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超級霹靂OOC / 沒太大障礙 / 很沒智商 / 十八層糖衣 / 沒頭沒腦

※ 不是警告:AU / 大學 / illusion / 長短不一 / 我把所有的糖都放在這裡了


對不起我不小心置入性行銷了。

我愛女神啦對不起。原版跟不插電版本我都愛死了。

對了,還沒看過Atomic Blonde(極凍之城)的趕快去看然後跟我一起花癡!!!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BGM:I Need Your Love - Ellie Goulding feat. Calvin Harris

            I Need Your Love - Ellie Goulding (Acoustic Ver.)

            

"I take a deep breath every time I pass your door."

"What I mean to you, do I belong?"

"When everything's wrong, you make it right."

"Hold me in your arms again."








【 Real Fantasy 】 (6)







13.


        頂著午前豔陽站在街邊,彈指將硬幣擲至空中,在它落至手背瞬間重重壓住,妳對墨鏡下失去應有色彩的Samantha偏頭,剛才目不轉睛盯著硬幣的她則扯扯寬大罩衫下的背心領口,一副快被曬成人乾的樣子。

 

        「正面反面?」

 

        猜對的人決定今天要去哪。

 

        「正面。」

 

        抬起右手,答案揭曉:「哦、正面,妳運氣不錯,想去哪裡?」雖然心底有些想帶她去的地方,但現在只能乖乖前往她想去的任何場所。

 

        「大都會博物館。」

 

        她不假思索開口,妳立刻瞪大眼:「啊?這個天氣妳不想去海邊或者──」

 

        「……不可以嗎?」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願賭服輸,妳真的真的最喜歡博物館了,超喜歡。)

 

        雖然實在不想去卻也不想掃興,率先上了駕駛座,為坐在身旁的她拉下擋板遮去大半陽光,然後注意到她今天沒戴那副討人厭眼鏡,「妳的眼鏡去哪了?借到博物館裡展示了?」發動引擎前妳偏頭問道。

 

        「唔……昨天睡覺前鏡片突然掉下來了,所以……」

 

        不等支支吾吾的話語結束就拔起臉上墨鏡遞過去,但她搖頭怎麼也不收下,妳索性為她戴上:「戴著,保護眼睛,眼睛很重要──不准拿下來。」

 

        十指都搭在鏡框上的她看起來很緊張:「那妳怎麼辦?」

 

        「路上總會有地方賣墨鏡的。」

 

        妳信心滿滿地這麼說,但直駛過數個街區都沒看到半間可能在賣運動用品或墨鏡的店,她的側臉也隨時間流逝繃得更緊,似乎有幾次都想把墨鏡拔起來戴回它主人臉上。在心裡默默嘆口氣,妳開始懷疑這些店根本在跟自己作對。

 

        (又或者是妳自己在跟自己作對。)

 

        哦……對啊,大概是。不然為什麼今天早上自己會突發奇想去敲響那扇門,看著還在揉眼睛就來應門的女人(這絕對是全世界最有趣的景象),竟突然捏住她的臉頰說要一起出去走走?有鑑於妳想降低她對自己的影響力這點,這事根本沒道理。

 

        (……算了也不是第一次。)

 

        反正在她第一次主動跑來找妳的那晚以後,雖然感覺這麼做不對,但妳每天都會稍微早點回到公寓,爬上四樓敲敲門,看看倚在門邊大概就快睡著的她,可能給出一個在額上或頰邊的晚安吻再回去睡覺。真的覺得這不好也不對,但妳就是想這麼做。

 

        (又或者說整件事裡唯一不對的是身高,她就不能再矮個十公分?)

