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超級霹靂OOC / 沒太大障礙 / 很沒智商 / 十層糖衣 / 沒頭沒腦

※ 不是警告:AU / 大學 / illusion / 長短不一


我再也不跳坑了。

到底是我喜歡的角色都會很慘還是我容易喜歡上很慘的角色?

真心喜歡的小傢伙們好像都要走得很坎坷為什麼啦。


BGM:Dreams - Dua Lipa

            Baby I - Ariana Grande

            

"I been feelin' you before I even knew what feelings were about."

"But the words can't even touch what's in my heart."

"I can't explain what I'm feeling."








【 Real Fantasy 】 (4)







10.


        妳不知道幹嘛要特地搭車回家,也不知道為何不隨便找間旅店走進去就好。

 

        真的,妳覺得這決定蠢得無懈可擊。

 

        ……有一半是因為自己正在嘗試撬開Reese家的門鎖。

 

        「永遠別小看無意間學會的技能?我大概重新定義了俗諺的來源。」搞不清自己為何會淪落到這種地步,但滿頭大汗的妳總算靠著兩根鐵絲搞定了它。「我這輩子撬過幾百扇門也沒想過會需要撬開朋友家的門。」

 

        「幾百扇?妳以前是扒手嗎?」

 

        妳打開門、切開燈,然後把困惑的鄰居小姐推進去:「只是一種譬喻。」

 

        「嘿、小心點,妳會吵醒她的。」

 

        對身前正用氣音說話的女人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妳猶豫了會,最終決定無聲關起門而不是一腳把它踹回它該在的位置。即使現在狀況真的讓妳很想那麼做,但吵醒一個嬰兒絕對不是明智選擇,這事妳還是懂的。

 

        ……嗯,沒錯,貨真價實的嬰兒,聽說三個月大。

 

        面無表情地丟下那包沉重用品,妳看向已逕自坐到沙發上的Samantha,眼簾半垂的她則正看著手中嬰兒,動作很輕很輕地逗著可能一不小心就會被折斷的小小手指。

 

        突然覺得一切都超乎現實,雙腳釘在門邊拔不開的妳開始回想事情經過:在妳們踏進公寓大門瞬間出現的房東女士滿臉慌亂,說著必須去醫院因為丈夫出了車禍,可帶著低抵抗力的寶寶去醫院太不安全,便直對著Samantha拜託照顧一晚,接著在其點頭答應後,把叫做Alexis的、脆弱得可怕的小東西塞進那雙瘦弱臂中。

 

        而那包重得要命的嬰兒用品理所當然似地被掛到妳肩上。現在想想還是挺不爽的,畢竟立刻答應下來的是那邊散發刺眼和藹光輝的女人,自己從頭到尾就沒說半個字,甚至連頭都沒動一下。

 

        總之,考慮到兩個滿腦子酒精以致連走路都有點問題的人要爬上三樓或四樓可能會直接把小東西摔進墳墓裡(說起來房東女士都沒聞到酒味嗎),她焦急地要妳想想辦法,所以妳就真的想了辦法──把近在眼前的Reese家據為己有──因此現在必須發個訊息簡短說明他們今晚為何必須自己去找旅店住。

 

        (在那個女人笑瞇瞇地輕聲說「嗨Alexis妳好呀妳真可愛」的此時此刻。)

 

        捏著手機敲敲打打,『借用你家所以今晚別回來反正Harold會允許反正你不准有意見』,妳看著訊息卻感覺不甚妥當,想了想,不久再加上『只有我跟四樓小姐和一個嬰兒』之後覺得大概差不多了就送出去。

 

        手機立刻震動,『恭喜妳們領養小孩但闖進我家幹嘛』,妳對白癡問題不耐地擰起眉,『白癡才要領養小鬼而且不是我們是她』,不過幾秒手機再度震動,『嗯哼所以是她領養的而妳把他們帶到我家感覺美好家居氣氛』,妳煩得想把手機摔爛,『就算是又怎麼樣總之』──

 

        「妳怎麼一直站著?過來坐下嘛。」

 

        因為先前太過安靜就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妳一個閃神按下送出鍵。

 

        (該死!)

