩弄也好
只別保持安全距離
你是我願望清單上的唯一
而我擁有一切你想要的

Give me a reason
Don't keep me waitin'
I'll be your secret
Lend me your love
Lend me your love tonight
Can't kill the moment
Don't dodge the question
Cause you are the answer
Lend me your love
Lend me your love tonight
給我一個理由
別再讓我等待
我能成為妳不見天日的秘密
就暫時將愛借給我吧
只要今夜就好
無法忘記的那一刻
別閃避問題
因為妳就是答案
請暫時把愛借給我吧
只要今夜就好

Tell me you need me
Oh, That you wanna keep me
Baby breath deeply
Tell me what you want, my dear
Follow your urges
No need to be nervous
Baby it's worth it
I got what you want right here
說你需要我吧
然後說你想要把我留下
親愛的,深呼吸
告訴我你想要什麼,親愛的
就跟隨你的慾望吧
無須緊張
這一切都將值得
因為我有你想要的一切

Take that dress off your shoulder
Don't wait 'till we're older
Let me pull you in closer
If love is war, baby, I'll be your soldier
讓長裙繫帶自妳肩上滑落
別等到我們老去
就讓我把妳擁得更近
如果愛是一場戰爭,親愛的
我將捍衛妳直至最終





评论(20)
热度(60)
  1. Ago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