 

        就這樣過了十幾天,然後,是的,今早妳問她要不要一起出門走走。

 

        當時神情茫然的她愣住三秒砸上房門,再打開時已經換好衣服。

 

        「Sameen,妳在開車,這該給妳。」沒了出門前的俐落乾脆,眼睛不好小姐現在正深深糾結於墨鏡問題。「如果妳擔心我,我可以閉著眼睛再睡一覺,總之……」

 

        正駛在東河旁的妳瞥過去:「妳敢拿下來我就敢直接開車衝進河裡。」

 

        「我會游泳。」挑起半邊細眉,她把頭仰得高高的。

 

        「我不會。」

 

        「妳不會!?」語氣裡滿滿的難以置信,感覺都要尖叫的她嘴巴張得很大,而妳毫無所謂地聳聳肩。「妳竟然不會游泳──騙人?」

 

        (對不起其實妳得過全市自由式亞軍,而且如果冠軍再矮一點絕對贏不過妳。)

 

        「可以試試看,如果妳不相信。」

 

        結果是她到目的地之前都安安靜靜地不敢再說半句話,原本一直在額邊挪動鏡架的手也很安分不再亂動。顯然真被妳嚇到的她現在再度化身為委屈可憐小兔子,就到妳突然把車停在路邊時都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這下氣氛實在尷尬得一點都不像約會──不不不、不對,只是出去玩而已──無可奈何,妳下車向路邊攤販買了兩支冰棒,回到駕駛座裡把一支遞過去。

 

        似乎沒料到自己也有一份,眨了眨眼,拆著包裝的她小聲說謝謝,口吻頗為僵硬,但妳彷彿能看見黑褐鏡片底下那雙滿載興奮的眼,於是假裝不在意地發動引擎,卻從後視鏡裡偷偷觀察含著冰棒的高興神情。

 

        「妳的給我。」紅燈時,妳想了想,就把自己手上的半根冰棒遞出去。「這是可樂的,我想吃吃看蘋果口味。」

 

        (沒有別的意圖,妳真的只是想嘗一下。)

 

        她遲疑了會才笑著將自己手上的與妳交換:「恐怕妳不會喜歡。」

 

        「我喜歡。」妳反射回道,然後頓住。「我是說我不討厭蘋果。」

 

        當清脆笑聲傳進耳中,踩下油門同時把冰棒咬進嘴裡,妳得說自己不喜歡過度清淡的氣味,可這其實不差,真的不差。又悄悄瞥向身旁啃冰棒啃得很高興的女人,妳就覺得自己真的不會覺得蘋果口味的冰棒哪裡差勁。

 

        下一個紅燈時,敲著方向盤的妳開始低罵自己國家的交通號誌怎麼多成這樣,一轉頭卻發現她手裡的冰棒後側已經融化,然後──

 

        「喂、妳得吃快點,它融化……」

 

        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底端的褐色冰點就此落下,妳眼睜睜看著它滴上白淨肌膚,接著緩緩滑下(老天誰來給它一個紅燈)並且通行無阻地落進背心底下那片晦暗──立刻回頭直視前方,完全忽略她手忙腳亂在找面紙的動作,妳翻了個白眼踩下油門。

 

        (為沒有反射性伸手去抹的Sameen Shaw喝采三秒鐘。)

 

        幸好在她擦掉黏膩糖液和吃完冰棒後沒多久就到達了目的地,買過票後她把墨鏡往頭頂上挪,然後想到什麼似地將它戴回妳臉上,輕輕柔柔地說了句安全第一,接著就不管妳想說什麼,逕自走向前開始參觀之旅。

 

        室內根本用不到,一點都不危險,戴了才真的危險。妳想,卻摸著還有些許熱度的鏡架撇撇嘴,半晌才將它收進胸前口袋,快步跟了上去。

 

        真得說這很無聊,畢竟妳身體裡不存在多少藝術細胞,無法理解絕大多數經典作品想表達的箇中意涵,無論立體平面皆然,所以只是跟在她屁股後面晃,她走妳就走,她停下妳就停下,但不可思議的是,這竟沒有帶來半點煩躁。

 

        (反正她在看那些怪東西的時候妳可以看她,很公平。)

 

        「……Sameen?」

 