 

        直盯著手中不斷跳出溫馨感人表情符號的畫面無言半晌,深感被嘲諷的妳以史上最快打字速度解釋一切後索性關機把它塞回口袋,接著當Samantha空出手來招了兩下,妳決定走過去,也決定全力死瞪那個睡得安詳一臉不知人間險惡的小東西。

 

        「妳看起來很兇,別這樣,她會被妳嚇到。」

 

        (真不知道臨時保母小姐在說什麼鬼話。)

 

        「她在睡覺。」

 

        一屁股坐上沙發的妳指出事實,但Samantha正經嚴肅地搖頭:「寶寶沒我們那麼遲鈍,即使只是氛圍也能讓他們感覺到不愉快,如果Alexis等等醒來哭了都是妳的錯。」

 

        (……妳的錯?妳的錯!?──越來越想把小東西丟到窗外了。)

 

        妳沉默地盯著被溫馨氣氛包圍的一大一小。

 

        (如果要照樣造句的話妳們沒能解決生理需求還被迫要保持理智都是臭小鬼的錯。)

 

        「喔,那我先回去,離妳們遠點。」可能是沉在胃底的番茄魚排屍體作祟,感覺悶悶的實在很不快活,妳起身就要離開,可衣角被一把抓住,於是默默往後瞥了眼:「不好嗎?至少這樣不會吵醒她再讓她吵醒整棟樓的人。」

 

        「等等、先別生氣,Sameen,我知道這一切……有點突然,但我不能拒絕Emily。」輕聲說著並且輕扯兩下衣角,全身散發刺眼光輝小姐望著妳,眨眨眼,結果妳莫名其妙就坐了回去。「她幫過我,我也必須幫她,再說……看看Alexis,挺可愛的不是嗎?長得好漂亮呢。」

 

        (對啦,就像妳沒能拒絕她一樣。)

 

        妳極度緩慢地望向那張小臉:「撬鎖的是我,借房子的是我,只能坐在這裡什麼事都不能做的也是我,被罵的還是我。」

 

        (才不可愛,一點也不。)

 

        就在妳這麼說以後,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張嘴似乎想說什麼,半晌,卻只是挪動位置讓小東西靠過來:「對不起嘛,要抱抱她嗎?妳一定會喜歡──」

 

        而妳以身處槍林彈雨中必須躲進遮蔽物的速度從沙發上彈走。

 

        「……妳怕她?真的?」那表情驚奇得像發現新大陸,眼底在放光的她又刻意(根本不懷好意)往妳湊近些許。妳發誓如果自己有帶槍帶刀的話現在肯定全拔出來了。「哦哦?無所不能還深受愛戴的Sameen Shaw竟然怕一個小寶寶?」

 

        又往後退點,躲在櫃子後頭的妳咬牙切齒:「我才不怕,誰會怕這種東西。」

 

        「是嗎?那為什麼……呃?」

 

        妳看見方才還在熟睡的Alexis眼睛已經睜得和Samantha的一樣大。

 

        ──然後哭了。

 

        「咦?為什麼?為、為什麼?Alexis?」抱著嬰兒的女人頭上飄著一大團問號,開始前後搖晃手中的小東西試圖讓她再度睡著,但完全沒用,哭聲正在逐漸增強。最後她茫然地看向妳:「那個,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

 

        (妳怎麼知道怎麼辦!?)

