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Shooting SHOOT
- - - - -
歡迎聊天,可以叫我小R或Ryan。
- - - - -
太晚掉進這坑萬分扼腕只好咬手帕。
太愛瘋子沒辦法。
- - - - -
嘗試使用新的地方來發表文字,可其實關於寫作拿捏方面還很不成熟(或許永遠也熟不了了),尚祈見諒。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 警告:上次忘記說超級OOC / 沒太大障礙 / 很沒智商 / 十層糖衣 / 沒頭沒腦

※ 不是警告:AU / 大學 / illusion


呃對我確實忘記寫OOC,一如往常近兩年皆然的OOC。

遇到一件事很無言但回不了也不想回在這,所以暫停廢話一次。

(但還是要說Brains are awesome, I wish you had one)


BGM:Dreams - Dua Lipa


"Inside I'm screaming loud, I'm calling out your name."

"I just need to know."








【 Real Fantasy 】 (2)







7.


        所謂的「下次」來得很快。

 

        那天不久後的某個夜裡,當妳無意間發現四樓的影痴小姐拿著裝藍光片的盒子正要坐進專屬沙發時,立刻衝回房間抱出幾包零食和一瓶威士忌,接著毫不掩飾腳步聲地砰砰砰跑上樓,也沒打招呼就把自己塞進她身旁的座位。

 

        「今天看什麼?」妳把酒放上矮桌,然後自顧自地把薯片塞進她手裡。

 

        沒太大反應的她似乎早料到妳會出現,「大英博物館的導覽紀錄片,乍看之下是挺有趣的。」打開那包薯片後聳聳肩,她透過讓人非常想拔掉的髒兮兮眼鏡看著妳:「但我感覺妳不會喜歡這種類型,怎麼看妳都只會喜歡動作片。」

 

        (對,該死的太對了。)

 

        「猜錯了,我什麼都能看。」妳卻這麼說。

 

        兩道細眉往上挑起,那個高度感覺在說「對此深表懷疑但並不想拆穿妳」,不過沒多發表意見,她接著拿起遙控器壓下播放鍵,而妳悄悄望向修長手指幾秒,突然覺得這女人真是造孽,只好打開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立刻喝乾。

 

        (為什麼她的手指看起來亂好吃一把的?)

 

        氣勢磅礡的開場音樂勉強讓妳從「手指餅乾」上移開視線,但它就跟它搭襯的經典畫面一樣無聊,無聊無聊超無聊。面對暫時定格的博物館大門,默默嚼起玉米片的妳不知道自己可以在這座位上撐多久──或者該說能為了Samantha撐多久?

 

        「哦……我真得找時間去一趟。」

 

        當她對著螢幕上的博物館前景象讚嘆,妳皺起眉:「如果妳喜歡裡面那些畫像之類的,假期可以帶妳去,我去過很多次。」

 

        明顯沒意識到邀請意味,她只是搖頭:「我能去,但沒時間,工作太多。」

 

        妳挑著眉,但不再說話。

 

        在一大串歷史說明和三杯酒後,把所有細節拍得透徹又無趣的鏡頭終於隨導覽員進入館內,可曾因工作前往多次的妳看著總覺得不太對勁──那些看過幾次的固定物件都不在它們該在的位置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堪稱色情的人物交纏圖畫──妳很確定無論是有突發展覽或者自己醉了,那些常設展品都不可能被撤下。

 

        ……而且裡頭的參觀人數不到十個人?怎麼可能?

 

        「……呃?」

 

        終於在她發出疑惑聲響時,妳們都發現了這部片的問題所在。


        (廣義來說這確實算動作片。)

 

        因為螢幕裡的導覽員開始脫衣服了,然後是整團遊客彷彿進到無人之境一般也跟著脫下衣裳,再然後是長褲與底褲。動作之迅捷俐落使妳們瞠目結舌。瞬間變得全身赤裸的他們接著隨意扯住身邊的人熱情相擁並且相吻,而理所當然,再來的事是──

 

        (……但到底砸了多少預算?)