        過了大概一小時,Samantha回頭喚道,妳怔了怔:「怎麼了?」

 

        「這些……對妳來說是不是很無聊?」隱隱浮現不安的臉似乎略有愧疚,於是妳搖頭。真的還好,只因為可以看著她的專注神情,妳認為那比所有名作都要美麗──至少看得懂。「如果累了或感覺無聊就告訴我,好嗎?我們可以去下個地方。」

 

        (但嚴格說起來當然無聊死了,妳從不曾以參觀名義進入任何一間博物館。)

 

        卻在往來人群之間對臉頰送上輕吻:「想看多久就看多久,我無所謂。」

 

        真心如此認為的妳,看著她的臉頰從柔白暈成淡紅,看著她東張西望後不知所措地低下頭,右手前後來回擺盪幾次,最終牽住妳的手轉身往前走去,彷彿只願意被看到背影,不願讓妳對她的行為表示意見,而妳當然沒有意見,就這樣被帶著走。

 

        年代從古遠經典走入近世後增添些許親和力,於是經過好段時間的電影培養、對某些作品多少有點想法的妳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生無可戀,偶爾在身前女人發出驚嘆時還能說些什麼,她則總會訝異地望向妳點頭稱是──看得出那是真的認同而非意圖討妳開心,所以對藝術這詞彙的好感又提升了一點點。

 

        「雖然我剛剛說妳可以看到閉館,但我餓了。」

 

        進入這間博物館後兩小時半,感覺差不多了的妳終於表達意見。

 

        「好,我知道這附近有間好餐廳。」

 

        轉身如此說道的她看來胸有成竹,但在妳們踏出博物館,走上一小段路再踏進那間餐廳後,妳真不知該作何感想──這是間全素食餐廳,「素食」,就意味著不會有任何一點肉末出現在菜裡。一、點、都、沒、有。

 

        所以直到點完餐且餐點出現在面前,茫然的妳都不知道怎麼擺出平常表情,只得板著一張臉面對眼前式樣精緻的水果、澱粉類、蔬菜和蔬菜水果。確實妳之前在學校裡嘗試過要多吃點菜,但那至少也有幾片培根、幾塊肉條……

 

        「妳不喜歡嗎?如果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

 

        只是面對今天動不動就浮現愧疚的臉,妳義正詞嚴:「不,這很好,我是該平衡一下。」

 

        (老天啊妳覺得自己簡直病了。)

 

        遵守不能浪費食物的原則把盤裡清得一乾二淨,期間似乎總看著妳的她問待會想去哪裡,由於嘴裡胃裡塞了太多蔬菜一時間答不上來的妳嗯嗯哼哼半晌,最後也沒說目的地在哪,只是和她步出餐廳。

 

        走到停車場,發現車旁躲著幾隻小貓小狗閃避炙熱陽光,她輕手輕腳地踮過去,彎腰學貓輕喊幾聲(妳得用盡全力才不笑出來),但貓懶洋洋地打著呵欠沒搭理她,倒是狗開心跑了過來。觀望半晌,跟著在她身旁蹲下,妳伸手想摸摸牠的頭結果被閃開,略感氣餒,卻有一隻小黑貓溜到腳邊蹭了蹭。

 

        還是覺得挺可愛的,也便抱起軟綿綿還擁有柔順皮毛的牠,又覺得不太對:貓喜歡妳,狗卻喜歡她?什麼道理?