 

        倒抽一口冷氣,「我以為妳照顧過這種東、這、嬰兒才答應的?」妳難以置信,而她心虛搖頭,才三個月大的Alexis則哭得像打雷一樣。妳突然無法決定先瞪誰比較好。「……她可能餓了,我去看看裡面有沒有奶瓶奶粉之類的,沒有的話妳就準備脫衣服。」

 

        說著妳就蹲到大背包前開始翻找,「我又沒生過孩子,我哪有──而且要餵的話也應該是妳來吧?妳的比較……」反應過來話中所指的她嚷嚷著,然後被瞪到閉嘴。

 

        「『我的』比較怎樣?說啊?」幸好Emily準備東西的仔細程度就像要帶著孩子去長途旅行般萬無一失。拿起必需用品並仔細閱讀鐵罐上說明,妳接著走進廚房,順便撂下狠話:「再說下去我就把奶粉全倒掉讓她餓死。」

 

        (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煩人一點。)

 

        拼命忽略響徹房裡的宏亮哭聲,一心只想把Alexis靜音的妳謹慎倒入剛好量的熱水進奶瓶,才想起那小東西可能會因此馬上死於喉嚨燙傷,所以把水倒掉再來一次,這次妳記得不要放太多熱水,加兩匙奶粉,再加冷水。最後只要蓋起來搖一搖就好,如此簡單。妳略感得意。

 

        但事實是妳忘了鎖瓶蓋,所以──瓶蓋飛走了。

 

        (為什麼要逼一個酒還沒醒的人做這種事!?)

 

        雙手在顫抖,差點怒吼出聲的妳木然盯著濺滿地板和手上的黏糊糊液體(它們第一次是淡黃色而非暗紅色),覺得要是現在去照鏡子就會看到有生以來最多的青筋與眼球血絲。但妳不能放棄,絕對不能被這件區區小事打敗,不過就是泡個牛奶!

 

        深呼吸再深呼吸,自我冷卻三十秒,慶幸自己身在廚房的妳平心靜氣收拾一切之後全神貫注地弄好它,確定它保持在不會燙死小東西的安全溫度而且味道也不可怕以後,才走到客廳,把它交到因為不知所措就快一起哭出來的不及格保母小姐手上。

 

        然後……Alexis用三次推推堅定地表達拒絕之意。

 

        (如果眼神有RPG同等威力妳保證這棟公寓早就夷為平地。)

 

        ……好吧,顯然小東西不餓。按照最簡單的刪去法思考後,揉著額側的妳推推垂頭喪氣的Samantha,再指指那個應該包著尿布的地方。如果這也不能讓哭鬧得臉都紅了的小東西消停,那妳們八成得帶她去看醫生了。但鄰居小姐對妳搖頭。

 

        (妳知道她想說什麼。)

 

        (不想翻白眼,連瞪都懶得瞪了,眼睛很累。)

 

        事已至此,妳決定認命。

 

        雖然這輩子尚未親手碰過尿布這種玩意,但依常識來處理應該行得通,所以妳讓她把Alexis放到矮桌上──希望那兩個男人回家後不要發現這事──拆開未爆彈的外包裝,接著在她逃得老遠時死命閉氣把所有恐怖生化武器包起來,再叫她把小東西抱去洗一洗。

 

        「我不──」

 

        (為什麼自己剛剛不讓那兩個男人回來?Harold肯定能搞定一切。)

 

        「就是擦一擦沖一沖而已!」

 

        (又是一個蠢得舉世無雙的決定。)

 

        頓時怔住的她過幾秒才用力點頭,接著撈起Alexis轉頭衝進浴室。唰唰唰唰唰。水聲傳來,腦袋空白的妳站在桌邊等,覺得自己今晚達成不少成就,還覺得好想洗個澡然後上床睡到自然醒。但不行,因為她抱著還在抽抽答答的小東西走出來了。

 

        然後的然後,當妳把一切搞定,小東西終於不哭了。

 

        鬆了口氣,望著桌上躺得安然自在的Alexis,妳略帶遲疑地用手背觸上她的額頭,接著被電到似地縮回手。因為妳真的不該管這麼多,更不該去碰一不小心就會壞掉的易碎品,之後全都是那個自作主張又什麼都不懂的傢伙的事了。

 

        「沒事了吧,我要回去洗澡睡覺。」眼見她把Alexis抱到沙發後靠著椅墊的地方安放,妳打了個哈欠宣布道。

 

        側坐著靠在沙發邊上的她轉過來對妳露出疲憊笑容,點點頭。

 

        (等一下,她憑什麼可以連一句謝謝都不說?)