 

        「奇怪?這什麼──」鏡片上明顯打著驚嘆號和問號的Samantha似乎深受打擊,一句話支支吾吾都說不好,又喝掉一杯酒的妳則默然盯著慘白側臉,三秒後她終於回神:「喔天!我不是、這不是我租的!這一定是有什麼問題!」

 

        螢幕裡已經開始毫無顧忌的限制級行為,一時間整個四樓都充斥那些野獸般的低吼和嬌軟且盡顯愉悅淫靡的喊聲。完全沒心情理會妳只管緊抓遙控器亂按一氣在試圖阻止一切的她可能快哭了,妳想,因為現在是兩個長相不錯的女人正在取悅彼此。

 

        嗯,特寫,超大特寫。

 

        「希望這不是妳的意圖?」

 

        妳深呼吸,告訴自己必須保持理性,聲音影像之類的都不重要。

 

        (因為妳真他媽快被燒死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好好看一下這個紀錄片!正確的紀錄片!」八成已把遙控器徹底戳壞的租錯片小姐叫得非常崩潰,彷彿世界末日就要到來,而當她發覺事態可能就要無法收拾,最後乾脆起身走到電視旁邊,但不知何故不是關電源或扯電線,卻是重重壓下總電源開關:「為什麼會是這種東西?我的天──」

 

        然後──就停電了。

 

        突如其來的徹底黑暗中,妳第一個想到的是幸好這周末整棟公寓的人都出門去了,否則所有電器停止運轉的此時此刻,公寓裡頭大概會充滿罵聲和尖叫聲。

 

        可即使如此,這裡也安靜過頭了,搞得像整層樓只剩妳一個人。

 

        「……S-Sameen?妳還在嗎?」約莫十幾秒過後,細微聲音從電視那端顫顫巍巍地飄過來,妳下意識往聲音源頭望去,回了一聲嗯。「抱歉,我真的很抱歉,但是……妳能過來嗎?我看不到……」

 

        「我也看不到,妳把電源關掉了,這裡又沒有窗戶。」

 

        「不是的,我……我是完全看不到,對不起,妳能過來幫忙打開它嗎?」

 

        話語落下後,妳才想起那晚她說自己眼睛確實不好的事。雖然不知道是否跟猜測一樣,但瞳孔已經略為適應黑暗的妳起身,腳在前面踢了幾下,確定沒有阻礙之後就依憑直覺與少許視覺往前邁步,估計大概只有五步的距離,卻感覺能走五年。

 

        (不對,過去幹嘛?)

 

        妳停下腳步:「只要把開關扳回去就好,應該就在妳手邊。」

 

        「……我、我不能動……」

 

        從發出僵硬聲音的位置感覺她已經離自己很近,大概是伸直手就能碰到的距離,於是妳乾脆伸出手,果不其然碰到了人體──抽氣聲隨之進入耳朵,妳沒想太多,只猜她大概是嚇著了,就又往前踏過一步,另一手則探上旁邊牆壁摸索。

 

        「Sameen……」

 

        「幹嘛?」莫名其妙就是摸不著電源箱,妳對自己的身高有些惱火。

 

        「可以……考慮放手嗎?」

 

        妳呆了下。(為什麼她的呼吸這麼快?)

 

        「但我需要有個支撐和定位點來讓我找到這該死的──」踮起腳尖同時發現右手觸感不太對勁,抓了兩下才開始回想瘦得要死鄰居小姐的體格架構,接著意識到她上半身正面摸起來這麼柔軟的地方可能只有一個,妳倏地抽回手:「這不能怪我,我不是故意的。」

 

        Samantha默不作聲。

 

        妳沒來由地有點心虛所以也不說話,隨後找到摸起來像開關的可惡握把,就把它向上扳。

 

        所有事物在瞬間回歸原狀,「好了,沒事了,妳……」重見光明實在刺眼,但總比什麼都看不見好。妳用力眨眼後轉頭看向呆立不動的她,然後對鏡片下的兩行液體深感不解:「……妳很怕黑?」

 

        她搖搖頭,又點點頭,「我不喜歡黑暗,也討厭什麼都看不見,那讓我感覺……」嘴角突然就向下彎,完全就是要繼續哭下去的臉。這脆弱得讓妳生起強烈厭惡。「……我害怕的是開燈以後,我也可能還是看不到任何東西,而且永遠就這樣了。」