 

        玩了會兒後讓牠們離開車邊,就憑著心血來潮的念頭,離開市區後妳沿著州際公路直行,然後轉入州立公園專屬道路。這段路程有點長,但一路都專心於調整廣播頻率或閉眼哼歌的她沒說什麼,只在妳聽見某些熟悉歌曲跟著唱時訝異地望過來。

 

        「我以為妳不會喜歡這種歌。」

 

        「妳以為書的封面能決定多少事情?別輕易下判斷。」當妳高挑起眉如此說道,她開懷大笑,把掛在妳頭上的墨鏡摘下戴到自己臉上。妳決定自己喜歡她這麼做。「妳是不是以為我都沒半點興趣,連聽歌也不會?」

 

        「那倒不是,雖然妳的『封面』可以決定很多事情。」將廣播音量調得大些的她聳肩,留下意味不明的曖昧話語,讓具有夏日氣息的旋律歌詞炸滿車裡。「只是、嗯,我覺得妳會對其它……比較不這麼開心的歌更有興趣,和喜歡動作片同個道理。」

 

        「是嗎?」

 

        眼前被熱氣蒸騰得扭曲的景象中,直覺被挑戰的妳伸手切換音源,跳過幾首歌,於是音響開始撥起不插電的溫緩歌曲。從快歌改編而來的它不算太重,並非全然節奏取向的歌,磁性中帶著輕盈氣息的女性聲音在旋律之上。或許聽過的她一下就跟著唱起來,妳安靜聆聽,嘴角卻不住上揚。

 

        「……當一切都錯得離譜,你將它撥亂反正──」

 

        屬於Samantha的歌聲並非讓人眼睛一亮的乾淨純粹,稍微帶著點沙質的啞,但穩穩踏在音準上的每字每句都很輕很柔,是不含任何造作的恰好。如果要某些人評斷,可能會說那是溫柔,而妳將衷心同意。

 

        「我站在高處,感覺重生,今夜我需要和你一起的自由時……」

 

        可或許是意識到下句歌詞如何直率赤裸,她突然噤聲。

 

        (「我需要你的愛、需要你所有的時間」。)

 

        前面、右邊,佯裝無事地各自望向自己該看的方向,只是讓吉他、鋼琴與乾淨女聲一起佔滿車內,妳再沒有偷偷瞧過去,僅是專心行駛,但又忍不住分心想著歌詞。那是不是她的心情?在那些見不到妳的日子裡?

 

        ──每當她經過三樓,是否一再停下腳步?或者深呼吸然後快步離開?她肯定能從溢出門縫的燈光知道妳就在裡頭,但無論如何也無法下定決心將妳喚出,然後在門前感覺陌生、感覺無助……或許還會想著自己對妳而言算是什麼,純粹是個樓上鄰居?或者消遣無聊的工具……最後,終究耐不住了,就於那夜藉著酒精將妳緊緊擁抱。

 

        (光是想像就覺得不快,還有點生氣。)

 

        「喂,妳覺得我們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禁不住衝動,妳問,從鏡像裡瞄見她往自己這裡望來的模樣。「我是說,今天結束以後。」

 

        沉重呼吸聲蓋過一切。妳側耳傾聽。

 

        「……我不知道,妳想……如果妳想見我,就會出現了,那是我們見面的時候,像這幾天晚上。」彷彿把視線固著到窗外方向,輕聲說著的她搖搖頭,讓手掌扣著窗邊。「沒有意外的話我不會再喝酒了,別擔心。」

 

        「我才不擔心,為什麼要。」接近目的地時,望著方向盤上的凸出指節,妳知道自己很生氣,但又不是真的生氣。是每次她甘願讓妳決定一切時都感覺得到的陌生情緒。「妳可以找我,也不用等到喝醉以後,總之妳可以……只是別再跌倒了。」

 

        (妳氣得想闖掉全紐約的紅燈,送回自己耳裡的語調卻可能比她更加溫柔。)

 

        後視鏡裡的她看著後視鏡裡的妳,抿了抿唇,就安靜微笑不再作聲。

 

        (……不僅病了還病入膏肓。)

 

        當車輛高速駛過破碎地形進入目的地,緩下速度,不對沉默表示意見的妳張望著,駛進停車格裡,將排檔桿扳到最前方,熄去引擎。車前擋風玻璃外是一望無際的大西洋,穿著清涼的人群三三兩兩路過,大抵都是來享受燦爛盛夏的陽光海風,只有妳們坐在車裡,誰也不開口。

 

