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超級霹靂OOC / 沒太大障礙 / 很沒智商 / 十層糖衣 / 沒頭沒腦

※ 不是警告:AU / 大學 / illusion / 長短不一


慘的事情有很多,隔天要上班結果現在還胃痛睡不著就是其中一件。

大家請好好照顧自己的腸胃T___T


BGM:Dreams - Dua Lipa

            All I See Is You - Meaku

            

"We can be lovers and friends."

"There's no need to slow down, ain't no need to rush."

"All I see is you."

"Nobody else but you girl."








【 Real Fantasy 】 (3)







9.

 

        離隔壁隔壁隔壁條街酒吧有兩個街區遠的餐廳裡人聲鼎沸。

 

        晚間九點開始的派對在十一點多時達到喧鬧高峰。

 

        「……這是哪裡?」

 

        三天裡被鍥而不捨敲門兼「我想帶妳去個地方」遊說後終於讓妳拖著推上同學車裡並到達此處的Samantha(真是不管什麼質地顏色的襯衫長褲穿在她身上都好好看),現在正滿臉戒慎恐懼地緊抓妳的衣角不放,整個人瑟縮著也幾乎全靠上來了。

 

        (無論有心無意這都很糟又好到不行。)

 

        聳肩,妳裝冷靜地推開門,「慶祝我們在足球比賽打敗化學混帳的慶祝會。」然後對那些傢伙能在兩小時內把餐廳變成混亂地獄的能耐讚嘆了一秒鐘。正要走進卻發現扯著自己衣角的力道消失了就轉頭看她:「都來了,進來吃點東西吧。」

 

        「妳沒說是這種地方,裡面很黑,我幾乎看不太到東西。」一動不動的她小聲說,妳又回頭看看在黑暗中不斷亂飄的雷射光線。「而且這是你們的慶祝會,所以還是……」

 

        感覺小兔子下一秒就要逃跑,妳索性握住她的手。

 

        (然後想到等等肯定會被裡頭那群八卦鬼問東問西但那才不能阻止妳。)

 

        「我不會放開,這樣可以嗎?」

 

        她像突然啞了般沒有回答,但前一秒還僵硬平擺著的手掌彎曲、扣上,這顯然是應允訊號,所以妳帶著她往裡頭走。早已亂成一團的餐廳內只能勉強分成遊戲區、埋頭猛喝區、不把肚子塞爆不甘心區還有對著電視大吼大叫區。

 

        「看看誰來了!Shaw!什麼事讓妳笑得這麼開心?肯定是勝利對吧?」迎面而來的開心笑臉屬於August,妳則摸摸嘴角,到此時才發現自己在笑。「聽著,我們可是為關鍵得分人準備了一整噸的酒。」高頭大馬的他張開雙臂準備送出友善擁抱,但妳搶先伸出手,他呆了下才有點尷尬地握住它:「來吧,那邊正拚得厲害,妳該加入戰局。」

 

        滿腦子還想著自己幹嘛笑,妳搖搖頭:「今天不了,我只是來看看。」

 

        「哦?……喔!是因為後頭那位美麗小姐嗎?妳好啊!」視線越到妳身後,在相繫手掌上晃了兩圈再跳到正點頭示意的Samantha臉上,刻意把話說得文謅謅的August表情超級誇張。妳還來不及開口他就繼續說:「說真的我不意外,但這裡大概有一半的人要失戀了,老天,真可憐。」

 

        「別亂說,她是我朋友。」

 

        「嗯哼,是朋友但一點都不普通的那種,我知道,畢竟第一次看見妳跟人牽手。」August一臉心領神會地用力眨眼,而妳只想一拳揍扁他。接著回頭看看Samantha,幸好她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還有啦,我當然不會說出去,至少得讓迷戀Sam的各位男士女士快樂度過今晚,不是嗎?」

 

        就在妳正要和真的沒搞清楚狀況的大男孩解釋時,她開口了。

 

        「聽起來……Sam有很多追求者?」

 

        (簡直猝不及防。)

 

        對問句錯愕的妳再度來不及阻止August,他則直接一個大步跨到她身邊:「何止『很多』,大概都能從教室排到校門口了,小姐,妳得好好對Sam,學年第一名又能在各種賽場痛宰化學混帳的完美女神誰不喜歡?或許一眨眼就被追走了也說不定。」

 

        「August!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

 

        「嗯,我會試著讓她留下的,感謝忠告。」

 

        (……啥?)