 

        離開一樓房裡爬到三樓自家洗澡的妳後知後覺地想(一定是酒精的錯,這玩意最近老讓自己腦袋不靈光)。走出浴室後本想癱上床大睡特睡,但一些諸如粗心大意鄰居小姐睡著壓死小東西或者小東西醒來後爬到什麼地方搞死自己的畫面瘋狂閃現,最終妳還是很不爭氣地穿上衣服直奔下樓。

 

        ……那傢伙竟然真的睡著了。

 

        一打開門看到此等光景不免呆愣了會兒,畢竟自己洗澡不過二十分鐘久。於是妳望著都正熟睡的一大一小,發自胃底嘆了口氣,下意識想去儲藏室裡找瓶酒來喝,但感覺再喝下去小東西真的會出意外──譬如被妳無意識掐死,所以作罷。

 

        儘管今晚一切都超乎現實,比戰爭更令人狼狽疲累,但妳還是輕手輕腳地拿起毯子蓋到趴在沙發墊上沉睡的女人身上,然後在發現自己的手自動自發為她將散亂髮絲攏齊時瞬間跳開,猶豫半晌才坐到旁邊雙手抱胸,決定保持清醒直到她醒來為止。

 

        就這樣呆坐著看無聲電視看了兩個半小時,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麼了,恍恍惚惚,直到太陽升起並逐漸打亮整個室內,感受到視線的妳回頭想開口,可話全哽在喉頭,因為Samantha沒醒,醒的是Alexis。

 

        於是妳看著她,她也看著妳,名符其實的大眼瞪小眼。

 

        互看沒什麼,妳不會輸,但最可怕的是無緣無故突然笑得無比燦爛的她伸出了雙臂──這個肢體語言絕對是代表小東西想要抱抱了──霎時明白這點的妳屏住呼吸如臨大敵,甚至考慮是否要直接喚醒旁邊睡得像死了一樣的女人起來應付緊急狀況。

 

        但沒什麼時間讓妳考慮,因為小東西揚得高高的嘴角突然垂了下去。

 

        (──該死的她要哭了。)

 

        如果這裡是戰場,自己現在的處境就跟雙手雙腳被綁起來還被十把槍抵住頭差不多──而昨夜領會過那陣「槍聲」有多可怕的妳牙一咬,馬上把小東西撈起來抱在懷裡,順便祈禱她不會像鄰居小姐說的一樣感受到濃濃殺氣反而嚇哭。

 

        努力保持不會擠死她的力道,全身肌肉都緊緊繃住,妳不敢妄動,而結果是她又笑了。

 

        (……衝著妳直笑。)

 

        就這麼一瞬間,仍然恍恍惚惚地,妳莫名有種感覺──她似乎也不是脆弱得隨隨便便就能弄壞的東西,至少這個慷慨大方地展現所有善意的小傢伙只要揮揮短短胖胖的手、只要開心笑著就可以驅散所有惡意,這肯定是全世界最強大的武器,無論多麼糟糕的人也不可能真的傷害她。

 

        「……她喜歡妳。」

 

        不知何時醒來的Samantha撐起身子,背著晨曦對妳輕聲說道。

 

        「她是喜歡所有人,而我不需要她喜歡我。」

 

        下意識冷著聲調回應了,妳僵硬地對溫和笑容抿唇,但過一下子,還是伸出食指,探到那雙似乎很想抓住什麼的小手前方(或許是因為妳突然覺得她和某人有點像)。

 

        「可是她喜歡妳,Sameen,她喜歡妳才對妳笑的。」

 

        (……她是在說自己嗎?)