 

        然後厭惡消失得無影無蹤。

 

        (如果妳的眼睛有毛病搞不好也會這麼怕所以別當個混帳。)

 

        「如果我沒猜錯,這副眼鏡是保護眼睛用的?」妳選擇不深入問題,就拉著沉默點頭的她回到沙發上,將她按下坐好,自己再靠在僵硬身體旁落坐,只因為覺得這可能會有點穩定效果。「出門不考慮帶個隨身手電筒嗎?」

 

        「……我以為在這裡不會發生任何事。」

 

        這倒是。

 

        「好吧,看來電影之夜結束了,需要我陪妳回房間嗎?」

 

        (哇這可能是妳生平第一次跟體貼這詞扯上邊。)

 

        「沒關係,已經好多了,而且我現在才發現……妳酒味好重。」手指悄悄攀上妳的袖子,她皺著眉,讓妳真覺得這傢伙未免也太後知後覺,「知道妳帶酒上來,但沒想到喝這麼多了。」彷彿想嗅到氣味源頭的她靠得越來越近,妳突然有點不爽。

 

        「所以最好離我遠一點,畢竟妳剛才讓我看了那些。」不爽到以接近咬牙切齒的口吻低聲警告,因為她的鼻尖幾乎就要抵上妳的唇。

 

        「……我想要一個晚安吻,可以嗎?」

 

        「啥?」

 

        (她故意的?)

 

        先不說怕黑鄰居小姐這行為簡直要人命,妳還真不知道自己幹嘛不直接吻上去然後把她推進那間八成沒有其它人進入過的房間然後──好吧,但妳就是沒有。雖然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但就是該死的沒有。

 

        「通常我看完電影就會去睡覺,而今天……雖然沒看完,但我想時間到了。」

 

        「平常有人給妳晚安吻?」妳的眉已經高得不能再多挑半釐米。

 

        「不、沒有,絕對沒有。」連忙澄清,她的手縮得更緊了些,接著徹底鬆開。「我只是……抱歉,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這種──」

 

        (晚安吻該在額上對吧。)

 

        「好了,去睡。」

 

        妳說,拒絕看可能正在摸額頭的她。

 

        「……妳能陪我一起睡嗎?」

 

        接著錯愕至極地望過去。

 

        真的是徹底完全搞不懂可惡可愛可疑可親又溫柔無比的鄰居小姐的真正意圖,妳只讓她帶著走進頗具少女風格的整潔房間(原來少女沒想像中可怕),愣在床邊看她乖乖躺下,呆在床邊看她閉上眼。所以現在呢?自己該躺上這張粉藍色單人床還是怎樣?

 

        「開玩笑的,我只想要一個真正的晚安吻。」

 

        (妳超級火大。)

 

        但她如願以償了。

 

 




 

8.

 

        看電影看到停電事件後一個星期裡,妳和Samantha沒見上幾次,但一起吃過三次晚餐,都在四樓邊看電影邊吃──三部片裡最棒的是在酒吧開地下格鬥場那部,另外兩部是大人跟小孩的故事,大概只能算普通,但身旁女人都看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妳就忍不住幫它們加了點分。

      

        這些夜裡她總抱著一大碗沙拉而妳每回都吃不一樣的垃圾食物,第三次更不知死活提議交換晚餐,接著很快和她達成別再做這種蠢事的共識。附帶一提,她再也沒有租錯片或者拿到放錯片的盒子,可妳其實不太確定自己該不該為此高興。


        另一件不太確定該做何感想的事情是,妳開始覺得白天無聊了。

 

        「妳是Sam嗎?」

 

        學校餐廳裡,吃午飯時跑到妳對面落座的男人丟出這麼一句話。

 

        「你是John嗎?」

 

        緩緩抬起頭來看向似乎很是好奇的俊俏臉龐,妳嚼著培根馬鈴薯塊沉默半晌,還真不知該回什麼,於是丟了個一模一樣的問句回去。

 