 

        腦袋像被鐵塊砸中似的鏗然一聲,妳震驚萬分地轉頭,正好看見她微微偏頭對妳露出笑容,扣著的手也緊了下。

 

        (語出驚人小姐把妳一生份量的震驚都用完了。)

 

        聽到此般回應,August欣慰地點點頭,離開前又說了一句如果想喝酒隨時歡迎加入,但妳實在沒心情理他說什麼,眼底腦裡只重複撥放著Samantha剛剛那句間接宣告妳們可能真有某種曖昧關係的話,而比起這件事,更讓無法理解的是自己竟然毫不厭惡這種行為。

 

        (妳突然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但自己現在滴酒未沾。)

 

        「我有點餓了。」

 

        大概過了二十四個小時後聽見她這麼說才回過神,「哦、喔,對,沒錯,我們是得吃點東西。」妳的聲音扁平得像機器,而後感覺相互疊合的掌心有點濕濡。那不知道是誰的手汗,不確定性讓妳想抽手但又不敢。是妳說不會放開的。「我們到那裡拿些東西,然後去旁邊吃?」

 

        「好。」她的聲音聽來溫馴得像迷你小動物。「謝謝妳,Sameen。」

 

        (真不知道為什麼她要一直喊妳名字雖然一點都不討厭就是了。)

 

        於是妳一手緊緊牽住她走到食物區,一手把覺得她應該會吃的食物全掃進盤子裡,然後端起它們牽著她閃過所有混亂人群直到相對安靜的角落桌邊,然後她坐下,然後妳放下食物跟著在她對面坐下,而妳們的手就這樣牽著擺在桌上沒有放開。

 

        (看上去活脫脫像熱戀期的白痴情侶而且是超噁心的那種。)

 

        「我──呃,我去拿點喝的,妳喝酒嗎?」如果妳有內心的話,那麼現在它正在與理智進行一場絲毫不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或者說瞬間變成了哈姆雷特先生,因為放手與不放手真的是個問題。

 

        回應出乎意料地任性:「我能喝,只是……妳要把我丟在這裡嗎?」

 

        「我很快就回來了。」脫口而出。

 

        「妳保證?」

 

        (妳突然覺得夜間視力不良這症狀應該發生在自己身上因為那種可憐委屈的無辜表情很可能會讓妳願意做任何事但非常不幸地妳就是看得到。)

 

        「我保證。」再一次脫口而出。

 

        (……真的不幸到底了。)

 

        可能過了另一個二十四小時,她微噘著唇放開手,而終於獲得自由的妳用全力抹消親下去的念頭後快步走去裝飲料,在烈酒、啤酒、檸檬紅茶與飄滿水果片的潘趣酒間考慮許久,妳給自己弄了杯炸彈,然後決定給她一杯無傷大雅的甜酒。

 

        「哇哦,Shaw!妳為什麼在這裡?」聲音出現瞬間煩躁就轟轟烈烈燒了起來,因為妳聽就知道是該死的Kevin。最惱人又最難纏的貨色。「我以為妳在那裏告訴那些不知死活的傢伙誰才是老大。」

 

        「我沒空。」妳拿起杯子轉身就要走,但他擋住妳。

 

        「別這樣,我們都知道這場比賽的關鍵人物是誰,本來該是妳跟Reese一起被我們灌死,但他既然不出現,妳得代替他跟我們喝個爛醉。」

 

        「別來這套,我今天沒空。」

 

        「嘿!等等,Shaw,」他再次擋在前方,妳都考慮把手上的酒潑出去了,但理智拒絕,妳也就繃著臉等他把話說完。「別這麼衝,我們只是需要看看英雄,現在氣氛正好,妳只要露個面,五分鐘就行。」