        車裡的液晶面板上,屬於時間的數字不斷變換,它或許跳過千百萬次也或許不過十次,妳無心理會,只知道自己右手被她的執起。

 

        她猶豫著,最終,將它按上自己左邊心口。

 

        「我想告訴妳,這段時間以來的感覺,即使妳可能……不覺得是,但我感覺到了。」

 

        低垂著頭的她,聲音同樣很低,慣常溫緩中帶著細碎顫抖,可聽來格外堅定。有那麼一瞬間,無暇理會心率多快或手正搭在哪的妳思考著原因──是什麼讓她有所感覺,甚至必須以這種方式將它道出?是哪一句話或哪個舉動令她……

 

        「妳……感覺到什麼了?」

 

        不禁開口詢問,揣著無法確認的小心翼翼。

 

        妳期待答案,而她給予答案。

 

        「妳愛人的方式。」

 




 

 

14.

 

        終於在販賣部買到必需品,妳小跑著回到站在大門外的Samantha身邊。

 

        「喜歡看海?」

 

        把帽沿很大的草帽壓到她頭上,自己則戴上剛買的墨鏡,妳眨眨眼,總算舒服多了。至於講完那種話就丟著腦袋空白的妳衝下車的她,從頭到尾都望著海洋所在方向,好像那裡藏著什麼寶藏似的,看來嚮往得很。

 

        一陣風吹來就伸手抓住帽沿,「喜歡,我沒看過幾次海,真的很漂亮。」笑著回應的她隨後低頭面向妳,而那視線的穿透力可能比陽光還高一點,所以妳沒看她,畢竟墨鏡剛買還不想讓它壞掉。「但更喜歡看妳。」

 

        「……這裡好熱,我們去前面,海邊。」

 

        (她早就說過喜歡妳,很多次,但妳還是好想逃走。)

 

        「哦,原來妳真的很怕熱。」跟在越走越快的妳身後,她腳上涼鞋的聲音喀答喀答,聽來很趕,所以即使不願意也慢下腳步,妳往後望,伸出手,而她立刻握住。「不想知道為什麼我更喜歡看妳嗎?」

 

        「我知道。」

 

        因為妳喜歡我。妳開口,但沒有出聲,她點頭,笑容燦爛。

 

        「而且妳比海漂亮太多了。」

 

        (這句稱讚聽起來有點膚淺。)

 

        「是嗎?也許再看多次些就不會這樣覺得了。」

 

        「不,我說過妳是例外,所以我永遠都會這樣覺得。」

 

        對理直氣壯又正經八百的甜言蜜語撇嘴,妳一邊走一邊認真懷疑她剛才在餐廳裡偷偷把它們所有砂糖都吞進肚子裡了。(話說回來何時開始妳已經習慣讓手和另一個人的牢牢相扣?無論主動被動都不抗拒而且主動次數可能更多一點再說現在是白天──)

 

        經過泳池直達沙灘上後放開手,很快脫掉涼鞋丟到一旁的她出乎意料地衝了出去,丟著還在想十萬個為什麼的妳站在原地,只是呆然注視豔陽底下肆意飛舞的棕色長髮,以及……嗯……現在才注意到,但為什麼平常都穿長褲的她今天就穿了條遮蔽範圍特別狹窄的牛仔短褲?又為什麼她的腿那麼、那麼……嗯……

 

        (……對不起妳不該說她膚淺。)

 

        脫掉球鞋後再拎起涼鞋,在滾燙細沙上一路跳過去,想著剛才應該再買兩雙拖鞋和防曬乳液,妳拍拍被曬得有些刺痛的手臂,站到蹲著玩水玩得不亦樂乎的她身邊。真不知道為什麼海洋能讓人心情良好,就算熱得要死大家還是喜歡海邊跑,就像自己今天莫名其妙選擇了這裡。

 