        「我是,但妳看起來不像Sam,因為肉食動物不會整盤子裝這種東西,譬如馬鈴薯、花椰菜和……番茄生菜?」總堅持穿著西裝來上課的John伸出手指嫌棄地對餐盤指指點點。妳想把餐盤砸到他臉上。「而且也不會滿臉悵然若失好像失戀的樣子。」

 

        (真不知道他何時學會說笑了。)

 

        「怎麼,Harold不在很寂寞?嗯?你才失戀。」翻了個特大號白眼送出去,妳繼續咬那些會發出喀滋喀滋聲音還沒什麼味道的食物。平常午餐時間John根本不會找妳,肯定是今天Harold被教授留下來,他孤單寂寞覺得冷只好跑來這邊吵。「依賴性太重結果被甩了吧?我可不會讓你抱著哭,所以安靜點。」

 

        看來毫不在意攻擊的John挑起眉:「Sam也沒這麼多話,所以妳還好嗎?」

 

        妳跟著挑眉,「謝謝關心,我好得不得了,如果你能把嘴縫起來就更好了。」然後想到稍早那條訊息:「喔對,好像是星期五晚上?Kevin他們要在老地方包場慶祝決賽贏了,你去嗎?」

 

        擅自從妳盤裡叉走薯塊,「應該不會,那天晚上約好一起看電影了,如果到時那些傢伙還沒醉死再去看看。」John說著,然後跟妳搶起他盤裡的燉牛肉塊。不過妳贏了。「畢竟除了贏過那群傻子,還有更需要關心的,對吧?主將小姐。」

 

        總覺得這男人意有所指,妳微微偏頭試圖找出蛛絲馬跡。

 

        「確實,我們是來工作的。」

 

        「我可不是指這種無聊事。」撇撇嘴,他刻意傾身向前,掌心靠在嘴邊,做出一個很不符合他風格的悄悄話姿勢,而妳異常配合地也向前傾:「原本Harold想保密,但前兩天他忍不住跟我說,那天晚上他都看到了。」

 

        (妳第一次想把那個溫文儒雅的善良男人活活分屍。)

 

        然後裝沒事:「哪天?他看到什麼?」

 

        「某天半夜妳跟四樓鄰居踏進公寓後和進妳房間前的一切。」John笑得頗有幾分小人得志的味道,妳說不出話,只是好奇自己怎麼還沒把叉子捅到他臉上。「妳一直都很小心,不帶人回家也從不找認識的人,所以我們以為妳遇上真愛了。」

 

        簡直要起雞皮疙瘩,「真愛?以為?我也以為你們如果看不出我是什麼人,至少看過資料。」妳露出嫌惡表情,但沉默幾秒就放下餐具。還是有必要解釋:「那天只是我不舒服,她剛好路過扶我回來,而且沒對我做什麼,所以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

 

        「那是妳對她做什麼了?也是,她長得確實很──」

 

        「沒有。」

 

        眼睛嘴巴瞬間張得很大很大的John看來是再也閉不上了。(他最好就這樣一輩子也別想跟他男人接吻了混帳。)

 

        「妳真的是Sam?」

 

        妳用把他盤裡燉牛肉塊吃光光的方式做為回答。

 

        接著在碎念聲中開始考慮所謂「更需要關心」的事。

 

        ……以及自己丕變的飲食風格。






【TBC】

- - - - -

※ 沒有這部片,至少我沒看過。

# 其實我想說都沒人發現某人被襲胸了嗎(ry


最近幾天都沒下雨每天都熱得要把人榨乾扭乾再做成乾貨一樣。

會寫切總電源這事有部分是因為我朋友做過。

有一次被他和另外幾個朋友找去家裡看電影(但不知道要放的是靈異類型),本來就死都不看這種片的我想跑走,結果還是被留下。只好遮耳閉眼啥都不看。結果放到一半,一直都不說話的他本人突然跳起來衝去切總電源。

全部人傻眼,而他後來表示「感覺不整個切掉的話東西就會從電視裡跑出來」。

世上真是無奇不有。

而且我覺得,老兄,整間屋子黑漆漆的它才更會跑出來吧!?!?!?


從此立誓要誰再敢把我騙去看那種片先把他推到快車道上再說。



评论(30)
热度(86)
  1.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以為單純是OOC的甜文,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