 

        「……五分鐘?」

 

        「五分鐘。」

 

        (妳真後悔相信這種鬼話。)

 

        當妳拿著兩杯酒回到Samantha面前時,大概是距離自己「保證很快回來」半個小時以後的事。正在對手機敲敲打打的她應該知道妳回來了,但卻拒絕抬頭。以常理思考就一點都不奇怪,因為沒有任何一種很快的定義是半小時。

 

        妳試圖解釋:「我被拖去進行一種類似儀式的活動。」

 

        「感覺得出來。」

 

        (……超級冷淡。)

 

        「所以、呃……」視線飄到半小時前就在桌上的食物,妳發現它們的堆疊方式跟半小時前長得一模一樣。「妳為什麼不吃東西?」

 

        「我在等妳。」她的口氣很平靜,不像責怪,只是敘述事實。

 

        (她在等妳。)

 

        這樣簡單的話不知怎地讓妳感到歉疚(好吧確實是妳把人帶來又把人丟著不管),於是將手指搭上她正握著手機的指輕輕點著,直到她終於抬頭也不停下,只到幾根手指終於鬆懈時,妳拉住它們,然後再握進自己手裡。她沒拒絕。

 

        「抱歉。」妳說得認真,而那副鏡片直對著妳。「我不是故意的。」

 

        過上片刻,她叉起一小塊肉排,舉起,然後晃了晃就往妳嘴邊送:「我知道,只是妳不該讓朋友等這麼久,我快餓死了。」

 

        不慍不火的語調讓妳不自覺又說了次抱歉,張口咬走那塊冷得要命的死硬肉排,接著不太確定地叉起另一塊往她嘴邊戳去。她吃掉了,還把酒一氣喝光。

 

        「對了,為什麼找我來這裡?」當氣氛終於恢復正常,嚼著炸蔬菜的她突然偏頭問道,而正叉著魚排要沾辣醬的妳手一抖,它就整個掉進番茄醬海裡了。「妳聽起來是重點人物,而且像喜歡跟大夥一起喝酒的人,和我待在這裡挺奇怪的?」

 

        (真是個好問題,為什麼?妳也很想知道好嗎。)

 

        默默盯著全身染醬的紅通通魚排,妳認命叉起它:「其實不太想來,這裡人太多,很吵,但我沒法拒絕August那樣的人。」吃起來甜甜鹹鹹的,很番茄,超級番茄,真是天殺的太好了。「然後……我今天不想喝太多,而妳看起來酒量很差,所以能說要照顧妳就好,妳是擋箭牌。」

 

        三秒後她摀住嘴,「真的?妳三天前就知道自己今天不想喝太多了?為了這個一直說服我來?」然後越笑越誇張,卻盡力憋住似的導致整個身體都在抖:「或許妳該想些更好的理由,這個真是挺差勁的。」

 

        差勁?好吧是挺差勁,但又有什麼可以說?看看天花板再看看地板,完全想不出其他理由的妳決定乾脆點說實話。

 

        「事實是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想帶妳來,也只想跟妳一起待在這。」

 

        吞下令人絕望的番茄醬炸魚屍體,妳聳聳肩,這回換她的炸蔬菜掉進辣醬裡了。

 

        同時看著那塊逐漸沉進墨西哥超級辣醬裡的炸蔬菜,反正也需要洗洗嘴巴的妳本想把它插走吃掉,但她很有骨氣地拒絕了,只是吃得千辛萬苦近乎飆淚──還真的抹了下眼眶──妳就立刻去拿了兩杯水回來。

 

        ……喝一口水吐一次舌頭,像狗狗在散熱。等妳發現時自己已經看了好一會兒,而她似乎也發現了,於是妳開始往嘴裡塞東西,這樣就算對面某人好奇心大發問妳幹嘛盯著她瞧也可以稀哩呼嚕地打發過去。

 

        (幸好她沒問,難道妳能說是因為那看起來很好吃嗎。)

 