        腳掌泡在冰涼海水裡,遠眺沒有盡頭的大洋彼方,無垠廣闊確實讓人感覺相當舒適。已略為適應熱度的妳想彎身碰碰水,一低下身子卻被潑了滿臉。完全沒料到這種孩子氣到極點的行為,妳真的傻住了。

 

        「我等妳很久了,Sameen。」難得笑得奸詐狡猾又欠揍的她立刻站起身來,退後兩步竟然開始用腳掌猛踢水,一下就把妳兩條褲管濺得幾乎濕透。「嘿!別那樣氣呼呼的,都到海邊了不該玩水嗎?」

 

        「Samantha!」

 

        妳大吼,結果她笑得更開心,完全沒想停下:「如果早知道這樣做能讓妳叫我名字,搬進去第二天我就拿水潑妳。」

 

        「如果妳那時這麼做,我發誓妳當天就躺墳墓裡了。」氣得牙癢癢的,褲管已然報銷的妳也奮力踢水,躲躲閃閃的她一邊大笑一邊反擊,最後好像發現自己沒有贏的可能性,轉身就跑。「等一下!別跑、不准跑!」

 

        「這樣說哪有用啊?妳跟那些警察一樣笨!」

 

        (雖然很有道理但這是人之常情好嗎!)

 

        「笨!?妳竟然說我──」就在妳大吼著要抓到她的前一刻,原本順遂跑著的身軀驀地停了下來,然後搖搖晃晃地向前傾去,事情非常明顯──她要跌倒了──以一種正面向下會被當成浮屍的悲慘姿態。「小心!」

 

        喊出聲的同時伸長手,妳將她一把撈了回來,海浪卻在她撞進懷中瞬間把腳下沙粒帶走,所以很不幸地就此成為重心不穩一員,妳最終只能抱著她往後倒去。

 

        (很好,現在妳們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

 

        (當然知道不是故意因為妳感覺得出她全身僵硬因為自己還從背後抱著她前胸後背緊緊貼在一起可是到底為什麼都牽過手了吻過了甚至在同張床上睡過兩次還會這樣?重點是妳竟然也和她相同?)

 

        陽光把身邊水面打得閃閃發亮,但腦內疑問越堆越多,僅能低聲說沒關係的妳無心欣賞,反而,突然很想知道她現在是什麼表情,卻不敢動,就這樣抱著她沉默不語,直到她稍稍將頭側傾,望向妳。

 

        「別做得太多,我……或許會不能繼續喜歡妳。」

 

        妳抬眼對上她的:「為什麼?這樣不好?」

 

        輕嘆口氣,「那會讓我想從妳身上得到更多,不能只是單純喜歡著……一旦失去理性就會越界,像那天晚上,我不應該去找妳。」似乎很是困擾的她拉開妳的手,背部往前傾去,抱著膝,把自己縮成小小一團。「我說過自己只會待在那裡,但妳把我帶離那張沙發了,而這……人是貪婪的,Sameen,我也不例外。」

 

        (貪婪?需要產生感覺的妳也一樣。)

 

        (妳帶著她走,讓她為妳尋找答案。)

 

        (……不想只是看著那個背影,更不想和她只是毫無關係的平行線。)

 

        「我不、妳不需要為我這麼做,妳可以……隨便想幹嘛就幹嘛。」起身,兜個圈到她身前半跪著,妳捏住她的下顎迫使那雙眼只能注視自己,有些氣惱,卻不由自主笑了開來,只想要她也笑一個。「何況妳剛才說感覺到了,那或許代表我離解答更近一步,妳不能現在要我停下。」

 

        「……假設妳找到答案了,我會很開心,但要是妳因此知道自己並不喜歡……」別開視線的她神情複雜,於是妳收起笑容,靜靜等待。「或許妳會因此理解自己不是喜歡我的,那我──天、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現在是我得停下。」

 

        (想起差點發生什麼的混亂夜裡,自己曾想過如果真願意再度進入一段關係……)

 

        (想起她說喜歡才對著妳笑,和那之後毫無來由就想對她笑的自己。)