 

        當鄰居小姐沒睡飽似地趴上妳的大腿後再不作聲,而小傢伙咯咯笑著握住妳的手指小小力地扭來扭去,動作輕得就像她也怕會不小心傷著妳似的,當下真有種自己被一大一小夾擊的奇異幻覺,妳望向天花板忍不住嘆氣。

 

        (好吧,或許Alexis真的有那麼一點點點點可愛。)

 

        「還有……謝謝妳一直陪著我。」

 

        (希望長大以後不要變成Samantha這種大麻煩。)

 

        對突然道謝後又睡回去的女人點頭,放任小傢伙抓住自己頭髮晃來晃去的妳輕輕戳向軟嫩臉頰,想著想著竟不自覺笑了出來。

 

        (──各種方面。)






【TBC】

- - - - -

最喜歡玩錘錘了(ry

一直都想寫兩個沒經驗笨蛋照顧小寶寶的故事,終於成真惹惹惹惹惹惹惹!!!

還寫得這麼傻傻笨笨的好開心 <3

感謝某位勇敢小姐的保母經驗提供 <3


一開始寫還是聽著dreams,後來覺得好像有點硬,突然想起這首歌聽一聽,哦,好可愛好合,而且歌名就是baby,翻著歌詞又覺得,噢天啊真的超級OK的XDDDDDD

然後我要說,Baby I 這首歌當年在街上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因為很好聽就留心了,但是完全聽不懂她在唱什麼,當下我覺得某幾段聽起來很像日文(還有當時這種風格在日本很流行)所以就堅持這是日文歌,前任也這麼覺得

接著我回家就看到MV,當場大驚失色倒退三步,原來是美國人!唱的是英文!

是 英 文 啊!!!!!!!!

但我們從此喚Ariana為日本人XDDDDDDDDDD



Baby I 歌詞:

Baby, I got love for thee
So deep inside of me
I don't know where to start
I love you more than anything
But the words can't even touch what's in my heart
(Yeah, yeah, yeah, yeah, yeah)
No, no
寶貝,我感覺到了對你的愛
深刻地在我心底
我不知道如何啟齒說我愛你比任何事物要多
但文字根本不能表達我心底的感覺
噢不該是這樣的 :'(

When I try to explain it I be sounding insane
The words don't ever come out right
I get all tongue-tied and twisted
I can't explain what I'm feeling
And I say, baby, baby,
Oh, woah, oh, woah,
Baby, baby
當我嘗試解釋那聽起來肯定會像瘋了一般
甚至都不能正確地說出口
讓我語塞像舌頭被打了個結
我無法解釋自己感覺到什麼
所以我說、寶貝、寶貝
噢噢噢噢
寶貝、寶貝>//////<

(Baby I) oh, baby, oh, baby, my baby
(Baby I) oh, baby, baby I
(Baby I) all I'm tryna say is you're my everything, baby
But every time I try to say it
Words, they only complicate it
Baby, baby (oh, whoa, oh, whoa)
噢寶貝、寶貝、我親愛的
噢寶貝、親愛的我
我所嘗試的一切只為了想說你是我的所有
但每次只要我試著說出來
話就只會亂成一團
寶貝、寶貝QAQQQQQQQQ

Baby, I'm so down for you
No matter what you do (real talk), I'll be around
Oh, baby
See Baby, I been feelin' you
Before I even knew what feelings were about
(Yeah, yeah, yeah, yeah, yeah,)
Oh, baby
寶貝,我對你死心塌地啊
無論你做什麼(說真的)我都會在你身邊
噢寶貝
看嘛我早已對你心動
就在我還不知道它代表什麼以前
噢寶貝>A<

Straight up you got me
All in, how could I not be,
I sure hope you know (I sure hope you know)
If it's even possible, I love you more
Than the word love can say it (say it)
It's better not explaining
That's why I keep saying...
就直說吧,你已經得到我了
傾注一切,我怎麼可能不這麼做
我真的希望你已經知道了
如果那真是可能的,我會愛你更多
比愛這個字能表達的還要更多
最好還是別解釋吧
但那是為什麼我一直一直對你訴說...


评论(29)
热度(59)
  1.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先備個份,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