        那之後妳又去拿了幾次酒,也都依約立刻回到座位,她則在喝過兩杯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家鄉,妳聽著感覺頗為熟悉,一問才發現原來彼此很久以前住在同一個州。這感覺挺新鮮,妳望著或許能更早認識的她,不小心鬆口說出兒時蠢事,馬上換來連串愉快笑聲。

 

        (感覺也不那麼蠢了,因為她大笑的模樣很可愛。)

 

        (這想法沒邏輯,但妳感覺它是對的。)

 

        不久後她開始說些奇怪的話:「我們該去跳舞,sweetie,我們應該這麼做。」


        (Sweetie?新稱呼?聽起來甜得可怕,但不討厭。)

 

        早已灌下無數酒精的妳不做他想,反正,無論這位鄰居小姐想做什麼自己都會由著她。尚未意識到這種想法的詭異之處,半夜一點,妳已拉著她到聚集所有人的區域中,在充滿各式瘋狂與性別賀爾蒙的身軀旁,不知何時將眼鏡摘下的她將妳摟近。

 

        現在妳覺得不是應該。妳們早該這麼做。

 

        節奏溫緩而極具性吸引力的歌曲裡,嘴邊始終噙著微笑的她貼著妳的身體舞動,略帶笨拙卻又像被精密計算過,每句歌詞間刻意或完全無意的動作都讓妳困擾至極,某個瞬間她盯著妳而妳也緊盯著她,不確定是否該碰觸更多,因為一切已經抵上自制的最後底線,像那晚、像另一個那晚,妳無法確定。

 

        (自己可能永遠都無法拒絕那雙太過美麗的眼。)

 

        但她望著妳,專注得如同凝視。

 

        (那像允許訊號但拒絕很可能隨之而來。)

 

        所以妳低下頭嘗試驅開衝動意圖,再仰起頭時卻幾乎擦過正好往下探來的唇,然後一抹緊繃且謹慎的鼻息淺淺鋪散著弭於煙霧之中。

 

        (……妳真不懂她。)

 

        「妳知道嗎?我看不見他們,看不見旁邊的事物,我看不見……」還牽著手,她含帶酒精的曖昧細細軟軟地隔著危險距離遞進妳的口中,而那雙眼蒙上朦朧霧氣,於是妳不知道現在是誰更不清醒一點。「但我能看見妳,Sameen,我只看得見妳,完整的。」

 

        當視線再度對上,衝動直線竄升,於是妳不顧一切,不顧往後將有多少麻煩地吻住她。

 

        (惹麻煩不合常理,至少不合妳的常理。)

 

        含住軟嫩下唇,已然不管任何理智的妳輕輕吸吮,接著在接收反擊後送出柔軟,舐著甜膩唇瓣,直到她低喘著氣回吻,將舌送進妳的口中肆意挑纏,那像妳被掠奪了但對此毫無所謂,甚至沒發現自己發出低鳴。

 

        在短暫分開瞬間,妳睜眼望向她,然後決定到沒有任何人注意的角落,妳帶著她。

 

        「別說謊,現在妳明明就看不見。」

 

        任由她把自己壓在牆上,身體緊合,她吻得用力,像這裡沒有其他人所以她能做出任何事,甚至咬著妳的唇往外拉去,然後在妳終於得以好好呼吸時扯開挑釁著略顯得意的笑,彷彿沒想過這樣簡單的吻能帶來任何反應般再度侵上。

 

        「凡事總有例外,還記得嗎?我喜歡妳,妳是我的例外。」

 

        (……但她在這裡,所以合理。)

 

        每次由於親吻而帶來的身體接觸都令腦內影像在空白與雜訊間混亂錯落,妳想要抓住她,妳抓住她了──而當她轉移陣地吻舐著妳高速跳動的脈搏、讓齒尖擦過它,妳用力擁住那副身軀以使彼此之間毫無多餘空間留存,然後本能地想要她侵入自己早已躁動難耐的下體。

 

        (她說錯了,她無需嘗試就能留下妳,輕而易舉。)

 

        它在不斷升高的反應中逐漸濕濡甚至炙熱,而妳恍恍惚惚地意識到現在自己可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渴望──妳需要被她觸碰安撫,需要她進佔那份空虛將其完全毀滅,也需要知道她是否和妳一樣──

 

        「回家,我想回家。」

 

        唇貼著唇,亟欲平息焦躁的妳對她說。

 

        「把我從這片黑暗裡帶走是妳的義務,Sameen,帶我回家。」

 

        她輕捏相繫著的掌心,似乎低頭看了看死命與自己衣服相纏的另一隻手,而後笑著在妳耳邊低語,像命令,像這一切天經地義。

 

        (……如果妳真的能夠再度開始一段關係?)