 

        輕咳兩聲,硬是把她拉起身來,「對,妳是得停下,因為──好吧,玩水是挺不賴的,所以別這種臉,我可不想跟Eeyore一起坐在這裡被曬死。」妳出乎自己意料地使勁揉了揉那張沮喪得要命的臉:「現在別想太多,我們還有地方要去,所以……」

 

        她沒讓妳繼續說下去。

 

        而妳有了短暫暈眩。

 

        「其實……我嚮往過這種場景。」染著海潮鹹澀氣息的唇已經離開,雙手卻仍捧著妳的臉,眼底映著柔軟水光的她輕聲說道,偏頭笑了笑,好像不那麼難過了。口乾舌燥,連吞嚥都覺得艱難的妳決定這些全是炎熱的錯。「夏天、海邊,跟喜歡的人接吻。」

 

        (妳發誓無論這些話或偏頭角度全是計算過的否則為何精密得那麼自然剛好。)

 

        (妳還發誓如果自己有心臟控制器的話現在絕對會把開關切掉。)

 

        「……妳已經達成了,現在換我實現願望了。」雖然她的語氣聽來誠摯無比,但妳總有種被反將一軍的感覺──再說僅僅是個不到兩秒的輕吻,憑什麼左右自己的心臟頻率?越想越氣不過,妳瞇起眼,一把將她推回海裡。

 

        「妳、Sameen!」激起大片水花的她甩了甩頭才撐起身體。「這就是妳的願望?」

 

        雙手抱胸俯視著還在錯愕當中的她,頓感舒爽,妳得意地用鼻子哼出一口氣,完全拒絕回答就一溜煙往岸上跑,這下換人一邊大喊站住一邊追趕了。

 

        等到氣喘吁吁的女人好不容易追上,一路拔腿狂奔的妳已經用溼答答的鈔票買好替換衣物和拖鞋在商店門口等待,而她抿著唇接過它們時啊了一聲,顯然此時才想起大概會漂到另個國度的鞋子們。

 

        從淋浴間出來時已是傍晚,總算讓自己回復乾燥狀態的妳們把溼答答衣褲扔回車裡,倚在車邊遠眺橙紅夕陽。穿著寬大印花衫的她似乎很高興,就用手機連拍了幾張照片,不久,妳望向那頭泡過海水後蓬鬆張揚的棕髮,覺得現在倒像小獅子了。

 

        然後聽見小獅子的肚子在叫──咕嚕嚕嚕地把時空凍結了。

 

        「……不要笑,Sameen,我是認真的。」

 

        「哦、好……噗、哈哈哈哈哈──」

 

        迅速鑽回車裡發動引擎,跟著上車的她則惡狠狠地瞪著還是憋不住笑的妳(或許頭髮的毛躁程度會改變性格也說不定),最後雙手抱胸自顧自生起悶氣。抱著勝利的愉快感受,妳沒理她只是順手放歌。

 

        過上好一陣子,途中問起想吃什麼,但一直沒得到回應,夜色裡妳分神看向旁邊,才發現她已經靠在門邊睡著了。

 

        大概出門整天對個一天到晚待在家裡的人來說負擔還是太重。想著便把空調溫度調升些許,在一台自己喜歡的餐車那買了兩人份的晚餐,下意識地,彷彿就為了那張安詳睡臉,妳做所有事都把聲量放得很低,只在終於到家後輕輕搖醒略顯疲倦的她。

 

        跟著一起上了四樓,似乎還沒完全清醒的她轉身就要進房,但妳叫住她。

 

        「嗯?怎麼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正在發酵,陌生、龐大卻不可怕。)

 

        「之前──好吧、大概就是不久之前,我想過,如果自己能感覺到一點什麼,能夠愛人,甚至是……或許能再次和誰進入一段關係……這種事。」

 

        (妳想告訴她很多事,首先是這個。)

 

        懷裡抱著漢堡飲料的她眨眨眼,似乎沒料到妳會主動提起這事。

 

        「我和人交往過,很多次,他們沒讓我感覺到什麼,我也再沒有想起他們。」要誠實說出這種失敗到底的經歷很困難,可妳正在努力,僅僅是想表達那份還沒能徹底清晰的情緒。「但這次可能、不太一樣,因為我……還不知道原因,卻會想起妳,也只想對妳笑。」

 

        晚間氣溫不高,但掌心和背都冒著汗,妳盯住地板,等待回應。

 

        (因為妳希望她能安心,也因為……)

 

        「我知道了,Sameen,當妳找到原因的時候……告訴我,好嗎?」

 

        並不確定笑得連眼睛都瞇了起來的她是否理解,但心跳意外簡單地被一句話安撫下來,妳只點頭答應,互道晚安。

 

        (……如果找到答案的妳願意再次和誰進入一段關係……)

 

        然後望著她的背影直到房門完全關上,才甘心下樓。

 

        (那非得是她,不是嗎?)






【TBC】

- - - - -

恍恍惚惚,再打開文件的時候就多了好幾段(這感覺好像人格分裂)。

清醒地看過一次之後,認真覺得她們根本就在談戀愛!完全就是談戀愛!!!

毫無自覺地正在談戀愛!!!!!

如果這不是我自己寫的,我八成會留「不要拖了趕快去交往好嗎!!!」這種話。


然後我要推Atomic Blonde,肉搏讚讚讚讚讚到一個令人髮指的程度(稱讚意味),Charlize Theron棒得驚天動地暫時停止呼吸而Sofia Boutella可愛得天崩地裂海枯石爛彗星撞地球。不過劇情方面有點小亂,說不上是剪接還是劇本問題,但仍然推。


然後,對了,我糖灑完了。

ヽ(✿゚▽゚)ノヽ(✿゚▽゚)ノヽ(✿゚▽゚)ノ



I Need Your Love 歌詞:

I need your love
I need your time
When everything's wrong
You make it right
I feel so high
I come alive
I need to be free with you tonight
I need your love
我需要你的愛
需要你所有的時間
當一切都走向錯誤
你讓它回歸正軌
情緒高昂、感覺重生
今夜我需要和你一起擺脫桎梏

I take a deep breath every time I pass your door
I know you're there but I can't see you anymore
And that's the reason you're in the dark
I've been a stranger ever since we fell apart
And I feel so helpless here
Watch my eyes are filled with fear
Tell me do you feel the same
Hold me in your arms again
每次經過你的門前我都得深呼吸
知道你在裡頭但我再也看不見你了
而那就是你總在黑暗之中的理由
在我們分別之後已經成為陌生人
而此刻我在這裡感覺太過無助
看著我充滿恐懼的雙眼
告訴我,你也和我有相同感覺嗎
再次將我擁入懷中吧

Am I dreaming? Will I ever find you now?
I walk in circles but I'll never figure out
What I mean to you, do I belong?
I try to fight this but I know I'm not that strong
And I feel so helpless here
Watch my eyes are filled with fear
Tell me do you feel the same
Hold me in your arms again
我在作夢嗎?可能現在就將你尋回嗎?
我想了又想,但我永遠無法明白
對你來說我是什麼,我屬於你嗎?
我嘗試和這份感覺搏鬥,但我知道自己還不夠強大
而此刻我在這裡感覺太過無助
看著我充滿恐懼的雙眼
告訴我,你也和我有相同感覺嗎
再次將我擁入懷中吧

All the years
All the times
You have never been to blame
And now my eyes are open
And now my heart is closing
And all the tears
All the lies
All the waste
I've been trying to make it change
And now my eyes are open
這些漫長時光的每分每秒
你不曾犯過錯
而現在我能看清了
而現在我的心正在向前
所有的淚水謊言與蹉跎
我一直在試著讓它們改變
現在我能看清一切了



评论(23)
热度(69)
  1.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私心希望結局是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