 

        妳抓住她的手向外走。






【TBC】

- - - - -

單純到底的傻白甜寫著好愉快,中間又多放了好幾段,預計是還可以歡樂灑糖好陣子。

沒什麼理由,就是很喜歡例外這種說法。

讓原則規約多得雙手雙腳數不完的人破例是多可愛的一件事。


然後.......................讓、我、睡、啊!!!

有沒有除了重擊、安眠藥、酒精以外能讓人快速入睡的方法???

因為這三樣我都沒有QAQ......

話說當初以為可以是中篇的我有夠天真。

從兩萬字噴到四萬而且還會繼續上升,還讓不讓人活。



All I See Is You 歌詞(翻這種歌不是人在做的事情):

Now it's raining over here
It's pouring down
Oh girl, oh girl your body's soaking wet
We bout to drown
現在這裡下起了傾盆大雨
噢女孩妳全身濕透
我們就要沉淪陷落

Cause all I want is you, you, you, you
Ain't no telling what we gon, gon, gon, do
Cause oh my you too sexy
Your body's a blessing
I just wanna lay you down
因為我只想要妳
無須說出我們將到何方做些什麼
因為、老天妳太過性感
妳的身體是上天給的祝福
而我只想讓妳乖乖躺下

There's no need to slow down
Ain't no need to rush
(There's no need to slow down
Ain't no need to rush)
Girl all I need is you, you, you
我們無需慢下節奏
也不必過於著急
女孩,我需要的所有就只是妳

(Is it the sound of my voice)
(Play you on the floor got me working 'cause I know you want more)
(That you miss so much)
(這是我的聲音嗎?)
(與妳纏綿遊戲讓我更加起勁)
(因為我知道妳想要更多)
(妳是如此想念這些)

Oh baby I want more
All I see is you
All I see is you
All I see is you
All I see is you
Nobody else but you girl, nobody else but you girl
哦寶貝我想要更多
我的眼裡只有妳
我只看得見妳
不存在任何其他人就只有妳

Play you on the floor got me working cause I know you want more
Until you can't take it babe
Cause I want your lovin babe
與妳纏綿遊戲讓我更加起勁,因為我知道妳想要更多
直到妳再也無法承受
因為我想要妳的愛啊

I just wanna get next to you
I just wanna get a taste of you
Taking you down
Fking around and I don't mean trying to have sex with you
Doing things that your lovers do
I can tell by that by the way you move
These girls they keep calling my phone won't stop ringing
I don't really care cause I'm into you
我只想得到妳身邊的位置
我只想要輕嚐這份甜美
讓妳倒下
讓一切混亂而我並不只是想讓妳願意與我上床
做些妳的情人們才做的事
顯而易見就因為妳因為妳的一切舉動
即使那些女孩讓我手機響個不停
我一點都不在意,因為我已為妳傾倒

We can be lovers and friends
Imma lay you down
我們能是情人和朋友
我將讓妳臣服

(I know you can hear me babe)
I know you can hear me babe
I know you can hear me babe
(Miss me right?)
Oh baby I want more
(我知道妳能聽見我的聲音)
我知道妳能聽見
(想我了對吧?)
哦親愛的我想要更多

Nobody, nobody
All I see is you
Nobody but you
You can take it babe
Cause I want your lovin' babe
眼裡沒有其他人
我所能看見的只有妳
只有妳
妳能承受的,寶貝
因為我想要妳的愛啊


评论(29)
热度(82)
  1.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後面竟然峰迴路轉,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